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17话

第17话 【第一卷】Accident maker(上)

  • 锁子
  • 荆棘鸟TZ
  • 0.78万
  • 2017-02-14 13:36:56

是夜,夜色如漆。

B区与E区交界处,两道人影出现在高楼之颠,注视着脚下寥寥几点簇拥在一起似乎是寻求保护的星光——那是几辆在夜色中前行的车辆尾灯,沉默不语。

一个开口了,这首先是其中声音比较年轻的那一个。

“计划?”

另一个将手抵在下巴上,低垂着头似乎沉思了很久,“没有。”这是声音比较低沉的那一个。

“后援?”

“没有。”

“指挥?”

“没有。”

“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声音比较低沉的那个又沉思了很久,双手伸向身后,摸出了两根棍棒一样的东西,但看那造型更像是枪支的前后两截,“抢吧。”

“你先我先?”

“你先。”那人双手一合,两截零件咔嚓一声拼合在了一起,前半截枪身下的支架被展开,那人悄无声息的贴着天台的地面滑了下去,匍匐在地,一只眼睛凑近了瞄具,一声轻响,向前折叠的老式手工瞄具弹了起来,“要是一会儿近战了就不方便用枪了。”

“我有心里阴影。”那个比较年轻的声音咽了口口水,“上次差点被你一枪崩成高位截瘫。”

“不会有下一次的。”那人的语气平淡,“上次回去之后我改造了一下这把枪,可以适用巴雷特的子弹了,我还带了穿甲弹,这样就算他们的车队再进行加固也没用了。”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我再打中你,你连高位截瘫的机会都没有了……

声音比较年轻的那位——凯•凡迪特看着与自己合租的室友——檀原泽,嘴角抽搐了下。

几乎所有的埋伏都发生在夜间,那是因为对于暗夜的行者来说,黑暗是最好的掩护。

特别是对于那些……能够在黑暗中看清事物的生物来说。

“停下。”驾驶室里的艾伦举起了一只手,他所乘坐的车辆应声停下,随后,后方被护送的整列车队都停了下来。

一时间,坐在敞篷卡车里的诺亚士兵都紧张的举起枪扫视四周。

喵呜……

一声轻微的猫叫,一只通体漆黑的小猫漫步在高速公路一侧的护栏上走了几步,在夜幕的背景下,唯一能够看清的只有它那双碧绿的眼睛。

“猫?这里怎么会有猫?”

“队长……”

艾伦却挥了挥手,接到指示的士兵忐忑不安的放下了手里的枪,却依旧张望着四周。

车队继续前行。

那只小猫注视着这一行人,灵巧的一跃,落入了高架桥之间的黑暗中,即使是猫,在这个高度落下去,也不可能不被摔死。

但是这种时候,没人会在乎一只小猫的死活。

有几束目光落在了车队最中央被护送的那辆车辆上。

那是一辆装甲车,应该说那是一辆关押着一名即将被送往联邦总部的进化人实验体的装甲车。

今天他们所运送的,是一名拥有着64对锁子的实验体。对于进化人来说,64是个分水岭,无法显露出水银圈的64对以下的进化人虽然难以将其与正常人类进行分辨,但同样的,他们的威胁也最小,小到很轻易就可以被一般的人类士兵杀死。

但是比起装甲车里那个因为被注射了大量麻醉剂陷入长久昏迷的进化人,他们这支车队最警惕的却是……

艾伦的手指在移动终端的屏幕上滑动着。

檀原泽,男,身高175cm,拥有32对锁子的进化人,无外放改造。

射击精度专精10,敏捷专精4,热武器专精2

纯远程类型的吗?

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

一年之中成功劫下了16支联邦的运输车队的人,会只是一个普通的32对锁子的进化人吗?

进化人的锁子改造和死歌的利用大量锁子提供大量几率不同,进化人的改造完全是随机的。虽然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但进化人本身对某一方面的天赋或者特质,有时候也会影响锁子变异出能力。

如果是狙击手的话,对方应该是个沉着冷静的人吧?

