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22话

第22话 【第一卷】父与子(下)

  • 锁子
  • 荆棘鸟TZ
  • 0.68万
  • 2017-02-14 13:40:48

五分钟后,11号回来了。

“……博士,总长同意您的请求……”

纳爱斯博士几乎立刻眉飞色舞了起来,手中用以记录数据的笔在指尖飞速转动着,“太好了!快,先去淋浴间换身衣服,我来准备器材。对了,既然要研究,麻烦你把锁子还原成最初形态,我就直说了吧,我不喜欢看着你黑头发的样子。”

11号有些犹豫,似乎还想试图抗拒一下,不过他最终的决定是妥协,因为他的发色再次恢复成了白色。

“你看,这就很好办了,对于这种常规检查你也算是很有经验的了,我就不用告诉你该准备些什么了吧。”

“嗯,刈,你跟我走就可以了。”11号又拉起了刈的手,刈却挣脱了他的手,转而用小手揪住了他的衣服下摆,凑到他身边悄悄的问,“你们的总长……”

“他叫西塞尔。”

“哦,那个西塞尔,他怎么说?”

11号顿了一下,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推开了实验室里的一扇门,“我们走这边。”

11……”

“已经到了这里就不要再想着逃跑了,你要是在这里弄出点事来我会很苦恼的,听话。”

“哦。”刈乖乖的跟着他。

11号,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证明我们和诺亚是亲密无间的盟友。”视频中,西塞尔看向他的目光重新有了热量,仿佛再次挖掘到了他身上某些潜在的价值,“答应他,向诺亚证明我们的友谊。”

我不喜欢这样,西塞尔。11号站在了更衣室里,脱下了身上的衣服。

对于你,与其说在安魂曲所有的死歌都是重要的家人,倒不如说他们都是你重要的资本,就像是金钱之于商人。

我唯一应该感到庆幸的地方就在于,正因为如此,无论如何你都不会抛弃安魂曲,你始终如一的支持着曼彻斯特博士的研究。

这才是我为什么为你卖命的原因。

 

“出来。”房间的门被打开,门口站着的男人占据了青年的整个视野,这是最后一个跻身安魂曲创始人位置的男人,曼彻斯特博士管他叫科莱恩。

青年慢慢的走出了房间,门外的光线对于他来说太过刺眼,这使他不得不抬起一只手挡在自己的眼前。

他感觉他手臂上连接着的输液管的另一端被拔了下来,插上了另一台可移动的仪器。

大概这就像是一台有线吸尘器从一个房间被提到另一个房间继续工作的感受吧。

“走快点,还要我给你安排一辆轮椅吗?”科莱恩讥诮的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样子?难道没人教过你怎么走路吗?”

青年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林德在哪里?”

“林德?怎么?进手术室之前还想给‘妈妈’一个临别的拥抱?别想太多,你死在手术台上他也不会记着你的。”

手术台?青年枣红色的瞳仁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其中一些碎星般的银色光点微微亮了一瞬。“今天是改造手术?不是只换个地方检查吗?”

“林德告诉你的?他还真是不会骗人,不过也就能骗骗你这种人,走啦……喂!你要干嘛!”

青年忽然拔掉了自己手上的输液管,猛地将想要阻拦他的科莱恩撞开,他跌跌撞撞的跑向大楼的出口,出口处射进来的光线太过于刺眼,他几乎看不清前方的道路。

忽然,眼前的光芒一暗,他抬起头来,看到自己面前多了两个身影。

紧追过来的科莱恩大叫起来,“快!林德!抓住他!”

青年的脸上一瞬间出现了笑意,“林德!”

眼前这个看起来三十左右的男人嘴里还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看到跑过来的人他微微一愣,“呃,博士?”

他的身侧站着的那名穿着科研人员白大褂的老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把他带到实验室去。”

“哦。”叫做林德的男人只是应了一声,只当是没看见身前青年一脸期冀的表情,一个手刀劈了过去。

曼彻斯特博士看着林德将晕过去的青年轻轻抱起,开口问道,“你答应的还真爽快,这次是对次生物核心的调整。”

“我知道啊。”

“那里是储存着他所有记忆的地方,如果出现差错,就算他还能活下来,也已经不记得你了。”

“那我再从头开始教呗。”

“我以为你很喜欢这个学生。”

“哼。”林德冷笑一声回过头看着他,“知道吗?被你们变成这副样子,如果他有一个成年人的认知能力,我想他说不定会巴不得去死。”

科莱恩也冷笑一声,“林德,你别忘了你现在是个什么立场。”

“我是什么立场?”林德叼着烟抿了抿嘴,“我是你们从地狱里召唤出来的鬼魂啊。”

 

刈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水从11号苍白的躯体上淌过。

11号并没有看起来那样削瘦,精壮的肌肉线条显示出猎豹一般的爆炸性力量。那样平滑的肌肤,象牙般的色泽,只是因为白化突变而显得有些病态。

明明,没有留下一丝疤痕,所有的伤势都在锁子强大的恢复能力下愈合。

但刈却仿佛看到他的身上出现了千百万条伤口,将他这具几乎完美的皮囊切割得支离破碎。

“没什么好看的。”感觉到刈在看他,11号回头冲他笑了笑,“这具身体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永远不会长大。”

刈忽然间有一种冲动,一种无法抑制的急切的冲动,他的眼中的神情忽然变得激烈起来,他几乎是脱口而出的问道,“11,你今年几岁?”

