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2话

第2话 约等于近代史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48万
  • 2017-02-23 21:01:35

 公元2318年,日耳曼同盟一声反物质武器炮响,终结了长达一百五十多年的混战。几个大的战争核心国,以及不同地区,为不同利益而缔结的同盟,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分分合合,相互结盟或为了更大利益而倒戈的事情,在当时几乎成为一种共识。其中最夸张的苏美尔联盟1,竟然有一次,在一天之内,接连着更换了三个领头势力,以至于后来被传为笑料,都说墙头草之最”,这顶桂冠,苏美尔舍他其谁?个案比较极端,但可见局势动荡混乱到了极致,超出了一般人可以想象的范畴。

战争,逃不开物欲和对未知的渴求。好奇心是进步的动力,但同时也是好奇心把人引向毁灭的深渊。

21世纪中期开始发展的外层空间技术,逐年趋向完善。从2059年起,人类开始殖民月球,并且在月球上建立起了供人类生活的设施。第二个殖民目的地,人类把目光投降了距离略远的火星。2079年,美国和俄罗斯组织了联合科考队,在火星上建起第一个生活空间站,并在一起执行了为期18个月的勘测任务,为火星殖民做铺垫。2089年,持续修改完善的“阿瑞斯计划2终于定稿,由常任理事国投票决定通过,并共同担任计划的执行人。由此,人类正式向火星进军。终于,月球之外,火星,马上要成为人类文明即将开花结果的又一片沃土。

“阿瑞斯计划”并未如愿实现,一个被忽略不计的小细节,最终引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爆炸3,并导致项目整体失败。爆炸造成的影响远远超出人类的承受范围。随着计划破产,一系列事件接踵而至,首先是计划相关的金融产品全线崩盘,之前的投资预期全部化为泡影,许多人毕生积累的财富,一夜之间在恐慌的大气之中蒸发掉了

那一年的自杀死亡率,上升到了空前的高度。

然后,几大股指持续下跌,货币购买力不停贬值,席卷而来的全球性金融风暴,在瞬间吞没了各个大城市。各国政府为了项目集资而发行的债券,集体违约,银行挤兑,破产的恐慌在世界各地蔓延开来。各国央行最开始采用增发货币的方式,企图通过调整货币政策,暂时阻挡恐慌的蔓延,但这样的做法无异于饮鸠止渴。政局短在暂平静后,终于引来了有史以来最为疯狂的一次通货膨胀。

新大陆过分期待,使得应用于火星开发的资源远远大于预期。巨大的差异,以及人口数量几何级数般的增长,给地球上的生物循环系统带来巨大的压力和损害。自然的报复积累经年,终于在2165年爆发,许多被过分开发的土地,一段时间之内再也无法种出粮食。对生活资源的争夺,成了人类的主要工作。围绕着水、粮食和能源的纠纷在次年不断升级。而引起大战的第一场纷争,“岩羚号”事件,就发生在公元2167年的春天,在水和食物最为匮乏,却曾经盛产石油4的中东地区。

“岩羚号”隶属于托勒密公国,公国以克里特岛作为行政中心,势力辐射到地中海东南岸的各个小国家。航母级的物资运输舰“岩羚号”,装备一个40普盎克的核动力内核,它的主要任务,是从埃及穿越红海和阿拉伯半岛,把托勒密势力下的农作物,工艺品以及各种奢侈品运送到东北面的印度、俄罗斯以及中国。除此之外,那组舰队中还随航的三艘军用护航舰,一艘来自埃及本国,其余两艘是由俄罗斯派遣的JF22歼击机。俄国以运输货物之名,借“岩羚号”的航道,护送其克格勃内部一位重要人物回国述职。然而就在他们刚刚越过了红海海峡,准备进入阿拉伯半岛领空时,巧遇当地反政府武装,推翻了半岛西南部的地方政府,并且对其势力范围发布了全面的禁运令:凡已入境的别国船只、飞行器或车辆,不问出处一律暂扣48小时,开禁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放行与否。

这简直赤裸裸的宣布:统统不许动,老子要打劫!

