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8话

第8话 那一轮明月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89万
  • 2017-02-23 21:39:10

伍月兀自发着呆,完全没有察觉到自从几个小时以前,宇宙港里滞留的旅客逐渐多了起来,直到有人敲着她面前的窗玻璃时,她才回过神来。第一眼望见的是一个年轻军官,伍月一愣,这不是医院教学视频里那个人吗?

她盯着军官,傻愣愣地看了好一会儿,军官问道:“小姐?请问下,什么原因停止发送航班了?”伍月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红着脸低下头,飞快地扫了一眼几条未读通知,对军官说道:“请扫一下身份识别。”

对方点了点头,伸出左手,按在伍月前面的玻璃上,传感器立刻捕捉到他的身份信息:罗英,东一区空军政教处,大校。按规定,信息公开对不同级别的人并不一样。伍月有些讶异地发现,对方的安全级别很高,宇宙港内的大部分信息对他都是公开状态,于是老实说道:“贝利环形山附近发生了事故,目前正在紧张救援当中,影响到了接驳港的交通,只能暂停发送旅客,现在月球那边是只出不进的状态。“

罗英点点头,沉吟了一会儿又问:“那能否帮我联络一下月球行政区总督,汉斯·让?”

伍月有些为难,说道:“抱歉,我的级别只能帮你联络到月球行政办公室秘书,克拉克斯小姐,她是行政区总督的副官,也许通过她您能找到总督。”

罗英点点头,说:“好,麻烦你了。”表情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等了一分钟的功夫,接通了全息电话,妮娜一脸严肃,直接说道:“大校,汉斯的公务机已经在28E舱口等您,非常抱歉让您久等了。”

刚说了句:“好,知道了。”面前的影像闪烁几下就消失了,他又转向伍月,点一点头,大踏步向私人飞船停放区走过去了。他十分担心,担心得眉头紧锁,脚下的步子也变得慌乱起来,再加上四肢生得修长,甚至于有那么几次差点左脚绊右脚,把自己绊倒。

罗英在心里默念:“千万不要出事,一定不能出事。”但是想又如何,就凭你罗英想一想,就能一切安然,天下太平了么?几个大步跨进汉斯的公务飞船,智能航务控制模块已经等候多时了,只待他扣上安全带,合上舱门,公务机便轰然一声直向月球弹射出去。

从月球的这一边向上望去,一条银色的巨龙在头顶缓缓移动,这个直径约有月球1.3倍的圆环,只有一半建成,另一半仍然在建,巨龙沿着环月轨道慢慢地公转,同时也在以设定好的角速度自转。坐落在环沿上的各种建筑物,就依靠着这样产生向心力,给予其上的人,同地球相同的物理环境。

从汉斯的望远镜中看去,一架银灰色的飞行器从中间一个编号28的位置向这边快速接近。

从公务机舷窗望出去,一轮皎洁的明月占满整个视野,并在视野中迅速变得更大,十分震撼。半个多小时后,罗英已经能望见贝利环形山中央的月球5号空间站,看来是交代过了,没从接驳港走,而是直奔贝利。没等到空间站舱门完全闭合,罗英就拧开舱门,一跃而下。妮娜正在交换舱等着,一把拉起便去见汉斯,路上只来得及把情况简单交代了,就见汉斯正站在塌方的工地上,捋起袖子,指挥下面的人干活。

罗英喊话问道:“怎么样了?”

汉斯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怎么来啦!”从坑里走上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他又说道:“不太乐观,结构组大部分设备都埋下去了,剩余的已经在全力抢修了,但进展缓慢啊。”

罗英点点头,道:“其他的一会再说,我打听个事。”

汉斯摸摸胡子,喝口水问道:“什么事啊,值得你亲自跑一趟?”

罗英说道:“我的两个学生,开着海森蔡尔来这儿换燃料的,怎么样,已经出发了么?我联系不上她们。”

“应该是,已经安排出发了吧。”汉斯的语气十分不确定,看到身边的妮娜,问道:“妮娜,你知不知道?”

