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26话

第26话 【第一卷】真相之影(上)

  • 锁子
  • 荆棘鸟TZ
  • 0.67万
  • 2017-02-14 13:45:17

一个小时后,纳爱斯博士看着躺在仪器上已经失去知觉的人,脱下了一次性手套。

刻度表指针极富节奏左右摆动着,数根导管连接着那台像是“床”一般的仪器上躺着的全身赤裸只盖着一条床单的人,仪器正中间的金属针头刺入了那人的脊椎中,透明清澈的液体正顺着细管缓缓流出体外,约莫已经流了超出一支大号针管的体积。

纳爱斯伸出手,轻碰了下那人冰凉的脸颊,那人的眼皮有意识的颤动了一下,却没有睁开。纳爱斯起初还有一丝紧张,不过随后,他的脸上露出了意味不明的诡谲笑容。

众所周知,对死歌使用麻醉药剂是毫无作用的,他们的细胞时时刻刻都处于活力状态,而应激时刻的新陈代谢速度完全能够抵消药剂的麻痹效果。

那么,如何才能让一具随时随地都处于备战状态的杀戮机器乖乖听话呢?

那就抽干它的能源吧!

纳爱斯围绕着仪器踱着步,随后将一根新的针管扎进了眼前这具已经意识模糊的死亡歌颂者原型机011号的手臂静脉中,鲜红的血液顺着软管缓缓流出,那种与普通人完全无异的色泽,以及它温热的温度,这让一切看起来愈发毛骨悚然。

纳爱斯博士小心的观察着心率的显示,调试着血液的流速,随后在一个危险的临界值时拔出了针管,关闭了仪器。

11号的身体抽动了一下,但依然没有睁开眼睛,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成功了!纳爱斯无法抑制他此刻心中的兴奋,抓着软管的手不受控制的痉挛着,温热的血液喷洒了一地。

“哦,糟糕。”他的嘴角挂着一抹怪异的笑容,快速将一切收拾好,随后站在了11号的身边。

锁子没有启动,眼前的死歌此刻已经完全为他所控制了,也就是说他可以……

他缓缓的揭开了床单。

为所欲为。

这是一具怎样的躯体呀!承载着虐杀了几千人的力量,曼彻斯特博士创造出的第一名死歌,现存的安德罗最完美的复制体,同时还是那个远古灵魂体的寄存所。

他的手指划过11号的胸口,指尖在原本如象牙般莹润白皙此时却因失血而略显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一颗心脏。

他的手指勾着床单缓缓下移,滑至腹腔动脉的位置。

两颗心脏。

他的手指最终在11号的小腹处停住,轻轻的按了下去。

次生物核心!

按下去的感觉除了结实紧致的腹部肌肉外,还有的就只有用来填充只剩下一些残缺器官的腹腔的血肉的触感。

这一颗封印着“那个阶级”的生物的次生物核心到底有多大。

纳爱斯沉默了片刻,忽然双手相叠用力的按了下去——

11号的身体剧烈的弹动了一下,他似乎是无意识的想去抓住什么东西,十指紧紧的收拢了片刻,手臂便再度垂落了下去。

找不到。

到底在哪里?

难道和脊椎连在一起?

纳爱斯博士皱起了眉,他离开了仪器旁,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他的手中多了一把手术刀,此刻他脸上的诡谲表情已经变成了一种近乎痴狂的笑容。

不管在哪里,等他割开看看就知道了。

他紧紧的握住了手术刀,刀尖朝下,对着11号的腹部猛地扎了下去,一瞬间,他似乎已经能听到刀刃破开血肉的声音——

“啪!”他手中的刀具被一个手刀撞了出去,扎破了遮挡隔间的帘幕后又继续飞出很远,直到一头扎进了某一台实验桌上。纳爱斯惊叫着痛呼起来:那一下打在他的手背与腕骨的连接处,直接将他的腕关节整个打得粉碎!

