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3话

第3话 驾驶海森蔡尔的少女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5万
  • 2017-02-23 21:00:15

一旦学会了语言,人类多话的习惯便再也无法更改——索法拉寓言

“事后有人评价说,这场战争是发展不平衡导致的,资源的再分配不公是其主要原因,表面上的确如此。但我们要记住,战争的起因十分复杂,许多事件可以成为战争的借口,并籍以掩盖根本原因……”

黑暗中,少女的耳机里,回响着男子声线清晰的旁白,那是军官学校战争史的近代史课件,由“东亚区有史以来最英俊的历史教官”罗英,做成了有声文件,发给自己的学生们,让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有机会复习到功课,比如说现在。

全息立体投影仪依杖着“海森蔡尔”宇航飞船6各个角度装载的电眼,把航船外围的空间状况转化成立体影像,传达到驾驶舱内部。当立体投影仪全方位打开时,会让人产生漂浮在宇宙黑暗的虚空之中的错觉。从上下左右前后六个方向上,传来的空旷感,还有包围着自己的星空,令人生出“永恒的宇宙”这样的想法。

但实际上宇宙仍然是有边界的,只是凡人无法企及罢了。

身穿着黑色镶金红修边的军服,胸前配有一只展翅欲飞的金色雄鹰,单片三叶草和三颗金星组成的肩章,闪烁着荧荧的亮点,英姿飒爽的少女,凝眸远望着暗黑色宇宙的深处,恒星散落在宇宙超级巨大的黑色幕布上,闪耀着光芒。

“要了解什么因素导致了战争,还要看在最后,是什么事件结束了战争。”耳朵里旁白继续:“除非抵抗侵略,战争都是目的明确的,是为了要得到什么。停战的条件是,侵略者一方的条件得到了满足,或使得任意一方意识到,停止战争带来的利益能够大于继续开战。比较常见的方式有:武力削减对方的资源,或是满足他们的需求。在古代,邻国之间的‘封供’、‘互市’以及‘和亲’都可以归进这一类……”罗英的声音到这里就停止了,专用的传导耳塞向鼓膜传来一些微弱的振动,发出轻微的嘈杂声响,这是外界企图取得联系的讯号。少女改变了坐姿,左手在宇宙的虚空中抓住了什么东西,拇指按下之后,适才还闪闪发光的宇宙天幕,就变成了宇航飞船狭小的内舱,手指所触的地方,是金属色的操作平台。前方视野160°的地方仍然通透,特殊材质的复合玻璃弯成圆润的弧度,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目的地,一个重力只有地球六分之一的卫星星球,月球。

“上尉,你醒着么?我们快要到了。”充满了LCL电荷溶液7的空间里浮现出同伴的平面图像。林明媚长长的黑发悬浮在血红色溶液当中,处于一种几乎静止的状态。白皙如瓷娃娃一般的脸,配上精致的五官,为她赢得了她们那一届东一区校花的美誉,即使是此刻,浸泡在血红色的胶体溶液当中,仍然是美艳动人。说话间,她的嘴一张一合,在静止的溶液湖泊中引起了小小的旋流。

声音在水下可以传递,却容易受到各种因素的干扰,况且在并不相连的两个空间。所有的沟通全靠计算机捕捉人类口腔区域液体的细小振动和变化,转换成电讯号并发射出去。

其他都好,少女想到,只有一个问题。

这位“东一区校花”长得我见犹怜,却出人意料地,长了个对数学没有任何概念的草包脑袋。最早卓文轩曾想过,要给她解释一下曲速飞船的大致原理9,但后来发现,给数学白痴讲解物理学问题的行为,属于脑残加自残,就放弃了。好在整个空间折叠的过程控制全由海森蔡尔主控程序完成,对驾驶员没什么理论需求。

少女回复她的同伴:“收到,进入重力场5秒后开始减速。”

汉斯的视野中先是出现了两个小白点,在月球背阳的这一面,以壮观的蔚蓝色天体作为背景,飞快靠近。进入月球近地轨道后,这两架飞行器开始减速。望远镜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捕捉到了刻在机身上的识别信息,手掌大小的全息影像在办公桌上跳了出来,由于飞行器的速度太高,产生的影像在最初的几秒内不停地抖动,但紧随着飞行器再次减速,解码信号得到了增强,逐渐显示出它的外形和一些识别信息。不过,即使没有这个影像识别仪,此刻汉斯的肉眼也已经能辨别出眼前那银色的庞然之物机翼上金红色联盟标志——联盟最新的“海森蔡尔”U12和U13。两架远程巡航舰划入环月空间站轨道后,平缓地泊入第四停机坪的驳接口,敞开着的驳接舱里,联合大宇第二工程队的领航员手执着红蓝两色的小旗,引领着巡航舰停入指定位置,再由传送带送到封闭的第34区内舱。

