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27话

第27话 【第一卷】真相之影(中)

  • 锁子
  • 荆棘鸟TZ
  • 0.4万
  • 2017-02-14 13:45:35

“林德!林德!!!”帕西法尔惊天动地的叫喊声直接把他从沙发上震了下来,“快过来!”

“这操蛋的年头连个午觉都睡不好了。”林德嘟囔着爬了起来,抬手抓了抓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来了!干啥啊!”

“干啥?”帕西法尔笑着叉着腰看着他,“你教出的好学生,最近一个两个都他妈喜欢往我这儿跑!”

“又是哪个小王八羔子没事找事,最近红区应该没有死歌的任务才对……”林德揉着头发抬头看向了大屏幕,“谁啊……”当看清监视器中那个动作凌厉的身影时,他原本睡眼惺忪的表情一瞬间精神了百倍,“我草!?”他拔腿跑向阳台,一想不对,又回头打开了冰箱,比较了下冰箱的容量和他自己的体积,又摔上冰箱门打开了帕西法尔的衣柜。

“喂!你要干嘛啊!喂!”

“他怎么来了!?我得躲起来啊!”

帕西法尔坐在老板椅上满脸玩味的笑容,单手托着腮看着他像只无头的苍蝇般满屋子乱窜,“你就这么怕他?”

“嘿!”林德从衣柜里钻了出来,头上还顶着一件帕西法尔的粉色文胸,“那家伙可是个‘工作狂’,满脑子任务任务,除了西塞尔和曼彻斯特的话其余的谁都不听,要是被他发现我一枪崩了凯斯还在你这里做一些任务以外的调查……”

“……的话会怎么样?”帕西法尔笑着接过他的话,“难不成你还打不过他吗?”

林德耸了耸肩,“难说。”

“你当初可是唯一一个能直面他濒死暴走状态的人。”

“我老了。”林德往嘴里塞了根未点燃的香烟,头上还顶着帕西法尔的内衣转身钻了回来,“要是他真的闯进来你可千万别出卖我啊!”

“行啊,你愿意跟我上床就行。”

衣柜里传来林德的闷声怒斥,“滚犊子!”


11号脱掉衣服一抬头便看到了隐藏在“城堡”外墙阴影中的摄像头,眼眸一凝,周围的恐兽看到他分神,一瞬间全部扑了上来。11号一脚踢开一只恐兽,嘴里咬着衣服飞身一扑爬上了路边的一根路灯杆。

这座博物馆原本是这座城市艺术气息的标杆,就连街边用来照明的路灯都被设计成了挂着油灯的复古样式,不过如今油灯的灯罩破了,煤油也不知道都干涸了多少年了,所谓的艺术,只有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才有资格谈论。

11号将外衣挂在了路灯顶上,扭头看着底下一群不断嚎叫着撞动路灯杆的恐兽,忽然张开了抱住路灯杆的双手,背对着那群恐兽倒了下去。

这一倒,就等于直接是落在了一张张朝天大张的血盆大口里。

可能吗?

他背后的皮肤忽然裂开,四分体破体而出,变异组织延伸出一节一节的骨质刀刃,四根刀链顺着他在空中翻转身体的方向快速抽动,几只试图跳起来攻击身在空中的11号的恐兽在瞬间便被刀链切割得支离破碎。

11号翻身落地,双手撑地压低身体,背后的四根刀链回旋着依次扫过他的头顶,在恐兽群中掀起一股滔天巨浪——短短几秒后便在包围圈中切出了一整片空白区。

恐兽的残肢与鲜血纷纷扬扬的洒落了一地,11号站了起来,沐浴在这场血雨中,他脸上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仿佛他不过是在做着饭后的散步,只是碰巧迎上了一阵细雨。原本一节节分开的刀链又一段段的拼合起来,如一双翅膀般竖在他的身后。

