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前座的赵拉拉 ∑ > 第1话

第1话 1.1

  • 前座的赵拉拉 ∑
  • 普通人JC
  • 0.91万
  • 2017-02-16 19:52:52

 1. 

    赵拉拉是坐在我前座的一名女同学,每天我都要对着她长长的马尾尾欣赏半天,时不时还要调皮的拽掉几根垂落她在肩头的卷曲发丝,来打发百无聊赖的高中时光,宣泄一下青春期的懵懂情感,让她多多注意,在她身后,有个藏得很深的仰慕者。 

    遗憾的是,性格孤冷的赵拉拉从来不会因此生气,或者说她从未生过气,两年的高中生活里,带着一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老式近视镜的她,从未与任何同学发生过争执,也不曾见她参加过哪项社团活动,要说起她最常干的事,除了日常学习,那就是一捧起本价格不菲的纸质书籍看个没完。

    长此以往,班里的同学给赵拉拉起了个很贴切的外号,叫‘机械女皇’,机械两个字来源于她的木讷,对周围人的莫名冷淡,女皇两个字则来源于她期期考试第一的恐怖成绩。

    当然,机械女皇也并非对什么都提不起心,除了纸质书籍外,还有一样东西也是可以引起她关注的,那就是机器人。 

    学校里不管什么用途,什么型号的机器人,她只要遇到,都会刻意的驻足观察,甚至。。。甚至还会主动与机器人问好!没错!对那些只会说‘你好’‘再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铁壳问好。 

    另我印象最深的,是高二开学典礼那天,负责清扫学校庭院的保洁机器人卡卡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横筒形身躯下的两对胶皮轮冒着白烟,飞速转动,漫无目标的在操场狂飙起来。 

    校方联系出厂厂家后,出于安全考虑,不得不通知全校学生先回教室,用全息投影在教室里继续开学典礼。

    正当大家都涌向教学楼走的时候,一个带着老式红框眼镜,梳着单马尾的漂亮女生逆着人流,快步跑进了操场。

    女生毫不畏惧的站在被胶轮画满黑线的操场上,冷静的看着向自己飞驰而来的卡卡。 

    两名吼着快躲开的男老师见状冲进操场,看样子想去营救,可从距离和速度上看,必定是卡卡先撞到女生,一些平时胆小的女生,此刻已经闭上了眼睛。

   :口令!型号SARR-07,密令JD20D3999D,强制停止!

    女生的语速奇快,带有淡淡冷意。 

   呼!

   两条泛着白烟,磨损到几乎就剩轮轴的胶轮停止了转动。 

   女生看着距自己一寸不到卡卡长出了口气,缓缓走到卡卡筒形身躯的后方身后,注视起了那块标识有机器人全部信息的金属牌。

     没错!那个女生就是赵拉拉! 

    :你那个班级的?知不知道这样做有多危险!

    一名刚才想要施救男老师训斥了一句。 

    赵拉拉压根没看那位说话的男老师,细长的手指轻戳下巴,小声嘀咕说:应该是机械故障吧?

    :你。。。你喜欢不把老师放眼里是吧?

     男老师见赵拉拉鸟都不鸟自己,气得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见此人正要发作,一同来的另一位男老师急忙拦住,将他拉到一旁,轻声说:老秦,别瞎激动,内部消息,那女孩是赵海明的女儿。

    :赵海明?那个赵海明?

    被叫做老秦的男老师,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那里听过。

    :还能有那个,就是那个号称要创造出超越人类AI的美籍华人呗。 

    :那又怎么样,他爸了不起,她就可以胡作非为吗?就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吗?

    老秦一脸正气的回应说。 

    :哎呦,你咋这笨啊,校内负责采购机器人的教师不一直是你吗,有需要的时候让她爸爸在国内随便打个招呼,明白没。。。 

    :懂!懂!懂!