这是艾伦第一次和这个他已经从部下口中听说过无数次的“劫车惯犯”交手——如果这个人真的会出现的话,在被降级之前——虽然他表面上的等级还是一等执行官——他从没亲自参与过这种事:

护送实验体。

“那人有个同伙。”出发之前杰克告诉他,“对于这个同伙我们并没有太多的详细资料,只知道他应该也是个32对或以下锁子的进化人,因为无论是他还是檀原泽,在使用能力时都没有出现过水银圈。这个同伙至少有着6的敏捷专精,并且使用飞刀这种中近程的冷兵器。”

“你不跟我一起去吗?”他问杰克。

“不,但是这个会跟你一起去的。”杰克抄起一个东西丢进了他的怀里。

这个……

艾伦的手伸向了驾驶座座位下的空间,摸到了那个东西。

就是能够让人类彻底战胜进化人的东西。

 

“我数到三就开始。”凯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了身后的檀原泽。

后者回以一个坚定的点头。

凯深呼吸一口,竖起了一根手指,“一!二……”

“砰!”

一发子弹擦着他的耳边射了出去,高速转动的子弹灼烧着空气,直接将打头那辆车的油箱打爆。冲天的火光中,凯眼神呆滞的怔在原地,他甚至能闻到自己耳侧的发丝发出的焦味。

半秒的当机之后,凯拔腿如闪电般窜了出去。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你这混蛋!”

面对同伴的怒吼,檀原泽的回应则是慢条斯理的提了提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抱歉,我没能理解是第三下时开枪还是第三下之后再开枪。”

“什么!?你敢再不默契一点吗!?”凯几乎在士兵们慌乱着准备御敌的同时到达了车队面前。

檀原泽却陷入了沉默,他黑色的瞳孔收缩成了十字形,对应着狙击枪上那枚老式瞄具上的十字,在将准星锁定在目标的眉心上。

三点一线。

探照灯的灯光打在了凯的脸上,他不得不抬手挡在眼前以免被突如其来的强光照瞎。

“喂喂喂,这算是照顾我这个被队友坑坏的衰货了吧?”凯将另一只手举起,五指摊开,示意他的手心里什么都没有,“居然没有立刻开枪。”

艾伦一行人安然无恙的从跳车落地的位置站起,抖落身上那件守墓人特制的制服上蹭到的灰尘,虽然被气浪掀翻在地的姿势并不好看,但火舌根本无法在这件制服上留下任何痕迹。

“所以,你应该是那个用飞刀的‘同伙’?”他抬起头,看向了突然出现的凯。

“同伙?我不喜欢这个称呼。”凯挑了挑眉,没事人一样的嬉笑着。

“那你想被怎么称呼?”

“以血色渡鸦之名——夜幕下,在死亡间穿梭的劫车二人组!啊!”凯一脸陶醉的用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胸口。

艾伦的嘴角在抽搐。

“嗯咳,你的进化人编号应该是AKB78,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说吧,你的名字——在你被逮捕之前。”

“诶诶诶!?听说少有的著名的进化人才能被记住除了编号以外的名字。”凯微笑着,保持着双手环胸的动作,向面前的艾伦鞠了个躬,“真是万分荣幸……”

艾伦脸色一变,向侧一个贴地翻滚,“闪开!”

凯低下头的同时,他后颈处的衣领中有几点微光闪烁,随后,五根排针受机关触发射了出来,两名联邦士兵措不及防被射中,几乎是立即就剧烈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有毒……”

艾伦心有余悸的看了眼地上转眼间便毫无生命迹象的士兵,举起一只手在空中连打了好几个手势。“按计划!开始进攻!”

进攻?

凯勾起嘴角,哗啦一声扯开了上衣的搭扣,露出内侧别满的一排排飞刀,两枚飞刀跃然掌上,如蝴蝶般上下翻飞,银光闪烁,随后被他啪的反握抓在手里。

已经不想一如既往的防守了吗?那么……

他的身影倏地在原地消失。

我就陪你们玩儿玩儿!

檀原泽安静的低伏在地上,此刻他的位置已经距离开的第一枪的位置远了一百米。

枪口微微的晃动只能由微米来计量,他的心跳和呼吸都逐渐放缓,如果不是还有每个半分钟一次换气的身体起伏,几乎都看不出来他还是个活着的生命体。

只要锁定到那个领导者,锁定这支队伍的头儿。

只要除掉那个……

十字准星时刻很随着艾伦的动作浮动着,然而,就在他准备开枪的那一刻——

准星猛地移开,锁定在了一个士兵的眉心上,砰的将其一枪爆头。

差点被步枪子弹击中的凯一个后跳跃上了一辆车的车顶,手里两枚飞刀脱手而出,两名士兵也应声倒下。

一阵覆盖式扫射落在檀原泽刚才隐藏的位置上,然后此刻的他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个位置上。