他向前走了一步,还存活着的恐兽就都退后了一步。他走回了路灯旁边,一脚踢在路灯杆上,路灯杆发出了一声艰难的“吱呀”后便轰然倒下,在剩余的恐兽队伍中又砸出一片空白。

11号抬手接住飞扬着飘落的外衣,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一群迟迟不肯离去的中阶恐兽,低沉着嗓子喝斥一声,“滚。”

这一次,所有的恐兽扭头就跑,在片刻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来帕西法尔的操控能力也不怎么样,至少还无法让这些生物完全忘记对死亡的恐惧,这么一比较,还是小女孩南茜的变异能力比较实在。

11号一手抱着衣服,站在原地抬起头最后看了眼这座“城堡”的外貌,迈开腿走向了那扇雕刻着精美繁复的古代生物图纹的博物馆大门,抬手一推,那扇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沉重,一推即开。

在他还没看清里面情况的时候,右侧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空气流动,11号闪电般出手,然而扣在手中的那种温暖柔顺的皮毛的质感却让他准备收紧的手指一顿。

他扭头看向被他掐住脖子的那只体型较为娇小的低级猫型恐兽:头顶的那两根怪兽般的犄角,耳朵尖上柔软的白毛,棕黄夹带着黑色条纹的毛色,长长的一直拖拽到地上的马一般的尾巴……

8……”他在一瞬间脑子陷入了一片空白,那只恐兽在他的手中不断的挣扎着,随着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它挣扎的幅度也渐渐弱了下去。11号浑身一颤,立即撒了手,那只恐兽在空中一个扭身,四肢着地平稳落下,弓着背朝他发出示威的呼噜声。

不对,8号比它还要大一些,是一只中阶恐兽才对……

11号怔怔的看着它出神。这似乎是当初他和伊芙琳在下水道里遇到的那只恐兽,看样子它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异化的事实,或者说,它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个人类了。

被驯服了吗?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11号的瞳孔骤然放大:他发呆太久了!

“砰!”他的脑袋猛地被人一记扫腿击中,眼中的世界瞬间变成了一片花花绿绿,身体也被迫从进来的大门口倒飞了出去。

“刷——”

“当!”

四根刀链分别从两侧射出,两根扎在了门框上,将倒飞出去的11号拉住,另外两根如毒蛇般在空中左右摆荡着突刺了回去,之前攻击了11号的那人始料未及他的反击,连忙躲开,就在这一秒之间,11号人已经被拉了回来。

“帕西法尔!”11号一手将他的外衣扔在了一旁的地上,另一只手挡住那名女性进化人的迎面一抓,变异的长爪直直的插入了他的手臂中,直接从上面撕下了一条皮肉。

然而还未等他出手反击,面前的人已经窜了出去,如一只猎豹般贴着墙壁蹬跃几下攀上了天花板,扭身在吊灯上一踩,那身影又窜到了另一面墙壁上。巨大的水晶吊灯剧烈的摇晃着,进化人的身影在摆荡的灯影间来回穿梭。

“刷——”他身后的刀链猛地抽了出去,然而那个身影极为轻易的就躲过了,11号边移动着边改变刀链挥出的方向。

当然,全部落空。

没有了艾登的协助要他一个人操控数量这么庞大的锁子实在力不从心么?

“妈的恐兽化……”这可不是什么锁子变异得到的能力,何况这个进化人只有32对锁子,除去操控恐兽的特殊改造,她不可能进化出这样变态的能力。这都是由严重的恐兽化导致的,运用了恐兽化时带来的巨大力量,这简直是一场与命运进行的残酷赌博,可她到现在还活着,说明她不仅懂得利用,应该还拥有抑制恐兽化的东西。

不过现在看来……

11号将四根刀链收拢在身边,侧耳仔细聆听着头顶不断传来的已经完全是怪兽嚎叫的威吓声。

这次她对于恐兽化的控制似乎有些力不从心了。

他现在有点紧张,如果上次对战阿萨辛时的状况再次在这里出现的话……失去理智的高度恐兽化的进化人可不会手下留情。

“帕西法尔!我想跟你谈谈!”

