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18话

第18话 【第一卷】Accident maker(下)

  • 锁子
  • 荆棘鸟TZ
  • 0.74万
  • 2017-02-14 13:37:10

这就是新武器的威力?

卡洛抱着枪,半步半步的移动着步伐,警惕的接近地上的人。

维尼的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最初的剧痛已经过去,她抱着自己的左臂侧倒在地上,一点点向后挪动,整只左臂已经失去了知觉,就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与此同时她还感觉到一件异样的事——那部分的锁子,没有了。

那并非像是在战斗结束后锁子自动停止运作的那样,而像是身体里被硬生生挖去了几块东西,留下了三三两两的坑洞。

她原本有32对锁子,如果她感觉的没错的话,现在她的身体里只剩下了16对锁子——整个左半边身体都失去了与锁子的联系。

“对进化人的武器?”维尼紧蹙着眉头,她用余光看到她的弓就掉在她右手边不足一尺的地方。三十厘米,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够到的地方。

她抬头看了眼卡洛,看来对方仍在考量着自己目前的状态,维尼咬了咬牙,向右一滚抓向了复合弓。

“砰!”卡洛当机立断开了枪,枪声如雷霆炸响,高架那边的队伍听到枪声时皆是心头一震。

“看来研究的成果还不够完善,对方仍有反抗能力吗?”艾伦单手抱着枪,他的另一只手还握着两枚小东西:一枚被做成了子弹的船型,圆润的弹头发出荧绿色的光泽;而另一枚则像是一小管针剂一般,晶亮的圆柱形玻璃管中流淌着亮粉色的奇异液体。

艾伦将那枚子弹填进枪膛。

这次出来一共就带了三发这样的子弹,一发让卡洛带在身上,另外两枚他带着,再加上这个。

他低头看着手心里那枚装着亮粉色液体的晶管。

不,还不到用这个的时候。

他将那管液体放回了外套的内衬中。

这个东西,可是要等到面对那个白化种的时候才能送出去的“礼物”。

“凯,起来。”檀原泽一把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怎么回事?”他的手指触碰到了一点溅射在地上的冰凉物质,顿时,一阵刺痛感自指尖迅速传开。

“别碰那个。”凯一把把他的手抓了回来,“不管那是什么,绝对不是什么友好的东西。”

檀原泽从地上爬了起来,环视四周,周身地面上三三两两的荧绿色由于没有击中目标,像是失去了活性一样渐渐黯淡了下去。

“凯,你身上有没有溅到?”

“你这么一问,我突然感觉有点儿疼了。”凯瘪着嘴缩了缩身子,檀原泽扳过他的肩膀,只见凯背后的衣料被那种奇异的物质腐蚀出了一个个大洞,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表面浮动着一片惨绿色的霉斑一般的东西。

檀原泽皱起了眉,“你身上长出荧光蘑菇了。”

“你才长蘑菇了!”凯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这应该是针对进化人的武器,说实话,我感觉我整个后背又疼又痒,该死,就像被毒蚊子咬了一口,现在还有点麻!”

“你还走得动吗?”

“废话!”凯一把推开他,掌中出现了一把飞刀,上下翻跃着,“就算现在再来十个敌人……”突然,他的手一抖,飞刀脱手落地,檀原泽脸色一变,一把接住了他倒下的身体。

“凯!”

不远处,艾伦举起了枪,他的手指扣在了扳机上,正准备射出第二发子弹。

 

“队长!押送车辆——”

艾伦倏地抬起头,看向了那辆防护严密的装甲车。

“什么!?”

紫色的电光一点点从装甲外壳中透了出来,这原本足以抵挡反器材武器子弹的装甲,此刻却正被从内部一点点切开。

“如果那些武器商大佬们知道了有人把‘紫光’当电锯使,想必会吐血三升吧。”叮的一声轻响,一枚金属的小铁罐从切开的裂口中被扔了出来,铛锒落在了周围警惕的包围住装甲车的士兵中间。

呃……联邦士兵们都是一愣。

这个看起来如此简陋的装置是什么?

就在这时,一大蓬灰黑色的烟雾伴随着一股刺鼻的气味从地上的铁罐中涌出,烟雾的掩护下,一个带着黑绿色厚重防毒面具的身影从裂口中轻盈窜出,手中发出紫色光芒的武器如闪电般破空而出,只在人类的肉眼中留下了一道道残影,瞬间便夺取了四五个士兵的生命。

“一看就是没被派去过险要地区的城区杂兵,连这种手工制式的烟雾弹都不认得,你说是吧?艾伦一等执行官。”

艾伦低喝一声,“DK771!”