然而那只打飞了手术刀的手却并不打算放过他,而是如闪电般一把扣住了纳爱斯已经粉碎的手腕,用力之大,几乎要将纳爱斯剩下的腕骨折断!

纳爱斯忽然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泪和鼻涕一瞬间夺眶而出,他痛得含糊不清的嗷嗷叫着,却不敢惊动实验室外的其他人。

如果被曼彻斯特博士知道了他试图对他心爱的死歌做实验的话……

剧烈的疼痛不断的摧残着他仅剩的理智,他竭尽全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这才松开了手,带着一种侥幸心理,怯怯的问道,“1111,是你吗?”

躺着的人依然脸色苍白的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但就在纳爱斯发问之时,那是手再度用力,纳爱斯“啊”的惨叫了半声,扶着仪器的边缘徒然跪倒在了地上,“艾登……艾登先生,不不不……神啊!我只是个凡人,请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他大口的喘着气,冷汗很快浸湿了他身上的衣服,“我,我马上把血输回去!我马上——啊——”他浑身颤抖着将额头抵在握住他手腕的那只手上,“脊髓液,脊髓液真的没办法了,神啊……求求你,求求你……”

那只手保持着紧扣的动作过了半分钟,似乎是同意了他的请求,松了开来,无力的垂落下去。

纳爱斯顾不上手腕让他发疯的疼痛,赶紧把针管再次扎进11号的手臂静脉中,将血液输送了回去。

现在的血液已经变凉了,冰冷的温度,更像是用来给机器注入能量的机油类燃料。

但那不是,那还是他的血,或者说是拥有着安德罗基因以及3188对锁子的血液。

“我,我已经照做了……”纳爱斯疼得连话都说不清了,“他会醒过来的,我能不能先去处理一下我的……我的手……”

“砰!”数声爆破声,恒温柜里储存着11号近期血样的试管尽数炸裂!血液中还充满活性的锁子迅速失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的液体漫得到处都是,随后飞快的干涸下去。

“不!”纳爱斯跪倒在地,拖着自己的断手向传来声音的方向一步步爬去,“我的样品!我珍贵的样品啊!”

“呃……”躺在仪器上的人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你……”抽取脊髓液的金属针头还扎在他的身体里。11号用双手手肘支撑起身体,“啊”的叫了半声,将金属针头拔离身体。“你……”他脸上没有什么痛楚的表情,有的只有满腔的愤怒,“你对我做了什么?!”他翻了个身,嗵的跌落在地,随后摸爬着追上了纳爱斯,一拳将他砸倒在地。

“别,别杀我!”纳爱斯看见他的手,脑海里还停留在刚才这只手带给他痛苦的震惊中,“别杀我!求求你!求求你啊!”

“我杀你?”11号眼中的水银圈骤亮,俊秀的脸都因愤怒而扭曲了,“起来!”他揪着纳爱斯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拖了起来,一手按着他的头将他摁在了他方才躺着的仪器上,纳爱斯睁眼就看见那根用来穿刺脊椎的还残留着11号体液的金属针就在他的眼前,顿时惊叫起来。

“闭嘴!”11号怒斥一声,他现在感觉天旋地转,如果不是扶着东西他连站都站不稳,“纳,爱,斯,博,士,可能你不太清楚,我到底杀了多少人,如果是你这间研究所的话,因为有一千名士兵把守,你就觉得很安全了吗?啊?!”他喘息着,胃里的压力一阵一阵的往上涌着,他努力压制着恶心的感觉,“说话!马上!否则我就把你的眼珠子用这个东西扎穿!”

“不要!不要!”纳爱斯在他的手下挣扎着,“我不会这么做了!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你放过我!你放过我!”

