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19话

第19话 【第一卷】记忆之海(上)

  • 锁子
  • 荆棘鸟TZ
  • 0.76万
  • 2017-02-14 13:39:09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给你一年的时间。”老人的双手飞快的敲打着键盘,头也不抬的回答站在一旁冲他吼叫的人,手上的速度完全不输给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即使是已经迟暮,老人的眼里依旧有着作为一个科学家冷漠与狂热并存的色彩——仅仅是对研究的狂热,以及对研究以外事情的冷漠。“一年之后,我要看到他成为一个战士。”

“战士!?”身旁那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男人双手“砰”的砸在桌面上,“你他妈开什么玩笑!?曼彻斯特,你是老糊涂了吧?!他现在一共就会说两个词,一个是‘我饿’,还有就是‘父亲’,除此之外只会啊啊啊,连衣服也不会自己穿!走路也走不稳!你他妈要我一年内把他变成战士?!”

坐在一旁对着电脑的另一个人叹了口气转过头来,“林德,冷静一点,有话慢慢说。”

“冷静?西赛尔你自己听听他都在说什么?这难道不是痴人说梦!?”

西赛尔摊了摊手,“现在我们都能通过不完整的基因复制出一个完整的人,梦也不是什么不可达到的东西。”

“完整?你跟我说完整?” 林德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告诉我他身体里有什么?气管、食道、胃、肺,心脏,还有什么?没了!他现在都不能进食!你知道我看着他整天打着吊瓶走来走去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我在想,这他妈就是一个电线连着插座的机器人!”

西赛尔耸了耸肩,“初次测试的时候我们也没打算让他像现在这样活动,那时候我们还没把他的身体制作完呢。天知道他能自己动起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们。”曼彻斯特开口叫停,“可以了,别吵了,吵得我头疼。”他站起身来,仍旧没看林德一眼,“他的身体今后还会得到进一步的改造,这方面交给科研人员就行了,你现在只需要当好他的老师,林德。”他向门口走了几步,忽然侧过了头,他的眼睛是枣红色的,很显然安德罗以及今后安德罗的那几个复制体极具特色的瞳色都遗传自他。然而,曼彻斯特的眼神是如此冰冷,甚至林德感觉自己在他面前不过是……

一枚随时可以舍弃的卒子。

“别忘了是谁给了你第二条生命。”

曼彻斯特走出了房间。“我去透透气。”

林德呆立在原地,怔了很久,忽然提腿就想冲出去,西赛尔从椅子上跳起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好啦好啦,别想着做那么些傻事。”

“放开!”林德一把挣开他,转身用手指使劲戳着西赛尔的鼻梁骨,“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妈的。死老头,老喜欢把自己当成圣人,我求你救我了吗?嘁。”他扭头啐了一口。

“都三十的人了,还这么冲动。”西赛尔摇了摇头,坐回他的位子上继续盯着电脑屏幕。

林德看了他一会儿,忽然一巴掌拍在了西赛尔面前的桌子上,西赛尔吓了一跳,“你干嘛?”

“你们……”林德有些狐疑的盯着他,“为什么要把次生物核心放进去。”

曼彻斯特博士推开了庭院的门。现在正值百花盛开的季节,这片小小的庭院尤其如此,多达上百种的同期鲜花在这里怒放,美中不足的是未经修剪,这一切显得有些杂乱,如果当初照顾它们的人还在这里的话,想必绝对不会允许这里变成这副样子。

他在这片花海的边缘站定,就在他缓缓呼出一口气时,这口气忽然梗在了喉咙里——他看到一个身影弯着腰从花坛前走过,每看到一种新品种的花就会停下来仔细观看、伸手摆弄。

那张表情认真的侧脸,有一种莫名的感染力,这一刻,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我会造出一个世界上最美丽的花园。

“安德……”恍惚间曼彻斯特向前迈出了一步,然后,他忽然看到了那只摆弄鲜花的手的手背上,还连接着输液的针管,那张年轻人的脸转向了他,苍白的长发随风散落,分明有着一模一样的样貌,然而那张脸上却是一片茫然。

这个外形看起来已经到了青年年纪的人看着他,张了张嘴,却把想叫的称呼咽了回去,那个人立在原地,呆呆地看着曼彻斯特,双手手指紧张的纠结在了一起。

这一刻,刚才心中的那一丝触动也彻底瓦解了。曼彻斯特博士一秒也没再停顿,转身就离开了庭院。

“啊……”直到曼彻斯特博士离开之后,他才张嘴发出了声音,“……父亲。”

