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28话

第28话 【第一卷】真相之影(下)

  • 锁子
  • 荆棘鸟TZ
  • 0.65万
  • 2017-02-14 13:44:33

“呃……”深埋在腹中的那颗次生物核心忽然猛地一热,凯斯低吟一声,回过神来。

怎么回事……这种感觉……

这种像是冥冥之中被呼唤的感觉……

11?”他噌的抬起头来,大幅度的动作震得铁链一阵颤动。他在附近?!

“铮铮……”凯斯用力的摇动着束缚住他双手的铁链,然而现在这种情况,他根本动弹不得!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那瓶血上。

他缩起身子埋下头,用下巴拱着将那个塑料瓶立了起来,随后侧头用牙齿艰难的咬开了瓶盖,叼着瓶子扬起了头。

他不是在喝血。他没有11号那种可以消化大部分食物得以压榨出能量的消化系统,他只是让自己的口腔充满血液,然后将舌尖浸在这已经冰凉粘稠的血液中。

锁子在他的控制下在舌尖聚集,试图制造出一个临时的从血液中吸取养分的变异器官。

奇怪,如果这是进化人的血的话当他的锁子接触到血液时就应该起排斥反应了,可现在怎么什么也没发生?

难道血液里的锁子已经失活了?

还是说这完全是普通人的血?可是红区哪里能弄到普通人类的血液。

不管这是什么人的血液,这种方式的成效实在太慢,在战斗中根本无法办到,但是现在,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能让他恢复过来了。

11号,你给我等着!

我要好好问问你,问问你究竟有没有愧疚过!

“啊呀。”衣柜里的某人摸了摸自己满是胡茬的下巴,“我好像犯了个错误。”

 

“帕西……法尔……”

11号掐着面前这人的脖子,努力的让那张生长出利齿的嘴不要啃到自己脸上,然而他的胸口已经被插进了一对利爪,而利爪的主人还神志不清的朝他吼叫着。

“我最近为什么这么倒霉……”他咬了咬牙,伸手将帕西法尔拉近自己,一个头槌和她撞在了一起,帕西法尔呻吟了一声向后软倒下去,连带着抽出了那对利爪。

11号长呼一口气,抬手按了按自己胸前的伤口,随后感觉自己的整条右腿都麻木了。

“松口了,小东西。”他抬手在那只跟他的小腿纠缠不休的恐兽脑袋上轻轻一拍,那只猫型恐兽嘴一张,终于放过了他的小腿,也昏了过去。

 

Sa vivo……A ri ka tou……”

一片黑暗中,帕西法尔睁开了眼睛。

谁在唱歌?

她应该在铺满了鲜花盖着柔软的天鹅绒被的红木大床上醒来,唤醒她的应该是撒上了椒盐的意式煎蛋的香味,有一双手应该会扯着钉在床头的一对铁链将她拉起,她裸露的乳房将被轻轻触碰,随后应该有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她耳边低语,“宝贝,起床了。”

Di ke yo wow……A ri ka tou……”

然而帕西法尔却是在一片安宁的歌声中醒来。时至午时,悬挂在建筑物头顶的阳光无法照进这座失去了照明的“宫殿”,所以这里才会这么昏暗。

但其实,也并不是完全黑暗。

重新穿上衣服的11号坐在一旁看着她睁开眼后只是一声不响的看着天花板,他也就没打扰她,他所哼唱的是当时与米若•夏德欧见面时曾听到过的那段不知名语言的吟唱。

一旁的猫型恐兽也已经醒了,倒是没再朝他扑过来,而是温顺的趴伏在帕西法尔身边,11号尝试着去摸它猞猁一样长着柔软白毛的耳朵时,它只是抖了抖团在一起的毛发,低下头舔舐着自己的爪子。

这么小的恐兽,难道是小孩子变的吗?他回想起当初在下水道时它还有人类意识时说的“好孩子不应该被惩罚”。

这只是研究所附近的比例,再往K区去的话比例会直线上升到15……

他记起奥古少校曾经说过的话。

红区的状况越来越糟糕了,如果这场仗继续打下去的话……这里的普通居民还撑得住吗?

不,哪里还有什么普通居民。这种情况下,想要战争的、不想要战争的,都得被送上战场,送到前线。

他看向那只恐兽的眼神逐渐变得柔和了起来。

连孩子也不例外。

孩子……

他猛然惊醒。刈还在等他!他在做什么!?耽搁这么久!

“帕西法尔!”

