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4话

第4话 工程队的困境

  • 行星起源
  • 此君
  • 1.08万
  • 2017-02-23 21:07:40

与第34区相邻的35区是宇宙港,热闹非凡。籍由人流和物流带来的商机,使得35区成为一个集商业和娱乐于一体的中心区域。来往的人群在航天港各处川流不息,相比之下,属于办公区的34区就没有什么人气。

整个35区是“上一下四”的结构,地上一层,地下四层,已经投入使用的上中下三层的总面积为460万平方米,如果算上还未完工的地下三、四层,那么整个工程的面积能达到900万平方米。由于是假日,出入境航班少,人流都集中到了地下1、2层的商业街,这里的地上一层倒显得有些冷清。

为了适应这里的城市氛围,35区的天顶被特别设计成和地球一样,是24小时制变化的日光系统,更加令人吃惊的地方,是它可以模拟四季更替和各种自然现象,比如刮风下雨。当然,这里的“气象局”会提醒游人:请根据需要及时找到躲避场所,以免被不必要地淋湿。在这个有趣的天穹下,一些旅客正在等待着开往地球的航班,也有人在闸机外翘首等待着自己的亲友。

就在一层机场出口的“蓝月亮”咖啡馆里,靠窗独坐着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轻军官,他的面前放着一杯“黑月亮之吻”。据说,其异域风情之浓郁,受到过联合政府议长的赞扬。之所以称为异域风情,是因为老板在咖啡里“适当”加入了肉桂、丁香和胡椒。许多人慕名而来,就是为了尝尝添加了香料的咖啡是什么味道,但绝少有人会冲着它再去第二次。即便如此,咖啡馆生意也还不错,这要归功于它优秀的地理位置和那里美味的起司蛋糕。那位年轻军官想必也是如此,只见他不停地搅动着面前的咖啡,却并不拿起来喝。这让店老板不甚满意,于是便拿起抹布气恨恨地擦起了桌子,但官拜少校的军官依然只是一个劲儿地搅动着咖啡,不时抬眼望望不远处一个“安全出口”,又坐了一会儿,他像是决定了什么,长长叹了一口气,压下头上的深蓝色贝雷帽走了出去。此刻,不知何处传来嘈杂的人声,大厅里,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上校,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一个不解的声音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从安全出入口的那一边传来。

“就是啊,这都跑了半个马拉松了吧!”又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加入了进来。

“我们要从这里搭轻便运输船到总督的办公区去。”

“你搞错没?我们就是从那里过来的啊!”加进来那个声音开始生气了。

“办公区不是在34区么?”最初的那个声音问道:“……我们……不是要去到哪里,而是不要呆在哪里吧?”

“Bingo!”来人正是月球王的副官,妮娜·克拉克斯,跟着她的还有卓文轩和林明媚。

从咖啡馆走出来的少校见状,不由地微笑起来,快步走上前去打招呼:“上校,第三分队尤里安·科恩斯报到!”应当是非常相熟了,年轻军官悠然地站在妮娜面前,双手插在裤袋里。和恭敬的语气相比,他的动作显然不怎么严谨。

妮娜伸出手去,在他不算健壮的胸膛上轻拍了几下:“哟,尤里安啊!不错啊,小伙子。几天不见,又长高了!”

叫尤里安的年轻人笑道:“没有的事,上校,到我这个年纪,已经不会再长高了。”

妮娜微笑着说道:“呀,能长成这样……也实在是够高了啊!怎么今天有空出来?最近工程队很忙啊,你一个当队长的,怎么反倒忙里偷闲起来了?啊!对了,来介绍一下,两位联盟的飞行员,卓文轩上尉,林明媚中尉。”

尤里安伸出手去,说道:“幸会!尤里安·科恩斯,月球工程,第三工程分队队长,”

卓文轩也伸出手去,对他说道:“幸会!科恩斯少校!东一区飞行员卓文轩。”下面该说什么?