    老秦听到这脸色一变,连忙点头,正当他想该如何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又不得罪赵拉拉时,赵拉拉主动说话了。                

    :两位老师,卡卡已经超限服役一年零一百四四天了,他的产品序列号也不对劲,估计被非法翻新过,这些情况,希望老师您能如实上报学校给校长。 

    :呃。。。这。。。 

    赵拉拉没给一时失语的老秦机会,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学校内发生了足以让所有人震惊的三件大事。

    一,秦老师因某些肮脏交易被查实,被学校除名,与之关系不错的李老师取代了他,成了校内采购机器人的新负责人,

    二,高二C-7班的赵拉拉,身份竟是超级AI之父,赵海明的女儿。

    三,因为昨日在操场上的见闻,我喜欢上赵拉拉了。  

    

    


    

    

    

    

    

    

    2.

    

    赵拉拉很久没换新书看了,从时间上讲,她现在手里捧的《净土》,已经大大超越了之前那本超厚的《时间简史》。我有理由相信,赵拉拉非常中意那本名叫本书《净土》的破书,当然,光听这文艺范十足的书名,晦涩程度估计也是我难以想象的。

    其实我也是个爱读书的人,书癖与赵拉拉一样,都喜欢些冷门,小众,专业性强的小说。比如百年前风靡一时,现在无人问津的修真类大作,就伴我度过了一整个高一学期。

    最早知道赵拉拉是赵海明女儿的时候,第一感觉其实有点自卑,因为赵海明所带领的美国团队,在人工智能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实在太过耀眼,上代被命名为‘卡尔’的智能机器人,经过检测,其智力水平已与普通人无异,如果再加上AI自带的计算能力,其实已经完爆正常人类 

 了。    

    自己一个工薪族家的孩子,去追求赵海明的独生女,怎么看都不现实,最终还是那条整日在眼前晃悠的马尾鞭,和那个在脑中不断回映,只身阻挡卡卡的俏丽身影,给了我追寻爱情的勇气,现在的我就缺一个突破口了。 

     时间又过了半个星期,赵拉拉还是一如既往的看着那本《净土》,淡粉色的条状书签每天都会夹在不同的书页之中,在确认了她没有跳着看书的习惯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破书她看了很多遍!

    我不禁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书能让机械女皇如此着迷。

    午间休息时,我坐在公厕的马桶盖上,手指轻触了一下腕间手环上的圆钮,手环映射出了一个可操作的全息图像,在千度搜索里输入了 

‘小说净土’四个字。除去恼人的广告,一直检索到三十三页,我才找到那本破书。

    

    《净土》

    作者:折叠的波斯菊(未认证) 

    类型:??? 

    内容简介:二十八世纪的人类因为过度依赖机器人,而导致情感意识淡薄,道德水平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倒退,为防止这种情况继续恶化,影响世界安定,各国相继出台了矫正者法案,希望借由机器人,来矫正人类的行为。可一次意外后,矫正者中出现了异体,致使矫正者开始不择手段,不计任何后果的疯狂矫正。

    

    好。。好。。猎奇的设定,不过光看内容简介,这故事好像并不复杂,比之前赵拉拉看得那些好理解多了。

    正当我要点击购买电子版时,发现这家网站竟然还有纸质版在售卖。在森林资源稀缺,木材资源严格限制当下,一本如此冷门的小说,竟然还会有现货的纸质版,这点着实令人惊奇。

     可惜纸质版那夸张的价格让我最少吃土半月,才能消费得起,只能作罢。然而就在眼看纸质版实物图那淡绿色封面,手指即将点向电子版的恍然一瞬,一副温馨的画面出现在脑海。

    画面里我与赵拉拉共坐在学校最僻静处的长椅上,发满嫩芽的树枝低着头,垂散在我们周围。拿着一模一样《净土》的两人,宁静祥和间,肩头缓缓靠在一起。

    这一刻,世界停止旋转,时间停止流动。。。吃土就吃土!

    

    

     

   3.