DK771!?那可是现被通缉的进化人中的重头人物!

这个名号,可比那什么檀原泽的AKMO3响亮多了!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管了。趁着对方离自己还远,艾伦重新瞄上了五六百米开外的两人。

“啪!”然而他手中的步枪被人一把打飞,那个进化人竟然瞬间接近到他的身边,并且伸手一抄接住了落下的步枪,反手就将枪口塞进了一旁一个士兵的嘴里,扣动了扳机。

“砰!”那个士兵连一声呜咽也没来得及发出,扑通一声向后栽倒,嘴里还塞着步枪枪管。

“哦呀,我还以为就是水枪一样把药剂射出去呢,原来还是固体的子弹,对人也能有杀伤力的呀。”面具之下,扎斯特的嘴角大大的咧开,发出了夸张的笑声。

“你——”扎斯特握着紫光就贴身冲了上来,艾伦一弓身,一手摸向了自己的大腿外侧,扎斯特一个急刹,向上跳起,翻转身体,一脚踢在艾伦身上后一个后翻落地。

“好险好险。”扎斯特抬起腿拍了拍自己被划开一个口子的高帮军靴,“还好我鞋子质量好,不然这条腿就要退休了。执行官同志,没想到你还会玩近战,看了D区那场战役的信息我还以为你只会站在楼顶看戏呢。”

他看了眼艾伦手里拔出的那把短刀,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激光武器,自信的笑了。“高周波武器也是时候该退出这个时代舞台了。”扎斯特瞥着艾伦隐藏在军装外套下的用以束缚武器的皮带,撇了撇嘴,“上次我看到有人把武器绑在大腿上的时候,对方还是个身姿纤细柔美易推倒的妹子。”

艾伦沉默不语,只是屈指弹动刀刃,刀刃高频震动了起来。

DK771,拥有锁子数目不详,已知体术专精8,速度专精4。”

“就知道这么多?”扎斯特挑起了眉毛,“那我来帮你完善一下资料库吧,我有64对锁子,力量专精4,冷兵器专精8,以及。”他张开了双臂,像是要拥抱艾伦一般,“我有8的特殊变异改造。”

特殊改造!

艾伦吃了一惊。

就像是封锁区那一战看到的那个叫做南茜的进化人小女孩所使用的精神类能力一样,锁子所引发的变异除了普遍为人所知的那几种以外,还有极其罕见的特殊改造。

所谓的改造点数,就像是技能点一样。2对锁子能引发一次变异,所以联邦就普遍将2对锁子算作1点,然而由于锁子变异的随机性,“技能点”的叠加偏向也不是进化人自己能够决定的。

对方所说的特殊改造如果只是个垃圾能力就好了,毕竟艾伦自己在守墓人待的日子也不短了,可从没听说过DK771有什么特别的杀手锏这件事。

“你以为故弄玄虚有什么用吗?”

扎斯特耸了耸肩,“我只知道这会儿功夫,那俩小子已经有时间跑去支援了。”

 

卡洛开了一枪,那发子弹将维尼身侧的地面轰出一片蛛网般的裂痕,却没能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你……”维尼抓着弓疑惑的看着她。

“我……”卡洛皱着眉看着自己手中的枪,忽然眼神一凛,“不,我还是要杀了你。”

“你动摇了。”维尼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对方一个激灵就扣动了扳机,“你开始明白了:这一切不该是这样的。”

卡洛沉默了片刻,“不。”她重新抬起了枪口,“我不会因为任何事改变我现在的想法。”

“你现在的想法就是杀了我?”维尼摇着头,“这不是进化人的错。”

“这不是进化人的错,但战争就是战争。”卡洛的枪口稳稳的对准了她的眉心,“就像人类之间发生的战争一样,士兵与士兵间的战斗不论对错,只论输赢。”

“所以你就能这么铁了心的杀死别人吗?哪怕是一个与你等同的生命?”

“在我的视野里没有一个生命的价值是与我等同的。”卡洛平静的看着她,“狙击手的生命就是队友的生命,如果我活着,我的队伍就有胜利的机会;如果你活着,我的队伍就会有人死去。你也是个‘狙击手’,你应该明白。下辈子,如果不能当一个故事的主角的话,就成为一个普通人吧,不要再上战场了。”

维尼咬住了下唇,她年轻的清秀的脸庞上满是擦伤与尘土,“可是……我不想死。”

“……”卡洛扣动扳机的手指一顿。

“噗!”