幸而妮娜很快转换了话题,只听她毫不客气地吩咐:“用你的轻便车载我们去第34区。”

“知道了,长官~~”尤里安的句子拖着长长尾音。

驾驶着四人轻便月球车,尤里安向妮娜抱怨道:“我探亲刚回来,想找杯咖啡喝的功夫就被你逮到了,还说我忙里偷闲?”月球车拐过一个小型的环形山,车速慢了下来,眼前出现一座灰蒙蒙的庞然大物,一个大大的银色“4”号标记在暗夜中闪着光。

“那是第四空间站的地上部分,”顺着尤里安手指的方向看去,体现着人类智慧的伟大物体徐徐地展示在众人面前,妮娜见得多了,并不觉得有趣,只愁眉苦脸地想,怎么样才能完成指标,不过尤里安的话还是勾起了一个人的感慨。

卓文轩感慨道:“早就听说月球空间站主城区蔚为壮观,但没想到破坏得如此严重。”

尤里安也感叹:“当年的4、5、6三个区简直是全人类的骄傲,现如今却成了大累赘了。真的修吧,人力物力有限,一时半会儿也修不成,废弃吧,又实在可惜。当初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力气才建成的空间站,打起仗来却都不长眼睛。”

银白色建筑的球形拱顶上,开着大小不一的天窗,建筑本身也像是死了一般沉寂,如同一个怪物,静默地蹲坐在那里。月球车绕过第四区的地上部分,开始拐上一条坡度平缓的攀山道,尤里安刻意地放缓了车速,在斜坡上爬行:“主城区在贝利环形山底部,环形山直径有295公里,比战前中国的浙江省稍小一些,我们现在的位置相当于月球的南极圈。”随着尤里安的话,一个巨型的椭球体建筑出现在环形山谷底,巨大的数字“5”在月球南极的星空下闪闪生辉,建筑各处可见的弹痕和坍塌口里露出白色隔温隔辐的填充材料,像是死去动物的肠子,在宇宙的虚空中安静地悬挂着。“贝利底下有引力瘤,谷底的引力差不多和地球上相当,能省去大量人工引力设备,这也是上层绝不放弃这里的原因之一。”

望着昔日人类的辉煌,航天军上尉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究竟战争是一头怎样的怪兽?能把世界撕扯得如此不堪?

尤里安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说道:“其实,最关键的是人心,建成什么也好,毁掉什么也好,这种事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也和战争没有关系,只是做事的人,人心变了,事情便也跟着改变了性质。”

说完,他打趣道:“但说到底,修好它是我们的工作,要是没有它等着修,我们就得失业啦!”

林明媚说道:“你倒是个高明的哲学家嘛,我今天算是见识了老男人的巧言令色!”

“哪里,哪里,”尤里安大笑起来:“鄙人今年虽然不年轻,但也不算太老啊,我只有28岁而已!”

“这样的年龄更要提防!”妮娜笑着骂道:“开车吧你!”

如果不是有那么一段小插曲的话,述职应当是无趣而迅速的。话说尤里安载着三人到了34区,还没到会客室,便已听见了汉斯和修布尔的争吵。

尤里安一耸肩,表示:“来的不是时候吧!”被妮娜一个白眼瞪了回去。

她表情无奈地摊开双手摇了摇头,意道:“已经刻意要避开这种情况了,我怎么知道老家伙个性如此顽固。”

尤里安小声问:“那么要进去吗?”

妮娜轻声地回答:“再等会儿吧,我不想和克拉肯打照面。”

仿佛受到了两人的感染,卓文轩觉得自己也跟着紧张起来。就在此时,大门“碰”一声从里面打开来,背对着走出来的那个人,对着门内忿恨地嚷道:“你可别后悔!别忘记我曾经提醒过你!”他转过身,看到了妮娜,他说道:“呵!这不是克拉克斯上校嘛!怎么,不来一起研究年度计划吗?听说你统计学好得很啊!”这个男人保养得不错,他光溜溜的下巴上没有一根胡茬,头发也是精心打理过的,周身散发出高级的古龙水味道,只有一双浅蓝色的小眼睛,令人不快地转动着。

他把手里一沓文件摔到妮娜的怀里,霸气十足地说道:“好好做你的报告,小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你要记住,法律规定‘月球行政区负担能源工厂的一切开支’!”

