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23话

第23话 【第一卷】濒死暴走

  • 锁子
  • 荆棘鸟TZ
  • 0.46万
  • 2017-02-14 13:41:21

林德,林德,林德……

他哭泣着。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眼前那个穿着褐色外套的中年男人从皱巴巴的香烟盒里缓缓抽出一根烟,叼在了嘴里。

唉……

禁锢室的大门闭合了,从这间正方形的房间各个角落里开始喷出致命的毒雾。

“咳咳……咳……”他用力的掐住自己的喉咙,弯下腰咳嗽着,肺部剧烈的抽搐着,他感觉到强烈的反胃感,仿佛心脏整个在向上挤压。他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的四肢渐渐失去了控制,不一会儿,他的视线晃动着倒在了地上。

死亡。

新生。

生与死的转换就发生在这间狭窄的禁锢室中,这里的墙壁由一层一层的复合材料熔融浇固,这个时代任何一种火药武器也无法将这里近五米的墙壁击穿。此刻禁锢室外的人静候在大屏幕前,林德嘴里叼着烟,却迟迟没有点燃。

“好了,他差不多要死了。”研究人员有条不紊的操控着复杂的仪器按钮,“把毒气抽干净,然后把恐兽放进去。”

“艾登……”最后一刻,他侧倒在地上,看着禁锢室的侧门缓缓打开,随后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侧门的入口处。“我一定……”

是在做梦吧。

他合上了眼睛,视线被隔绝在眼皮之内。

——不,并不是。

似乎只过了那么几秒钟,他重新抬起眼皮,映入眼帘的,是触目惊心的一地鲜血与赤裸的脚底踩在碎肉块上的粘腻感觉。

什么……

他退后了几步,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一下子跌坐在地。

什……

他抬起了自己的手放到眼前,一手的猩红液体粘稠着向下滑落,像是颜料一般,根本一点都……

不真实。

——年轻的进化人。欢迎来到地狱。

“林德……”他颤抖着盯着自己的手看着,视线丝毫无法移开,“带我离开这里,带我离开这里!我不要!我不要!”

“看到了吗?”研究人员平静的互相交谈着。

“和第一次有点不一样,这次还没死透就开始暴走了。”

“再试一次吧。”

“嗯。”另一个研究人员点了点头,扭头吩咐着操控人员,“再放一次毒气。”

“哼……”林德叼着烟的嘴撅了撅,他什么也没说,也不想再看下去。他转身离开了监测室,顺手搬起转角的一个垃圾桶,砰的一声砸进了墙壁里。

旁边的研究人员被他吓了一跳。

“呃,这个……”

“他需要发泄,别去管他,我们继续。”

“放毒气。”

枣红色的眼睛里,猫眼一般的梭形瞳孔此刻收缩的已如针尖般大小,青年跌坐在巨大的恐兽尸骸上,出神的看着再度从房间角落里注入的烟雾。

啊……

他有些疲惫的昂起了头。

随便啦。

 

浪费了不知道第几根针筒,纳爱斯博士终于得到了11号的血样。

纳爱斯博士此刻沉默着看着堆满了废料桶的报废的医用针筒,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11号抓了抓自己的手臂。被针头戳的感觉他无论经历过多少次都还是不会习惯的。

刈哭丧着脸拽着11号的衣角,“我们可以走了吧?”他现在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了。

纳爱斯博士整理好器材,点了点头,“好了小朋友,你可以走了。”

刈闻言立马拖着11号往门口走,这有点像来时11号拖着他进门时候的样子,只不过现在角色倒转了一下。

“等等,我还有些事要跟你说。”纳爱斯博士招了招手,示意11号单独留下。

“你先在门口等我。”11号拍了拍刈的肩膀,“不要走开,听见没有。”

刈撇了撇嘴,“没有。”

11号眉毛一扬,低头看着面前的小朋友。“你说什么?”

刈干咳一声,别过了头,“我知道啦。”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来越觉得11号在他面前有震慑力了。

“去吧。”11号看着刈走了出去,亲手关好了门,随后回过头来看向纳爱斯博士。

纳爱斯博士毫不含糊的直接开门见山,“关于你的排异反应,现在怎么样了?”

11号摇了摇头,“没什么感觉。”他朝纳爱斯博士走了过去,“如果排异反应一直持续会怎么样?”