他的副官想了想,摇摇头:“昨天分开后就没再见她们,是尤里安一直带着她俩,庆典以后又出了事故,手忙脚乱的,没能联系上。”说完,双手交握放在身前,面上浮起愧疚的神色,心下暗悔,真是太大意了。

这样啊,罗英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心里的后悔强烈起来,当初真是不该怂恿这两个孩子,事到如今可怎么向她兄长交代?即便是自己这一关,也过不去啊。当下也是无话,只怔怔地望着坑内的工程机器人把碎石和碎钢筋挖起来,一点一点地清理通道。

……

双手背在身后,望着头顶的密码锁,林明媚说道:“实在不行,就强行拆解吧。”

王鑫抱头叫到:“千万不要啊,太危险了!”

小林不知所措地问:“那你说怎么办?”

一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更好的办法。

沉默良久,卓文轩说道:“我想……”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但只这半句话,仿佛给所有人注入了一剂强心剂,顿时又信心满满起来,看了看小伙伴们期盼的眼神,她只得硬着头皮说下去:“既然沃克曼已经给出了密钥,再从设定的爆破规则来判断,密钥可能和斐波那契数列有关,特别提到的有如下几个关键字,苹果落下的地方,女神,和斐波那契。苹果落下的地方,我们已经找到了,斐波那契数列也已经出现,唯一只剩女神这个条件还不曾用到。密码或许是女神的名字吧,你们可以尝试猜测一下是哪位女神?”

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不敢猜!”

她轻叹一口气,又道:“和金苹果有关的女神有,赫拉Hera,厄里斯Eris,阿芙罗狄忒Aphrodite,雅典娜Athena,希腊美女也能勉强算一个的话,那就还有海伦Helen……除了Athena恰好是六个字符之外,其他都不符合。”停顿了一会,她又说道:“但如果真的是Athena,那也太简单了,而且实际上Athena只是英语翻译的名字,最早古希腊语不是这么拼写的,要复杂的多。”

王鑫说道:“但这个是美式键盘,应该是美式英语吧。”

小林说:“虽然是美式键盘,并没有一定说得是美式英语吧!”

卓文轩摇摇头,叹息道:“完全没有头绪。”

林明媚捋起袖子道:“嗯嗯,我知道了,只能强行拆解了。”

王鑫带着哭腔:“我求你了,大小姐!那可是295颗贫铀弹啊!”

下定了决心似的,卓文轩说道:“要不然这样你们躲到地下二层去,我在这里试密码,如果第一遍不对,我再尝试强行拆解,打开力场盖住爆炸区的话,最不济就是重伤。”说到这里,她望一眼被砸成只剩半个脑袋的工程机器人,摔下来之后,她检查过,机器人的部分功能已经丧失了,其中就包括磁力保护场。但她选择继续说下去:“到时候爆炸打开头顶上的楼板,开个洞,你们再把我带出去就是了。”说着,她扬一扬手里的机器人控制套件,面罩上布满了蜘蛛网般裂纹的工程机器人静静地立在一旁,橙白相间的颜色,看上去颇有些威武,给人以敦厚可靠的感觉,好像一条忠实的猎犬,蹲在主人身边等待命令。

“不行不行,”林明媚连连说道:“怎么能让你去冒险,要去也是他们去。”说着手指扫过呆立一旁的小林,吉原和王鑫。

卓文轩看一眼因为高烧昏睡过去,再没醒过的尤里安,心里明白,是因为长期封闭在地下的细菌。多年后的现代的人机体,免疫系统已经变得不适应过去的细菌环境,那这一次感染,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再拖下去,不知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一颗女神的眼泪,20公斤C4炸药,相当于26公斤TNT的爆炸当量,295颗眼泪,7吨多TNT吨爆炸当量,运气好的话,来得及扯断其中一半贫铀弹的引线。但即便扯断了引线,运气不好的话,会不会由第一波的爆炸引发后续连锁爆炸也很难讲,毕竟,女神的眼泪这种火药,就是不用引线,仍然可以在一定情况下被触发。外加这里密闭的空间,能量波在墙体之中来回反射,会怎么样?不敢细想,想多了,就变得不敢冒险。

点点头,卓上尉看一眼三个男孩子,说道:“也行,你们谁猜到密码,去试吧,哦,另外,知道怎么强破吗?剪断火线就好。”三人面面相觑,不敢接话。没有更好的办法,折衷的做法是,上尉远程操作工程机器人来输入密码,所有人都躲到之前进来那堵墙后,作为庇护所,真的万一爆炸起来,反正也逃不掉,大家一起去见爱因斯坦好了。

“我们相信你。”手握着工程机器人钥匙,卓上尉从肩膀上瞥着躲在混凝土墙之后,不时探头出来的一干人,心头各种羊驼奔腾而过:这话听着怎么都不像是真心。

机器人的手指悬停在半空,但到底是什么,密码到底是什么?

