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5话

第5话 负的1又1/2层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84万
  • 2017-02-23 21:13:55

地板上满是散乱的脚印和血迹,踩着这些痕迹,六个人离开了46号出入口,朝最近的逃生梯移动过去。在“安全出口”标志下方,一扇剥落了覆盖材料的门歪倒在一旁,各种装备和仪器散落了一地。

从转角处开始,楼梯向下断成了数节,半截悬空。少说也有十几米的落差,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很有可能就这样摔死在地下一层上了。向下望,一截半根伸出的金属条上,挂着一块深蓝色的布条,那是联合大宇工程队制服的布料,和尤里安身上所穿的,颜色布料别无二致。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王鑫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停下脚步。

跟在身后的尤里安问道:“什么东西奇怪?”

“这里所有建筑的参数都是沿用地球上的标准,”王鑫拿出施工蓝图指给他们看,“21世纪以来工程手册和规范并没有大的更改,就安全系数而言,现在和两百年前没有任何区别。所有结构部分,用的都是当时最好的材料,钢结构的内部填料掺了高分子纤维,这些建筑到现在也不过两百年,怎么可能塌方呢?”

小林说道:“也许战争破坏了承重部分呢?”

“这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王鑫重重地戳着图纸上的红色标记处,“看这里,标记的这些地方是承重结构,我留意查看过,承重结构没有破坏,而且这边重力比地球小很多。”

小林点头附和道:“也是,之前这里从没发生过重大安全事故呢。”

尤里安想了想,问道:“你是不是想说……”

王鑫说道:“有人蓄意破坏,可又不想毁掉整个城区。”他的表情严肃而认真,“之前那种程度的爆炸,开山用的C4炸药就够用了。”

“好像是哦。”小林说着打开了空气成分检测仪,绿色显示面板上,排列着当前区域的主要组成以及空气悬浮颗粒成份,硫磺的S符号也在其中,比例不算低。

林明媚厌恶地说道:“什么人会做这种事?”

“谁知道,也许是反社会份子,又或者和工程队有过节的人。”尤里安耸耸肩,“但胡乱猜疑是没意义的,我们另找入口,不见得能把所有楼梯都拆掉吧。”

卓文轩学他耸耸肩,挑了眉说道:“这可没准,这里这么大,要不然你去四处找找,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

尤里安愣了一会儿,只得说道:“是个好主意,男孩子们,展现你们绅士风度的时间到了!”

环顾着黑黢黢的地下一层,小林向王鑫耳语:“其实,我还不如没有绅士风度呢!”后者大有同感地点着头,引来两个爆栗,只得跟上。但第五区实在太大,光短轴半径就有近百公里,仅凭着两条腿,实在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走遍的。所以,两小时后,四人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原先的那个出入口,卓上尉已经架好了一条绳梯,百无聊赖地等着他们。

尤里安一屁股坐到地上,扬起灰尘沾上他深蓝色的制服:“有绳梯怎么不早说!累死我了!”。

卓上尉笑着说道:“一来只有登山绳,现做需要点时间;二来也是希望各位英雄能另找一条出路。然现如今诸位英雄铩羽而归,可见并无斩获呀。”

“行了,行了!我投降,这样文绉绉的,我可听不懂了。”尤里安举起双手笑道:“也算是有法子下去了,我们这样,三个小伙子打头阵,您二位接上,我殿后,装备用绳子放下去,不过工程机器人恐怕要留在上面了。”

卓文轩点点头,说道:“就这样安排挺好。”

小林把手电挂到腰带上,攀着绳梯向下滑去,固定在工程机器人上的绞盘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

“那个应该不会断的,哦?”第一眼看王鑫,你就知道他是那种每天待在办公室里研究工程图的技术员,白净斯文,单纯又胆小。他吞了口口水,有些胆怯地看着吉原往下滑。

“理论上不会。”卓文轩说道,让他放心。一旁的林明媚不管他害不害怕,把安全索往他腰带上一扣,说道:“赶紧下去,要不然推你下去!”说着真的搡了他一把,吓得王鑫手脚并用,差不多是连滚带爬地跌了下去。王鑫之后,林明媚抓住绳子,身手矫捷地向下滑。

