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20话

第20话 【第一卷】记忆之海(下)

  • 锁子
  • 荆棘鸟TZ
  • 0.69万
  • 2017-02-14 13:39:40

艾哲的笑容一如既往的苍白而温软,实在让人担心他会不会在下一秒倒下去。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想看看你没事了没有。”他的桌子上多了一盆花,此刻他正拿着一块小湿巾仔细的擦着鲜花的绿叶。

11号淡淡的的看了那盆花一眼,但他毕竟不是安德罗,没法立即辨认出花的种类。

——我会造出一个世界上最美丽的花园。

你的愿望永远不会实现了,安德罗。

他回答道,“如您所见,死歌一向无坚不摧。”

“真是可怕的能力,如果有一天诺亚与安魂曲为敌的话,我们根本毫无胜算吧?”艾哲微微一笑,两根手指微曲,掐断了一根发黄的枝叶。

“不,对这个世界来说战争已经够多了。”

艾哲偏了偏头,湛蓝的眸子闪动着漂亮的光彩,“你知道吗,11号,你拥有号令所有死歌的能力,你本不必继续做现在这种事,像蝼蚁一般在前线摸爬滚打。”

“的确,我是安魂曲立身的基石,正因如此现在却对我说这种话,阁下是不是昨夜没休息好,有些昏头了?”他毫不避讳的出言道。

艾哲的眸子惊讶的闪烁了下,“你说的对,是我失言了。”

11号沉默着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似乎比起上一次他见到他时缺少了些什么。突然,11号猫眼般的梭形瞳孔瞬间收缩了下,但是艾哲似乎对此并无察觉。

他……

“对了,你知道游骑兵吗?”

11号摇了摇头,“不清楚,新的雇佣兵?”

“是红区一个暴民集团,很奇怪,以前从来名不见经传,现在却突然开始活跃起来了,甚至袭击了前哨基地的巡逻部队。”

“那可真是大胆。”

“所幸并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亡。”

“区区暴民想来进攻诺亚是不是太痴心妄想了?”

艾哲又是微微一笑,“11,轻敌可不是一个战士应有的修养。”

“……是。”

“对了,谁给你修的头发,挺不错的。”

“……您优秀的部下,伊芙琳中尉。”

“她有时候确实挺可爱的,不是吗?”

11号不置可否。

艾哲笑着摆了摆手,“我有点累了,你先回去吧。”他低垂下了头,双手撑在了桌面上,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11号沉默着看了他片刻,随后转身推开了门,“还请阁下为诺亚珍惜自己的身体。”

艾哲抬起头看着他,依旧微笑着,“谢谢你的关心,我会的。”

11号欠了欠身,转身出门,关上门,他的后背靠在了走廊的墙面上,他能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

艾哲•雅兰那双漂亮的蓝色眸子里,根本毫无笑意。

“艾登,跟我说话,艾登!”

11号抬手按住了腹部,那里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该死!这可不是闹脾气的时候啊!”

他沿着走廊往回走去。六边形回廊的中央空地种植着大量的绿色植物,人造雨林调节着这里的室内温度,每天被清洁工擦拭得透亮的玻璃上映出来往行人的匆匆身影。

突然,11号猛地停住脚步,回过头看向自己镜中的倒影。

他那双枣红色的眼睛深处,依稀能够看见黑暗中有一丝光亮,那是艾登正透过他的视线向外部世界张望,之前的艾哲•雅兰,也曾有着一双这样的双重眼睛。

但是现在,艾哲眼睛里的另一双眼睛,不见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世界上会不会还有其他艾登这样的存在。

鬼魂,邪灵,或者有着其他的叫法。

那时候阿萨辛说的话……“昔拉”已经降临到“那个孩子”身上,如果说“那个孩子”就是钊的话,“昔拉”岂不就是……

“艾登,你不回答也没关系,听着。”11号绕过一个无人的拐角,靠在了墙上,遥遥的往刚才艾哲的房间看去,“我之后的所有死歌的次生物核心材料都是取自你这块次生物核心,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对他们发出指令,但是这件事情……”他感觉他的脊背有些发凉,“艾哲•雅兰不可能知道。”