 

这次我们不会再输了。

艾伦脸色平静,沉着的在队员的掩护下做着指挥。

进化人,你们的优势,很快就会被瓦解了。

战斗已经进行了五分钟。

糟糕……

檀原泽皱起了眉。

那边的凯也应该注意到了。

每当他准备向艾伦开枪时,就有个士兵会猛地冲上前去与凯拼命,如果他不开枪援助,凯恐怕不死也得受不轻的伤。

“到现在只死了……六个吗……”

和之前那几次以他们两人全灭一个车队的战绩不一样,这一次的行动……可能会输!

他瞥了眼打着强光灯向这里搜索过来的士兵,看那身制服,应该不是联邦的人。

守墓人么?

他往E区和B区交界处的建筑物阴影中又缩了缩。

麻烦了。

 

“嘁。”凯一个长跳从一辆车顶跳到了另一辆车顶,一个滑步滑下了车顶,一梭子弹紧跟着他打在了车身上,仅仅只是将那辆运输卡车上的铁皮打成了筛子。

“打不过啦!我跑啦!”他跳了起来,拔腿头也不回的往高架的一头跑去,“我跑啦我跑啦!”

这家伙脑子没问题吧?

追着他打的士兵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弹流伴随着士兵疾跑的脚步声一同追了上去。

檀原泽挑了挑眉。

好家伙!

一颗子弹就打在艾伦身后一辆车的引擎盖上,一声并不惊人的炸响,艾伦迅速将身边两个士兵连带着按倒在地,紧随着的一声爆炸的巨响伴随着一股热浪将距离接近的几个人掀翻在地。

“不要去追!”灰头土脸的艾伦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护卫车辆要紧!”

然而已经追出去的士兵充耳不闻,径直朝逃跑的凯的方向追了过去。

“操他妈的白痴联邦!”他一脚将脚边的一把步枪踢飞出去,下一秒,一枚穿甲弹留下的弹坑出现在他脚下的高架路面上。

艾伦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他艰难的转过头来,看向了远处的那一片漆黑,那里,隐藏着一名杀手。

现在人数减少了。

也没有让他分心的目标了。

那么,杀手的作业。

开始了……

 

“所有人!寻找掩体!”

“砰!”

枪声……

“砰!”

不断……

每当有士兵试图探出掩体反击,一瞬间就会有一蓬鲜血在掩体后炸出,士兵在不断的倒下,每一枪,都精准的正中了眉心,那些头颅被轰杀得血肉模糊,已经无法再辨别出原本的容貌。

对方并没有子弹射向他或试图将他从掩体后驱赶出来。直到艾伦身边第四个被一枪爆头的士兵倒了下来,鲜血,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脚下,沿着边缘包裹住了他的战靴。然而,艾伦出奇的镇定下来。

“在与进化人的战斗中,不要去试图用压倒性的攻势压制他们。”杰克说道,“艾伦,你的攻击欲望太强,但其他人并不一定如此,这一点上,也许你跟‘白化种’很像,你们都是会一直盯着自己的目标看的人,这样的性格,会让你过早的暴露你的目的。”

啪……哒……

此刻,艾伦的手里抓着一个造型奇怪的盒子,有些像一个小巧的胶囊,从一抛一接时的音效看来,里面已经空了。

虽然对手是意料之中的强,但面对死亡的恐惧,还是有不少士兵忐忑起来。这位艾伦一等执行官曾经参与过的那场封锁区的战役他们也多少有所耳闻,如果是这位执行官带队的话,他们……他们岂不是会像封锁区死掉的那些人一样……

“所有人。”艾伦一把抓住了落下的空盒,声音并不响亮,仅仅能让在场的剩下的士兵听清楚,“停止反击,就地休息。”

休……休息!?

十几名士兵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的“头儿”。

 

嗯?没动静了?

檀原泽皱了皱眉。

这个叫艾伦的,很难搞啊。

“凯?”他抬手按住了耳边的通讯器,“你在哪里?”

凯的声音听起来依旧轻快明亮,“啊哈,我这边还没处理完诶。”

“哦,你加油。”

“喂喂喂不要挂断!你咋这么冷漠呢?!我还有话没说!喂!”