“我和你的交易到此为止,至于你的手,那是你惹怒一名死歌的代价,而这代价还是最轻微的!”11号俯身在他耳边低语着,“下一次我来找你的时候,希望你能够给我我想要的结果,博,士。”看着纳爱斯用力的点头,他便揪着纳爱斯的头发猛地往仪器边缘一磕,纳爱斯翻着白眼,立刻昏死了过去。

“嗬……嗬……”11号扶着仪器的台面喘息着,那种从高压的深海浮上了水面的落差感再度袭来,“呃……咳咳咳……”他弯下腰,止不住的咳嗽并干呕着。

“艾登……”他跌坐在一地的狼藉中,“我到底怎么了……刚才是你操控了我吗?你不是只能……操控锁子吗……说话啊!”他一拳砸在了地上,然而那个灵魂依旧没有应答他,“……还是说我知道些什么根本是……无所谓!?”

他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拿回他的衣服后摸索了下口袋。

还好,东西都在。

“我受够了……”他穿上了衣服,拉低兜帽,跌跌撞撞的走向门口。

推门而出,外面,一片阳光明媚。

耀眼的阳光带来了一种难以克制的眩晕感,11号倚住了墙壁,随手将实验室的门摔上了。

“嗬……”

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

不过他这副样子也不能让别人看见吧。

11号扶着墙壁,闭着眼睛静默了片刻,当眼中的水银圈黯下去之后,他的身体机能也恢复了正常。

只要有锁子的话,他依旧是无敌的。

永远,永远……

 

伊芙琳日常单独出行做着巡逻任务。其实以她这个军衔来说,这种事情完全可以派她手下的小队来代替她进行,但她还是更喜欢亲自出巡。

她那把由特殊材料记忆金属熔铸的长枪收拢成一个金属短管的样子,别在大腿一侧。

虽然说前哨基地附近都算是安全区域,不大可能会有恐兽出没,她也很久没有带着尖端武器出巡了,但现在红区的威胁除了恐兽以外,还有那些近日来越来越猖獗的暴民集团,好像是叫什么……游骑兵?

嘿。伊芙琳冷笑了一声,满不在乎。

一群野蛮人。

战争是一门艺术,是为了至高无上的自由,而非是区区资源的掠夺。她愿意化作艾哲•雅兰手中的那枚棋子,因为她相信艾哲•雅兰能够带领进化人走向那种自由,她渴望杀戮——刀刃斩开敌人躯体以及子弹钻过颅骨的破空声能够极大的刺激她的感官。

和平?要和平做什么?

她生来便存在于这个时代,被这个时代磨砺,最终被打磨成了一把锋利的刀刃,和平降临后,她又能够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呢?

她永远无法想象出她居住在安逸的都市公寓中一边读报一边吃着早餐,窗外是孩子们庆祝感恩节的欢呼声,也许,那一天夜幕降临时,她也会从烤箱出端出一盘火鸡,坐在窗边安静的等待着爱人的归来。

但是——屠刀是无法优雅而完美的雕刻蔬果的,她想,也许当这个世界不再有战争的那一天来临时,那也便是她的死期。

就这一点看来,她跟安魂曲的那些战争机器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那群战争机器……

伊芙琳抬手按在了腿上的金属短管上,回忆起封锁区交战后她和11号在下水道里发生的那场战斗。

濒死暴走……那算是什么?为了保护自身而不顾敌我疯狂的屠戮一切吗?那根本不是战士!那甚至连刽子手都不是——他们只是刽子手手中的斧头罢了!

可是……

她的心情忽然沉重了起来。

他们真的……没有自我吗?

“咳……”

不远处传来一声低微的咳嗽声,伊芙琳有些疑惑的抬头,她本来以为那只是其他巡逻的队员发出的声音,但那不是。

她看见了一个一闪而逝的背影,而那背影则穿着——一件红色的外套。

而在红区这样的地方穿着这样的衣服在外面到处乱晃,不是闲的蛋疼就是找死!