维尼睁大了眼睛。

卡洛缓缓的向前倒下。在倒下的过程中,她转过身体向后开了两枪,随后一头栽在了地上,扬起一片尘土。

一枚飞刀扎进了她的后背,直至没柄。

“凯……”维尼长舒一口气,用复合弓支着地爬了起来。

“为什么不让我开枪?”檀原泽背着凯一路小跑赶过来,那两枪一发也没能命中,纯粹是对方作为一名战士的最后挣扎。

“嘛,你一枪过去那小姑娘还能有全尸吗?”

“扎斯特在这里,我们马上就能离开了。”

凯歪着头想了想,“这次我们失败了……”

檀原泽愣了一下,他还没想过这件事,“没关系。”

“你知道我现在什么感觉?”

“别说话。”

“我感觉我在变回人类。”凯的头低垂下去,“真可笑,我们明明一出生就已经是进化人了……”

“……”檀原泽沉默不语。

变回?

这个词用的真奇怪。

-

“哥哥!!”

-

他们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啊?什么叫变回?

何况就算有什么不一样……

-

“哥哥。”男孩侧过头看着他,地上的鲜血已经冰凉,厚重而粘稠,“下辈子,我再也不想……活在这么恐怖的世界上了!”

-

他也从来没想过要变得和他们一样!

人类的善良,不是被那么多童话歌颂过了吗?在哪里?!他从来没有看见过!

“卡洛……”维尼支撑着走到卡洛倒下的身体边,有些难过的看着她。

这个看起来只比她年长一两岁的女孩子,如今也已经为这场战争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这一切,永远都无法结束吗?

 

失败了!艾伦握住刀柄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这是他的第二次失败了!自他从守墓人军官学校里毕业以来的第二次!

他现在只能期望卡洛那边能顺利杀掉一两个对手,或者至少重伤他们。

“看来如今你只能放我们走了呢。”扎斯特“无奈”的摊了摊手。

“我们的运送目标呢!?”

“目标?还在你们车里睡着呢。”扎斯特耸了耸肩,“你们联邦的安检实在是太差劲了,我这么大个活人就这样进去了……”“我不是联邦的人!”

“嗨嗨,守墓人的执行官阁下。”扎斯特嬉笑着摆了摆手,“你是要撤退呢?还是现在就死在这里呢?”

“我当然会活下去。”艾伦眯起眼睛看着扎斯特一步步移动到装甲车边,从里面捞出一个人来,而周围的士兵没有一个敢上前去。

“那就告辞了。”扎斯特将昏迷的进化人实验体往肩上一扛。

DK771!”

“哈?”

“没错,我现在是什么也做不了。”艾伦紧紧的攥着手中的短刀,“即使人类如此弱小,但我们存活至今的原因,绝不是因为什么基因突变,而是一步步从食物链的最底层爬上来,不断变强的能力!”

扎斯特扯了扯嘴角,侧过头来看向他,“这句话,还是说给你的同胞们听吧。”他扛着那个进化人,一步步走远,没有一个人敢拦住他的去路。

嗬……艾伦呼出一口气,瞬间泄了气,双肩搭拢下来,“向联邦汇报吧。”他说道,一个正靠着人群掩护偷偷摸摸用通讯器发着信号的联邦士兵浑身一震。

“汇报吧汇报吧,不拦着你。”艾伦苦涩的笑了笑,转过身去,看着不远处E区的建筑物阴影。“所谓万物之灵的人类,如今在面临种族战争时,竟然还只是想着如何在同类间争权谋算,如果真的希望我能打赢的话,至少让我明确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敌人吧……”

他的周围,这些剩下的士兵们茫然的看着他,沉默不语。

“卡洛,汇报情况。”艾伦打开了通讯频道,“卡洛?”

对面一片寂静。

“妈的!”

 

摘掉了防毒面具,扎斯特此刻正和一群人蹲在B区郊外的一片树林里,脚边还趴着个昏迷不醒的进化人实验体。

扎斯特慢条斯理的点燃了一根烟,叼在了嘴里,他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在他的注视下,即使是檀原泽也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在一旁抱臂而立板着一张秀气小脸的维尼用复合弓捅了捅他,“老板,严肃点。”

“哦哦,好好好。”扎斯特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可能沾染的灰尘,轻咳几声,“那我就严肃了啊。”

他回过头就给了维尼一个栗爆,“这俩混小子也就算了,维尼,你可是正儿八经的猎狐犬正式成员!怎么连你也这么胡闹!”