“我还在想你还要过多久才会叫我。”帕西法尔按着额头坐了起来,“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打坏了我的灯?为什么我的头这么痛?天啊,我的地毯上全是血!”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记得?”11号爬了起来,“你失控了。”

“是么?”帕西法尔将她那一头柔软的金棕色长发捋顺后撩到了身后,似乎对此一点儿也不惊讶,“这只能说明我快死了。说吧,你有什么事?亲爱的死亡歌颂者原型机011号先生。”她身上原本就单薄的衣物在战斗之后几乎尽数破碎,不过对于11号来说,女人身上那些凸起来和凹进去的地方没有任何意义。

她倒是淡定。11号摇了摇头,看来她这么出名可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过往和特殊能力。他走到了帕西法尔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要情报。”

帕西法尔闻言掩嘴轻笑起来,她收拢起一对雪白的长腿,仰头看着他,“巧了,来我这里的人十个里有九个都是来问情报的。”

“还有一个呢?”

帕西法尔微微张开嘴,鲜红的舌头在桃色的丰唇上轻轻勾过,“是来跟我上床的。”

11号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帕西法尔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过了很久11号才想明白她在干嘛,“你在试图催眠我?”

“理论上来说除了恐兽之外,所有拥有锁子的雄性生物我都能操控。”帕西法尔一脸没趣的爬了起来,“是不是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精虫上脑,死歌也不会动心的啊?”

“说的好像你见过除我以外的死歌一样。”

帕西法尔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你的能力太烂了,靠恐兽化也不是办法,还容易把自己搭进去。”

“你可真是好好先生。”帕西法尔轻笑着用纤长的手指挑着11号尖俏的下巴,“上次也不过是因为任务见过一面,怎么,抱过之后就这么关心姐姐我了?”

11号淡漠的看着她,并未躲闪,“上次不是我把你抱出来的。”

“嗯?”帕西法尔保持着微笑。

“是利德尔教官把你抱出来的。”

帕西法尔的笑容一僵,11号捕捉到了这一点,但他懒得去深究,他一把抓住了帕西法尔还抵在他下巴上的手指,“我们来谈谈交易内容吧。”

帕西法尔微微用力抽回了手指,将那根手指伸进自己的嘴里舔了舔,“你想知道什么?”

“艾哲•雅兰的情报。”

“哦?那可是诺亚的首脑人物啊,你们安魂曲没给你充足的情报吗?”

11号仍旧淡漠的看着她。

帕西法尔笑着咬着那根手指,咬得指关节都快出血了,“没错,关于艾哲•雅兰,或者说关于‘艾哲•雅兰们’我这里确实有不少有趣的资料。”她注意到11号的眼神起了细微的变化,于是她的笑意更浓了,“但是,艾哲•雅兰是怎样的人物,对于这份情报,你有付得起代价的东西吗?”

11号从他那件外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东西。

“嘛,我又不是死歌,我要营养剂做什么?”帕西法尔掩嘴轻笑了起来,然而渐渐的,她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消失了,相反的,11号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嗯……这种人造进化人专用的营养剂虽然也很贵,但是根本不值这个钱,不过这两管东西……”帕西法尔抬头看着他,不可置信摇了摇头,“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11号将那三支营养剂连同两管人造锁子一同塞进了帕西法尔的手中,“如果是你的话,一定有能够抑制锁子的东西,可这种东西即使是十年前到现在的联邦都没有研究成功,那么你又有什么能力得到它呢?但是九年前,我和教官将你从联邦关押重罪间谍的地方解救出来,你是不是还带出了其他的东西呢?”

“我说不定真的带出了‘解药’呢?”

“锁子不存在解药,除非自我失活。我不知道你用人造锁子做了什么,不过我猜测是类似于病毒灭活的理论。”

帕西法尔摇了摇头,她一直笑着,“给已经恐兽化的进化人注入大量锁子会导致恐兽化迅速完成,但如果注入少量的呢?”

“体内的锁子会因为排斥作用去抵御新进来的锁子,身体异变的负担会减轻,足以自己恢复到平稳的状态。”11号低头看着脚边的那只恐兽。如果当初他知道的话,也许还能救那个自称8号的孩子……

“没错,但是因为其他进化人的血或者我自己的锁子失活的血产生的排斥作用太过剧烈……”

“会导致更严重的恐兽化,所以你需要纯粹的锁子——安魂曲的人造锁子。”

帕西法尔轻轻抚掌,“我已经不敢相信我面前站着的是当年号称‘白色死神’的那个进化人了。哦对了,你头发变黑了,改叫‘黑色死神’了?”

11号干咳了一声,“科学知识很有用。”

“是很有用。好吧,好吧。”帕西法尔转身走向她金碧辉煌的王座后的房间,“我们来看看你应得的回报。”

 

(请允许我难得一次的来安利个配乐,因为听这首歌写作时实在太带感了,有种阴谋网络尽数铺展的感觉《tragedy》)

跟随帕西法尔走入王座之后的房间后,11号的嘴角出现了与大多数人一样的抽搐。

这是垃圾场吗?