“所有装备都系在一起了,我下到一半的时候,你把东西往下放。”卓上尉一只脚踩在绳梯上,一手扶着安全梯,对尤里安说道:“装备全部下到地面以后,我喊你,你就下来。”

“了解!”尤里安向她打个手势。

卓文轩往下看了一眼,工程机器人上的应急灯向下照着不大的一片区域,越往下景象越变得模糊。当下无话,只各就各位,把装备依次往下吊装。基本装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各种专业救援设备、急救包加一些水,平均到每个人头上,也有十多公斤。

此刻,卓上尉站在绳梯的中间,抬头看尤里安小心翼翼地向下传递装备,在心底浮起一丝不祥的预感。自己似乎并不应当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却又是为什么悬空在一条绳梯之上?

罗英似乎在课上讲过:当你全力关注于某一方面的细节时,那个被无限放大了的点,往往会遮住你的视野,使全局的景像雾化起来,形成思维上的盲点。

这一刻的不祥之感,究竟是从思维的哪一个角落冒起的轻微气泡?正胡思乱想着,头顶上有限的光亮被遮掉一块,抬眼去看,尤里安身后出现了一个黑影!她惊叫出声:“后面!”

尤里安保持着半跪的姿势,表情茫然地转头望去,还来不及吃惊,什么东西便已开始亮起了美艳的火花,紧接着一片白光,耳朵还来不及听见地下空间巨大的轰鸣和回响,意识便似乎已经逃离了躯体,沉入一片死寂之中。

……

先知普罗米修斯从阿波罗的太阳战车上偷走了火种,给人类带来了光明。宙斯命令他的儿子、以巧妙着称的火神伏尔甘创造一个美丽的少女——潘多拉……从此以后,各种各样的疾病、灾害、仇恨和嫉妒,不分昼夜地在大地上徘徊……普罗米修斯看见他的造物遭受灾害的袭击,忍受疾病的折磨,无缘无故地死去,伤心得几乎晕厥过去。

……上帝抛弃了你,因为他爱的是约伯……

可是,宙斯并不肯就此罢休。他将普罗米修斯交给伏尔甘的两个仆人,克剌托斯和比亚,他们把他带到高加索山,用一条永远也挣不断的铁链牢牢地把他缚在一个陡峭的悬崖上。伏尔甘并不愿意执行他父亲的命令,他一边执行着那残忍的刽子手使命,一边求普罗米修斯原谅。然而,他那两个从地狱跳出来的仆人却嘲笑他心肠太软……

不幸的普罗米修斯被缚在陡峭的悬崖上,笔直地吊在那里,永远不能入睡,疲惫的双膝也不能弯曲,因为他的双手、胳膊、肩膀和两条腿都被铁链牢牢地缚住,起伏的胸脯上还钉着一颗金刚石的钉子。他忍受着饥渴、炎热、寒冷。风吹和雨淋,除此之外,宙斯还派他的神鹰每天去啄食被缚者的肝脏。但被吃掉的肝脏随即又会长出来……

……为什么你可以拿着一个坏了的指北针,理直气壮地指引着其他人?

三十年以后,一位叫赫剌克勒斯的英雄为了寻找金苹果来到此地……把普罗米修斯解救下来。宙斯知道这件事后大发雷霆。为平息宙斯的怒气,赫剌克勒斯把马人喀戎带来作了普罗米修斯的替身……他情愿牺牲自己,也要把自己永生的权利让给普罗米修斯。

不过,宙斯还是要普罗米修斯的手腕上永远戴着一只铁环,上面连着一块高加索的石片。这样,宙斯就可以夸耀他的仇人仍然被缚在山上……

“因为这里是南极,无论哪个相位都被标记为‘北面’,方向感这回事,在这里完全没用,不用和什么人斤斤计较转弯的时候,到底是向西还是向东,我们一直在向北走……”尤里安惨白的脸上露出熟悉的笑容,手里拿着一本圣经,在柜台前排着队,在他前面的两个人,一个没有了头,另一个的身体上开着一个大洞,汩汩地向外冒着鲜血……

书店里那个粉色头发的收银员,向她推荐一本新出的红黑色《生存指南》,封面上一行醒目的大字“一旦发生意外,你该如何自救?伤员如何处理?”