11号怔了一下,又微笑起来,“十一岁。”

 

“嗬……哈……”

喘息声。

氧气罩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雾气,指针发出滴滴答答的响声,在刻表上左右转动着。

“镊子。”研究人员向一旁的协助人员伸出了手,后者立刻麻利的将工具递上。

“嗬……”

原本应该沉睡下去的眼珠在眼皮下来回转动,仿佛马上就要从梦境中醒来。

协助人员瞥了眼一旁的显示器,“11号的心跳有些过快了!”

“不用管他,麻醉剂的量是正常人的十倍,足以让一匹马睡死过去十几个小时了。把一号材料拿过来。”

“是。”

“嗬……啊……啊……啊……”

眼珠的转动频率越来越快,研究人员手中握着的腹腔动脉砰砰作响,仿佛那里有第二颗心脏一般。

“艹,心跳现在是多少?”

150……160了!”

“怎么回事?!”

什么声音?

什么东西……在切割他的身体?

这是什么感觉?

为什么……他……

被绑在手术台两侧的那双手猛地抽搐了一下,随后,手术台上这个腹部被打开、没有内脏的腹腔暴露在实验室的无菌空气下的实验体睁开了眼睛。

一时之间,所有研究人员都呆在了原地,满手鲜血的抓着一把把切割器材的白大褂们茫然无措的立在一旁看着他。

他怔怔的看着他们,他们也怔怔的看着他。

他的目光缓缓下移,最终落在了自己身体的现状上。

“……啊……”枣红色的眼珠收缩成了梭形,“啊……啊……啊!”

随后,对身体的所有感知都在霎那间回来了,一瞬间,他的大脑被从各个处切口处反馈而来的剧痛淹没了!

“心跳超过两百了!”协助人员的提醒声此刻显得如此苍白无力,“失,失血量500mlmin……止血钳失效了!博士!博士!”她惊慌失措的冲出了实验室。

600……700ml了!怎么办啊!”

一个协助人员一把抓住了一个研究人员的衣服,“你们在等什么啊你们!”

那个研究人员张了张嘴,“麻,麻醉……”

“麻醉已经失效了!怎么办!中止实验吧!”

“中止?不能中止……不行……”

他们在说什么?

为什么我开始听不懂了?

其实一点也不痛。

就是有点奇怪……奇怪的感觉……下坠的感觉。

艾登,别拉我了。

我要……掉下去了……

枣红色的眼睛渐渐的失去了神采,氧气罩下的嘴一张一合,却只能听见一声声逐渐微弱下去的抽气声。

抽动着上下起伏的胸口突然停止在那里,那个协助人员松开了手里的研究人员,回过头向显示屏看去。

随着那一条显示心跳的折线变成了直线,仪器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滚开!让我进去!”实验室的大门被整个撞出了门框,围在手术台边的人群中伸出了一双大手,林德一手抓住了两个研究人员向后一扔,“11!”

随后而来的曼彻斯特博士看了看摔在他脚边的两人,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科莱恩和西塞尔跟在他身后,科莱恩的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西塞尔则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林德像是整个人石化了一般,撑在手术台边站了很久才转过身来上其他人看到手术台上的惨状,所有人都能看见,他的眼神失去了往日的锐气,“博士,他……”

曼彻斯特博士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死了。”

“啧啧啧。”科莱恩摇了摇头,一旁的西塞尔白了他一眼。

林德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博士……”

曼彻斯特博士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所有人,别傻站着了。准备一个‘容器’,把次生物核心回收了,把尸体送到回收站去。动作快!别浪费时间!”说完转过了身,一眼都没有留恋。

林德用力的摇撼了一下手边摆放满手术器材的推车,合金器材互相碰撞哐啷作响,“博士!”

曼彻斯特博士侧过头看向他。

“他一直……一直把你当作是他的父亲啊……”林德一时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他的上排牙齿和下嘴唇纠结在了一起,一副不知道该叫喊还是什么的样子。

曼彻斯特的回应仅仅是一声冷笑。

“我的儿子早就死了,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

实验室里一片寂静,只剩下了曼彻斯特博士缓步走向门口的皮鞋击地声。

“你这个……”林德双手的拳头咯咯的收紧,他噌的抬起了头,双眼瞬间被一片水银色淹没了,“没心没肺的滚蛋老头子!!!”