   次日,午休时分,翘着二两腿的我,一只手看似随意的搭在长椅椅背,一只手端着净土书脊,脸上摆出看修真累类小说才会有的专注神态。除了昨夜攻读净土所留下的黑眼圈外,我自认为这是自打出生以来,最帅气的状态了。

   姿势摆了不到五分钟,如策划好的一样,边走路,边低头看书赵拉拉出现了鹅卵石铺成的林间小道上。

   天仙一样的她穿了件印有蓝色大头怪图案的白色T恤,下身一件石榴色长裙,漂亮得有点夸张,夸张到让我忘了第一次手持纸质书籍的手腕酸楚。 

    T恤上的那个大头怪据说是一只名叫哆啦A梦的电子机器猫,是百年非常流行的一名动漫角色,它身上有貌似有个什么都能掏出百宝的神奇布兜,不过这都不是我关心的。

    沉了口气,两跟手指捏住书页角上角,翻动到了下一页,头部略微轻点,似乎是看到书里精彩的地方,在给与无声认同。 

    不过可能是紧张的缘故,这个为了体现涵养,而想了很久细节真正做出来时表现得十分生硬,做作到了我自己都觉得尴尬地步。

    嗒,嗒。 

    在我假意低头看书的视野里,出现了两只蓝色的水晶鞋。

     机械女皇站我面前了?发现了我跟她再看同一本书?我该怎么开口?快想。。。。

    

    哎呦喂,这么巧!缘分啊,你也在看这本书。

    

    妹子,吃了吗? 

    

    您好,天天午休看你一个人坐在这看书怪寂寞的,今天我也来凑个热闹。。。

    光速否决掉这几句弱智的开场白后,我大脑里一片空白。

    

    

    :你对机器人题材的小说也感兴趣?

    赵拉拉清甜的声音让我身体一颤,慌乱间差点没脱手把净土丢到地上。 

    既然先主动开了口,总不能还当没事发生充耳不闻吧,我鼓足勇气十二分勇气,抬起表情僵化的脸看向机械女皇。

    从学校上空球形天幕滤过的正午阳光照射在脸上,炫光入眼,我下意识的用净土遮了一下。

    这种网格状的球形幕布,出自一家闻名世界的玻璃制造商,广告里宣称安装了他们品牌的天幕可以有效隔绝紫外线,保护视力与皮肤,就连阳光也变得不刺眼了。。。 不刺眼你奶奶腿,都快被玻璃反光给晃瞎了我! 

    有的时候,一件事如果不利因素太多,失败难以挽回,反倒能让当事人变的淡定。 刚才在赵拉拉面前表现得像个猿猴的我,就正处于这种状态。

    狠狠揉了几下眼睛,调整呼吸后,我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帅气的表情,拿开挡在脸上的净土,迷离间,我不知该什么词汇去形容看到的景象。

    

    

    4.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赵拉拉笑,嘴角的弧度牵出两个小酒窝,参杂了兴奋与灼热的眼神里传达着友善与期待。

    那种眼神我以前见过,一人玩一小众游戏死忠了五年,猛然间发现我也一直在玩同一款时,就是那种眼神。 

    我成功找到突破口了?

    赵拉拉理了下裙摆,与我同坐在了这张处于校园最僻静处的长椅上。她动作优雅的翻开净土,翻到了留有淡粉色书签的那一页。

    :最喜欢这本书的那一段?

    赵拉拉像个久识的老友一样,直截了当的问,可眼神依然停留在书上。 

    偷瞄了一下她的侧脸,我在脑中慢慢思索起来,马上想起了书里最让我触动的一段。

    :呃。。。方龙逃出矫正者的老巢,历经千辛回到到家见妻子,可他妻子脑内被植入了秩序芯片,被矫正者改造成了它们眼中的理想人类,那段看得挺心酸的,尤其妻子那句‘请别靠近,你太脏了’太伤方龙的心了。 

    :改造后的理想人类会自动检测周围人的健康状况,远离致病体,方龙侥幸逃离改造工厂时左手腕受了严重的外伤,从改造工厂到他家的距离,以及小说里当时地球的综合环境来看,方龙身上很有可能携带有大量的致病菌,所以在他妻子,一个理想人类眼中,方龙确实太脏了。 

    :啊?啊!有道理。

    赵拉拉脑补出的观点让我吃了一惊,面对如此感人的情节,能说这番话的女生,估计也就只有她了。

    我问:你最喜欢那一段?