——那不是你的父亲,孩子。

脑海中,属于另一个灵魂的声音响起。

——你的父亲不会是一个认为你的诞生是一种灾难的人。

那个人却一直看着曼彻斯特离开的方向,一直在那里站了很久。

花海中,有风旋绕着吹拂而过。

 

西赛尔勾了勾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个诡谲的笑容,“我就在这里明说了吧,林德,如果你还想死的话,没有人会拦着你,但如果你还有那么点珍惜你这条命的想法的话,记住,不该问的事情,不要多问。”他竖起一根手指抵在了嘴唇上,“无知即幸福,全知即痛苦。懂了吗?”

林德收回了手,退后了一步,他的眉头微微皱起,随后又退了一步,“你们,你们想复活的……”

根本不是安德罗。

 

11?”

11!”

啪!他感觉自己脸上被扇了一巴掌,11号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漆黑的背景下,有深红的火焰在地面上跃动、在空中跃动,这种火焰到处都是,那样的色泽,仿佛像是扭动着的一蓬鲜血,莫名的诡异。

他茫然的环视四周,努力想调动出自己的思考能力。

这里是……地狱?

我死了?

“蠢货,清醒一点!”

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光点,大约有两个巴掌大小,轻盈的在空中飘动着,发出他无比熟悉的那种银色的纤细的光线,呼吸般一闪一熄。

“艾登?”他还有些恍惚,伸出手想去够到它。

“离我远点!蠢货!”光点向后猛地一缩,“快走快走!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

11号晃了晃脑袋,神志稍微清醒了点,“既然你在这里,这就表示要么是我在做梦,要么……”他在原地转了一圈,“这里就是次生物核心内部的世界吗。”

“是不是都和你没关系!”光点焦急的在空中晃出一连串耀眼的残影,“快快快回去!你的意识之前掉出身体了!”

“我死了?”

“怎么可能,你身体还活着呢!”

“我变成植物人了?”

“没有!你现在回去立马又能活蹦乱跳了!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虽然我没想过要跟你夺舍,不过有些事情好像不是我能决定的……”

“奇怪的设定。”11号怔怔的看着它出神了很久,突然向光点的方向走了过去。

“啊啊啊啊都跟你说了不要过来了你在想什么?!”

“我们需要谈谈。”

“我没空跟你扯淡!”

“那么我就待在这里。”11号漠然的拖动着步子,无论是眼神还是表情都已经没有了生气,“反正有人格模板的话,还能再创造出一个‘白色死神’来吧。”

“你说什么……”艾登被他的话噎得整个人都懵了,随后忽然恼怒起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阿萨辛说的那些话,是在跟你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艾登。”

光点颤动了一下,就连光芒都微弱了许多。

“这也能当做是你的‘表情’了吧。”11号的声音疲惫而死气沉沉,“阿萨辛说的都是什么意思?昔拉是什么?另一个孩子,他说的是钊吧,他对钊做了什么?”

艾登有些不安的往后退开一些距离,“11,你现在还有机会,忘掉这一切,回到现实世界去。”

“你知道吗?艾登,每当我试图从你那里套出一点情报时你从来没跟我好好解释过。为什么?我现在什么事也不知道!”

“你什么时候对这些政治阴谋还是什么的这么感兴趣了?你是安魂曲的战士,这对你来说只是一份任务。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

“就算这牵扯到我自己吗?”11号冷冷的勾了勾嘴角,“艾登,你参与了些什么。”

“我不喜欢你这口吻!这感觉他妈的就像是……我做了些什么坏事一样。该死的!我他妈被困在这块石头里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以后又要被和你这家伙绑在一起这么多年!我能做些什么!?我连自己的躯体都没有!我有什么阴谋好参与的!这世界上有什么是我想要而这个世界可以提供给我的?没有!那么我为什么要一次次在危难时候维护你?你告诉我我有什么义务这么做?”