妮娜面上一阵青白,一言不发,尤里安也皱起了眉头站在一旁,只听汉斯的咆哮声从房里冲了出来:“有本事冲我来!别他妈的只会在小孩子头上撒气!”

“我不和你吵,让,你可以继续坚持,但我说了,你别后悔!”他撂下这句话,转过身径自走了。

尤里安在卓文轩耳边小声地说道:“那是能源工厂的克拉肯专员,这个人的名誉实在不怎么样。”

月球王一脸疲惫地坐进客席的沙发里,双手一上一下地摩梭着自己的脸,说道:“抱歉,让你们看到这样的丑态。尤里安,请客人进来,”他把手从脸上拿开,向外挥了挥手:“随便坐,我们就不拘泥于无聊的礼节了,希望你们不要见外。”

“报告上将,联盟东一区七分队,上尉卓文轩报到!”面对呈大字型摊开在沙发上的月球王,她还是按照规矩行军礼,只是多少觉得有些不严谨。

“报告上将,联盟东一区七分队,中尉林明媚前来报到!”这是林明媚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月球王,好奇心对她来说差不多是天性了,于是行礼的同时,她一双眼睛却不客气的在对方身上溜来溜去。察觉到她目光的汉斯反倒没先前那么生气了,笑着教训道:“小姑娘,你眼睛再这样贼呼拉拉地溜来溜去,我可要收服务费啦!”

妮娜和尤里安憋不住在一旁偷笑起来,林明媚则尴尬地一吐舌头。然后是简单的述职,确认委任状,一系列繁琐的流程工作,还好,妮娜全部都准备好了,进行起来也还算顺利。其中最麻烦的,是向能源工厂申请反物质能源块。由汉斯这边的联络官去沟通了之后,足足等了24小时,总算是有回覆,但回覆是:“适合‘海森蔡尔’的动力核目前没有,加班生产需要五天的时间。”

林明媚没好气地说:“存心的吧!”

妮娜在工作日历上划出一道红线:“不至于,虽然行政区权力中心和工厂的两大头目不和,但修布尔在工厂管理方面还是有分寸的,如果连这点最基本的都做不到,那他也不可能坐到今天的位置。放心吧,既然给了答复,五天后我们一定能拿到能源核。加上两天的整备期,差不多要七天。”

指着日历,妮娜对她们说道:“不如留下参加我们的典礼吧?主城区修复项目的动工典礼!”

卓上尉一再推辞,无奈拗不过妮娜的热情和林明媚软磨硬泡,只好答应。汉斯也很支持,几乎瞬间就批复了邀请函,顺手给了尤里安一个星期假,让他好陪着客人四处转转。

比起到处乱跑来,其实她更愿意留在客房里阅读来打发时间,坐在尤里安的飞梭里时,卓文轩还在这么想着。

尤里安却很乐意接受这份“三陪”工作,用他的话说:“工作进度?得了吧,我被妮娜压榨得还不够啊,再说了,有什么事情,比陪着妹子,欣赏月亮上的美景更重要?!”卓上尉顿时生出一种无力感,这个世上无论走到哪里,还都能碰得上这样的人,不知该说他们是热情过了头,还是厚脸皮来的恰当呢?

纺锤形的飞梭在聚酰胺和金属线交织的轨道当中穿行,悬空于各区域上空的交通区内,通以强电流,产生出惊人的磁浮力,托起各式各样的飞行器在其中行驶。沿途井然有序地排列着好些同一方向而去的飞梭,应当也是朝着同样的目的而行进。望着浩浩荡荡的飞行器大军,卓文轩说道:“你们的人很热衷工程庆典活动啊?”