放下手里的望远镜,汉斯刚拿起自己扔在沙发上的制服,妮娜的声音就从扬声器里传了出来:“总督阁下,联盟东一区卓文轩上尉和林明媚中尉已经到达34区人工重力场范围,请求拜会。”

汉斯穿起自己的外套,向着幕墙上妮娜的巨大影像说道:“知道了,带她们去第十一会议室。”

就在汉斯摸到门禁的时候,妮娜说道: “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修布尔·克拉肯正向你那边去,呃,似乎是,对上一财年我们向联盟总部递交的财政报告很不满意。”

“哼,有胆子用公款难道还怕人说吗!”汉斯大幅度地挥了一下右手:“不用管他,让他来。不过没闲工夫给他留时间,他要来,让他自己来找我吧。”

“那么我通知克拉肯专员去第十一会议室找您。”

“就这样吧。”汉斯大步流星地从自己的办公室走了出去,修布尔·克拉肯!哼!

……

当最后和“海森蔡尔”主控系统相连的那个节点解除同步后,面前的巨大半球形玻璃幕也逐渐变得暗下来。

“果然是不充电就无法使用的铁家伙。”卓文轩这样想到,头顶上出现了机械动作轻微的声响,随着“咔”地一声,她觉得自己略微往下一沉,这是机械手正在把座舱从航船的内部取出来。果然,几秒钟之后,便听到栓塞打开的声音,LCL电荷溶液的水平面缓慢地从头顶上降下来,快干型的溶液全部排空到回收器的时候,头发也已经半干了,通过仪表盘的环境监测仪确认外部环境特征后,她按下面板上另一个按钮,让舱体的上半部分向上升起。

林明媚已经等在外面,黑色天鹅绒制服紧紧地裹住她姣好的身段,勾勒出高耸的胸部和浑圆的小翘臀,明明是遮得严严实实的制服,却奇怪地给人一种非常性感的错觉。

“报告上尉,安全着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这个女孩儿只是歪着头,吐着舌头做鬼脸。显然是觉得四下无人,大可不必拘泥于礼数之类。这个对数学缺乏热情的小女子,也不是一无所长。经历了漫长的时间洗礼后,所有战场的拼杀都精简为按下按钮的简单动作,但枪械的存在也并不是完全依赖战争,在少有人使用手动瞄准器的今天,林明媚的枪法是绝对的数一数二。在东亚区射击比赛中,一发0.9厘米射穿百米外一枚联盟10元硬币的她,曾在人群中引起过巨大的轰动。

望着她佩戴着的一叶三叶草加二星的肩章,卓文轩不止一次在内心里感叹道:“不可思议啊,这样的人也成为了中尉!”

既然下属如此不拘小节,自己身为临时的兼职上司也就没什么可纠结了,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一直托着下巴的航天军上尉开口说道:“我说,你最近是不是胖啦?”

“喂,你会不会聊天?!”林明媚的脸“騰”地一下红了起来。

“其实也还好,你怎么样都好。” 促狭的微笑浅浅地浮了起来,她从两米多高的座舱位置跳下来,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林明媚脸红了,多么好玩的一件事啊!

两人相互拌嘴的时间里,一个长着粉色头发的女人出现在出入口,暗红色制服在身上裹得很紧,显示出基因优化后的完美身材,来的是月球总督的副官——妮娜·克拉克斯。在监视器里看了一会儿,妮娜终于还是决定亲自去给她们引路,毕竟汉斯还在等着她们。如果他知道这两位小姑娘,啊,不,是联盟的军官,竟然在相互打闹的话,不知道会发出怎样的感慨?可惜另有一位新来客人并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来感慨这里的事情,透过了层层密闭的舱门,克拉肯的无敌嗓门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

“姑娘们,”叹一口气,叫住了卓文轩和林明媚,妮娜说道:“我是汉斯的副官,妮娜·克拉克斯,”她语速飞快,“虽然很不礼貌,但现在,请开始跟着我跑吧!”说完,一手拉着愕然中的卓文轩,另一手拉着一头雾水的林明媚直向出口跑去了。

……

一个月前——地球

狂风卷着骤雨,如无数条鞭子,抽打着古老建筑物的窗户。木质结构已经老化的窗子发出“喀喇喇”的响声,和屋外隆隆的雷声彼此呼应,风暴席卷着黑压压的雨云,在天空中翻滚着。

坐落在山顶上的古老建筑已经很有些年头了,哥特式建筑结构使老房子有着高耸的尖顶塔楼,分别位于建筑的四个角上。建筑群是长方形,但只有侧对山道,正对着花园的主体建筑才有最好的山顶视野。石头砌成的古老建筑虽然经过精心维护,但岁月留下的侵蚀痕迹依然清晰可见,含酸过多的雨水冲刷掉了建筑外墙上原有的艳丽涂料,露出底下的石灰色。