他小心的用脚扫开一些地上的杂物,低头看着脚下跟着帕西法尔走到那巨大的显示屏前。

帕西法尔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这么久不见,你好像有点不太一样了。”

11号抬起头看着她。蹬着高跟鞋的帕西法尔几乎比他还高出半个头,“不是你说的么,变成‘黑色死神’了。”

帕西法尔嗤笑一声,毫不掩饰对他那令人堪忧的情商的不屑,“你的笑话倒还是跟以前一样冷。”

“谢谢夸奖,你已经不是第一个这么对我说的人了。”11号一脸真诚。

帕西法尔翻了个白眼背过身去不再看他——她要是再认为死歌可能会懂情趣,她下辈子就投胎做母鸡!

“好吧,艾哲•雅兰,让我们来看看你是何方神圣。”她屈指在键盘上敲击几下,显示界面亮了起来。

眼前的显示屏是由多个小显示屏连接成的,而不像外界已经进化到虚拟成像地步的蓝光显示屏——难以想象坐在这样一个垃圾堆里操控着一套落后设备的一个快死的女人,会拥有着足以颠覆任何一个势力的情报。

无论是人还是进化人都是很奇妙的生物,人不可貌相,更别说眼前这个是之前还把利爪插进自己胸口想一口咬掉自己脑袋的女人。

显示屏上的字符快速的跳动着,闪动的频率早已超过了正常人眼能够捕捉到的范围,11号紧盯着看了片刻,就觉得眼睛酸涩不已了,然而帕西法尔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

会电脑技术的都是变态吗?他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转而开始打量周围。

床头散落着大量的光盘、衣物与纸质资料——在这个人们更加信赖于科技的时代,纯粹纸质的记载手段已经不多了,他上一次看到这么大量的纸制品还是在安魂曲的研究所里。

他弯腰随手捡起一本本子,可以看出是黄色的封皮,但至于是鹅黄色、淡黄色、深黄色、还是橘黄色已经分辨不出了,还能看到上面用烫金的连笔斜体写着:假如每次想起你我都会得到一朵鲜花,那么我将永远在花丛中徜徉。

这是什么?他翻来覆去看着那本皱巴巴得不成样子的本子。日记本?

一旁的帕西法尔忙着搜索她的资料库。她的每一条情报都有特定的进入指令,而这些指令不存在于别的地方,仅仅存在于她的脑海里,也就是说如果有一天她死了,而她储存在她的“独立云端”的那无以计价的情报网将瞬间瓦解,因为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人再知道进入它的方式。

她是个黑客,她也是个商人,但她绝不是个战士。

11号说的没错,她不可能一直依靠恐兽化和操控恐兽的变异能力活下去。但是她,帕西法尔,是从那样一个地方逃出来的女人。

那个人性如糟糠人道如粪土的地方。

她懂得如何使自己拥有无上的价值。

并且永久的坐拥它。

对了,林德不知道还在不在她的衣柜里,他最好能好好隐藏起自己的气息,要不然要是他俩在这里打起来……

帕西法尔这么想着,一边侧过头去观察11号在做什么。而当她的目光落在11号手中拿起的本子上时,键盘上飞速敲击的手指顿了一顿,竟然按差了一个键。

“哦上帝!耶稣他妈的!”警报叫嚣着响起,她低骂了一句,赶紧埋下头去处理系统问题。

11号奇怪的回头看了她一眼。那女人在干什么?他随手将那本子丢了回去,上面的字迹很眼熟,不过他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是谁的,也想不起那个人究竟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你有结果了没?”等到他兜兜转转趴在阳台上看了会儿午后阳光快要昏睡过去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催促了一声。这女人,以为他很闲吗?!

现在过去多久了?有人知道纳爱斯博士被袭击的事吗?伊芙琳知道他已经离开研究所了吗?诺亚的人会猜测他这么长的空白期究竟去做什么了吗?

“呵……”就在这时,屋里的帕西法尔忽然轻笑了一声直起身来,“世纪大发现,世纪大发现啊。”她轻轻的抚着掌,直到11号站到了她的身侧。

显示屏上显示的是一大堆重叠在一起的照片。

除了第一张是名女性之外,其余的都是男性,而且是在不同背景、不同服装,但是拥有着相似外貌、相似神态的男性照片。

11号盯着第一张照片看了许久,“我见过这张。”

“不奇怪,这是‘神圣雅兰’——亚丝•雅兰,许多有关她的情报上都附有这张照片。而众所周知,亚丝•雅蓝与她的丈夫——著名的传说级战士艾哲•德雷克共同建立了诺亚。”帕西法尔敲击了下键盘,将第二张照片拉大。

“这是艾哲•雅兰的照片,我说的是五十年前的艾哲•雅兰,也就是亚丝•雅兰和艾哲•德雷克唯一一个儿子。接下来我会把这个艾哲命名为1代艾哲。”帕西法尔微笑着侧过头看着他,“准备好迎接可怕的真相了吗?”