檀原泽的眉毛一挑,说话方式依旧简洁有力,“说。”

“啊,就是那个……刚才我看到有个女的脱离了追踪你的队伍绕到你后面去了!”

“……”檀原泽的指尖在切断通讯的按键上方停驻了四分之一秒,噌得回头向自己身后看去,“你说什么!?”

“嗖——”一支长形弓箭贴着他的鼻尖破空而过,铮得钉在了他身侧的墙面上。

檀原泽怔了足足有一秒钟才想起来背起狙击枪往另一个掩体那儿跑,然而还没等他跑出一步,一发子弹擦着他的发丝射了过去,檀原泽条件反射的向后扭转过身体,然后他发现,他又被逼回了初始的位置。

“喂?喂!怎么啦?”凯还在通讯器另一头不明所以。

檀原泽现在听到他的声音就觉得满头黑线,“你确定是一个女人,不是两个?”

“两个?两个什么啊?”

檀原泽这次真的切断了通讯,他小心的伸手将那支箭拔了出来。

没错,尾羽小巧,近乎弩箭,这是为了长距离的极速飞行而做的造型上的改造。

这是一支由复合弓射出的箭矢。

“我居然有一天会需要他们的救援吗?”他不由得喃喃道,随后背着狙击枪弓起身子,挨着掩体猛地冲了出去。

“诶诶?真生气啦?”通讯断了的凯一肚子委屈的看着满地联邦士兵的尸体,撇着嘴弯腰将尸体上的飞刀一一回收回来,“我不就想回坑你一下嘛,我都没生气过,你生什么气,小气鬼。”

-

两侧的还是在旧时代由水泥铸成的建筑物残骸在枪声中不断的崩裂,檀原泽一刻也不能停下,因为只要一停顿,他就会连人带掩体一起被轰成碎片。

对面那把狙击枪可不是他手里这把手工改装货,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反器材武器!

这什么见鬼的换弹速度啊!

就在这时,又是一发子弹将一大块建筑残骸炸开一个大口子,然而这一枪的目标却不是檀原泽。

“维尼!”檀原泽继续保持移动,一边切换着通讯频道,“维尼•格兰杰,不要和对方缠斗,他们还有其他增援。”

“先确保你自己的安全,檀原泽。”那名被唤作“维尼”的同伴从容不迫的切换着掩体,一边伸手摸向了自己背后的箭袋,几乎是指尖摸到尾羽的一瞬间,那支箭就已经被搭在弦上了。黑色的齐刘海下,非人状收缩的瞳孔表明了她的身份,以及可以确定的基因改造方向。“不用担心,你可以先去解决其他人,这个……”她倏地拉紧弓弦,“留给我。”

她经过了视力强化的眸子里映出一点与她手中锐利的箭尖折射出的光芒一样的光点——那是与她遥遥相互对峙的那把狙击枪上所佩戴的瞄具反光。

 

“维尼•格兰杰,进化人编号AC660,隶属于猎狐犬。”对面的狙击手仍旧保持着半蹲在地架枪瞄准的姿势,一边平静的说着。属于守墓人的黑色军装似乎有些不太合身,高耸的双峰被挤压在狭小的空间里,虽然以守墓人军装弹性颇佳的布料来说也许并不难受,但看起来也异常委屈。

“而你是卡洛•罗德,隶属于守墓人战术组第三小队狙击班,精英狙击手。”维尼也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弓弦的弧度,两指尖稳稳的夹住了箭矢的尾羽,连一丝颤动也是不曾有。她身上是一件浅蓝色的衬衫,黑色的马甲敞开着,配上脑后的黑色高马尾,让人几乎要将她误以为是误入了战区的普通女子高中生。

就这样对峙了半分钟,两人忽然同时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卡洛从地上站了起来。就像是在决斗前要将长剑互相交触的年代久远的骑士精神——两人各自后退了一步。

“请等一下。”维尼朝着对手竖起了一只手掌。

“请便。”卡洛的表情漠然,看不出她的真实想法。

于是维尼随意的将复合弓夹在了腋下,从马甲里翻出了一块怀表,咔的将表盖翻开,“嗯……和原计划定的时间线有点出入了,没办法,只能快点了。”她的语气很轻松,似乎对面那个刚才还与她打得难舍难分的其实只是久别重逢的挚友。