在主楼第三层最中间的一间屋子里,装饰了满墙洛可可式花纹的壁纸,古老石材砌成的壁炉气质古朴,壁炉上方的花壁纸由于长时间的熏烤,已经变得有些发黄和卷曲了。炉子里正烧着火,燃烧着的木柴不停地发出“噼啪”的响声,松脂的清香随着这些响声时而散发出来,混合着房间里蛋糕、红茶和咖啡的香味,使人觉得温暖和惬意,并醺醺然有些醉意了。壁炉前,樱桃木雕葡萄花的小圆桌上堆满了小点心,杏仁蛋挞、榛仁凤梨派和蛋糕,桌布图案是令人愉悦的月季花纹饰。各式饮料放在壁炉架上保温,冒出氤蕴的水汽。

只是气氛却不轻松,里面的三个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 了,除了壁炉的火光,屋子里没有其他照明,仅凭跳跃的火光,能勉强看清背向着壁炉而坐的那个男人满头银发,看起来有些年纪了。他摆弄着手里描金漆的彩瓷杯子,象牙白的底色,用金粉描了叶茎纹,还有鲜红色的蔷薇簇满了杯身。男子带着戒指的手指抚弄着杯子少见的两耳把,杯里盛着的半杯液体已经变凉,是红玉一样美丽的月亮红茶,轻轻转动杯子,液体流转的光华便在手掌间四散开来。

面向着壁炉而坐的男子看来比较年轻,首先沉不住气,打破了沉寂的气氛:“这么说来,他们终于开始清理主城区了?”

“从线人传来想信息来看,应当如此。”面向着窗户而右侧对着壁炉的第三个男人,他的头发是浅灰色的,有着同样颜色瞳孔的眼睛深深地陷入眼窝中,是个特征明显的美男子,北欧人独有的鹰勾鼻子令他的长相非常醒目,他的双排扣西服以及衬衣的扣子,即使在这样温暖的环境下,仍旧扣得一丝不苟,鼻子上沁出的细小汗珠不知是因为热,还是其他缘故。

最先开口的那个年轻人说道:“我们还没有拿到日记!!”

灰色头发的男子说道:“保持冷静!拉莫尔,我们很快会拿到的。除了我们,没有人知道日记存在。”

“但如果,在清理过程中有什么人无意间拿到了它就麻烦了!”拉莫尔叫道:“当初留下活口这件事就是个错误!”

“没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灰色头发的男人向着壁炉转过脸去,提起火炉架上的一只水壶,向自己的杯子里添了些咖啡。

“你觉得还需要更糟糕么?菲利普?”拉莫尔的声音冷冷地掷了过去:“我们已经连续几次失去‘黄金莲’的线索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菲利普?”

“上一次……”被称为菲利普的灰发男子面色尴尬地瞧着他。

“是二战结束的时候!二战!菲利普!而你,你却还在默认他们碌碌无为,在那样一个岌岌可危的位置上,非但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还使我们和月球的关系尖锐化,我们要怎样才能拿回我们的东西!”

似乎是为了弥补之前的无言,拉莫尔接着说道:“还有那个女人,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找她,可那个女人她妈的到底在什么地方?!你敢说她一定存在吗?没准是老头幻想出来的吧?”

“她确实存在的,拉莫尔,你是不是糊涂了!”灰发男子说道:“难道你信不过伯爵?”

“我没有!”拉莫尔说道:“可是这么久了,一点进展都没有!”

“拉莫尔,公爵他……”

“别说了,我相信大公的判断力。但是,菲利普,你也知道我的个性,我给的耐心已经够多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怎么能够在期限之前找到‘双子座’!”拉莫尔站起身来,向着年长的银发男子恭敬地鞠躬,说道“很抱歉,侯爵阁下。这件事希望能让我去做!”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拉莫尔!”橡木门发出“呯”的一声,楼道里响起重重的脚步声,还有女人尖叫的声音和瓷器碎在地上的声音。

“……阁下。”菲利普无奈地向着年长的男子望去。

“坐下,菲利普,”年长的男子开口说道:“雨还没停呢。”他的声音低沉而充满威严感。

灰发的男子听话地坐下,低声说道:“不要说拉莫尔,我都想动手宰了那个混帐。”

“听我说,菲利普,会下棋么?”那个威严的声音略微顿了一下,但他并没有等待回答,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棋盘上的每一颗棋都有它的作用,不管是你,还是拉莫尔,或是我。适当的棋子只有在适当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你明白吗?菲利普?”

“阁下,我只是担心……”

“放心,菲利普,”拿着小刀,年长的男子削开了手中的雪茄,点燃吸了一口,她说道:“东西我们一定会拿到,但有些事无法避免。命运的天平一定会向着我们这一边倾斜,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菲利普,在那个关键的时刻到来之前,我们所要做的,就只有等待。”从遥远的天边滚来隆隆的雷声,几道刺目的闪电劈开头顶上漆黑的天空,“我们只需要等待合适的时机。”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