尤里安答道:“那是自然,在我们这里40%以上的人口是隶属于工程队的公职人员,38%左右是工程队的家属,剩下的22%是月球联防队和你们这样路过就走的外来人口。你说我们对待工程庆典的兴趣是怎样的一个状态?”

“原来如此,那你呢?”

“我什么?”

“你的家属,或者,你一个人在月球工作吗?”

“噢,不知道算不算,”尤里安说道:“我的家人大部分在澳大利亚,不过我未婚妻在35区工作。”

“那个……没什么渊源吗?”卓文轩问道:“我指工厂方面,没道理认识不久的人会有这么恶劣的关系,总督和修布尔也算是交恶的明显了。”

尤里安咧嘴一笑道:“呵呵,被你问倒了,我不知道。但就我个人来看,汉斯和修布尔之间还真没有什么值得交恶的地方,虽然修布尔偶尔会从工厂捞一些小钱,不过这不是什么秘密,联盟的高层也知道得很清楚,但上面的态度好像是,只要不影响工作,怎么样都无所谓。”

“那为什么?”

“大概还是因为工程进度吧,”尤里安继续说道:“我三年前才到这里工作,知道得不多,大部分都是听说的。修布尔刚来的时候,和汉斯一度处得不错,两人经常会下了班一起泡个吧,喝个酒什么的。可渐渐的,工厂那边总是在工程最紧张的时候出状况,一会要钱,一会要劳动力。一来二去,工程上的拖期就渐渐多了起来,起先也还没什么,都以为是工厂业务需要。但有那么一次,被妮娜发现,工厂要走的工程机器人全部停工歇在那里,并不是坏了需要维修,只是停放着而已。汉斯很生气,几次警告修布尔,但没有任何结果。”

尤里安停了一会儿,又接着说:“但汉斯是那种,只要不影响我工作,怎么样都无所谓的个性。”

卓上尉便问:“那又是为什么?”

尤里安浅浅一笑,道:“修布尔做得太过了,而且,他似乎缺乏一种正常人会有的羞耻感。几次警告他以后,修布尔仍然我行我素,有几次为了工程上的拖期,汉斯没把修布尔要的那点人工给他。你知道修布尔做了什么吗?”

“他做了什么?”

“修布尔竟然厚着脸皮,向联盟总部投诉月球行政区,指控行政区没有提供给他必需的资源,导致工厂无法正常运作。更可笑的是,联盟高层竟然会相信修布尔,责令行政区在规定期限前到位所有工厂要求的资源。”

“哈哈,真够戗的。”林明媚把头靠向前排,忍不住插嘴道:“之后就这样了?”

“不止,”尤里安说道:“唐娜上个月发来指示,主城区修复工程必须在今年竣工。依我看,大概汉斯祖上欠了修布尔什么,我们之前好几次打算动工,都给工厂搅黄了。汉斯挺能忍的,虽然也吵过几次,最后也还是不了了之,一直忍到现在。”

卓文轩若有所思:“要不然就接着忍,要不然就接着吵。”

尤里安笑道:“啊,是啊,这回子没法妥协啦,下了死命令了。”

林明媚撇着嘴说道:“工厂专员也是够小气了?是男人么?”

卓文轩说道:“从现在开始算,到年底也不过半年时间,修布尔完全可以等,他为什么反应这么激烈?”

尤里安说道:“这得问本人吧,我不知道。”

就在此时,飞梭按着设定,向左拐弯,朝主城区方向驶入高速道,车速表的指针从最初的180公里直接偏转到码表最极限的位置,甚至有冲破码表的倾向,加速度产生的附加力把三个人按回到各自的座位上,林明媚没有系安全带,把脑袋撞得生疼。

“啊呀!尤里安!你就不能慢点吗?!”