“你已经没有时间了!”有个面目模糊的人,一把将她从二十八层的窗户里推了出去……

四周一片静寂,耳朵里残留的只有嗡嗡的轰响声,设备上的夜视仪表盘还亮着幽幽的绿光,右侧脸颊贴着什么冰凉的东西,滑滑腻腻,散发着腥味,掺和着地下室几十年未曾流通过的空气,霉味和说不上来的古怪臭味,联合起来刺激着鼻腔内的神经细胞。周身传来的阵阵痛感,至少证明自己还活着。

“买没买那本书,都是无所谓的结局,最终你将以一种被困的姿态醒来,那本没买的书,则是你潜意识深处对于获救的一种渴望,而并非什么神谕……”

脑袋里回响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卓文轩俯卧在地板上,不远处工程机器人被压扁的机甲横卧一旁,有机玻璃的面罩上密布着蜘蛛网一样的裂纹……方才悬空在那里的半条逃生梯不知去向,安全门也被炸飞,取而代之的是天花板上方一个巨大黑色空洞,又被外面落下的碎石掩埋得结结实实。

幸而在掉下来的那一瞬间,本能地抬手挡了一下,同步率极高的机甲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下落的巨石和建筑残骸,否则,现在的自己恐怕已经和刚才被发现的两具尸体结伴去见上帝了……想到此处,她自嘲地一笑,因为自己好像从未曾经是某一个教派的信徒,真的在此刻死了,也许连个结伴的去处也不见得有吧。装备散落在地上,仅存的一组高能效电池摔破在地上,电解液流了一地。

“这下麻烦了。”她自言自语着爬了起来。

额头上的伤火辣辣地疼着,头也晕,似乎有轻微的脑震荡迹象,神经在太阳穴和前额处突突地跳着,脑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捏过一把,想要从颅腔里挤出来。又过了好一会儿,耳朵里的轰鸣声才开始消减下去。林明媚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你这个笨蛋!把你的大屁股从我身上挪开!!!”听声音中气十足,应该没有受伤。

“对不起!!对不起!!”王鑫的道歉迭声响起,听声音,应该也没事。

小林龇牙咧嘴地喊着:“吉原你轻点儿!!”他声音洪亮,最多只是皮外伤,而吉原雅光既然能帮得到其他人,自己也该没什么大碍。只有最后留在逃生梯上的尤里安,一点声息也没有。

“尤里安?”卓文轩喊了一声,但并没有得到回答,取而代之是其他人听到声响,过来找到了她。

“尝试着和地面联系过吗?”望着摔破的电池,她无奈地问。

王鑫摇头:“大部分通讯器材都在小林背包里,刚才一起炸飞了。”

“那就是没有了?明媚呢?”林明媚小声地回答道:“我的也不在身上。”

双手摩梭着自己的脸,卓上尉说道:“这下麻烦大了。”

“我这里,有对讲机。”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吉原雅光说道:“不知道,是否可以……”在他把别在衣服上纽扣大小的对讲机取下来,交到卓文轩手里的时候,声音小得几乎如蚊讷一般:“队里内部通讯用的……”说着,脸已红到了脖子根。

卓文轩拿在手里看了看,又交还给吉原,叫他打开,让王鑫对着话筒练嗓子。几乎是瞬间,从被横梁压扁的机甲后面,传来了喊话声。

还活着吗?