纳爱斯耸了耸肩,“大概就像你之前那样时不时会失去一下对身体的控制权吧。”

11号沉吟片刻,忽然说道,“请不要告诉曼彻斯特博士。”

这回纳爱斯博士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马上,他似乎是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一般微笑了起来,“我当然可以帮你保密,我也不会问你原因,但是11,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你有办法吗?”

“也许有,但如果你不想让曼彻斯特知道的话,我们只有偷偷研究。”

“研究……”

“研究你的问题所在,以及解决的方法。”

11号从纳爱斯持久不变的慈爱笑容中嗅到了一丝血腥味,“你要什么?”

“我对你的问题也很感兴趣,所以我可以帮你,但是我需要材料,比如你的组织切片,又比如你的脊髓液。”

11号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退后一步,“脊……”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很疼也很危险。”纳爱斯试图安抚他,“我会尽量控制在安全范围内,一个晚上就能恢复的那种。”

11号的表情冷漠起来,“我考虑考虑。”

“可以啊,慢慢考虑。”纳爱斯博士微笑着晃荡着手中的试管,“不过下次曼彻斯特博士与我资源共享的时候不知道我还记不记得要为你保密,要知道,老人家记忆力总是不太好的。”

11号的眼中瞬间亮起了水银圈的光华,“你是在要挟我?”

纳爱斯博士轻笑了声。“年轻人,不要总是那么大火气。”

11号扭头就走,“下次过来的时候我给你样品。”

“这就对了嘛。”纳爱斯将今天采集到的样品放进恒温柜里,脱掉了手套。“不要每件事都要到别人跟你直白说了的时候再……”

“砰!”门口固定在地上的垃圾桶被整个拔起,砸进了墙壁里。

“啧。”纳爱斯博士咋了咋舌,没再说话。

 

走出实验室,奥古少校一脸好笑的盯着11号久久不褪色的眼睛看了很久。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说怕你把他分尸了吧?”

11号侧了他一眼,水银圈光华闪烁,奥古少校缩了缩脖子,低头对刈说,“你爸爸今天有点可怕。”

“他不是我爸爸。”

“我不是他父亲。”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句,随后相互对视一眼。

奥古少校呵呵的笑着。“我明白,我明白……”

 

重载完毕。

凯斯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满是胡茬几天几夜没睡好的中年老男人的脸。

“铛啷!”他往前一冲,要不是双手被猛地拉住,他差点就能一口咬到面前那人的鼻子。

“草草草,幸好老子早有防备。”林德向后跳了一大步,“看到你还这么有活力,我也可以放心了。”

“呃……啊……”凯斯使劲挣扎着,却无法再接近林德分毫,他回头看了眼,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两条拇指粗的铁链分开吊起。

这种东西要是在原来他只要一只手就能……

“哈……哈……”才挣扎了几下,他就感觉气喘不已,浑身的肌肉像是灌了铅般僵硬沉重,根本不听使唤。

这是哪里?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被林德一枪打穿腹部的时候。

他看了看自己已经愈合好的身体,有些茫然的环顾四周。

这里看起来像是个……地牢?

林德站在他面前,悠悠的吸了口烟,“省点力气,这里医疗设备太难搞,我怕你把自己弄出事来我没法救你。”

“利德尔!你真的以为这种地方能关的住我吗?!”

林德冷笑一声退后几步,退到地窖的门外,“以前我不敢保证,不过现在嘛,你肯定是出不来了。”

“什么,我——”

“悠着点,你流了不少血,现在的情况可不容你再动用锁子了,除非你想死在这里。”林德“砰”的一声关上了铁门,用链条将门紧紧的和门框锁在一起。“我不想你死。”林德抬手敲了敲门板,发出咣咣的响声,“我的好学生。”

“林德!你别走!你——”凯斯低垂下头,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疲惫如潮水般无可抑制的袭来。“你……你知道的……太多了……我……”

“无知即幸福,全知即痛苦。我懂。”林德的声音越来越远了,“可这不能成为我必须得死的理由吧?”

“我……我的任务……”凯斯努力抗争了许久,意识却还是一点点模糊下去。

-

“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救2号!”他看着一地的尸骸,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面前的人,“你明明有机会——”

“我救,2号也会死,她的能源已经耗尽了,就算马上送她回基地也来不及了。”眼前的人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无论是表情还是眼神,都只剩下机械般的空洞,“3号,你为什么在这里?你的任务完成了?”