尤里安叠声说道:“抱歉抱歉!不过没办法,这根磁浮轨道设定好的速度就是这么快,不由手动控制,而且,不达到设定速度的话,会被后面的飞梭撞到。”

“奇怪的规矩还真多!”林明媚揉着自己被撞得不轻的后脑,小声地咕哝着。

“快到了,”尤里安表情认真地提醒坐在后排的明媚:“最好还是把安全带系上,不然等一下出轨道口减速,把脸撞了,破相嫁不出去的话,我罪过就大了。”

“呸!变态的设计!”前一句是给尤里安的问候,后一句是她不满的嘀咕。但不满归不满,鉴于有毁容的危险,林明媚还是乖乖扣上了安全带。没多久,飞梭便冲出了弧形的磁浮轨道,在头顶上见到了黑色的宇宙。正如尤里安提醒的那样,飞梭像是在出口撞上了一堵无形的棉花墙,瞬间减速下来。

“看那里。”尤里安手指着前面的人山人海,在巨大的弧形磁护罩和真空边界上,籍着折射率的差异,打出了不同语言版本的字样,各种字体的“预祝主城区维修工程取得完满成功!”闪烁着各色光影。

祝愿倒是不错,卓文轩在心里想到,只是数次遭受挫折的项目,能否如他们所期望的一般取得成功呢?还是说,想要做什么的人,终究还是会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做些他们想做的事情?

“会顺利吗?那个项目?”林明媚的头靠在窗玻璃上,说出了她的疑惑。

“谁知道呢,”尤里安说:“已经做到这份上了,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前方观礼区上三层下三层地挤满了各种各样的飞行器,尤里安操控着飞梭,在狭小的缝隙里灵巧地穿过,挤到了妮娜为他们预留的最佳位置。磁力场罩罩起的区域,里面的人可以不用穿上笨重的宇航服。透明的半球形场罩后面,能看见作为背景的主城区。工程一队、二队、五队、六队和十二队参与第五区的维修工作,四队、八队和九队负责第四区,工程第七队、十五队和二十队则负责第六区的各项工作。各个工程队代表已经在台上站好了,橘红和乳白相间的工程机器人也已经在指定位置待命,只等着一声令下,就可以开始工作了。

林明媚问尤里安:“你呢?不用参加吗?”

尤里安回答道:“三分队有自己的项目没完成呢,而且我们是负责后期工作的,前期结构工程我可插不上手!汉斯要讲话了,你拿了节目单没?”

林明媚说道:“没有那种东西吧!”为了看得更清楚些,她解开安全带凑向前排。

汉斯已经走上了主席台,他的副官指挥着一队礼仪兵手捧一个5公升大小的圆桶列队站在身后。

汉斯的声音广播到每一辆在场的飞行器内部,在间隔了两个车位的左边,一辆标识了“T-3”的飞梭里,两个年轻人正探头探脑地向这边望过来,好一会儿,忽然其中一个打开了车门,跑来大力地敲打他们的窗玻璃,那个黑发的小伙子在他们的飞梭外,兴奋得手舞足蹈,向尤里安比划着什么,只是隔着玻璃什么也听不见。

尤里安打开自己这边的窗,向着男孩说道:“抱歉,有时候隔音效果太好了反而不方便。”

站在车外的那个黑头发,满脸雀斑的男孩子至多18、9岁,看脸便知道是东方血统。

他快活地喊道:“队长!我是F组的小林啊!”另有一个男孩子,略矮一些,也是东方血统,却只腼腆地站在一旁。

尤里安朝他笑:“啊!你好!刚才没听见你在说什么。”

自称小林的男孩挠挠自己的头皮,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啊!没什么!只是过来和队长打个招呼!承蒙队长多方面关照,一直想表示感谢。不过自从办完入职手续后就没再见到队长,今天碰巧遇上了,偶很激动……这是吉原雅光,我们是上个月一起入职的。”小林拽了拽身旁的同伴,但那个叫做吉原的少年只是动了一下,仍旧腼腆地站着,低头看着脚下,并不说话。

小林轻声地埋怨着自己那害羞的队友:“喂!吉原,你不是一直说要感谢队长的嘛!你说话呀!”