那么那个人是谁已经可想而知了。

“啊……天啊……11。”她重重的叹了口气,抬手撑住额头摇了摇头,“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究竟在做什么……

11号此刻心里也抱着这样一个疑问。

他需要到这里来找一个人,他记得在他和伊芙琳送刈来到前哨基地之前曾经在某个地方听到过某处传来巨大的音乐声响,他的记忆力很好,所以他现在已经站在了当时的位置上。

这里已经不是前哨基地划定的“安全区”的范围了,目之所及的建筑物都已经倒塌了大半,有几处还依然挺立的也已经是千穿百孔。

而他必须在这一片废墟里找到一座“城堡”。

黑客代号“Dissidia”——恐兽女王帕西法尔的城堡。

不远处的废墟里传来了几处不太友善的骚动声,11号凝神转身。

这里已经出了“安全区”范围了,也就是说……

他倏地抬手,一把掐住了从左侧阴影里突袭至他身侧的犬型小兽,他眼中光华闪动,一圈暗红色的物质迅速扩散布满了整个眼球,他转动眼珠,那红色的物质便在阳光下反射出金属般的银色反光。

恐兽。

那只鬣狗大小的小型恐兽不断的在他手中扭动挣扎着,11号盯着它看了一会儿,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缓缓收紧了五指,“噗”的一声,那只恐兽嘶嚎了半声,随即四肢垂落静止不动了。

11号一甩手,将那只恐兽的尸体扔了出去,砸进了一处坍塌的木板堆中,随后木板之后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骚动,更多的莹绿色光芒在黑暗中亮起。

那是恐兽的眼睛,那样密密麻麻的数量,不知道到底藏着多少只饥肠辘辘的野兽等待着他走进陷阱后将他分尸!

11号眼珠微动,刚刚杀死恐兽的左手五指绷直,原本已经伸出些许的骨质长爪又变长了许多,变形的骨节不断的发出恐怖的噼啪声。

他看了那片黑暗一眼,扭头向这片废墟的更深处走去。

这些不过都是些小角色。

走出几步,身后还是不断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他眼神微敛,侧头看了一眼身后,咧开嘴发出“嘶”的一声,犹如野兽之间的示威。

这一次,那些细微的躁动声再也没有传来。

11号转身继续前进。

他今天没有带武器。

而为了不让其他人怀疑他都做过什么,他不能再弄坏伊芙琳给他的衣服,这也就意味着他不能使用四分体。

无所谓。

11号走入了一大块建筑物的阴影中,光线昏暗的地方,他眼中的水银圈色泽越发明亮了起来。

黑暗中的荒野,才是他这类生物的天下。


Dissidia——纷争。

她也被称作“恐兽女王”。

真名帕西法尔,性别,女,身高179cm32对锁子,拥有特殊改造。

由一名进化人男性与一名人类女性共同诞下的后代。

11号边走边回忆着他所记得的关于这个恐兽女王的信息。

现在大部分进化人体内的锁子都是五十年前核战争末期遗留下来的,可以通过遗传来传承。但如果是进化人与普通人繁衍后代,如果母亲是进化人,则母亲会被孩子吸去所有能力;父亲是进化人,则母亲极大可能会因为胎儿在体内变异或者营养被吸光而死亡。

而帕西法尔的母亲就是因此而死的。

11号皱了皱眉。

根据他在以往的任务中得到的情报,帕西法尔的父亲在她十岁时去世了,作为一名进化人与普通人类的“杂交”的后代,她的基因拥有极大的不稳定性,她应该是在十岁那年已经出现了恐兽化的趋势,可不知为何,过了这么多年她依旧没有死。

除了这一点以外她还有一个令人在意的地方。

她能够操控恐兽。

就目前他所知道的来判断,她并非能操控所有等级所有类型的恐兽,而只是在中阶及以下的范围,如果强行操控更高级的恐兽,结果大概会很惨烈吧。

11号想起了前哨基地里那个叫做南茜的小女孩,与帕西法尔不同,她说拥有的是对类人生物的操控能力,但也只有对意志力比较薄弱的人才有效。

这种特殊的变异能力并非是什么科幻电影里才有的超能力:精神类能力者在经过锁子改造后会在身体里产生一种奇特的发声器官,然而这种器官并不能发出人耳可见的声波,而是一种更低频的,长时间听到后会让人头晕恶心精神恍惚的低声波。

