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25话

第25话 【第一卷】米若

  • 锁子
  • 荆棘鸟TZ
  • 0.73万
  • 2017-02-14 13:42:29

11,你今天回来好晚哦。”刈注视着11号推门进来,“下午你都没陪我训练,伊芙琳还来找过你。你去干嘛啦?又去找那个博士老爷爷‘谈心’?”

11号正径直走进洗手间,闻言退后一步回头看向刈,但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找我有什么事?”

刈爬到床上从床头的抽屉里翻出五支小巧的管状物,从被子上滚向了11号,“这个,她说给你用。”

11号走过去抄起了那五管东西,脸色顿时有些微妙。那三支注射剂样式的就不提了,那显然是营养剂。早在红区下水道时伊芙琳就给他注射过,虽然他这样的原型机通过大量进食也能获取能量,不用像量产机一样只能通过培养皿设备补充能量,但这样的针剂还是最有效的选择,毕竟,假如在战场上能源不足,当时能够找到的唯一的食物就是尸体的血与肉,而他不想再经历那样的事……

但是剩下这两支装在铝制小圆管中的东西,却让他心中一颤。

即使隔着金属外壁,他还是能感觉到里面的物质在发出如有生命般的搏动,如同在某个统一意识的操控下与他身体里那些相似的物质遥遥呼应。

这是两管人造锁子。

作为人造进化人,死歌在战斗中损失的锁子并不能像普通进化人通过锁子的自我复制恢复到原来的数目,而且,一旦死歌体内的锁子数目锐减到正常值的三分之一以下,不光战力会大打折扣,甚至可能连维持身体机能都做不到!毕竟死歌体内的锁子比例——实在是太多了!

这就等于给了他整整两次临危反杀的机会啊。

伊芙……

11号眼睑微敛。

你到底要我怎么办。

“我知道了。”他将五管东西收好,退入洗手间准备关上门。

“哎等一下。”刈又叫住了他,“那个叫阿伦还是什么的……”“卡伦。”“哦,卡伦。他说你的移动终端还要过段时间才能还给你。”

“……我知道了。”11号关上了洗手间的门,半秒后又推开,“还有事吗?”

刈怔了一下,仔细的回忆着,“好像没有了。”

“……我洗个澡,你早点睡吧。”11号这次彻底关上了门,并且锁死。

移动终端?

11号扯了扯嘴角。

什么意思,艾哲•雅兰,他要切断他和安魂曲的联络渠道吗?

不,也可能只是一个警告——对于他不该在他眼皮子底下质疑他的警告。

然而战争年代,获取消息的途径还有很多种。

11号对着镜子脱下了上衣,抬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第三根肋骨偏下的地方,有一道很细小的伤口,那是今天做肺部穿刺手术造成的。组织切片的取样已经完毕了,下一步,应该就要做脊髓液抽取了吧?

11号的眼中忽然亮起了水银圈,两秒之后,那道细小的伤口已经恢复如初。

他体内的锁子数目还远远没达到危险值,短期内也不会有什么激烈的战斗了,那么这两支东西……可以作为别的筹码了。

他将那两支装着人造锁子的小圆管取了出来,放在灯光下仔细查看。

他该找个机会去“那里”一次了。

 

确认全身上下没有被遗漏的伤口了,11号简单的冲洗了下身体,穿上衣服推开了洗手间的门,房间里,刈已经睡熟了,仰面躺着四肢张开占了大半的床面。11号没有躺上去,而是搬了张凳子安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刈。

虽然他最近被那劳什子研究和过去在实验室的回忆折磨得精疲力尽,不过现下,他还是有足够的冷静来判断下一步该做什么。

他还记得那个刈身上附着的那个类似于艾登的存在。

11号闭起了眼睛。他此刻不可能让刈起来让他好好的看看他眼中的“第二双眼睛”,他此刻只能努力的尝试着回忆当初进入次生物核心与艾登交谈时的感觉,那种类似于沉沦在幽暗深海的感觉。

牠们……到底是什么?

魂灵?鬼怪?还是外星物种?

他知道艾登是被困在次生物核心里的一个非常古老的意识,但是他并不清楚他究竟是怎么被困的,难道这些类似于灵魂的东西也可以被捕捉?那么,阿萨辛提到过的“昔拉”呢?那又是什么?