尤里安见他俩一脸窘相,不由笑了:“行啦!你们俩!快回去听报告吧!等我回去了考试!”

“不要啊!队长~~”想到自己不知错过了多少内容,少年的表情僵硬得就像是刷了一层糨糊。

坐在后排的林明媚不忍心,对尤里安小声地说道:“别玩了,你看他都要哭啦!”

尤里安笑道:“好吧,看在姑娘替你求情的份上就算了,等会儿有礼炮,赶紧回去,别错过了!”一听这话,两个男孩像得了特赦似的,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汉斯的讲话也已近尾声,他举起那个被小心翼翼递上去的金属圆桶,说道:“月神卢娜与我们同在!”

话音刚落,人群中便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伴随着欢呼声,礼炮鸣响,绚丽的等离子冷烟花在燃放区勾画出艳丽的图案来。看着夜空中美丽的光点,尤里安满意地说道:“这才是重点。”

林明媚问:“那个桶里是什么?”

尤里安解释道:“那个是‘封土’,里面加入了动物的血和骨灰,是一种祭祀希腊火神和工匠之神伏尔甘的仪式,用以求得工程的顺利,现在搞这一套虽然会被人笑话,但在工程队中依然保留了开工前放炮和献祭的习惯,鸣礼炮和骨封土是开工前必做的两件事。”

林明媚问道:“是什么动物?”

尤里安挠着下巴,思索道:“什么动物呢?一般来说,建筑占地面积越大,动物的体积也越大……我不知道是什么动物,也许是大象?”

林明媚瞥了他一眼,不快道:“貌似大象是受保护的动物……”

尤里安说:“我是开玩笑的。”

月球王高举起手里缀着蓝绸的泥刀,沾上表示对神灵无上崇敬的封土,在象征着建筑史里程碑的“月球第五空间站”的界碑上,在那一条战争刻下深深印痕的界碑的断裂处,抹上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一块粘合剂。

人群之中再次爆发出高分贝的欢呼,随着最后一发礼炮的光消散在夜空中,工程机器人由各队的驾驶员操纵着,开始了他们对主城区的清理工作。

望着逐渐散去的人群,林明媚问道:“这就完啦?”

“完啦!”尤里安给了个肯定回答。

“无趣!不是说有节目吗?!在哪里?”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啊!妮娜!”车窗外,粉色长发的人匆匆跑过,一眨眼就没了踪迹。

“啧!跑得比兔子还快!”尤里安说道。

正说着话,车里的影像电话响了起来,按下应答键,负责通讯的联络官,霍金斯准将白净的面孔出现在车窗屏幕上:“少校,”他说:“两艘‘海森蔡尔’的动力核已经送到34区,可以开始调试。”

尤里安说道:“知道了,会代为转达的。”。

“再见。”霍金斯用词简洁和说话只说重点在全联盟都出名,据说是因为当年跟着汉斯东征西讨当通讯兵时,整天发通报落下的后遗症——“时间有限,只说重点”。

简单的通话结束后,尤里安转向卓文轩:“听你的,领导,我们还去不去环月观光区?”林明媚是很想去的,不过显然她没有决定权。

卓文轩无视着林明媚的白眼说道:“麻烦你送我们到34区,我要检查U12和U13的状态。”

尤里安扶正头上的贝雷帽,笑道:“你确定自己不是工作狂吗?”

“这是对自己负责,我不希望因为设备上的疏忽在外太空出意外。”

“果然专业!”尤里安发动飞梭,转头向着明媚说道:“抱歉啦,小妹,下次来玩的时候再带你去吧。”

林明媚气鼓鼓地说道:“哼!假惺惺!”