11号退后了几步,皱了皱眉,“艾登……”

“你想跟我闹情绪是吧?好,很好,你自己一个人奋战去吧,我不会再帮你些什么了,再也不会了。”

光点的光芒忽然由银转红,并以一种近乎愤怒的速度快速闪烁起来,整个空间都被一种压抑的气息笼罩住了。11号感觉到胸口有隐隐的压力让他难以呼吸,就像是做梦的人将手压在了自己的心口。

他无法动弹,随后,意识迅速模糊下去,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沉重起来,渐渐的,身体的触觉逐渐真实起来,他仿佛从高压的深海缓缓浮上了水面,透出水面的一瞬间,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差,冲击力挤压着他的内脏,将胃部的液体往上压了出来。

他在现实中睁开了眼睛,随后剧烈的眩晕伴随着身体里的绞痛如潮水般迅速淹没了他,他扑到了床边,干呕了起来,却只有一些胃液顺着嘴角流到了地上。

脑海里充斥着一片嗡嗡声,他听到有人在说话,这感觉就像是耳朵上蒙了一层纱。

“行了,他醒过来了。”

 

11号抬起头来,只看到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模糊身影。

“博士……”

“嗯?”白大褂按动了墙壁上的通讯按钮,随后放下了手里的记事本,向他走了过来,“我是纳爱斯博士,不是曼彻斯特博士,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嗯……”他试着把自己的上半身撑起来,却扑通一声再度栽在了床上,“……我怎么了?”他又努力了一次,这次成功了,他看着自己颤颤巍巍的手肘,不由得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他的身体。“我觉得我的手不听我的使唤了。”

“它很快就会又开始听你的话了,现在只需要一点时间,你应该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不过你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这里……”11号抬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他又开始感觉到了绞痛,“连接次生物核心的地方。”

“有什么不对劲?”

“很疼。”他喘了两口气,感觉额上汗如雨下,博士看着他异常痛苦的表现,脸上的表情毫无触动。

“排异反应吗?”

“我会和次生物核心有排异反应?”11号皱起了眉,“我从一出生就和艾登在一起了。”

“那是你精神层面上的理解,对于你的身体来说,不是原有的就不是原有的。”纳爱斯博士转身从桌上拿起了一支试管,“现在出现排异反应可能是因为锁子的异常活动。”

“锁子异常活动?”

“你之前不是控制不了身体了吗?”纳爱斯博士震荡着手中的试管,提到眼前透过光线仔细观察,“我和你们曼彻斯特博士一样,研究安德罗的复制体,但是我不研究死歌,你有什么问题我也没法给你准确的答复。”

“这样……”11号的脑海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随后他忽然坐了起来,“这里是——”

“诺亚前哨基地,我从研究所赶回来的,我是今后负责刈的,嗯……如果你不喜欢研究这个词的话,我可以改成——检查。”纳爱斯博士一手拿着试管,一手执笔在记事本上写着什么,“我就是负责他的研究人员。”

11号舒了一口气,“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纳爱斯博士摇了摇头,冲他笑笑,但是11号却感觉他的笑容里并没有多少温度。

无论是谁都是这样,这些科学家,这些科学家有着一颗比野兽还要无人性的心。

不知怜悯为何物……

11号掀开被子打算下床,不料整个人从床上翻了下去,摔在了地上,这时他才发现,那个被他当做“床”的地方,其实不过是一处被垫上了盖被的解剖台。

“你还好吗?”纳爱斯博士关心的看着他。

“我没事。”他扶着膝盖爬了起来,低头看到了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也没做什么表示,只是淡淡的说,“我的衣服呢?”

“已经不能穿了,中尉给你又拿了一套过来。”纳爱斯博士指了指一旁桌面上搁着的红色衣料,“哦,对了,是她找到了你和刈的。”

“我知道了。”11号迟疑的抖开了那件红色的东西,果然,一模一样的款式,一模一样的大小型号,他现在有些搞不懂那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了。

他穿好了衣服,回头看了纳爱斯博士一眼,后者仍是冲他笑了笑,“现在不疼了吧?”

他点了点头。

“我就说嘛,时间问题而已。”纳爱斯摆了摆手,“去吧,他们应该都在等你了。对了,记得跟刈说一声,器材已经准备好了,从明天开始你就可以带着他过来……检查了。”

11号沉默着看了他很久,纳爱斯博士自顾自摆弄着他的试管,再也没看过他一眼。

“我知道了。”他恭敬的弯了弯腰,打开门退了出去。

 

11号行走在在长廊上,看着来来往往与他匆忙擦身的基地工作人员,在这座诺大的基地中,只有他像个漫无目的的游魂一般。

伊芙琳没有来找他。

“艾登。”他习惯性的叫了一声。

然而,这次却没有声音在应答他。

11号怔了许久,才想起发生了什么。

“算了……”他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紧接着他又马上停了下来。

等一下,这里……他是不是已经走过了?