如果说钊确实被那个叫“昔拉”的东西附身,那他自己呢?他是不是也相当于被艾登“附身”了?

曼彻斯特博士和林德,他们又知不知道这一点呢?

他是不是一直在被人牵着鼻子走?

不,不是的……

11号闭着眼睛蹙起了眉。

他其实一直很清楚,所有人,他身边的所有人都在瞒着他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只不过他……从来不去问。

要问清楚做什么呢?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行了,只要……完成任务就行了。

可是他现在又在做什么?

隐瞒自己的现状,还不惜跟纳爱斯交易。是,他是在怀疑曼彻斯特的真正目的,他现在瞒着曼彻斯特博士与纳爱斯博士做的这些私密研究如果被安魂曲知道的话……他会怎么样?

11号忽然长叹一口气,低下头将脸埋进了手心里。

他现在开始反抗安魂曲的安排了,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任人摆布的工具了?但即使曼彻斯特现在还不知道他身体的异常,纳爱斯所掌握的东西却依旧制约着他。

他还是太弱了,不是身体能力上,而是所掌握的资源:情报资源、人力资源。他现在唯一拥有并且能长期拥有的就是他这具身体、他完整独立的人格、以及全部的锁子。

魂灵啊……与我对话吧。11号调整坐姿直起身来,集中注意力,沉下心来开始寻找与艾登交谈时的感觉。

他需要情报,然后掌握着这些情报,在这片阴谋网络中寻找一个突破口。

 

Sa vivo……A ri ka tou……”

11号再度有意识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下是一片湿润而柔软。他撑着地面坐了起来:这种如梦初醒的感觉和一次次在只剩他一人的战场上醒来不一样。充斥清新鲜草味道的空气涌入鼻腔,他茫然的转头四顾。

这是一片漫无边际的广袤草地,青翠的色泽布满了目之所及的每一寸角落,大地的曲线在地平线处圆润的弯了下去,连风都是温柔而湿润的,吹拂在皮肤上的感觉,就像是被天鹅绒轻抚。

谁在唱歌?

Di ke yo wow……A ri ka tou……”

忽然从头顶的天空处传来一声辽远的低吟,像是一个老人沉闷的叹息。11号抬起头来:巨大得不像话的奇异海洋生物扇动着宽大的翼鳍,顺着风的流向滑翔而过,庞大的身躯轻盈得如同羽毛。

梦境?11号从地上爬了起来。

远处的地面上突兀的伫立着一座高塔,大理石的色泽在阳光下反射出如象牙般光泽,青苔与藤蔓已经布满了它的底基,正是从那个方向传来了圣咏般的哼唱声。

这里怎么看都是另一个世界了吧,或者说,另一个星球。

和进入次生物核心时看到的情景完全不一样,如果艾登的居所像地狱一样的话,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如果能死在这样的地方的话……

刚冒出这个念头,11号就觉得一阵脱力,他徒然跪倒了下来,下意识的伸出手撑住身体,但手肘也是一软,于是他整个人便趴倒在地。

瞬间,那低吟的圣咏停止了。世界陷入了一片死寂。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啊,是不是?”

11号抬起头来: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朝他缓步走来——黑色的短发,红色的兜帽长衫,仿佛是一个镜像趁着造物主不注意,推开了镜面大门。

那是他,是他自己的影子。

镜中倒影。

11号眼神微敛。但是这个“影子”,没有脸庞。

走到距离他面前还有四五米的时候,“影子”忽然停了下来,蹲下身看着他,“我记得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总是这么叛逆吗?11?”

11号眼中有红色的微光闪过:正是那个他在研究所里听到的声音。

“艾登,昔拉。”他重新用双手支撑起了上半身,“而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那个身影好奇的打量着他,声音带着玩味的笑意,“除了名字,你还知道什么?”

11号抿了抿唇。

“啊……什么都不知道啊。”那个身影轻笑一声,扶膝站了起来,“那看来你没有什么能和我交涉的筹码。而且根据你们的礼仪,问别人的名字前是不是该报上自己的名字啊?”