西塞尔第一个反应过来冲上前拦在林德面前,“林德,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林德砰得用肩膀撞开了西塞尔,却被他从身后一把抱住,“他只是个孩子!”

曼彻斯特冷漠的瞥了挣扎着的林德一眼,“孩子,不懂得死亡的恐惧。”

“说个屁的死亡恐惧啊!就算是安德罗你也不在乎吧!反正你们要复活的……反正你们……”

曼彻斯特闻言,眼神倏地锐利了起来,眼中的温度又低了几分,“什么?”

西塞尔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利德尔!”他一把将林德按在自己胸口,低声在他耳旁喝道,“妈的,你想死吗!”

林德瞬间醒悟过来,闭上了嘴。

“别停啊,继续。”曼彻斯特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两个人,“你说,我要复活的是什么?”

“博士!”西塞尔一把将林德揽在身后,“我也想说!就算复活了安德罗,复活的安德罗也不过是个复制品,空有人格没有记忆,那依旧不是您要的安德罗啊!”

曼彻斯特博士这才脸色稍缓,不过依旧阴沉得可怕,“闭嘴,这种事情不用你们提醒我。”他冷冷的看了林德一眼,“你们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可以了。利德尔•柯林斯,你这条命是我给的,你不要的话,大可跟我说一声,我随时可以帮你收回!”

曼彻斯特走出了实验室大门,林德气得浑身发抖,西塞尔抬手就给了他一肘子,“差点被你害死了!”

林德捂了捂被他撞痛的胸口,没有再说什么,沉默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完全无视了在场其他研究人员的极力劝阻,点燃了一支烟,他回头看着那具依旧温暖的尸体,吐出一圈烟雾,“我和丽没有孩子,唯一有过的一个,也和他妈一起死了。”

西塞尔皱了皱眉,“是因为……”

“恐兽化,他妈怀孕的时候就已经有恐兽化趋势了,结果在分娩的时候……”他猛地一拳捶在手术台上,“她为什么就是不听我的话把他打掉!为什么!”

西塞尔叹了口气,难得一脸同情的拍了拍林德的肩,“过去了过去了。”

“如果我和丽的孩子还活着,大概也有五六岁了。”林德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从香烟盒上撕下来一段红色的纸片,折叠起来,小心的塞进了实验体的嘴里,帮他合上牙齿夹住。“在丽的家乡,人死了有这么一种传统。”

“塞红纸头能在死后世界发大财什么的?”西塞尔耸了耸肩,“反正在回收站里都是一把火烧成灰。”

林德看着手术台上的人苍白的脸颊以及充斥了满目的鲜血,沉默了片刻,深吸一口烟,“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西塞尔点了点头,招呼着在一旁等候的研究人员过来。

林德转过了身,褐色皮夹克的下摆被转身的气流微微带起一个角。

我不想死……

嗒。

红色的纸片缓缓飘落,如一片凋零的樱花,最终停留在冰凉的实验室地面上。

阴影之中,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一把抓住了林德的衣角。

我做错了什么……

我做错了什么!

我为什么要死……

我为什么要死!

林德顿时僵住了。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怎么了?”已经走出门的西塞尔有些奇怪的回头看着他,“你一个大男人不是想再大哭一场吧?”

林德的表情异常古怪起来,“他……”

“砰!”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时,手术台的根基忽然整个断裂,随后而来的是剧烈的墙体开裂声,西塞尔只来得及叫了一声,眼前的实验室天花板忽然砸落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崩塌!

“林德!”

 

“艹。”纳爱斯博士看着第五根报废的针管,终于忍不住骂了句粗话,拿起镊子小心的将断掉的针头从11号的手臂里夹出来。

11号抬起头来看了眼,意识到自己把肌肉绷得太紧了。“哦,抱歉。”

你已经说了五遍了……“你太紧张了。”纳爱斯博士看了看自己手里剩下的针筒,转头看向了一边的刈,“我们让小朋友先来吧。”

于是刈看着两个朝自己逼近的成年人,慌张的一点点往角落里缩去,“你们,你们要做什么?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门外的奥古听着门内的动静,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吱呀……”

房门被打开了,这间原本狭小而空洞的房间早已变了样:铁门被加固成了复合材料的质地,笨重的仪器被搬了出去,连接着隔壁房间的墙面被打通,多出来的空间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展示架,一把把保养良好的冷兵器被擦拭打磨得闪闪发光,一排排陈列在那里,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杀生的戾气。

“这么多武器,你都用过几把?”

坐在床上把玩着一把钨钢匕首的人看都没看来人一眼,“都没用过。”

“为什么?我给你收集来的这些世界级名家打造的你都不喜欢吗?”