    赵拉拉微笑着回答:净土末尾,‘等活’抹除人类,在地球创造机械文明的时候。 

    赵拉拉所说的‘等活’,是书里一个超级AI的代号,这个史上最强的人工智能不但会自我升级,还是矫正者的操控终端,可以说是净土里的终极BOSS。 

    我疑惑的问:人类被AI屠杀干净。。。很好看? 

     

    

    

    :没什么好看不好看,只是对等活要创造出的机械文明非常向往。

赵拉拉惊奇的回答让我失语,片刻后,她又问:你对机器人有什么看法?

机器人?我每天能接触到的机器人除了学校那些扫地擦桌的,还有在立体街道上执勤的智能交警,也就只有家里那台‘毕姥爷’了。

毕姥爷是打懂事起就一直在我家服役至今的家用机器人xt001,他名字的由来,据说因为姥爷去世时,一直念着我,说不能看我长大非常惋惜,所以父母特意给起的这个名字,告慰姥爷在天之灵的同时,也想让我记住那位慈爱的老人。

    毕姥爷滚圆的身躯两侧,是两只带着弧形铁钳的机械臂,身躯正中,有这对一直被我视做眼睛,闪着绿光的球形传感器。或许是外观与‘姥爷’差的太远,妈妈当时特意把毕姥爷的女声,给换成了苍老的男性声音,还拿了张带有白胡子的胶纸贴在传感器的下面,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我在九岁之前,一直认为那台xt001,真得就是我姥爷。。。

    赵拉拉看我半天没回答她,一丝失落从眼里闪过,表情又恢复了往常的冷淡。

    学校里有意接近赵拉拉的男生可不止一个,天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招数,利用女生爱好这点,算不上什么新奇的点子。我猜测她是不是看破了我的小伎俩,心里在想这个男生其实根本对与机器人相关的书籍毫无兴趣,只是揣摩了她心思,想故意接近她。

    :其实。。。其实在九岁之前,我一直把家里的家政机器人当姥爷看待,每次他讲完睡前故事,我都跟他分享自己的小秘密,可惜那台xt001最后背叛了我,把我和他对话的录音给了我的父母。 

    这话自觉蠢爆了,可对于机器人的了解十分有限的我,除了说自己的真实经历外,已不知道该怎么把对话继续下去。

     赵拉拉冰冷的脸庞缓和一些,翻了页手里的净土,说:差不多,我小时候也以为家用机器人就是亲人。

    我笑着问:原来咱两相同的经历,你把它当成谁了?

    :妈妈。

    :小时候吗,大家都很幼稚,正常的,话说在你背后坐了那么久,一直都件事不明白,能请教下吗? 

     嗅到了沉重气息的我赶紧偏转话题,我可不想第一次与赵拉拉交流,就去谈她的悲伤过往。 

    :问吧。

    :你为什么不用果苹公司的视网膜通讯器,而非要带眼镜呢?

    百年前戴静眼镜的原因大都是因为近视眼,美观,可就现在来讲,近视眼已被完全攻克,主流审美里也不存在用眼镜装饰脸部这一说法。身边的同学都流行用果苹出产的视网膜通讯器凤爱99,这种通讯器不但能植入视网膜内,最重要还可以改变瞳孔颜色,很受青年人喜欢。 

    赵拉拉用指尖顶着下巴,想了想说:嗯。。。因为这眼镜是妈妈留下的。 

    得!又绕回来了! 

    

    

    

6.