那边主席台上,汉斯也已经结束了仪式的最后环节,在一旁和几个队的主负责人说话。尤里安他们乘坐的飞梭缓慢升起,泊进行驶区轨道的待行区,排队准备出发。林明媚则百无聊赖地在后座上扭来扭去,四处留下她的指纹,忽然她指着前方的数显计时器说道:“咦!尤里安,这个电子钟是坏了吧?”

“是吗?我看看。”扭头看了一眼,果然钟表停在“00:00”的位置上不停闪动,他挠挠头皮,咧嘴一笑:“真的坏了!看来要送去修了……”话音未落,从南面传来一声巨响。

林明媚疑惑地问道:“礼炮没放完吗?”

许多听见响声的人也停了下来,就在此时,从响声传来的地方,第五区46号入口,刚才工程队在的位置,抛出一个头戴破碎宇航头盔的男子,一下摔在了主席台观礼区,一动不动了,好几个工作人员跑上前去询问情况。

几分钟后爆出了惊人的消息:“不好了!地下一层发生了塌方!作业人员和设备全埋进去了!”

一时间大乱,人群像无头苍蝇般乱窜,不知该走还是该留,听说自己的亲属有可能被埋在地下,生死未卜,许多在高速行进中的飞行器强行掉头,又撞上后面飞驰而来的飞梭,酿成连环相撞事故三十多起,相撞车辆总计五百多辆,把交通要道堵了个水泄不通。一些已经离开了南极的人听说了事故,也转回来,但被堵在城区外,闻讯而来的救援队、消防队、其余工程队、医疗队,尽数被车山人海拦在了外围。

尤里安的飞梭也被堵在高速轨道入口处,进退不得。在他们周围挤满了神情焦急或看热闹的人群。从他们的位置能看到月球王已经开始指挥着联防队,在全力开出一条可供救援队伍进城的道路。约略思考了几秒钟,他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林明媚随口问道:“他干嘛去?”。

坐在前排的卓文轩脱口而出:“找熟人把我们送走,然后自己去参加救援队。”

尤里安回来的时候,果然带来了之前遇到的两个男孩,看来是想让两个男孩把他们送走。然而就在此时,半空中传来广播:为了避免出入口的阻塞,方便救援设备进入,移动磁力罩之前的出入口将会临时封闭,另外再使用力场打开进口,临时抽调力场仪需要点时间,期间不允许出入。

走不了了,叫住了尤里安,卓文轩说道:“我会驾驶工程机器人,一起吧。”

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但尤里安憋了半晌,出来一句:“那走吧。”

五个人扔下飞梭,跑去现场,第46入口前方的平台陷入地下巨大一块,被崩裂的岩石封了个严实。从第四区和第六区赶来的工程队已经开始在入口外围建起临时防护圈,以防止空气从破损的缺口处逃逸。

比较糟糕的是,大部分会驾驶工程机器人的工作人员全在第一线,被困地下,其他会驾驶工程机器人的作业人员又被堵在外面。没有工程机器人随行而下到塌方层,是非常危险的事。如此,得知尤里安等五人中有两个会驾驶工程机器人,工程第五队管事不禁喜出望外,立刻整理了装备,着人从塌方口刨开一个可容人和设备进出的口子,把他们送了下去,随行还附送了一个结构工程专业的技术员,是个叫做王鑫的东亚区大男孩。

入口往里去,是第五区的一个下沉式广场,战争中几遭蹂躏,加之刚才的塌方事件,此刻,下沉式广场和地下的其余五层相连的通道全部被埋。头顶上原本密闭的空间开了个不大不小的口子,用力场罩罩起,内部的人不用穿厚重的宇航服就能活动,倒也还算方便。两架工程机器人一前一后护卫着队伍,在广场中寻找着幸存者的踪迹。

小林安好定位雷达显示仪,不一会儿,屏幕上渐渐显出若干个绿色的小点。功率开到极限,却只显示出六个点,设备运转正常值得庆幸,但另一方面也表示……除了这里的六个人,恐怕没有生还者。

林明媚问:“情况如何?”