“我没有名字。”

“不,你有。”那个身影偏了偏头,将手背在身后来回踱着步子,“安德罗•梅勒。”

11号对于他的话不置可否,“你们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他的目光追随着他移动,“为什么?这个世界的灾难已经够多了。”

“你以为灾难是我们带来的吗?”那个人似乎突然恼怒了,冲到11号面前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11号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几秒过后,那人忽然又笑了起来,“哦?不过要说是我们带来的,有一样东西的确是我们带来的。”

11号的瞳孔骤然放大,他已经想到了某种真相,“唔!?”他的嘴忽然被那人用力捂住,接着他整个人被一把摁倒,向后摔倒在草地上。

“不不不不,你脑子里此刻的想法是错误的,不不不,不是那个。”那人压在他身上,低笑着连连摇头,“真正的答案其实距离你已经很近了,比你能想象到的任何地方都要接近。不过,我不喜欢留着一个让我感觉到威胁的存在,所以……”

捂住他的嘴的那五根修长的手指忽然向上移动,接连着将他的鼻子一起捂住。11号睁大了眼睛,但沉重的身体根本无力挣扎,意识随着氧气的快速缺失而迅速模糊下去……

“轰——”

那人忽然从他身上一下跳开,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迅速远离他:11号身下的草地忽然燃起了熊熊大火,吞吐翻卷的火舌一瞬间将11号整个吞噬了!

“爱尔兰之火?!”那人失声尖叫起来。

炽烈的火舌丝丝的攀上了翠绿的草地,所经之处,一切皆变为焦土!

 

“哐当!”11号连人带椅子一起翻倒在了地上。大脑的意识中似乎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但隔着窗帘却能看到天已大亮。他筋疲力尽的躺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不知为什么,发出这样巨大的响声,刈却依旧安静的躺在床上,没有任何要醒来的预兆。

11号看着视线中沾满灰尘的床底地板,快速的调整着呼吸,很快,他疯狂的心跳逐渐趋于平缓。

最后一刻,他得到了一个名字。

镜之幻影——米若•夏德欧。

又躺了几分钟后,他听到了硬底皮靴踏击着基地地面的声音——那是伊芙琳的标志性脚步声。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扶起了椅子,安静的坐着。

米若说有一件东西是“牠们”带来的。

他本来猜测的是锁子,但米若却否定了他的结论。

也是,锁子是基因战争中人造的产物,这一点无需置疑。可是除了锁子,距离他很近的东西,还有什么?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

“爱尔兰之火”是什么?

爱尔兰明显是这个世界才有的名词,难道说这个名字在“牠们”那里具有不同的意义?

“砰砰砰!”伊芙琳此刻已经站在了门口,出乎意外的,她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暴力拉开或是踹开门,而是老老实实的敲门——虽然这敲门的力道是大了点。

这次刈被猛地惊醒了,一脸茫然的四处张望,“怎么了?”

11号起身去开门,门一打开,伊芙琳砸门的拳头差点砸在了他身上,“哦哟,你在啊。”

“什么事?”刈从他身后探出头来。

“和小朋友没关系。”伊芙琳拍了拍11号的肩膀,冲着刈露出了微笑,“和这位有关系。”

“哦。”刈揉着眼睛转过身去,打了个哈欠继续爬回床上睡。

“但你也别睡了!晨跑又想翘掉吗?!”伊芙琳的语气突然一变,刈本来还没清醒的瞌睡一下子全被吓没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他委屈的嘟囔着,“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喜欢虐待我。”

“晨跑?”11号以询问的眼神看向伊芙琳。

“啊……是庞德老头的新设计。”伊芙琳露出了诡谲的笑容,“只不过是一条八百米的跑道而已。”

“八百米!充满了电锯、火药、钉刺、泥坑的陷阱!”刈大声叫喊着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不是来当特种兵的吧?”

“我不在时你就让他玩那个?”

“玩?”听到11号的话刈气得跳了起来,“我一点都不觉得好玩!要不你也试试?!”