把反政府作为职业,怕死要命都是干不好的。这帮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好汉们,本着革命的大无畏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三不要命,日常行为都有悖常理。而当强盗遇到向来强势的克格勃巡航舰队,双方就知道“恶战”是怎样炼成了。

当时,支持着“吉达麦加”反政府武装势力的,是意大利黑手党在北美的分支,它的背后是北美两个大国的联合体。虽然这些秘密在一开始还算秘密,但后来由于阵营改换,战争深化和局势的不断明朗化,原本躲在幕后的势力也不得不现身。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但“岩羚号”事件,成为社会矛盾的一个宣泄口,积压了多时的怨念和愤怒几乎在瞬间就吞没了各个城市,各国政府债台高筑无暇自保。在“岩羚号”事件之后,不到半年的时间,更多的民间武装力量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经过一段时间混战,弱小的势力被或被剿灭,或者并入其他势力内。

类似于军阀混战的动荡年代,普通的百姓颠沛流离,背井离乡,但是没有人想得到,战争会变得如此旷日持久5

能源之战没有给任何一方带来胜利,在长期战乱的状态下,大量人口死于流弹、传染病、饥饿和其他灾害,部分人口少的民族在战争中几乎族灭。战后的废墟之上,重新站立起来为数不多的国家也意识到,依靠单个国家的力量,在短期内想要完成文明的重建是不可能了,故此,劫后余生的人决定建立一个联合政府:地月系和平维护联合政府及同盟,简称联盟,并且赋予实际的权利,以期渡过难关。

所幸当时,开发出的“反物质”能源核已经可以投入使用,这从某种程度上,大大减轻了城市重建的资源压力。机器人技术也不断升级,可以勉强满足因为战争而大量减少的劳动力。

——

“这是一个百废待兴的时代。”妮娜·克拉克斯在自己的报告最后加上了这样一句,她粉色头发在头顶扎成一个圆球,脖子上的条码明确地标示出,她是个生化人:“也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妮娜想了想,又把这一句也加了上去。

“聪明可以成为你的武器。”这是月球王——汉斯·让经常挂嘴边的一句话,自妮娜成为他的副官那一天开始,他就没少对她唠叨这个。

生化人的智商无可非议,筛选出最优秀的基因,在实验室里炮制而成的妮娜们,比起自然选择而出生的人类,毫无悬念地更加优秀。但生活并没有因为妮娜的优秀就给予她更多笑脸,在这个劳动力极度匮乏的年代,人们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开发劳动力上,生化人被制造出来,似乎也仅仅是为了填补战后的劳动力空缺。它们没有童年,直接以成年体的状态出生,大脑内部植入生物芯片,主控系统批量灌输各种信息和资料,再经过一段时间的强化集训,各种各样的妮娜们从一出生就开始工作,工作是他们存在的全部意义。但至今仍然有很多人无法接受他们,倒不是他们观念陈旧,而是考虑到一些边缘化伦理道德,在他们的眼中,生化人的出现也许是一个伦理即将崩坏的信号,所以对于生化人来说,在自然人占主导地位的人类社会里,生存并不那么容易。

不过汉斯不太一样,他从没有把妮娜当成一件工具,为汉斯工作的那天开始,妮娜才真正感觉到自己作为一个而存在。

此刻,月球王正拿着一只最新款的哈勃望远镜,透过办公室大窗户,向外看着不远处的工程队,工程人员来来往往穿梭在空间站之间,环月空间站的维修工作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月球王不是汉斯的正经头衔,他的正经头衔应该是:“联盟驻月球空间站特别行政专区总督”,简称月球总督。经历了许多个世纪的革命洗礼后,贵族头衔从太阳系彻底消失,几支残余的“王室”分支失去领土和特权,沦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在现在的这个地月系里,只有能源才是至高无上的王权,掌握了能源,就掌握了其他人的生存权。

战争一结束,汉斯便被派到月球殖民地,负责管理空间站的修缮工作。这是件尽人皆知的苦差事,月球环境和它的主星完全不同,无法维持生命体的基础交换,所有的设施都必须保持密闭。空间站重建,牵涉的不仅是工期延误而造成赔偿,它会直接关系到几万条人命,如果不能及时修复循环系统,就会给这些人的生命带来直接威胁。

在这个重力只有地球1/6的地方,整天面对着黑乎乎的宇宙,在28天一个交替的昼夜中,即使精神非常坚强的人,也很少能够坚持到1年以上。汉斯却以惊人的毅力,带着他的工程队在月球上生活了十几年,并如期完成了大部分重建工作。经过努力,移民增加到了12万,人口结构也变得多元化。第一批正式移民到来后,汉斯便被任命为月球行政区总督,负责处理行政区相关事务,在任期之内解决了许多棘手事件,受到当地民众的热烈爱戴和支持,以出色的工作和正直的为人,他被民众亲切地称作“月球王”,的确是实至名归的。