11号皱了皱眉。

又一声敲击声。

“这是1代艾哲的儿子,我把他叫做2代艾哲,根据面部识别结果来看,他们的相貌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七十八,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们是父子嘛。”

下一张。

“接下来,这是3代艾哲、理论上应该是1代艾哲的孙子——我们所熟知的现在诺亚的首脑人物小时候的样子,这个时期1代艾哲在情报上的信息是已丧生在战场上,但是这个时期的2代艾哲还活着,我们来再做一下之前做过的1代与这个时期的2代的面部识别。

“百分之九十九,与之前的百分之七十八相差太多了,很奇怪,不是么?别急,接着看。”帕西法尔抬手拉出了一连串不同时期的人物照片。

“艾哲这一家代代以独子相传,而且每一代都很短命——也许是因为他们拥有据称是心脏病之类的家族病。这是316岁时与2代的对比,相似度百分之六十五,嗯,也许这孩子更像他的母亲。

324岁时,他的双亲齐齐失踪了。这是3代近期来最后一次以图像意义出现信息网络中时,他与2代失踪前最后的照片的容貌相似度。”帕西法尔按下了回车键,“百分百。”

11号惊愕万分的看着显示屏。

“而这是24岁的3代与1代艾哲的容貌相似度。”又一声用力的敲击声,“百分百。”

11号睁大了眼睛转过头来看向她,“……”

“也许人的肉眼会被欺骗,但数据绝不会骗人。一点的差异的确可以决定很多事,但在进行过大数据统计后,百分之九十九,就是百分之一百!你明白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吗?”

“这三个人……是同一个人?”

帕西法尔摇了摇头,“不不不,这三个理论上来说都是不同的人,但是现在的艾哲——理上是3代艾哲,但实际上他却是1代的艾哲。”

“我……”11号抬起双手用力磕了磕自己的额头,他只觉得脑子里一阵发胀,“为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那真正的2代和3代呢?”

帕西法尔再度摇了摇头,勾起嘴角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是说……”

“我这个版本的猜想是——只是猜想!这个男人杀了自己的儿子,继续掌管原本应该由自己的儿子继承的诺亚,然后再次娶妻生子,接着再度杀害自己的儿子,重复以往。”

11号的枣红色竖瞳猛地向外扩张了一下,“这……”

“这怎么可能,是吧?”

“可是,可是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每一次都生了儿子……”

“你还是太单纯了,小11。”帕西法尔轻笑一声,踏着猫一般无声而优雅的步伐走到11号面前,抬起了一根修长的手指——那末端还留着尖利的长甲,涂着诡异的黄黑条纹,轻轻点在11号的嘴唇上,随后缓缓下移,划过他的锁骨,“定期做检查的话,一旦知道是女孩的话,就……”她的手指游移到11号的腹部,微微用力的按下去,“打掉。”

她在11号耳后幽幽的呵了口气,11号脸色微僵。

“他的妻子怎么会允许他这么做。”帕西法尔冰凉的手指点在他身上绕着他走了一圈,11号的目光便追随着她转了一圈,“这种事作为妻子不可能不知道的吧?”

“谁知道呢。他的第一任妻子和儿子已经死亡的几率几乎是百分百的了,但是他的第二任妻子呢?虽然没有具体证据,但信息上可一直都标注着‘失踪’呢,至于尸体,还从未有过记载。”帕西法尔走到屏幕前,双手撑着桌面耸起肩膀,侧过头笑着看向11号,“太优秀的男人说不定也有着更疯狂的内在。”

“不敢相信……”枣红色的眼珠来回快速转动几下,千万思绪如潮水奔涌着没过他的理智,在11号心头如一声声狂雷炸响。

如海的情报一道道飞速掠过他的脑海,数据的海洋中,他猛然间想起了一个名字——

伊芙琳!

方才还沉浸在震惊中的进化人猛地抬头。

“愿不愿意相信是你自己的事,我只负责提供信息。”

“谢谢你的情报,我要走了。”11号干脆利落的转身就走。

“等等。”帕西法尔慢条斯理的挑着指甲里的脏东西,“你……”她抬头看去,房间里却早已只剩她一个人,她那对好看的眉毛微拧片刻,又舒展开了,“死歌真是没意思。林德~林德~出来啦。居然花了这么长时间,你没憋死吧……诶?”她打开了衣柜的门,那里却已是空无一人。

“喂!怎么都是不说一声就走了啊!”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7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8
    9 赤弭 人气5274
    10 绸倾 人气4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