卓文轩向着压扁的机甲,手脚并用地爬过去,不出所料,被冲击波震落下来的尤里安正俯卧着,在机甲和一根折断的横梁架起的三角形空间中,呼吸微弱,面如金纸。身子底下一滩殷红,一块碎玻璃插进后背,制服上的一大片已经从深蓝变成了深紫色。

“那个,少校……”

环顾手足无措的众人,她几乎粗暴地打断道:“还没死呢!你们三个,把他给我从里面弄出来,一旦机甲撑不住他就真的死了!明媚,去拿防水布铺到地上……脸朝下平放。王鑫,急救包给我……”

玻璃拔出来的那个瞬间,鲜血溅了她一脸,林明媚连忙用消毒的纱布按在伤口上,这一道口子有至少四指宽,差一点就伤到肺,“还好这个人皮厚得很。”一边擦去卓文轩脸上的汗,林明媚这样说道。

“你大爷的!给我挺住!”在撒上去的药粉第三次被血冲掉后,卓上尉再也忍不住,憋出一句脏话,手也开始颤抖,王鑫头上满是汗水,顾不上擦,汗水道道留下,把脸搞得跟京剧的大花脸一样。小林和吉原像两个泥猴子似的蹲在一边,大气不敢出。好容易把伤口简单缝起来的时候,用来擦拭伤口的棉球已经在地上堆成了小山,卓文轩用绷带在伤口位置厚厚地缠了几层,虽然仍有隐隐的血从里面沁出来,但已经不像刚才那般吓人了。像要虚脱一般地长吁一口气,她在尤里安旁边坐下来,血在脸上结了痂,感觉紧绷绷的。

王鑫推着鼻梁上的眼镜,问道:“少校他,没问题吧?”

“暂时没有问题,应该。”卓文轩把头埋进膝盖之间来回蹭了几下,说道:“如果他能在三个小时之内清醒过来的话。”

王鑫问:“要是不能呢?”

“那要看他有没有发烧,是不是有被感染的迹象。”

“那要是发烧呢?”

“那就说明他失血过多,同时伴有感染,需要立刻送到医院接受治疗。我说得够清楚吗?!”

“清楚!”王鑫被吓得一缩脖子,这个漂亮的上尉这么凶哦。

卓文轩问:“我们下来有多久了?”

吉原抬起手,夜视手表盘明白显示,公元2336年5月10日,19:43:07。距离事故发生的时间,过去约三个半小时,应急灯提示剩余电量低,单纯照明还能再支持五个小时。

卓文轩向王鑫伸手过去,道:“平面图拿来,知道我们的大概位置么?”

经过这段命悬一线的相处,几个大男孩都对这位航天军上尉佩服得五体投地,在原来的领袖失去行动能力后,自然而然的把她当作了这个队伍的新首领。

卓文轩想,人类这种群居动物,是不是没有首领就无法过活了。

王鑫指着标记好的点,说道:“我们是从一层的这个入口掉下来的。现在的话,应该是在地下一层的相应位置。”他说着又拿出另一份平面图,标记着“-1”,把两份图排在一起,说道:“两层结构是一样的,只是现在怎么上去?”

“距离事故发生快四个小时了,救援队应当已经开进主城区,这会儿兴许在清理出入口。放心,只要找到某一个出入口,他们立刻可以把我们弄出去。”卓文轩感觉自己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些话她自己也不相信。有人在清理出入口?为什么一点声音也没有?除了这里随时可能掉下来横梁,一个重伤到差不多要断气的工程兵少校,还有一个不知躲在哪里,身上可能带有危险品的疯子?如果这样也能全身而退的话,那她就应该去写书——“我们的生存手记”了!

“会是那个工厂专员吗?”林明媚说话向来口没遮拦,也从不避忌,却往往正好戳中卓文轩的心事,那个出现在尤里安身后的影子,是不是修布尔?应该不至于,工厂专员虽然和月球王不和,但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破坏工程队的施工完全没有必要,至少,他不需要亲自动手。

卓文轩说道:“我不知道。”

当时自己站在绳梯的中间,只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要是能问尤里安,就好了。卓文轩苦笑,望一眼昏迷不醒的尤里安,他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只有额头上擦伤的口子结了一道殷红的痂,触目惊心。她对林明媚说道:“想办法给他多喂些水,保持体温,每隔一个小时注射一次抗生素,药品根据手册上的顺序使用,不要搞错。王鑫,你跟我一起查看一下周围情况。小林和吉原,留下来守着你们队长。”说着,卸下尤里安身上的信号枪,交给小林。信号枪虽然不堪大用,但近距离发射的话,杀伤力还是可以的。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吉原突然站起来,说道:“请带我一起去吧,我在通讯工程方面还稍有一些擅长,不嫌弃的话,希望能和上尉一起去查看一下周围的情况。”