在脑中过滤了大部分可能并且有意义的组合,这个密码和之前她在思考的问题并不能衔接上,所以,再三犹豫之后,卓上尉干脆放下了手上的控制套件,坐到地上仔细思考起来。

取出之前百无聊赖之中削细的木棍,她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画起横杠来。接上之前在思考的第三点,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沃克曼教授,同时他所说的内容为真,那么他的原话是这样的:

1. 这是个关系到人类生死存亡关键一环,它被我放在‘金苹果落下的地方’。

2. 在你们出发去找那件东西之前,你们需要找到钥匙,如强行开锁,日记就会被预设的保护装置销毁。

3. 我把钥匙放在‘女神的左眼和列昂纳多的右手中’,你们找到它的同时,也会找到这个地堡的出口。那么,再见了!祝好运!”

第一点是关于贝利底下的引力瘤,他们找到了,同时在引力最接近G的位置看到了第二点,右旋的黄金螺旋线,以及线上排列的“女神的眼泪”,实际上,如果把凹陷进去的天顶看作是一个条件:“女神的左眼”的话,那么还剩下没有用到的条件,并不是女神的名字,而是“钥匙”!

“在你们出发去找那件东西之前,你们需要找到钥匙,如强行开锁,日记就会被预设的保护装置销毁。”

但直到现在,他们根本就没有去考虑“钥匙”这个因素,而在这里猜测密码的组合,显然是走不通的了。想明白了这一点,卓文轩招手叫示意林明媚和小林到身边来,当然,结果是所有人一起移动到她身边。

也是一样,于是卓上尉对他们说道:“我们还要找一样东西,沃克曼提到的‘钥匙’。”

——

汉斯远远地望着站在广场中央的罗英,广场上的灯塔从各个角度在他的脸上照出有趣的淡影,罗英已经在广场上踱步了多个来回,似乎是要亲自丈量脚下的土地,从左到右,从右到左,中间不时地停下来,弯腰研究什么,旋即又直起腰继续走。他深灰色大的氅在广场的泥灰中拖行,在他前方,一队工程兵正在切割一块整个翻起的巨大混凝土墩,巨大的声响和飞散在空中的灰尘,让罗英不由得皱起了眉,用手套掩着口鼻,向另一个方向转头过去。

罗英轻微有些近视,又不高兴去医院治疗,虽说日常生活不受影响,但距离远且细小的事物他看不太清。平日里远远地和他打招呼地人,经常会发现他眼神迷离地望着自己,很多学生并不清楚这一点,还误以为是教官在深情款款地望着自己。但这事儿真不能怪学生,谁叫他长了这样一副好皮囊,低低的眉弓下面,雕塑一般的鼻子,瘦削的双颊,配上比例完美的面部骨骼,恰到好处,面上虽因不常见日光而显得有些苍白,倒也配得他一身文质彬彬墨客气,两片薄薄的嘴唇此刻正紧紧地抿着,眉毛也已经皱得要拧到一起去了。都说漂亮是一种群体错觉,实际上是基因的进化动力,差异越大,配对的结果就越能接近平均值,差异更大的两种基因可以配对产生新的特征,繁殖进化的驱动力使人觉得各种尺寸,越是接近总体平均值,便越觉得美丽,男子追求五官标致身材窈窕的女士,女孩子们也会为了长相帅气,个头高挑的男士而春心萌动,殊不知越极端的两种基因的结合却往往能配对出越接近平均值的结果来。

一转过头,罗英像是发现了什么,因为看不太真切,他快步走到广场中央,蹲下身仔细查看起来,甚至于弯下腰,俯身去听,好像有轻微的人声,但是身边巨大的噪声掩盖了一切,让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又俯身听了一会,罗英站起身来,挥手示意工程队暂时停下,让他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耳鸣了。

就在巨大的声响消失的同时,距离罗英脚尖不到一米的地方腾起一股气浪,巨大的能量波把罗英和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工程兵推出三米开外,掀翻在地。尖锐的石子在脸上手上擦出好几道口子,身后一个二等兵连忙把他扶起来。虽说只是擦伤,并无大碍,不过这一摔可是够狼狈,满头满脸的全都是泥灰。

——

终于重见天日,从地洞里一露头,卓文轩就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身披一件深灰色的大氅,不顾工地上散漫的飞灰,屈膝蹲在洞口,一只干燥温暖的手伸过来,同色系的深灰制服上,袖口处四条饰带微微闪着金光。

罗英一把把她拽上来,上下打量一番,除了额头上的血痂,没发现其他伤,便皱眉责备道:“怎么这样冒险!”