“等我有空吧。”11号居然点了点头。

“不过你今天可能没空了。”伊芙琳一手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拖出了房间,“走吧,纳爱斯博士又想念你了。”

11号被她拖着,跌跌撞撞的跟在她后面,“可是昨天……”

“我知道昨天你也去过了,我也不知道他找你做什么,不过……”伊芙琳忽然回过头来表情古怪的看着他,“博士最近对你的兴趣怎么比对刈还大?”

11号心中咯噔一声,“大概是……成体比较好研究吧……”

伊芙琳忽然停了下来,11号疑惑的看向她。伊芙琳秀气的眉毛已经皱了起来,她盯着他看,空气中莫名的弥漫起了一股怒意,“说。”

“说什么?”

“说你不想去。”伊芙琳抓住了他的一只手,举到了两人中间,“拒绝很难吗?”

“你到底懂些什么?!”11号猛地甩开了她的手,伊芙琳先是一怔,随后惊愕转变为了更剧烈的怒气,她瞪起了眼睛。

11号沉默着看着她,伊芙琳也紧紧的盯着他看,两人僵持不下,走廊里的气氛顿时有些诡异了起来。

为什么老是吵架呢?他回想起刈的那个问题,不由得叹了口气,率先别过头向前走去,然而伊芙琳却没有跟上来。

11号低着头向前走着,伊芙琳站在原地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怒气又变为了沉甸甸的茫然与失落的心情。

我到底懂些什么?她低下头看着自己刚才被甩开的手。

刚才这个人……是生气了吗?

 

“我没空这么一天一天的陪你耗!”11号进门就怒气冲冲的朝纳爱斯走了过去。“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嘛,放松放松。你看看哪项研究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出成果的啊?”纳爱斯博士回头看见他,微笑着脱下了一次性手套。

“你是什么意思?”11号眯起了眼睛,瞳孔外那一圈细密的纹路反复闪烁了数次深红色的金属光泽。

“别用这种口吻跟我说话,我可是在尽心尽力的为你解决问题,怎么到你嘴里听起来像是我在故意拖延时间呢?”

11号看了纳爱斯很久,最终平复下了心情,“今天要做什么?”

“先不谈实验,来来来,我给你看看我昨天发现的东西。”纳爱斯博士向他招了招手,11号走了过去。

“你看!”纳爱斯从恒温柜里取出了一支试管,里面存放着的是11号的血液样本。

“怎么了?”

“你昨天的伤口愈合了吧!”纳爱斯博士兴奋的询问着。

“嗯。”

“是用锁子催合的吗?”

“……嗯。”

“你看这个!”纳爱斯从打印机压板上抽出了一张报告单,“看!”

11号接过报告看了一眼,上面一连串的专业术语和密密麻麻的数据让他一阵眼晕,“呃……”

“算了你也看不懂。”纳爱斯一把把报告抽了回来,“你看这个地方,血小板含量,看到了吗?还有这里,是细胞数目。”

“嗯……”11号机械的应答着,虽然他始终一头雾水。

“你再看这个。”纳爱斯将报告单随手一扔,从手边的桌子上拿起了刚才取出的血液样本,“你看这支试管,就在昨晚,大概就在你发动你体内锁子催动伤口愈合的同时,这支试管里的细胞数量和血小板含量飞速上升!”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什么?!”纳爱斯抓了抓他那一头花白的头发,情绪激动不已,“说明了你的锁子在脱离你的身体后依旧在听你的指挥啊!为了让母体恢复而大量细胞分裂。但是你看,这几支上一次采样的试管就没有那种反应。”

11号有点被博士那激动的举动吓到,他努力表现出他在尽全力试图去理解的样子,“是因为分离的时间太长锁子就不再听我的话了吗?”

“就是这样!真奇妙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事,一般来说锁子离开母体一定时间后就会进入‘失活’状态,再次跟本体的血液相互接触也不会再融合在一起,而是会发生剧烈排斥!这也导致了进化人之间不能互相输血,因为会排斥啊!就像水和油一样,永远不可能融在一起。”纳爱斯博士小心的放下了试管,接着一把抓住了11号的手,“可是你不会!我昨晚发现了之后试着把你最近的血样和第一次抽取的血样倒在一起,你猜怎么样?它们融合了!”