维尼一时懵在了原地,“对,对不起,扎斯特阁下。”

“算了,感觉怎么样?锁子能恢复吗?”

维尼点了点头,“似乎只是把被击中那部分附近的锁子消灭了,我身体里的锁子密度本来就很低,并没有损失多少,应该过会儿就会自己复制回原来的数目。”

“不过还是挺痛的吧?”扎斯特摸了摸维尼的头,维尼竟然脸上一红。

“不,不会……”

“啊啊,我也要摸摸头!”靠着树干坐着的凯不开心的弹动着两条腿,小孩子一般的撒着泼,“明明我比较严重,头儿你都不问问我!”

“你活该!”扎斯特把手里的防毒面具扔了出去,正中凯的脑门。“谁叫你们两个活腻了去劫人家的车队!”

檀原泽也抱着手臂立在一旁,保持沉默。

“痛死了啊!砸傻了怎么办!”凯捂着脑袋抱怨着,“还说我们,你倒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

“呸,俩破小鬼,我回到家一看,客房空了,再一看,武器库也空了,再一搜,好嘛,联邦又要转接一个从其他城市送来的实验体了,吓得我赶紧找了过去。”

“然后就潜进了车队里?”维尼凑过头去。

“什么‘再一搜’,不就是黑进了联邦系统里嘛。”凯朝天翻着白眼。

“你小子真是还没受够罪是吧?”扎斯特捋起袖子准备打过去,凯怪叫一声跳了起来,缩到了檀原泽身后。扎斯特看了檀原泽一眼,后者也沉默着看着他,眼神并不友好。

“早跟你说不要这么浪,做这种事早晚会出事的,这不,浪过头了吧?”

檀原泽冷漠的表情有了不爽的趋势。

“算了,把你养这么大,我的话你也从没听过。”扎斯特摆了摆手。

“我又没叫你当我的监护人。”檀原泽扭过头去。

“你们啊……”维尼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行了臭小鬼,别整天摆着一副死人脸,还以为自己很拽。别以为我这么简单就会放过你们!我不收拾你们的原因……”扎斯特冷笑一声,“现在,我希望你们能听我说。”他偏了偏头,眼神中的温度逐渐降低,“接下来这件事情,如果你们敢告诉其他人,我就杀了你们。”

 

他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但在场的所有人不由得感觉脊背一阵发凉。

扎斯特的话可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的。

“虽然说这个秘密是A嘱咐我要带到坟墓里去的,但是现在他自己都生死不明了,我也无法再继续隐瞒这么大的事,至少,要让身边的你们几个知情。”扎斯特抱起手臂,“离开猎狐犬吧。”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的看向他。

“猎狐犬已经不是当初的猎狐犬了,当初那个为了神秘信条而战斗的猎狐犬已经消失了,就在二十年前,新的猎狐犬领导人上位之后,一切的传统都被抛弃了。这件事情,对于和总部距离这么遥远的你们来说,应该还很陌生吧。”

扎斯特抿了抿嘴唇,以这几个人为中心缓缓踱着步绕着圈,思索着措词,“最初,联邦用资金资助曼彻斯特•梅勒博士的研究,希望能得到曼彻斯特博士对于高阶锁子研究的在技术上的支持,但后来曼彻斯特借助死歌的力量脱离了联邦的控制并且与现在的安魂曲首脑一起成立了安魂曲,联邦失去了技术协作人员导致对锁子的研究进度一落千丈,进化人实验体的资源又那么少。”扎斯特看了一眼周围几个人的眼神,无一例外,他看到了疑惑不定的神情,他继续说道,“后来联邦找到了逐渐腐败的猎狐犬,收买了我们,不,他们的上层,让猎狐犬成为联邦插入进化人社会的一支旗帜。”

凯不可置信的跳了起来,“你在开玩笑吧!?”

“这是我和A从那个入侵了猎狐犬系统的黑客的本地计算机中找到的信息,他还没来得及销毁掉。”

维尼抬起一只手支在了下巴上,“这么说那个黑客难不成是猎狐犬自己的人?”