但他却说了那样的话。

——你知道吗,11号,你拥有号令所有死歌的能力……

不,艾哲看起来就是个工于心计的人,他怎么会犯这么明显的错误,这次是真的失误了,还是故意让他发现的。

11号离开了墙角,向离开基地的方向走去。

不管怎么样,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要确保刈的安全。

他已经失败过一次,这次绝对不能再失败了。

 

最终,11号在基地外一处正在修建围墙的脚手架上找到了刈。

“爬的这么高,你胆子也真大啊。”似乎是由于近期游骑兵的骚扰,原本打算扩建围墙的工作暂时停止了,修缮人员转而开始进行了对已有防御设施的维护修整工作,脚手架也就被随意搁置在了这里。

刈坐在竹子铺成的隔板边缘,双手向后撑着,百无聊赖的荡着小脚。

“啊,又要给我做思想工作了吗?”刈昂着头茫然的看着头顶被层层支架阻隔的天空,火烧云已经蔓延开来,很快,黑夜又要降临了,“快说吧,说完我想去睡了。”

“我好像没接到要给你做心理辅导的任务。”11号坐在了他旁边,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刈被他揉得昏七昏八的,“唔……放手啊。”

“我觉得你应该也不想被人当做个小孩整天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话。”11号收回了手,“怎么说呢,实验室那种地方,确实蛮恐怖的。”

“他们不会做切开颅骨看看大脑结构的那种研究吧?”

11号一本正经的保证道,“我相信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猪身上。”

刈看着他,“你骂我?”

“没有,我只是想说明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小,总之,比你变成一只猪的可能性更小就是了。”

刈朝着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眨了眨,好像11号脸上有花似的,“你进去过?”

11号板着脸一脸严肃的看回去,“……如果你明天进研究所看到标注着‘安德罗实验体•肺切片I’之类的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标本,那多半就是从我身上切下来的了。”

刈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口,“不是吧。”

“没事的,纳爱斯博士说只是一些检查,取个血样之类的,明天我会跟着你,如果他没按照规定上做,我会把你带出来的。”

刈看着他的眼睛开始闪动着亮光,“真的?!”

11号有些无奈,“真的。”

刈用力的在11号肩头拍了把,差点没把他从脚手架上给扇下去,“谢了伙计。”他蹦哒了起来,一蹦一跳的跃下了脚手架。“哦对了,新发型挺不错!”

小孩子。

11号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没大没小的……”

 

“哈,你是哪位?”庞德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一时之间没认出来人是谁。

“……”一路走来撞见的人都是类似这样的问题,11号怀疑他是不是应该在自己胸口写上“我就是那个最近入住你们这儿又不用交伙食费的死歌”以表身份。

11号。”

“哈?光棍节?光棍节离现在还远着呢!我这个老光棍不想这么早就收到礼物!”

“我是说……我是白头发那个……”

“哦哦哦!!我说这张脸怎么有点眼熟呢,怎么了?难道我前几天给你的刀坏了!?”庞德的眼珠子立刻瞪了出来,“你怎么保养她的!?”

“不不不,我不是……”

庞德咆哮着打断了他的话,“所以说你们这种脑子里都长满肌肉的粗鲁家伙怎么可能懂得她有多么美丽多么娇弱,又有多么强大与妩媚!她在哪里!?”老工匠一双大手在他身上上下拍打,“你把她藏在哪里了?!”

他的徒弟满头黑线,“师师师……”

“她没出任何问题,我也没带在身上。”11号冷汗连连,“因为卡伦好像在维修还是升级我的便携终端而他好像又在这里同一层所以我想来问问……”

“哦。”庞德跳开几步斜着眼上下打量着他,“问路啊。”

“嗯。”

“来我告诉你,你往这个方向走……”庞德伸手给他比划着。

“嗯。”

“所以说我的刀真的没事吧!?”