尤里安没有搭话,只是蹲下去不停微调,但显示没有任何变化。放弃了调整设备,他站起身来,向卓文轩道:“上尉,你怎么看?”

卓文轩说道:“只有6个反应点,除了我们之外,目前这里似乎没有幸存者。”

小林问道:“现在怎么办?队长?”

“那个……”一直没有开口过的吉原雅光说话了,令林明媚非常惊奇:“哇!原来你会说话呀!”

卓文轩小声地责备:“没礼貌!好好听别人说话!”

吉原的脸红到了脖子根:“那个,队长,这个设备的原理是通过超声波和红外传感器,捕捉一定范围内恒温动物的生命迹象。不过超声波和红外传感器容易受干扰,如果掉入到屏蔽工程非常强大的环境当中,设备就收不到他们的生物电讯号。这里这么多金属层板,也许他们还活着,只是信号被屏蔽了而已。”

尤里安说道:“嗯,有道理,五区一共上下五层,他们也许掉到更下面的某个楼层去了,设备范围无法企及的区域也是有的。另外,”他嘻嘻一笑,对吉原说道:“不是那个队长,是这个队长。”被他这么一说,吉原雅光脸更红了。

于是分配工作,王鑫负责和救援中心取得联系,调取当年第五区工程的建筑蓝图。其余的五个人则开始在广场上做地毯式搜寻。

从俯视图上来看,第五区的形状酷似古罗马竞技场,为了更好地利用太阳能,镶嵌太阳能电池板的椭球型天顶在长轴处的高度较低,而在短轴处修建得较高。当年,在建筑界首屈一指的著名设计师汪洋,在设计它的时候,引用了古代中国人“天圆地方”的理念。当然,自从有了哈勃望远镜,人们就已经认识到,所有的天体,包括它们运行的轨道都不是正圆形的。因此,汪洋把第五区的外形设计成椭圆形,而一层正中的下沉式广场却是规矩的正方形。“正大光明”广场的四面修建了台阶,长轴方向七格,短轴方向九格,由此高低落差产生视觉上的盲点,会使人在从进入主城区内部开始到见到广场的这一段时间内,有一个盲视区域存在,因而产生一种豁然开朗的心理错觉,依托着这个心理错觉,也会使广场本身和整个主城区显得更加的气势恢宏。

五个人以王鑫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向外移动,一边寻找入口位置,一边清出一条道路来。在距离入口不远处的一根辅助梁下面,他们找到第五队和第十二队的两个工程技术员,已经死了。一个被压碎了胸腔,另一个则压碎了头骨,内脏和脑浆散落在大理石地面上,血流了一地,还残留着主人最后的体温。两人沾满了灰尘的手,还保留着断气时候的状态,看样子像是还要向外爬出废墟求生。

卓文轩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堵得慌,手心里全是粘腻腻的汗,中午吃了些什么已经回忆不起了,但此刻胃里面翻江倒海地泛着酸。林明媚看不下去,跑到一旁干呕起来,小林和吉原也都还是孩子,憋不住,跟着林明媚一起哇哇地吐了一阵。

唯有尤里安叹息一声,上前检视,动手摘下遗体上的工作证装进口袋,说道:“是在逃生的时候遇难的,这里不安全,装饰梁有了裂缝,随时可能塌下来。还是保持刚才进来时的队形,卓上尉打头阵,工程机器人开道,其他人跟着,我殿后。”

终于吐完的林明媚扶着立柱直起腰来,忽然说:“看!有个影子!一晃过去了。”

王鑫终于导出了工程图,抬起头来问道:“会是幸存者吗?”

小林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我没看清。”

吉原雅光小声地附和道:“我也不知道。”

“你的意思是姑奶奶我看错了?!”林明媚的眉毛已经竖了起来,眼看等着两个男孩的就是一顿修理。

卓上尉拍一下她的肩,说道:“行了,先离开这里吧,太危险。”说罢,带着工程机器人,领着队伍向深处走去。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