    

    值得庆幸的是,围绕赵拉拉母亲的话题聊开后,我才知道她母亲不在身边的原因,并不是像电视剧里那种可悲可叹心酸往事,仅仅是因为与他父亲离婚,不常住在她身边而已。

    欢乐时光飞逝而过,随着校园内的急促铃声,我与赵拉拉的第一次的独处也至此结束。

    这段长椅上的短暂独处,让我有种说不出的舒爽,那感觉仿佛亲手打开了一扇通往美丽异世界的大门,门内坠入山间一半的橘色落日,一眼望不到边的无尽花海,通通浮现眼前。我能想到所有美好,所有值得期待的东西都在那个异世界等着我去发现,去找寻。

    晚上我失眠了,而且相当严重,就连‘毕姥爷’端来的热牛奶也失去了原本的效果,或许每个少年都在成长中都会有这样一个夜晚,回想着与她有关的一切,坚定信念的同时,却有迷惘无助,在期待与不安里,进入只有她存在的梦乡。 

      正午,捧着净土,黑眼圈依旧的我再次坐到了学校最僻静处的长椅上。随风摆动的柳枝下,俏丽的身影逐渐接近,清晰。她再次坐到我旁边,表情很是自然随意,距离还比上次近了一公分。 

     :你讨厌书里的融超吗?

     没有问好,没有寒暄,赵拉拉直接问向我,或许这就她独有的交流方式。 

    话里提的融超是净土中一名很出色的AI专家,因为女友被人陷害惨死,产生了用‘等活’报复全人类的想法,并加以实施。 

     :当然讨厌,要不是他为了报复人类,去修改‘等活’的执行权限,人类也不会被AI消灭。

     虽料想到赵拉拉可能会反驳我,但故意去扭曲三观迎合别人,真不是我的处事风格。

    :蒋丽丽的死只是诱因,你不觉得融超是看透了人性的肮脏,才打定主意把人类抹除的。

    果然,赵拉拉并不认为融超的做法有什么不妥。 

    :人类里大多数都是好人啊,就因为自己有不幸的遭遇,就要赔上全人类,这也太自私了吧。

    :自私?就算毁灭人类,也要把人性里的肮脏剔除,这难道不是一种博爱吗? 

    :博。。博爱?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致使人类被灭的人,竟能被称之为博爱。 

        

    

     

     

     7.

    :怎么了?

    蹙眉的赵拉拉看向我,看样子对自己的神论没有丝毫怀疑。

    就算不喜欢赵拉拉,我也不是那种会去跟一个女生说‘你错得很离谱’,让后讲一堆是人就知道的大道理,卖弄个够本的人,所以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转移话题。 

    :没什么,这些想法,有跟你爸爸提过吗?

    :没,父亲最近很忙,很少过问我的事。

    说起赵海明,赵拉拉平淡的出乎意料。 

    :听说下个月歌谷公司要推出共生的第十二代,估计他是在忙发布会吧,不过新闻里说十一代的‘卡尔’就已经到达10级最顶评级了,第十二代在技术上预计不会有太大进步。 

    我把早间新闻有关赵海明的讯息简单整理,叙述了一遍。

    :从AI发展至今的技术跨度上看,共生系列的十二代‘凡人’只是个原地踏步的三流作品,把他看做‘卡尔’的加强版就好了,至于10级是最顶评级的说法,只是人类初期对AI的期望过于保守,把人类自身作为最高参照物所致。 

    歌谷公司发布会的内容向来都是绝密级别,以机械女王的口风,能透露这么多,肯定对我产生了一定信任,虽然所说容半懂不懂,但我还是装作受益很深的样子点了点头。 

    :这样说来,世界机器人协会一直对外宣称的10级评定,其实是假的? 

    常理破灭,我很茫然的问了一句。 

    :至少在专业人士眼里,那个评级制度有点可笑,我父亲在歌谷离职后,正研究该如何建立一个新的评级制度。 

    :你爸爸离开歌谷了! 

    赵海明在AI领域取得的成就,大部分都源自于任职歌谷的这段时间,突然间说他离职,我的震惊着实不小。 

    :嗯,我父亲对共生十二代的提出的创新意见,被歌谷公司高层以触犯底线为由全部否定,所以他就带领团队离开了。 

    :可新闻上? 