“不,我认为并不是,他的资料也被收录在猎狐犬的网络系统中,属于未注册阵营的进化人。而且根据A的调查,他应该隶属于一个叫做‘游骑兵’的组织,但你们应该和我一样对这个组织根本闻所未闻。”

檀原泽沉静的看着他,“A都已经不在了,你说这些话有什么依据吗?”

“没有。”扎斯特举起双手,“但是无论是真是假,我有所怀疑,我以前是雇佣兵,一直都是,为猎狐犬工作也只是我做过的那么多份工作中的一份,我不想被牵扯进那么多麻烦的圈子,你们不信我也可以。”他高举过头的双手手影一晃,紫光出现在他的手中,“那么,在你们从这里离开之前,发誓你们不会把我所说的任何一个字透露出去。”

凯迅速摆出了战斗的姿态,他和檀原泽和维尼不一样,他对这个颓废老青年可没什么太多的私人感情。

维尼焦急的喊了声,“老板!”

檀原泽冷静的说,“你是想让我们脱离猎狐犬呢?还是想要我们帮你揭露猎狐犬呢?”

“我说了,我不想被牵扯进任何麻烦事,我只希望你们也能够离开这个混乱的圈子。”

“他说的没错。”被救下的那个进化人此刻正缓缓爬起来,不知道他是刚刚醒还是已经听了很久了,“我曾经以为我会成为一名猎狐犬的预备成员,他们是这么告诉我的:这是一次潜入任务,我需要你去一个地方。结果到了那个地点就有一大群联邦士兵冲出来抓住了我!”他颤抖着看着自己的双手,“我被他们绑在手术台上,我能感觉到有尖锐的铁钩子伸进我的肠子里,我……”他抱住了自己的头,蹲到了地上,声音发着颤,“而且他们很有耐心,提供给我充足的食物,等着我完全恢复……还有各种各样的液体、药剂……”

“别再说了。”檀原泽打断了他,“我不想听。”

“联邦一定是在做针对锁子的武器的研究,而从今天的事情来看,他们已经成功了,至少成功了一部分。”扎斯特沉吟片刻,“那么,你现在还想加入猎狐犬吗?”他看向那个进化人。

那个进化人尖叫一声,“怎么可能!?我现在……我现在只想逃离这一切,找个地方……永远不会再被联邦抓住……”

“很好。”扎斯特点了点头,将紫光收了回去,抬起了手臂,指了一个方向,“我不会带着你,我想你也不愿意跟着我。渴望同类的话,你就从这里出发往北走,在B区的郊外——比这里更接近城市的地方有一处贫民窟,那里有一个进化人聚集地。不像G区的贫民区,那里没有暴民,由一个128对锁子的进化人管辖。”

那个进化人愣了愣,“是不是一个穿着黑裙子有黑色长发的女孩?”

扎斯特眨了眨眼,“哦呀,她很有名嘛。”

B区的大多数进化人都知道她。”那个进化人立刻埋头向北方跑去,“时间紧迫,有缘再会啦!”

“喂!你——”扎斯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迅速远去的背影,“艹!被救了连声谢谢也不说!”

“他这么走了不会有事吧?”维尼轻声问道。

“有64对锁子还会被抓住两次的,那是废物!也没有再救他的必要了。”扎斯特抱着手臂转向这边的几个人,“怎么样,意下如何啊?”

“我跟着老板。”维尼抱紧了手里的复合弓。

凯大拇指一扬指着檀原泽,“我无所谓,你问他吧。”

檀原泽面无表情的看了扎斯特一眼,转身就走。

“那就没办法了。”凯耸了耸肩,踮着脚尖朝檀原泽的方向挪步,“那么我们后会有期啦。”

哼……扎斯特抓了两颗石子在手心里,掂量了两下朝檀原泽的后脑勺掷过去。

檀原泽头也不回的反手一抄就将两颗石子抓在了手里,“我不会把秘密说出去的,你不用想着杀人灭口。”

“臭屁小鬼!”扎斯特气得原地跳脚,“没了老子我的保护你可别死在外面!”

檀原泽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凯跟在他身边,回过头俏皮的挥了挥手,算是告了别。

直到两个人的身影都消失在视野之外,树林里只剩下两个人了。

“老板,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扎斯特摸了摸下巴,心里想着该怎么处理这因为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而长出的胡碴。

“老板?老板!”维尼叫了起来,“你的烟要烧到嘴了!”

“啊?哦哦啊啊啊!”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