“嗯……”他发誓,他在再也不会走进这间车间了。

 

“我的便携终端在战斗中损坏了,听说是你负责维修。”11号站在门口,看着房间里被一大群浮空的智能机器人与蓝光屏幕包围着的大男孩,这种场景在以前只会在科幻电影里出现。

“稍等一下,便携终端我已经修好了,过会儿就给你拿过来。”在监控显示屏前埋头操作着的人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十分钟后,这个被称作卡伦的男孩扶了扶他鼻梁上的眼镜,转过身来,“哦!你还在啊?”

“我在等着。”

“你可以回去等的,过会儿我帮你送过去。”

11号沉默了片刻,“好的。”卡伦便转过身继续他的工作,而11号却站在原地没动。

又过了五分钟,11号转身走了,他走进了一处监控的死角,半分钟后,他的手里多了一个脑袋上冒着火花的清扫机器人,趁着没人的当儿打开了楼梯间的配电箱,一把塞了进去。

瞬间,这一层整个东侧区都陷入了一片昏暗,几十秒后,备用电源启动,光芒回来了。

通讯设备炸响:“卡伦!怎么回事!”

眼镜男孩揉了揉自己的鼻梁,一脸的习以为常,“可能又是哪个脑子烧坏了的机器人用淋湿了的拖把头去拖配电箱吧,说真的,不是我不想升级AI,可是工资真的不够啊!”

通讯器那头的检测人员看起来也已经不止一次碰到这种事,并未当作什么重要的事,“这时候别给我抱怨有的没的!快去把它修好!”

“难道这么大一个基地只有我一个人吗?我是技术人员,不是维修人员!啊不不不别生气,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这点小事就不要再扣我工资啦……”卡伦抱起一旁半开着的笔记本就离开了座位,锁上了监控室的门,飞快的奔向出故障的地区。

就在他跑过一处拐角之时,一只手轻轻抠下了两小块墙角,屈指弹出,叮当一声轻响,在卡伦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他腰上的钥匙串顺势落在了墙边的花盆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十秒钟过后,一只带上了手套的手从花盆里拿起了钥匙,走到监控室前打开了门,随后将钥匙扔在了过道中央,进屋带上了门。

11号站在房间里四处扫视了片刻,这里是他唯一能进入并且能连接上高级计算设备的地方。他坐在了卡伦的椅子上,打开了计算机,身后进行着各种日常网络侦查工作的机器人他并未理会,反正它们没有配备录制设备,要是在处理它们的途中搞坏了它们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半分钟后,计算机的IP地址被修改为红区深处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用户名也变成了“UNKNOW”,这只是短暂的拖延战术,修改IP也不能阻止职业人员对信号来源的追踪,不过那也无所谓了,反正没人能查到他的头上来。

11号登入了诺亚前哨基地的网络,这座基地有着它独立的资料库,两分钟后,他放弃了,转而接入范围更广的诺亚全网。

又过了两分钟,11号靠在了椅背上,屏幕上显示着的是艾哲•雅兰的照片及部分资料。

很奇怪,果然很奇怪。

最初建立诺亚的是“神圣雅兰”与当时与之齐名的拥有“大统领”称号的“神兵艾哲”,这两个人的孩子同时被冠于了这两个英雄的名字——艾哲•雅兰。

现在的这个艾哲•雅兰是第一个艾哲•雅兰的孙子,奇妙的家族,这祖孙三代都叫艾哲•雅兰,而且作为诺亚一个多世纪来的最高领导人,每一代似乎都非常短命,一个战死在战场上,一个失踪在战场上,现在这个也是病怏怏的不成样子。

“不过他们三个长得可真像啊……”11号来回看着这三个人的照片,莫名的感觉到一种微妙的怪异感……但愿是他想多了。

五分钟过去了,卡伦随时都会回来。

11号在键盘上敲击着,试图进入更深层的网络,但是他的黑客技术仅仅只能打开一千六百位的锁码,超过这个层面,他也就跟个白痴一样了。

看着屏幕上飞速流动着的字符,11号忽然感觉一阵头痛。

上帝啊……这不是战斗人员的世界。

他犹豫了一下,放弃了让系统AI协助的打算,万一AI会留下他不知道怎么消除的记录就麻烦了。

时间已经到了预算中的危险值,11号清除了痕迹,修改回IP与用户名,接着关闭了系统。

收益颇微。11号有些烦躁,在这里,在这座基地里,他找不到任何能帮助他的人,如果在艾哲的地盘上被别人知道他在怀疑艾哲,无论真相如何,无论他出于各种目的,他肯定都不会好过了。