    这样爆炸性的新闻要是被确认,在各大门户网站上浮不出一点痕迹, 谁不也不会信。 

    :共生系列的十二代即将推出,为了保持股价,他们当然不会把我父亲离职的消息放出去的。

    :嘿嘿,原来是这样,你懂得真多。

    流于真实的赞美,相信谁也不会拒绝,挠了挠蓬松的头发,我笑着夸了赵拉拉一句。

     她没回应,脸上也没有那种被夸赞后的暗自得意,仅是把目光收回到净土,变回了往常的清冷模样。 


    

    

    8.1

         

    

    

    午休时分的长椅约会已持续半月,当然,约会这个词,改成净土书友小型座谈会可能更加确切。这期间我收获了大量AI方面的知识,通晓了净土书中的各种隐喻,对赵拉拉机器人至上的神论也多少理出了个头绪,可这些东西与我原本的预期根本不符。

    今天我自觉时机成熟,决定问一个千百年来,大多数世人都羞于问出口的难题,这道问题没有固定答案,只有确定或否定。

    确定时,答案美好得像只温热的白嫩手臂,绕过脖颈,搂在你的肩膀上,给你无尽舒爽。 

    否定时,答案残忍得像把割破喉咙的短刀,让你悲伤,让你疯狂。 

    如果你没问出口,抱歉了,不等人的时光流只会留给你四个字----抱憾终生。 

    没错!我要表白! 

    一如往常,我早早的坐到了被绿枝环绕的长椅上,撇了眼手里净土,半天也没勇气翻开。

    虽说读它的目的性很强,但里面故事确实给我很大触动,可不知是不是看了太多遍的缘故, 一见那墨绿色的封面,嗓尖总有种干呕的冲动。 

    机器猫T恤,石榴色长裙,宛如林中仙子的赵拉拉步伐轻盈的走长椅前。

    :你来了。。。 

    我以一个简单的招呼代替了在家练习了百遍的开场白。 

    :放学能来下我家吗?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这回还没等坐下,她就开了口。

    

    

    8.2

    :好。 

    呆滞了两秒,神智慌乱的我只回应了一个字。这是她第一次找我帮忙,而且还是去她家里,我找不到理由拒绝。当然,这并不代表我与赵拉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忐忑间,一首古典钢琴曲回响在耳边,午休结束,我的表白计划也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流产了。

    放学后,与操场上三三两两的同学一样, 我与赵拉拉并肩走出学校的球形天幕。

    

    :喂!快看,有人跟高二C-7班的赵拉拉走在一起了。

    :她边上的男生是谁? 

    :卧槽,机械女皇有男朋友了? 

     有人能跟机械女皇结伴回家这件事,在操场上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骚动。把净土环抱与胸前的赵拉拉面无表情,似乎并没有把这些关注当回事,倒是我,对着突如其来的评论有些拘谨。 

    在人声嘈杂,闪烁着各色的投影广告的候车站,我们上了一辆提前约好的悬浮出租车,这种AI操控,形似小船的悬浮车是我手头富裕时,上下学的主要交通工具。 

    飞驰穿行间,夕阳西下,一栋又一栋方碑状,脚下拖着细长黑影的楼宇从我视野里闪过,在这不算宽大,正被晚间霞光映得一片橘黄的车厢里,我莫名开始紧张起来。 

    赵拉拉有什么事,是我能帮上忙的?

    有关机器人?

    有关净土? 

    有关。。。。 

    一个个可能性被我否定。

    就在胡思乱想时,脑中生出了一个更令我迷茫的问题。

    我了解赵拉拉吗?

    不,除了机器人和净土,她几乎从未与我聊过以外的话题,甚至说我对她的生活一无所知也算不上过分。 

    呲! 

    悬浮出租车的菱形车门开始向上滑动,赵拉拉合上书本,微笑着对我说:到了。

    橙光映衬下,那渐渐熟悉的美丽脸庞,突然陌生起来。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普通人JC

关注0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体健貌端无婚

    关注3粉丝4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1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7
    9 赤弭 人气5272
    10 绸倾 人气4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