如果他理解得没错的话,所谓的“操控”,只是一种从外界采取手段的“暗示”,而意志力坚定的人和恐兽则不会受到这种“暗示”的影响。

她曾在一名联邦军官的“特殊爱好”下长大,生来的才能让她接触到了许多重要的军事机密,也就是掌握了许多不为人知的联邦的把柄。虽然对于普通进化人来说,她操控的恐兽群是致命的,但对于像他这样不会受她控制的存在、或者联邦的军队来说,她那点变异能力简直可以算得上是鸡肋。

帕西法尔也应该是深知这一点,所以她将自己的“巢穴”隐藏在K区的深处,在中阶恐兽的包围下躲避着进化人与联邦,以“情报商人”自居。

不过也许她享受的这种安逸生活很快就会被打破了。

11号停下了脚步,他看见了在一片低矮废墟中突兀伫立着的一栋建筑物——那原本应该是个博物馆,三层楼的结构,虽然此刻的外表也已同周围的废墟一起灰暗下去了,但那五彩琉璃拼成的穹顶依旧显得金碧辉煌。

然而,让他停下脚步的自然不是这幢过于显眼的建筑,而是围绕着这座“城堡”的那三三两两的趴在碎石堆中的、正在晒着太阳慵懒的打着哈欠的数十头“野兽。”

中阶恐兽。

11号环顾四周,心中快速的计划着应对方法:

狼型恐兽,13只,猫型恐兽,20只……目之所及一共有55只中阶恐兽埋伏在“城堡”周围,建筑物背面的还有没有他已经看不到了——这样的阵势已经足够让大多数入侵者退却了吧。

他踱着步子,在距离“城堡”五百米外的位置上成弧形路线来回走动,一边观察着恐兽分布的位置,一边心算着每一种恐兽的攻击方式与行动速度。

最后,他遥遥的站在了“城堡”的正门前,三三两两的恐兽已经注意到了他,不过他还没有进入危险距离,并没有引起它们的警觉。

这可不行。

11号抬起了左手,变异伸长的爪子扣上了手边的一根废弃钢铁,五指微曲,缓缓刮动,刺耳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摩擦声便响了起来,对面原本还趴在地上的恐兽顿时站了起来,四肢着地背脊弓起着从喉咙里向他发出警告的呼噜声。

这才对。

11号也是一弓身,直接窜入了废墟的阴影中。

虽然说恐兽也算是由进化人变异而来的,但野兽就是野兽,它们已经与“人”这个概念没有任何共通性了,而野兽所具有的天赋,例如灵敏的感知能力、高出人类百倍的动态视力、以及天生的反应能力是普通进化人所无法匹敌的。

但是……

一道红色的身影从阴影中闪现,11号以60km的速度压低身子疾奔而来,迎面而来的劲风将他的一头黑色短发拉得笔直。他的前进路线呈S形拐进了恐兽的包围圈,短短两秒后,他的手中就多了一颗依旧在跳动的心脏,而心脏的主人已经被他开膛破肚甩到身后数十米处。

来了!他抬手将那颗心脏塞进了一只从侧面飞扑上来的恐兽嘴里,左手则绕了一圈直直的插进了那只恐兽的脖子里,抓着那只恐兽一挥手砸倒了一片紧咬在他身后的追杀群体。

迎面冲来了五只猫型恐兽,11号眸光一凝,与它们迎面纵身跃起,一脚踏上了一只恐兽的头顶,在空中一个翻身,紧抱住趁机扑咬向他咽喉的恐兽摔落在地,当他重新站起时,怀里的恐兽已经没有了呼吸。

数十双莹绿色的眼睛注视着他,其中不乏有几只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那是恐兽的水银圈发动的迹象,虽然它们再度使用锁子只会让它们更快的丧失所有理智罢了。

他在原地转了一圈,这些中阶恐兽似乎还存在着一些智慧,明白他的强大,不敢再贸然进攻,而是静候着他的破绽。

没办法了。11号抬起了双手,左手恢复了正常,随后他——

脱下了上衣。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