这么一说,卓文轩才觉得自己确实是有点,便心虚地不敢抬头去看他,只点头道:“我知道了,以后尽量避免。”旋即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凑向罗英耳边,问道:“大校,汪洋这个人,您知道么?”

罗英侧过脸,轻微地点了点头:您知道么?她从不问这样宽泛的问题,汪洋其人,她自然是知道的,而且知道得不少,这样问,当然有她自己的道理。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医护队给每个人简单检查体征,又是量体温,又是测血压,还每人抽走两管血拿去化验。

卓文轩此刻坐在地上,望着进进出出向外抬伤员的救护队,无意识地搓动着手心里温度适宜的杯子,罗英正在一边和月球王聊天,安全感又回来了……和几个小时之前相比,简直恍如隔世。

当时,他们正在讨论那把钥匙,小木棍在地上画着线。卓文轩说道:“如果你们是沃克曼,会把‘钥匙’藏在哪里?”

小林说道:“现在还有人用钥匙吗?没有了吧?”王鑫附和道:“现在都是生物信息钥匙了。”

但吉原雅光摇摇头说:“我们应该要考虑到,这是50多年前的一起事件,那时候用机械锁也还是很普遍的。”

卓上尉点点头,像是自言自语似地问道:“在没有特别约定位置的情况下,要在一个地点藏一件东西,怎么样才能最快让人找到呢?”

林明媚撇撇嘴,说:“这个好难啊。”

但卓上尉轻声笑了一下,说道:“笛卡尔坐标系。”

吉原雅光立刻说道:“啊!没错!这样一来只要一组数字,就可以约定藏东西的地点了!只要找到比例尺和初始坐标点!”

“厉害!厉害!”忽然之间冒出一个陌生的声音,顿时一片死寂,修布尔·克拉肯从黑暗里踱着步子走了出来,精心保养的脸上浮着一层亮油,令人厌恶。黑洞洞的加农长筒双管对准了众人:“全部呆在原地不要动!都把手放在看得见的地方!我猜想这里没人希望大家一起去见上帝吧?”

林明媚认得出那是装小型核弹的轻加农双管炮,小林已经投降了,把手里那柄小得可怜的信号枪乖乖放到地上,双手举过了头顶。切!胆小鬼!她一咬牙,放在背后的手,想去摸一边的M23。

“你!别想搞什么小动作!”说着,修布尔用枪指了指明媚,后者只能怏怏地放下手里的M23,把手从背后拿了出来,举到头上。

被搜身时,卓文轩问道:“这是为什么?”

但修布尔只是轻蔑地朝她看了一眼,答道:“你以为自己有发问的资本吗?”

卓文轩眉毛一挑,问道:“哪里话,即使没资本,也得死个明白吧?”

“少啰嗦!”修布尔搡了她一把,用枪抵上了她后腰,说道:“你,去把拿东西拿出来给我!其他人,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老实趴在墙上!”

“没问题!没问题!”卓文轩转过身去,蹲下来在地上找标记,王鑫,小林等一众人那里见过这种打劫方式,吓得双手高举过头,伏在不远处的墙上,一动不敢动。

“别想耍花招!”修布尔狞笑着左手持枪对准了卓文轩,右手持枪,对准了林明媚,“要是不老实的话,就先把你的同伴送去见上帝。”

“你别激动嘛!”林明媚急了,“有话好好说!你看,我这么笨,上帝不会喜欢的啦!”小林听了,没憋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闭嘴!再笑就崩了你!”修布尔吼道。于是众人再次噤声,乖乖地伏到墙上。

就在修布尔转头过去呵斥明媚的档口,卓文轩忽然被人扯了扯裤脚,一转头,脸色煞白的尤里安不知何时醒了,使劲地向她打眼色。当下会意,两人在修布尔转回头来之时,又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卓文轩继续沿着纵横线搜寻那个神秘的坐标,尤里安则接着装死。