“太亮了。”钨钢匕首一次次被抛向空中,又一次次落回那人的手中,“林德说过,真正能杀人的武器不会是那么张扬的。”

“你……一口一个林德说的林德说的!林德现在不在!现在你由我负责!”

“哦。任务简报。”床上的人朝那人伸出一只手,“给我。”

一台便携终端丢在了他的身上,床上那人拿起便携终端看了眼,淡淡的说道,“你走吧。”

来人几乎气结,“11号,你这是什么态度!?这是对总长的态度吗?!”

床上的人闻言终于抬起头看向了他,语气平直,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十分抱歉,科莱恩副总长,我还处在失去家人的悲痛中,无法用正常的方式回应您的话语。”

听到他强调那句“副总长”,科莱恩的眉毛都要扭在一起了,“家人?”他冷哼一声,“是哦,不过我听说那个2号的替代品已经被造出来了,但因为这次锁子的突变方向不一样了,所以外貌和能力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上下打量着11号,“你不去看看?”

“她还在用以前的核心吗?”

“核心修复好了,我们当然不会浪费这么宝贵的材料,要知道每个核心都是从你身上……”“她还记得我吗?”11号空洞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神采。

“这个肯定不记得了,2号的核心被回收时已经太晚了,记忆全部损坏了。”

“哦。”11号的眼神再度回到最初的暗淡。“那有什么好看的。”

“你可以从头跟你的‘新女友’创造美好的记忆啊。”

“科莱恩副总长,你很恶心。”

“什么?!”

“不仅恶心还很可怜。如果你死了就是彻底死了,你不会在任何人的记忆中永生。”

科莱恩一下子火大了,“11号!你别以为我们惯着你你就能……”

“笃!”科莱恩眼睁睁的看着几缕发丝从自己的眼前飘过,随后他惊叫一声闪开几步,回过头才看到了擦着头顶后钉在自己身后墙面上的钨钢匕首。

“诶,这把不错啊,我喜欢。”11号从床上跳了下来,像只灵猫般轻巧的绕过一排排展示架,跳舞般的步伐仿佛踏着无声的节拍。他伸手一拔取下了那把匕首,科莱恩的脸色已经铁青。

11号……”

“啊,不要生气啊。”11号把玩着匕首,一抛一接,回过头朝科莱恩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白发下的脸庞仿佛散发着一圈柔和的光晕,“让我执行任务吧,总长,让我杀人吧。”

杀好多好多人……好多好多好多人……

 

回忆忽然被打断,忽然从心底升起了一股奇异的感觉,11号几乎打了个寒战。这是什么感觉?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眼睛注视着一样,他瞬间警惕起来。

“小朋友,检查的当天早上是不能吃东西的,你是不是偷吃了什么啊?”纳爱斯博士扶了扶眼镜,记录着数据。

“我我我没有!”

“那就是你这几天吃得太好了,血糖都高于正常值了。”

“什么啊……”

11号仔细审视着四周,他的目光扫过了实验室的每个角落,结果仍是没发现任何异常。

但这无法让他安心:多年来扮演着猎人的角色,这让他深信能够狩猎猛兽的猎人不仅需要高超的狩猎技巧,有些时候更需要一些直觉。

他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他有艾登,无论是理性的感知能力还是感性的第六感,他都凌驾于他人之上。

他现在认为这里有其他人。

那么,这里一定有第四个人。

“往这里吹气。”

“要咬住吗?”

“不用太用力咬,用嘴唇包住不让它漏气就可以了。”

11号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实验室的一面镜子上,镜子里倒映出与现实世界一模一样的完美无缺的另一个世界,以及,映出了正在接受检查的刈那双枣红色的眸子——

“砰!”11号的后腰猛地撞上了身后摆放满实验器材的桌子边缘,玻璃制品叮铃哐啷翻倒了满桌。纳爱斯博士看着他,眼角在抽搐,“也许你在外面等候会比较好。”

刈则奇怪的回头看着他,“你怎么了?11。”

“我……我刚刚看到通风管口有好大一只老鼠经过。”

“老鼠?”纳爱斯狐疑的抬头看了眼通风管道,“对的,这里经常有从生活区跑过来的老鼠,幸好我把所有小洞都堵上了。那群清洁工又偷懒了,老是这样我还不如直接用清扫机器人呢,白领薪水不干活的家伙。”

刈一脸鄙夷的看着他,“你不是猫吗?你居然怕老鼠啊?”

“我是一只经过基因改造的猫。”11号面不改色。

刈撇了撇嘴,“你的笑话越来越冷了。”

11号无奈的耸了耸肩,抬起手不动声色的擦去额上渗出的冷汗。

刚才,在被攻击的一瞬间他清楚的听到有个声音在说:

我不想介入任何一方的斗争,但也请你不要惹我,因为我轻易的就能——

撕碎这个孩子的灵魂。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