-

任务……

任务任务任务任务任务……

怎么回事,这种只会听令他人的人,这种毫无人性的机器,明明是他最反感、最抵触的存在。

可是他现在又在做什么……杀人……杀了……利德尔•柯林斯。

必须杀了利德尔•柯林斯,因为他很可能会把消息传出去,把博士真正想复活的东西告诉……

……告诉谁?

记忆一点点模糊了,他的双手被吊在身后,双膝跪倒在地,垂下了头。

林德站在门口看了许久,直到凯斯再没动静后,他从脚边拿起了一个塑料瓶,从门缝里塞了进去,轻轻一推,让它滚到凯斯低下头能够得到的地方。

透明的塑料瓶身里盛着半瓶鲜红色的液体,那是还刚刚离体不久的血的色泽。

林德转身离去,不动声色的将右手袖口再拉低了一点,遮住了手腕处新缠上的绷带。

 

“那个老头子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刈用手里的木剑格挡住了11号劈来的手刀,“我还真没见过几次你的水银圈。”

“你希望的话,我日后可以多让你见见。”11号短距离的撤步,随后一拳过去,直接打碎了刈的木剑,并且一拳砸在他的脸上将刈打得向侧扑倒在地。

“艹。”刈跌倒在地捂着脸,往地上啐了口唾沫,“你还真不管敬老爱幼啊。”

“你八岁,我十一岁,谁爱谁啊?”

刈正准备一个翻身跃起,听到11号的话又跌了回去,“你,你怎么知道我八岁的?!”

“你以为你那张脸骗得过几个人,身体是催熟的,不过营养好像一直没跟上。”11号好整以暇的看了眼手中从纳爱斯博士那里传回的报告单,“身高体重都严重没达标啊,不过抗击打能力还不错。”

“呵。”刈冷笑一声爬了起来,“你以为在贫民区发生斗殴时你们安魂曲的那些眼线会插手吗?”

“至少他们没让你死在那里。”11号随手将报告单向后一扔,“我们继续。”

“等等,你真的才十一岁?”刈退后两步,“你不是说你的身体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永远不会变的吗?”

“身体是由人工制造的空白体添加锁子进行人工诱变的。”

“哦……没听懂。”

“……”

“可是空白体什么的也是人工繁育的吧?”刈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那大脑应该一开始就有啊,可是死歌什么的都是直接导入人格的,可是,可是大脑原来就是什么都没有吗?里面没有其他的人格之类的吗?胎儿和婴儿的时候是没有意识的吗?”

11号安静的凝视着他,“下一次检查的时候,你可以好好的把这些问题拿出来向纳爱斯博士讨教一下。”

刈撇了撇嘴,“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你自己的现状。”

“……”11号沉默了片刻,“没人在意这些,我们继续吧。”

他走向了一具训练木偶,像是在大街上擦肩而过一般从它旁边走过,只不过伸出了手臂轻轻一带,那具木偶的脑袋就被轻而易举的折了下来。

刈凑到木偶面前仔细查看着,并且模仿着他的动作与着力的角度。

11号,你为什么不说呢?

刈心情复杂的想着。

说啊,说你需要爱,需要被爱。你真的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

的确,在战场上没有人该死,但是每个士兵都只是遵循着各自的信仰而已。

为什么你和伊芙琳都不肯好好谈一谈呢。

他鼓着腮帮子一脸苦恼,11号只当他是没看清他的动作,于是又折断了一具木偶的脖子。“刈,有什么疑问吗?”

刈昂着小脸看着他,“说起来最近怎么都没听到艾登的事了?”

11号微微一僵。

刈看着他微妙的表情变化,“吵架了啊……”他走到一具完好的木偶前比划着,“为什么老是吵架啊,11。”

11号的声音在刈背后幽幽的响起,“可能因为我并不是他们所期待的人吧。”

“诶?”刈回过头去,“可是要回应每个人的期待的话,那是连神也做不到的吧?”

这时11号人已经走出训练室的大门,反手关上了门。

“啊……每次到这种话题都不理人。”刈耸了耸肩,一个人继续练习。

“神……”11号靠着门板抱着臂,“这个世界的战士无法对抗的东西么?”

这个世界的战士无法对抗更高维世界的“神”。

他轻笑一声,放下手向面前布满阳光的长廊走去,枣红色的眼睛里,暗红的色泽在聚集,并且反射出金属般的光泽,“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不能被杀死的东西的。”

如果有,那么能和神对抗的,也只有另一个“神”了吧。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