两个小时的光景,终于在纵线“I”和“0.618”横线交错的地方,摸到一个小小的凸起,就是它了吗?在按下去之前,她犹豫了片刻。但小小的迟疑没能逃过修布尔的眼睛,他怒道:“快点给我拿过来!”压抑住心中泛起的阵阵厌恶感,她照办了,举起手中的物件,果然是一把打造得美轮美奂的钥匙,和当下流行的生物信息钥匙完全不同,是一把真正意义上的钥匙。

慢慢地走回到修布尔跟前,她轻声地说道:“如果我是你……绝不会这样做……”话音未落,修布尔已经抢过了她手里的东西,眼睛里放射出异样的狂热。

“……哈哈哈哈!最后还是我!是我得到了这个关键!世界果然还是该掌握在我手中啊!”

“算了,当我没有说过吧。”

“从没见过这么没素质的反派。”

“他是没睡醒吧?”

“作者秀逗了吧?怎么跑出这么个没气质的角色来?”

“全部都给我闭嘴!可恶!”修布尔脸上挂下无数黑线,他已经气急败坏了:“混蛋!不许说话!”不过,没有容他再次举枪,背后窜起一条人影,将他的双手死死抓住,修布尔开了炮,却没有打中任何人,只是中间的一根立柱被轰去了中间一截,巨大的威力把地下室的空间震得乱石飞溅。

紧接着,招呼上去的就是卓文轩的拳头,拳式虽然不算霸道,力量却惊人,配合她超出平均值的臂展,夹着呼呼的风声,把工厂专员敲得晕头转向,直呼救命。

“我看差不多了。”揉着自己发疼的拳头,卓文轩对尤里安说道:“放下吧,他已经没能力反抗了。”修布尔的脑袋歪向一边,原本精心修饰的脸,如今已经肿成了猪头不能看了,眼睛额头,各处都肿成青红色,门牙也掉了一颗,一张嘴咧开着,向外流着血水和口水。

尤里安依言放下了修布尔,并极为自然地接过了他扔下的加农炮和手中依然紧攥的钥匙。紧接着,便抬起枪口,对准了众人:“听好,”完全不理会小林和王鑫大张着嘴的惊愕表情,尤里安笑着说道:“我只说一遍,为了保证秘密的绝密性,这里所有的人都要死。”

卓文轩问:“为什么?”

“说过了是为保密嘛,”尤里安脸上的笑意更盛,他一把抓过躺倒在一边桌子上的修布尔,说道:“除这个人之外,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卓上尉说道:“既然只是为了保密,没必要杀光所有人吧?我们根本不知道你所谓的秘密是什么。”

“我再说一遍,”尤里安脸上显出怜悯的表情:“这里所有的人都要死,因为,即使并不知道秘密的具体内容,但你们知道钥匙存在,也依然会成为主君前进之路上的绊脚石,所以……”

“所以?”

尤里安笑着端起了加农双筒,从容地拉开了保险栓:“为了主君的荣耀,让我替你们送行吧!”

卓文轩看着他,深棕色的眼睛里闪过怜悯的神色:“虽然不知道你指的主君是什么人,什么样的来头,但……你是不是失血过多,失去判断力了?”

一杆冰凉的物体抵上他的后背,一切不言自明,尤里安的脸色变得无比尴尬,但手中的轻型加农依旧端着,一副不死心的样子。

“不相信的话可以试试看,”卓文轩双手环抱在胸前:“到底是加农炮使我成为过去式,还是‘女神的眼泪’先打爆你的心脏。”略微犹豫了一下,尤里安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举手投降。

“识时务者为俊杰。”林明媚在将他捆起来的时侯,卓文轩这样说道。被胖揍了一顿的修布尔也一并捆了,扔进生活区的卧室里。卓文轩说道:“在我们想到怎样出去之前,委屈你在这里呆一下了。”

之后等着他们的,应当是军事法庭了吧,各种机制还不太健全的新生社会里,很多工作都必须由军部代劳,但军事法庭取代普通民事庭,或刑事庭的做法究竟是否妥当,仍然是个值得探讨的话题……亦或是,军部本身对于权利的开放有所担心,因而希望将重大事务的决定权,囊括在自身可控的领域之内?如果真是如此,则恐怕就此埋下一颗极不安定的地雷,在人类前进的道路上,未来的某一个时间节点,什么人不小心触发了机关,便会轰然爆发,而毁掉和平的美丽局面吧?