他站在人流中间茫然四顾着,却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里走。

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而便携终端并不在那里。

这真是一件以前绝对不可能发生但现在却实实在在发生了的事情。

他迷路了。

这对于他来说真是一件无比搞笑的事,尽管他现在根本笑不出来。

“你啊……”

他低下了头,随后看到自己的身前多了一个人,那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穿着紫色的百褶短裙双手叉腰站着。

只听这小女孩眉头紧蹙着问道,“阿萨辛,他在哪里?”

11号眨了眨眼睛,“谁?”

“阿萨辛!”南茜用力的跺了跺脚,“就是和你打架的那一个!诺亚的间谍!”

她这么一嚷嚷,过道上的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纷纷表情古怪的看了过来。

“都看什么看!本来就是间谍!叛徒!哼!我不管!”南茜似乎试图一把揪住11号的衣领,但踮起脚尖也只能揪住他的衣襟,“他去了哪里!?”

11号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我怎么会知道。”

“别装蒜!你是最后一个见过他的人,你怎么会不知道?”

11号苦笑着,“我真的不知道啊。”

周围的人开始小声的讨论了起来。

“你看他的头发。”

“喂,那个是……白化种啊……”

“是那个死歌。”

“是那个安魂曲派来的死歌吧。”

“死歌是人造进化人,死不掉的,你知不知道?”

“放屁,死不掉联邦还怎么跟它们打?根本没传的那么神!”

“它们……”

它们……

南茜注意到了他表情的异样,忽然笑着凑近了他,“怎么样,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我就帮你揍他们一顿哦。”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真的不知道。”11号淡淡的推开了她,“借过。”

“你这家伙!”南茜气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你,你给我等一下!喂!”

11号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不是我说,喂,你走错了!你的房间在那边!”随后南茜感觉到一阵劲风刮过,11号飞快的跑回来与她擦身而过,随后瞬间消失在拐角处。

“啊!”南茜抬手按住飞扬起的裙角,“你这个混蛋死歌!!”

 

推开门,意料之外的,他没有看到刈,却看到伊芙琳坐在他的床上,正百无聊赖的荡着腿。看到推开门的是他,伊芙琳从床上跳了起来,刚想摆出以往一贯嘲讽的笑容,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11号抱住了腰,随后向后摔倒在床上。

“疼疼疼疼疼。”伊芙琳皱着眉看着莫名其妙把自己扑倒的人,“你什么情况啊你?”

11号立刻从她身上爬了起来,“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啊……”他被伊芙琳按着脑袋又趴了回去,只见伊芙琳挑起他的一缕发丝,所有所思的看着。

“说起来,我之前说了回基地要让你把头发染一下来着。”

11号看着她近在咫尺的侧颜,有些尴尬的把头扭到了另一边。

伊芙琳看着他这副样子,笑着一脚把他从自己身上踹了起来,“什么嘛,你偶尔也蛮可爱的嘛。”

11号跌坐在地上靠着墙壁看着她,伊芙琳则坐在床边翘着二郎腿也笑着看着他,11号抿了抿嘴唇,闭了下眼睛,随后伊芙琳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那一头苍白的长发缓缓的自发根至发梢,完完全全的变成了黑色。

她惊讶的合不拢嘴。“哇哦,原来你能自己办到啊。”

11号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除了那688对锁子用以战斗,剩下的用以身体改造的锁子一直处于打开状态的,白化的变异也是因为锁子,只要把那部分的锁子关掉就可以了。”

“这么方便啊,不过只能在黑白之间转换吧?有点单调……”伊芙琳吐了吐舌头,“我还以为能变成五颜六色之类的呢。”

“……”

“真是开不起玩笑,不过这样的话只要剪短到这个程度……”伊芙琳也站了起来,走到11号面前把手指比成剪刀状在11号的头发上比划着,“应该就很像安德罗了吧?”