卓文轩挥一下手,说道:“那走吧。”

地下一层和地上一层的结构应该是一样的,但是任凭他们转来转去,却就是没有找到那条环形的通道,连同那条通道里通向各处的楼梯,也一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明明眼前应该是椭圆环形的通道……但现在它是一堵墙。

望着那堵墙,卓文轩无力地问:“你确定图没问题吗?”

“绝对没错!”王鑫的书呆子气又上来了,指着图纸上的“维护备考”和“定稿”字样说道:“有这两个章,都是完工后才入库的图纸,没可能出错……”

“那好,请你解释一下,这里的通道去哪了?是不是趁我们不注意去买咖啡喝了?”无头苍蝇般地在这里转了两个小时,没水喝,没东西吃,一无所获,连手电的电池也快要耗光,脾气再好的人也免不了要发火……好吧,除了那个吉原雅光,他那像是菩提般的脸上,连表情都没有明显的变化,此刻就好像是来郊游的一样,四下东摸西看。卓文轩也无暇理会他,只顾质问王鑫,要他给个合理解释。

“看这个!!”突然吉原兴奋得大叫起来,再抬头看时,四下一片雪白的光亮,刺得他们有些睁不开眼睛。

王鑫欢呼道:“哇,你搞定了照明搞嘢!大师!”

有了全局照明系统,再观察地形就比较清楚了,不过情况没有变得更好,因为目前看来,他们身处的这一层和上一层格局完全不同,和平面图上的描述相去甚远。

王鑫讪笑着承认错误:“看来这张图纸果然没用啊,哈哈。”说着就要把手里的平面图揉成一团扔出去。卓文轩从他手里抢下揉做一团的平面图,说道:“你怎么知道一定用不到,先留着吧,放在我这里。”

再次简单地巡查了一遍迷宫般的地下城后,王鑫挠挠后脑说道:“我们下到了不得了的地方啊!”

从小胖子王鑫手绘的平面图来看,这个独立空间相当大,面积至少十万平方米以上,是对称的“器”字形结构。四个相对独立,可以隔离关闭的小区域是“器”字的四个口,外加中间一个大型集合区。而刚才进来的那个入口之内,是一条长通道,连接众多小单间,爆炸的震波从通道外侧开出个口子,在没有照明的情况下,他们误打误撞地闯了进来。

离得最近的独立区是个货舱,是根据穆勒分类原则整理的,有各种真空包装食品、生物循环设备、人工蛋白制造机,水体自循环设备和废水微生物处理系统,另有两个独立单元是生活区,分成许多个独立的单间,单间里除了一些相同款式的衣物之外,没有任何可以表现出主人个性和身份的东西,极端的标准化。第四个单元应该是医疗区,里面有各种的医疗器械和设备,包括几个设备齐全的手术室以及药品仓库。中间那一个大的主体单元,像是开放式的大型工作室或者实验室,各种电子设备实验设备在里面整齐地码成几排,用整块贴防辐射膜的玻璃相隔,其中一些碎在地上,钢化玻璃特有的圆弧角碎渣滚得到处都是,几个小的准备室呈现L型,各自以工作区为中心,将它从四个方向裹住。

吉原雅光检查了一下电气回路和一些生物循环设备,大部分都还能用,只有通讯设备遭到了全面破坏,修起来需要相当的时间。卓文轩让王鑫和小林把尤里安弄到里面来,虽说不见得安全到哪里去,但至少有干净的床铺,躺着也舒服些。瞧着成堆的食物,王鑫不无遗憾地说道:“干粮倒是有不少,可惜都过期了。”

林明媚在肩上扛了在武器库找到的轻型冲锋炮,兴奋地骂道:“死胖子,就知道吃!”