就在这时,脚边已经被他忽略的那只猫型恐兽忽然扑过来一口咬住了他的右腿小腿,11号吃了一惊,分神之际,头顶不断窜动的阴影朝着他当头扑下,11号条件反射的迎面反击,挥出的刀链直接扎中了头顶吊着的华丽耀眼的水晶灯,哐当一声巨响,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呃……”凯斯再度醒来是,铁门外依旧是一片漆黑,他无法分辨出他究竟昏迷了多久。

他的身体状况已经衰弱到了极点,虽然如果现在进入濒死状态他依旧可以暴走,但如果他那样做了,一旦暴走结束后他仍然处于这样缺乏能源的状态,等待着他的将是死亡——永久的死亡。

“呵……如果是11的话……”他的呼吸哽了一下,“哈,妈的……他算什么东西啊……”他无力的笑了笑,低垂下头,正好看见了林德离开前滚到他身边的那个塑料瓶子,里边盛放的那种颜色的液体,显然是血。

这是做什么?这是谁的血?算是给他的……食物?

“咳咳……”他低低的咳嗽着,“妈的,你以为我是原型机吗?喝血补充能量……”

是的,在那片战场上……

 

“嗬……嗬……嗬……嗬……”

他听到那人剧烈的喘息声,他面前的那个人单膝跪地,一只胳膊搭在支起的那条腿上,而他的额头则抵在那只胳膊上,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他颤抖的背影、不断抽动的肩膀、以及披散了满肩的白发。

11……”他有些忐忑的接近他,“你……你已经暴走三次了……”

那人还在大口的喘着气,似乎根本没听见他说的话。

11……”“滚开。”那人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缓缓抬起头来,他的目光缓慢的扫过周围还在不断逼近的敌人,只是被他看了一眼,那些士兵立刻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甚至有几个还倒退了几步。

没办法,这个人……不,这个死歌实在是……

太强了。

而且,他根本是个疯子。

“哗……”那人抬起了一只手,周围的士兵立刻举起了手中的枪——虽然这些机械化的武器在这个死歌面前根本毫无作用,但那也许只是,本能想保护自己的举动吧。

然而那人只是随手从身边拖拽来了一具尸体,一具……尸体……随后他一把扯下了那具尸体的一只手臂,就像从书上撕去一个页脚那么简单。

接着,他将那只手臂送到了自己的嘴边,将嘴凑上了断口,亲吻着那里涌出的依旧还留存着温度的血液。

他在……吸血?

周围举枪瞄准他的士兵见到这生啖人血的一幕,竟然忘记了要开枪。他们抵在扳机上的手因为恐惧而不住的颤抖着,终于,有一把枪走了火——

一双枣红色的眼睛瞬间盯住了他。

“刷——”那名开枪的士兵手中的枪连带着扣动扳机的那只手一起飞出了十几米远,而一个满头银发的脑袋则埋在了他的颈间,用力的从他的脖子上撕扯下一块血肉来。

“啊……啊!!!”距离那名士兵最近的另一名士兵在呆愣之后惊叫着出声,不过一秒后,他的惊呼变为了惨叫声。

11……”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白发的身影在一群穿着黑色军装的联邦士兵中大杀特杀,“你……”他的身体颤抖着,即使是身为同伴的他,也不禁为那种疯狂的杀戮而感到恐惧,“你以为这样就能弥补……2号……”

似乎是远远的听到了他的话,那人一脚扫开一片举着步枪扫射他的人,侧头看着他低声说了句,“离远点。”

“什么……”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可周围的士兵已经反应过来了。

“快跑!他又要——”那名喊叫的士兵向前一头栽倒在地,那人一脚踏上了那名士兵的后脑,脚下用力,那颗年轻的头颅瞬间碎了个稀烂。

那人弯下腰从脚下的那名士兵腰间拔出了一把战术匕首,随后反手一刀——捅进了自己的心口。似乎是伤得不够重,那人又用双手抵住刀柄,将整把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头白发在空中飘扬,又缓缓披拂下来。那双枣红色的眼睛闭了起来,再次睁开了时候,已是一片茫然而没有了焦距……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