当然,这些也许真是杞人忧天。

不过,若干年后,当生出此番想法的当事人,不得不面对着一个既成事实的局面,为了四分五裂的政权四处奔波收拾残局之时,回想此刻的心情,却不得不承认,虽然不安定的地雷各处都有,也因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件而异,最终造成事端的,却仍然是人类一开始就埋下的野心的种子,并在贪念的灌溉下,生根发芽,成长为巨大的食人草。

虽然吃惊万分,但小林主动要求承担看守工作,昔日可亲的队长如何一夜之间换了个人,成了阶下囚?这个年轻人百思不得其解,直率如他,最立竿见影的办法,便是直接问当事人。卓文轩也想到这一点,所以当小林提出要求时,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唯一不协调的是,虽然被困,但尤里安却丝毫没有受挫的意思,甚至嬉笑如常,仿佛适才的一切惊险皆是一场闹剧,这样轻松而反常的气氛,倒令众人不安起来,面面相觑了一阵,却也想不出不妥在哪里,反正有人守着,也不至于出事,便作罢不想了。

闹剧草草收场,但究竟怎么样出去,这个问题依然存在。密码锁依然需要密码,上面虽然有缝隙,但,竟是连疑似的锁孔也没有,真是叫人颇伤脑筋。但,出人意料,这次脑筋并没有伤得太久,就在众人停下来休息的时侯,关着修布尔和尤里安的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惊呼。

伴随着一记沉闷的响声,各处弥漫起滚滚浓烟。是催泪弹!卓文轩心中暗暗叫苦,这就是一时疏忽,没有亲自搜身的下场。混杂着呛人气体的浓烟迅速占领了有限的空间,像是吃完了芥末似的,众人直辣的涕泪横流,隐隐幢幢只能看见影子,也分不清你我,又不敢随便叫林明媚开枪,只得叫众人相互之间不要离得太远,以免失散了而被占尽先机,对方手中除了催泪瓦斯之外,有没有其他的武器还真说不准。

这些奇怪的东西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卓文轩只能一边苦笑,一边维持队形。

突然从声音传来的地方趔趄着撞过来一个人,王鑫一把接住了,定睛一看,是满身血迹斑斑的小林,手被缚住了,脸上也净是青紫。

语出惊人:“修布尔……那个克拉肯,挣脱了绳索,把队长也带走了……”还有更惊人的:“枪也在他手上,对不起,是我没尽到责任……”

说着话,王鑫已经帮小林把绑住双手的绳索解开,察觉到异样到卓文轩要阻止,业已来不及了,挣脱了束缚的小林将个子魁梧的王鑫一拳头撂翻在地,揉着被缚的手腕向众人咧嘴一笑,道:“捉迷藏好玩么?”

一旁的吉原尖叫起来:“那不是小林!”

揉着手腕的小林满不在乎地笑着,面目渐渐模糊,最为恐怖的是,小林的面孔正在幻化成一张什么人也不是的面孔,不是小林,也不是尤里安,更不是修布尔。

“我记得你了!”那个由小林幻化而来,有着一双湛蓝色眼睛的男子呲着牙向她笑着:“东西先寄存,我们会再见的!”话音还没完全落下,从他合十的双手中爆发出耀眼的强光。

一片白光充斥了整个空间。眼睛再一次能看见东西,已经是好几十分钟以后的事了,那么耀眼的强光,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有不同程度的灼伤,最倒霉的是王鑫,由于他带着用来矫正视力的多焦镜,白色的冷光源不仅把他的脸瞬间晒成了奶牛纹理,还灼得他的眼睛至少一周内看不见东西,需要住院配合治疗。当然,其他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就拿吉原雅光来说吧,他的眼睛肿的像是挑子,止不住地流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出了多么伤心的事情。

合该是运气了,几乎在他们变成“睁眼瞎”的同时,后续救援的人马赶到了现场,也正是由于修布尔那一记“轰天雷”,给大部队指引了正确的方向。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3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1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5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6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49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68
    9 赤弭 人气5249
    10 绸倾 人气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