这种火炮式机枪是美国人在十九世纪发明的,M系列机枪从M16开始就不再使用美国“西部火药”公司的原型子弹,而改用贫铀弹了。她手里的这一款M23,用的是鸽子蛋大小的235中型贫铀弹,被称为“女神的眼泪”。一颗“女神的眼泪”的威力同二十公斤的C4合爆的威力大致相当,加上M23的超长射程,“女神的眼泪”就成了战场上的穿山甲,是步兵用来对付装甲兵团的不二之选,机枪的防震和后座力消除都做得很好,相当小的弹道摆动角度使得它的命中率非常高。因为是高强度碳基纤维嵌金属内膛工艺而十分轻巧,适合步兵随身携带。连林明媚这样小巧的女士用起来也能游刃有余,是非常好的轻兵器,相对于机枪来说,它的唯一缺点就是体积太小,一次只能装填6枚“女神的眼泪”,从大型战役的角度来考虑,多少有些不实用,但要是用它来搞暗杀,那真是一发一个准,在没有打开电磁能量场防护罩的情况下,没什么人能逃过二十公斤C4爆炸破坏力。

武器库里除了这杆M23就再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了,只有火药还剩下一些。数十排架子都空着,堆了厚厚的灰尘在上面。明媚把一盒“女神的眼泪”倒腾出来,给M23上了膛,拉上保险栓,心满意足地抱着。

从一个导线和控制元件曝露在空气当中的控制柜下面钻出来,吉原雅光说道:“好奇怪啊,上尉。这里所有的设备都没有编号。”

卓文轩正在盘算着,怎么样才能出去,被吉原这么一问,倒也想起,不要说设备上没有编号,这个独立的地下单元没有一丁点关于主人身份的标识和信息,所有器材、设备、家俱上的条码都被极其小心地刮掉、或抹去、或根本没有标签。总而言之,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追溯的线索,两个独立生活区里的一千多套标准间,如果全满,那人数至少超过1000。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也表明这个地下孤岛是有组织、有计划建成的。是有人,出于什么目的,打算在这个地下孤岛里长期工作。如果不是预先设计好,想增加这样的隔层是没有可能的,两百多年来,在月球上的人,竟然没有发现这个隔层?又是什么人在这里修建了这么庞大的一个工事?会是汪洋吗?那他又是为了什么,要在这里设置一个如此神秘的场所呢?什么人在这里生活,又为了什么而离开了呢?

太多的疑团,使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以至于小林第六次高喊“卓文轩上尉!”的时候,她才嗯一声,以示听到了。

吉原雅光则从工作区一角的几百台计算机中,勉强拼凑出一台,接通了电源,老式的固态硬盘在众人的围观下工作起来,不一会儿,屏幕上跳出微软的经典登录界面,一行小字出现在对话框的上方:

欢迎访问“五星上将”军团局域网,系统登录,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王鑫挠挠后脑勺说:“从没听说过这个军事组织。”小林和吉原也附和地摇着头。

正说着话,登陆界面出现一行字:“系统登录超时,5秒后自动关闭……”然后屏幕跳动了几下,灭了。

“什么破东西!”林明媚踹了一脚放在地上的机箱,正待踹第二下,不知哪里掉出一块黑色的小东西,拇指指甲一般大小,是一个老式的闪存盘,上面还有残存的胶,已经几乎失去了黏性。估计是粘在机箱之内,所以吉原在打开箱盖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被林明媚用力一踹,早已失去粘性的粘胶就再也粘它不住,从里面掉了出来。

这么个奇怪的地方,放着这么个奇怪的小东西,真是让人好奇心高涨。

小林这么问道:“能看得到里面的内容吗?”

吉原雅光说:“不知道,但如果不能登录进去的话,应该看不到吧。”

林明媚也好奇:“要不要再试一次呀。”

然而试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无法登陆到系统,也没有办法使用这个闪存盘。王鑫提议,要不把闪存盘先插入接口试试看:“以前不是有种闪存兼作密码钥匙用的吗?”可能性确实是有,但真是如此的话,运气也未免太好了吧!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