“……”11号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还是那么反感啊,反感又怎么样,再怎么反感也没法改变你只是作为他的复制人才出生的事实。”

11号皱起了眉,“伊芙!”

“生气了?”

他咬了咬唇,“不……如果是作为他的复制人的话,比作为一名死歌好太多了……”

伊芙琳笑着凑近了他,双手捧住了他的脸颊,“我好像……一直让你很伤心呢。猫。”她踮起了脚尖,吻住了他的唇。

11号睁大了眼睛,伊芙琳用力的吻着他,推着他一步步后退,直到他整个后背贴在了墙上。

她吻得那样用力,那样认真,11号却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流下了她的脸颊,流过了她的嘴唇,也沾上了他的嘴唇。

伊芙琳,就算只是为了抱复,也别做这种事。

这样会让我以为你……

11号试图推开伊芙琳,却被她更用力的压在墙面上,“放开!”他一把挣开了她,伊芙琳向后趔趄了几步,随手擦了擦湿润的脸颊,笑着,“行了,我知道你们安魂曲把死歌里面那些个东西都切掉了,怎么?”她歪着头笑着看着11号,“难道你连外面那个也没了?还是说根本起不来了?”

“伊芙!”11号低喝一声,伊芙琳安静下来,沉默着看着他。

“我怎样都无所谓。”11号咬着牙看着她,在他的脸上露出了极其罕见的愤怒情感,“可是你为什么总要把你自己……表现的这么恶劣?”

“你管的着吗?”伊芙琳双手叉腰,仍是笑着,“我讨厌你,生怕你还不知道,所以我再说一遍,不是那种嘴上说着讨厌心里却其实喜欢的感情。猫。”她笑得无比灿烂,“我恨你啊。”

11号看着她的笑容,脸色发白。

伊芙琳向他走了几步,11号则后退了几步,抓起了床头放着的一把刀:那是每天吃完晚饭用来给刈削水果的刀。他一手抓着那把刀,另一只手抓起了自己的一头长发,一割而下——

黑发应势而断。

伊芙琳惊讶的看着他,11号的手里抓着那把长发——那把曾经成为了“白色死神”之名标志的长发,他的另一只手将刀递向了伊芙琳。

“要帮我好好修理一下吗?”

伊芙琳看着11号此刻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她能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此刻……很痛苦,很痛苦……

于是她微微一笑,“不能用这把。”她掏出了一把弹簧刀,屈指打开开关,刀刃噌的弹出,“用这把。”

 

“头发好软。”伊芙琳捻着一撮割下来的头发,“真的像猫毛一样。”

11号坐在她前面的座位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喵。”

“其实我是个黑发控来着。”伊芙琳把弹簧刀收了起来,用毛巾扫了扫11号颈部的碎发,“剪到这么短最好看。”

11号默默的听着她说的话。伊芙琳无聊的用他那撮断发搔着他的脸颊,然后看着他的脸颊因为瘙痒而一点点变红。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咳嗽,“下次做这种事能先把门关上吗?”

11号顿时有些尴尬起来,伊芙琳笑着一口咬在他的耳垂上,随后直起身来,“哈?你在说什么?”

门外站着的是伊薇,看到11号的样子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天呐,我本来还想看看你扎高马尾的样子。”

伊芙琳走过去一把揽住她的肩,“说得对,我怎么没想到呢。”

这对姐妹……11号抬手扫了扫额前的碎发,站了起来,“什么事。”

“两件事。”伊薇竖起两根手指,“头儿找你,以及,我希望你能去看一下刈。”

“刈又怎么了?”

伊薇耸了耸肩,“你知道的,该来的总会来的。”

11号皱了皱眉,“他知道了?”

“那孩子听到要开始研究时超淡定的走出去了,不过估计这会儿正钻在某个地方瑟瑟发抖呢。”

“你就不去找找他?”

伊薇意味不明的笑着看着他,“对于小孩子你意外的很上心诶。”

“总之,我先去找艾哲总长。”11号打开两姐妹的手从她们中间穿过走了出去。

“嗯……”伊薇保持着微笑,“我怎么感觉我忘了什么事。”

伊芙琳所有所思的抿着嘴,“我也这么觉得……”

姐妹俩的的目光扫过地上的一片狼藉,以及床单上、椅子上,碎发到处都是!

“喂!这不是等着我们收拾吧?!”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