他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门外渐渐逼近的脚步声,他听到卡伦嘟囔了一句,“原来掉在了这里”以及钥匙互相碰撞的窣窣声,11号灵巧的攀上了墙壁,爬到了离地两米高的通风管道处。

然后他傻眼了。

这个房间的通风设施是独立的!独立的!而且根本容不进一个成年人的大小!

他从墙上跳了下来,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门外的卡伦已经将钥匙插进了锁眼里,轻轻转动。

咔哒,门开了。

“咦?我忘记锁了吗!?”卡伦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房间,“啊怎么办!?啊啊怎么办啊!!!唔!”他忽然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不不不,什么事都没有,我才没有犯这种错误,对对对,我不会再被扣工资了!一分也不会!”他愤愤的走进了房间,随手摔上了门,门后一个穿着红衣的身影迅速抓住了门把手转身闪出房间并且带上了门,门板撞击着门框,发出“哐”的一声巨响。

卡伦被吓得整个人都抖了一下,慌忙回过头来检查自己有没有把基地的门弄坏。

诶,不过门关上的声音是不是慢了一拍啊?

艾哲•雅兰到底是谁。

11号步履匆匆的向他的房间赶去。

他需要一个黑客,一个优秀的黑客,可以瞬间破解诺亚深网的加密系统的人。

这个人不可能在诺亚的人里面找。

“……”他沉吟片刻,“我记得……距离这里不太远的地方就有一个。”

 

“啊切!”帕西法尔刚从繁忙的网络数据车道中脱离出来就打了个喷嚏。

“叫你不穿裤子,着凉了吧。”林德站在阳台上抽着烟。

“我他妈穿的是裙子!”

“就那条绷得紧紧的连快跑都做不到的裙子?”林德从鼻孔里喷出一缕烟雾,“那么薄的布料,我一只手就能把它撕成两半。”

帕西法尔嘴角抽搐,“那你倒是演示下如何单手撕开它啊利德尔先生,还有,这叫铅笔裙!铅笔裙!是办公女性的标配!”

“办公女性?下半身穿着笔筒裙的办公女性上半身就裸穿着件衬衫?!还是敞开没扣子的?!”

“是铅笔裙!!!”

凯斯静静的看着这两个人的日常争吵,他的目光时不时落在林德的脸上,又不留痕迹的移开,如此反复,他周围的温度渐渐下降,他的脚边甚至出现了寒霜的痕迹。

“啊嘁!”帕西法尔又打了个喷嚏,“不是吧,我都这样了还会感冒?不过林德,你不觉得突然……有点冷吗?”

凯斯已经计算好了他与林德的距离,就在他的眼中亮起水银圈并抬手的一瞬间,一颗动力巨大的子弹击穿了他胸腔里的心脏,将他击飞出去撞上了房间的墙壁,短暂的失去意识后,另一颗心脏迅速接替了工作,他一脸震惊的抬起头来看向了林德,鲜血汹涌的从他的嘴边溢出。

林德嘴里叼着烟,脸上依旧是刚才与帕西法尔斗嘴时的轻松愉快,他从阳台外走了进来,手中的左轮枪口还在冒着青烟。

凯斯眼中的水银圈迅速布满了整个眼球,他从地上爬了起来,血液飞快的流失着,英俊的面容也因为身体逐渐失去控制而变得扭曲起来,而就在他眼中的神色涣散即将进入无人格濒死暴走之时,林德手中的枪又响了。

砰!