11号微微皱起了眉,“融合……”

“对!就像是久别重逢的家人又碰面了一样!丝毫排斥都没有发生。”纳爱斯博士拉起了他的手臂,“快快快,我们再用新鲜的血做一次。”

11号被他拖着走向了摆满实验器具的那张桌子。

他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融合……没有发生排斥……他身体里的锁子很特殊吗?

不,他使用的锁子是所有死歌统一配备的人造锁子,问题应该不在锁子上。

那难道是……

不过要说是我们带来的,有一样东西的确是我们带来的。

艾登……他是这个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

好像是被束缚在次生物核心里,怎么说……好像已经经历了相当漫长的岁月。

博士……

11号忽然感觉有一阵寒意顺着脊梁骨攀附而上。

你都对我做了什么?

 

“真奇怪,明明是同样的一段基因,为什么你只要用10对锁子填充,而刈却要用32对……”抽完血样后,纳爱斯博士便杵在了显微镜及一堆分析仪器旁,就这样杵了几个小时。

11号有些不耐烦了,“纳爱斯博士,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嗯?问吧。”纳爱斯头也不抬。

“安德罗的基因,究竟是怎么被损坏的?”

纳爱斯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据说他研究出高阶锁子的时候,将那种东西注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随后发生的事情……有人说他是被高阶锁子吞噬了,有人说他是想要用锁子治好他那副羸弱的身体,却终究输给了病魔……总之,如果连曼彻斯特都没得到他完整的基因的话,那这世上应该已经不存在安德罗原版的基因了。”

“在曼彻斯特博士那里吗……”11号摸了摸下巴。

“既然说到这件事了,恕我直言,其实我觉得曼彻斯特博士一直在走弯路。”纳爱斯关闭了显微镜,走到了一旁的电脑旁编辑着报告。

“弯路?”

“制造死歌的初衷一开始只是为了制造安德罗的复制体,而现在的三个复制体,你,刈,还有那个失踪的小孩,你们都采用了同样的基因,但加入了锁子后产生的效果却不一样。”

“因为锁子的变异有随机性吧。”

“话是没错,但是我问你,你有多少对锁子?”

3188对,但是……”

“不用但是,告诉我全部数目就可以了。”纳爱斯博士直起身来,抓起一支签字笔在手中转动着,“而刈有18800对,钊据我所知有256对。你猜我想说什么?”

“钊的基因经历了更少次的重组……也许钊现在的基因和安德罗完整的基因……更为接近?”

“聪明!”

“呃。”11号一怔,他刚才说了什么!?“……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对刈的研究,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纳爱斯毫不避讳的说着,“创造出这么个基本上都由锁子构成的复制体,研究从一开始就已经失败了。”

“你……”

“我当然不怕你把这句话告诉曼彻斯特。”纳爱斯理了理身上那件白大褂的衣领,眼珠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他也是个科学狂人,何况他比我更疯狂,我想他一旦知道这件事,会不会让你立即结束任务后成为下一个刈,而让刈来顶替你还未完成的工作呢?要知道,你的锁子数量跟刈相比的话,还是少得多得多啊。”

11号的心脏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他在说什么?

这人渣的意思是……他至今还没沦落到成为曼彻斯特的研究素材……都是因为有刈存在吗?

虽然双方都不知情,但假使纳爱斯的理论真的成立的话,正是因为刈的存在,他才能免于当初那样被关在毒气室里没日没夜的实验吗?

纳爱斯毫无感情的眼神忽然闪动出一丝冷笑的光芒,“血样的结果还要等段时间,不过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再取一次材料吧。”

“材料……”

“啊,今天应该是最后一次取材料了。”啪啦。纳爱斯博士慢条斯理的带上了一次性手套,“最后一次机会应该留给最有意义的部分,你说是不是啊?”

11号握紧了拳头,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那是纯粹的出于恐惧的颤抖,即使是在濒死暴走后苏醒在荒凉的战场上,看着满地毫无生气的敌人的、战友的尸体,他也没有这么害怕过。

我是怎么了?我……我为什么这么害怕……

他想呼唤艾登的名字,却猛地回想起来——

那个人已经决定不再回应他了。

看着纳爱斯博士和善的微笑,他忽然觉得实验室里的灯光是如此的刺眼。

这一次,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