在各种各样光环包围下,月球王也有自己的烦恼,那就是他的岳母大人,唐娜·孟森。

汉斯年近六十,在战时积累下丰富的作战经验和管理经验,是铮铮铁骨的男子汉,也是雷厉风行的执行官。太太桑德拉是大家公认的美人,温柔善良,她和汉斯有一双儿女。儿子罗伯特和儿媳,都在联盟宇航总局后勤部工作,女儿瑞贝卡则在北欧区的军官学校读书。这是个看起来不能算是显赫的中产阶级家庭,但这个家却有一位本世纪最伟大的女性领导者,唐娜·孟森,提起名字,就能让汉斯打个寒战。

当年曾被誉为“塞斯廷的雅典娜”,早年时凭借着非凡的胆识和过人的谋略,许多次挽救了岌岌可危的联合国组织,并在战争后期,把救亡组织整个转移到日耳曼同盟内,使之免于覆灭的命运,为后来联合政府的诞生保存了可能性。经历多年战争的磨砺,唐娜早已成为一个神话般的存在。前几年她终于从议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却又不知为何对外太空无人区产生了兴趣。

鉴于月球的战略位置,要求行政区的重建工作,必须提前6个月完成,按理是不太可能,但岳母有着人间大炮般的威慑力,汉斯只得无奈答应下来,如此一来,工程压力又陡然增加好几倍。

“我们还要加快进度,”汉斯对着一旁的副官说道:“第六和第四站,简直就是一堆废墟。”

“长官,没有足够的人力,”妮娜看了看汉斯转过来的脸,说道:“我们已经透支了下季度的工时,再加大工作强度,工会就要来找麻烦了。”

“妈蛋!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工会乡巴佬!”让祖籍德国,二战时期赫赫有名,此刻老汉斯尽显先人刚硬和固执的风范,拉开了嗓门开始骂人。第四和第六空间站是通往主城区的必经之路,战争期间各大参战方本着不留后路的良好作战风格,毁了个彻底,有很多站点被炸成废墟,说是维修,哼,和重建也没多大区别。

事到如今,做维修工作的人也只有自认倒霉吧。

不过妮娜并没有在意汉斯的火气,只是盯着他满脸的络腮胡子看,胡子随脏话声高低起伏,一动一动,煞是有趣。发泄完后,老汉斯把手放在自己微微突起的啤酒肚上,无奈地问:“哎,多订一批临时劳动力吧,下一项工作是什么?”

“下一项是……”妮娜找出工作列表,说道:“另一对巡航飞船会在今天到达月球,我们要负责接待和联系舰船动力维护工作,时间是,30分钟后。”

最近联盟高层人事换届,却像商量好似的,对远太阳系区域产生了巨大兴趣,不能不说唐娜的影响力之大,无人能及。短短几个月之内,联合政府就接连派出好几对巡航飞船到无人区巡视,前面派出去的飞船还没返航,第六对巡航船已经到了家门口了。

月球成为巡航飞船的落脚点,有各种原因。关键的一点还是能源,联盟建立后,新的宇航飞船都开始使用反物质能源核作为动力,能极大地降低动力源体积,提高飞船运能。同时,反物质能源具有巨大的力量,使得联盟政府怎么也不肯把能源核生产基地设在地球上,以避免反物质能源受到不法分子利用,而引发新的战争。再者,大气的存在会对捕捉反物质造成影响,这样一来二去,能源工厂就在月球安了家。虽然是驻月空间站的一部分,工厂却直接隶属于联盟,由联盟派专员特别管理,连月球最高行政长官也无权过问。

汉斯特别讨厌这种构架,尤其是这个任期上的专员,修布尔·克拉肯,他在汉斯的眼里是个“小气、贪婪、无礼、爱慕虚荣的讨厌男人,只会奉承他的上级,一副猥亵的样子,长得像个大老鼠,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人!”。

这个人,总是不经过批准就使用月球行政区的人力物力,却不听指挥。爱在汉斯最忙的时候抽调人力,经常一脸阿谀奉承,只会讨好联盟主席团的成员。

综上所述,为了飞船本身的安全和政治因素考虑,所有飞船的反物质动力源,都经过严格的审查和限制,绝不允许有超出运能范围的动力源在地球上使用。如果需要进行长距离飞行,就必须到月球的能源工厂,更换大体积的动力核,也正是如此,接待每次必须停下来休整的飞行员,就成了月球行政区不可推卸的任务。

“我这里又不是高速公路休息区!”巨大的鼻子涨得通红,最后,汉斯还是说道:“通知34区,准备接待飞行员。”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