凯斯倒了回去,腹部流出了涓涓鲜血。

良久之后,帕西法尔发出了惊讶的呼声,“哇哦。”

林德走了过去,用枪口戳了戳凯斯的脸颊,确定这个死歌不会再动起来之后单手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晃了晃,又放下,他似乎在思考着之后该怎么做。

“他要杀你?”

林德的另一只手夹着香烟,“很多人都想杀我,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个任务而已,也许我那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因为你说了猎狐犬的事?”

“我觉得不是那样的。”林德吸了口烟,缓缓吐出烟雾,“但他一定是判定我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才开始攻击的,死歌不会背叛安魂曲,但是西赛尔,我想他还没那么急着希望我死。”

帕西法尔笑着看着他,“我记得安魂曲还有一位副总长。”

“嘿,那就比较麻烦了。”

“所以现在怎么办,他还会复活的。”

“没错,而且我最好让他复活在一个看不见我的地方。”林德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绑在了凯斯的胸口,试图减缓血液流失的速度,“哦该死,我不该给他开这么大的洞的!”

帕西法尔露出了奇异的笑容,“你不杀了他?他可不是原型机,量产型死歌只能靠培养皿补充能源,放光血的话,没有能源无法复活的死歌很快就会从‘假死’变成‘真死’了。”

林德翻了个白眼,“我一共就教出这么几个优秀的学员,我干嘛要这么浪费我的心血。”他的目光落在了帕西法尔桌上那杯冰镇的葡萄酒上,“这冰块和酒都不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吧?”

“是啊。”

林德笑着将凯斯提起来一把甩在了肩上,“那就肯定有个地窖了。”

 

“你十五分钟前人在哪里?”

“我一直在训练室做准备。”

“什么准备?”

“关于刈的战斗训练,我之前没有好好教导他,现在在准备新的教学方式。”

“可是记录上显示训练室从晚上九点开始就没有人使用过了。”

11号怔了一下,没有立即接话,技术人员怀疑的看着他,“你的回答?”

“请你再检查一遍。”11号皱着眉,这很奇怪,诺亚与安魂曲的问题是敏感问题,他不该这么被人盘问,这些人也不该在第一时间就找上他,除非,某些人特别指定了对于他要“特殊照顾”。

“第二次检查……很遗憾,依然没有,11号,设备是不会骗人的。”

“是吗?”他一脸镇定的看着面前的技术人员,“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怀疑我。”

“我以为你应该明白,关于你到底对诺亚做了什么事。”

11号脸色如常,“你这种想法似乎与你们总长的理念相驳。”

技术人员冷笑一声,“我们回到正题上来好吗?死歌先生,你似乎在某些时候口才意外的很好。”

11号的手心里沁出了冷汗,“我……”

就在这时,伊芙琳从拐角处走了出来,靠着墙壁偏着头看向这边,“也许你应该再查一遍。”

“中尉阁下,怎么连您也这么说,设备是不会出错的!只不过是这个死歌在……”“我,说,再,检,查,一,遍。”伊芙琳紧紧的盯着技术人员,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技术人员顿时额上冷汗直冒,“是,是是……可是……诶?”他惊讶的张大了嘴,“这……的确……一直到五分钟前为止都有人在训练室里……可这……怎么会?”

“也许你、的、设、备该维修一下了,去找一下卡伦吧。”伊芙琳故意咬重了字音,笑容显得有些得意洋洋,然而对方就是一点儿也不敢惹恼她。

“是的,中尉。”技术人员狐疑的看了11号一眼,抱着设备离开了。

伊芙琳笑着看着11号,“你知道吗?虽然猫如此狡黠而有灵性,但它终究还是平和的动物,它是永远学不会骗人的,而人类,往往无师自通。”

11号有些迷茫,“伊芙?”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伊芙琳摆了摆手,转身离开。借着拐角的遮掩,她将手里的微型电子设备的微光摁灭了,以管理员权限登入的ID悄然退出了服务器,成为数据车流中的一点浪花。

猫,感谢我吧,不过……

她谨慎的回过头看了一眼,11号若有所思的盯着脚边的地面,过了一会儿,他离开了了。

一定要告诉我你到底想找到什么啊。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