“我这边也要快点了,队友还等着我过去。”卡洛的枪口斜指地面,虽然这个动作看起来对维尼并无威胁,但双方两人都知道,这个角度上只要卡洛的手指轻轻一勾,她手里那把枪管长得可怕的反器材武器就会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弹起来,而对于她们来说,加以瞄准再扣动扳机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那么我们两个都抓紧时间吧。”维尼将怀表放回了马甲里。怀表消失在视野里后,卡洛的脑海中重新浮现出刚才那块怀表上的雕纹,这种旧时代的仿古玩物如今已经没有人在使用了,至于对面这个女孩为什么还在使用,她并不感兴趣。

两分钟内结束战斗。维尼心里想着,重新架起了复合弓。

七十秒内结束战斗。卡洛这样想着,搭在枪身上的手指猛地用力抬高枪口。

“嗖——”

“砰!”

 

“檀原泽朝你们冲过去了。”艾伦靠着掩体,抬头看着夜晚灰暗的天空,“卡洛牵制住了维尼,你们把檀原泽拉过来。”

“是。”

三道黑影从檀原泽身旁两侧的建筑物中闪现出来,他们穿着守墓人的黑色军装,还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脸上戴着的居然是一枚乌鸦的面具,长长的鸟喙延伸出来,看起来颇有质感。

“乌鸦?天葬吗?”檀原泽用余光瞥了一眼追击他的人,“真够无聊的。”

他的左手中几乎是凭空弹出了一枚匕首,转腕反握,倏地减速侧移刺向从右边追过来的一名守墓人,对方一个侧闪与他错开,试图伸手去抓他的手腕,檀原泽鬼魅般的向后撤步,扭动肩膀啪啦将背上的狙击枪甩了下来用右手单握,当做烧火棍一样抡向了那个守墓人。

一身乌鸦装的守墓人速度竟然与他不相上下,一抡被躲开,檀原泽面不改色的举枪扣动扳机,一声巨响,也来不及看有没有命中,檀原泽借着狙击枪巨大的后座力一个后倒,握刀的左手手肘曲起,撞上了意图悄悄接近他后背的另一名守墓人的胸口,并且接着倒退之势连击数肘,打得那人闷声不出节节败退。

第三道身影冲过来伸手扣向他握刀的手腕,檀原泽翻转手掌哗啦一个刀花将那人的手划出一片鲜血,紧接着又是一个撞肘借用反作用力从他身后那人的怀中弹出,向侧数个翻滚半蹲在地举起了枪。

-

咔嚓。

一声上膛声,弓着身子在废墟中游走的卡洛如同一只矫健的猎豹,贴着墙壁的维尼将复合弓按在自己胸口,屏住了呼吸,脚下的砂砾微微移动,那是因为踩在它们身上的几道变大了的缘故。

卡洛的呼吸声很轻,很轻。

这呼吸声在一瞬间消失了!

就是现在!

维尼的肩胛肌肉用力将自己弹出了掩体,拉弓射箭在一瞬间完成,几乎与箭矢破空声同时发出的还有一声枪响——复合材料的箭头竟然将划破空气的那颗子弹从中破开一分为二,而火药的爆炸也将整支箭矢炸成了碎片!

“就算人类发展到现在还依旧在使用火药武器,是不是很可笑?”卡洛面无表情的突进,狙击枪下一把刺刀被独立的机簧控制着弹出。

维尼横过弓臂架住她的刺刀,依旧保持着她端庄严谨的气质,“那是因为你们在使用新型武器时闯下了大祸——就像是一个孩子不小心打翻了牛奶一般不知所措。”

“你们也会调侃那场战争?”卡洛用力偏转刀锋,试图让刀尖进一步的探向维尼的脸颊,“基因污染给了你们新的生命。”

“我们的生命原本应该与你们一样!”维尼用力一推将卡洛的刺刀撞开几厘米,随后迅速取下一支箭矢抓着箭杆用箭尖去刺卡洛的腹部。

卡洛的刺刀也迅速下压挡住了她的箭尖,砰的开了一枪,一阵尘土飞扬,反器材武器的近距离威力让维尼不得不向后闪开,她几乎感觉到她有那么一会儿失去了对她的手腕的控制。

卡洛不动声色的活动了下自己的肩膀,肌腱连接处传来撕裂般的痛感。

差不多了。

她看着对面的女孩依旧倔强的站得笔直,她那身高中生一般的打扮,似乎在诉说着:像她这样的年轻女孩却不得不出现在战场上——这简直是上帝的暴行!

但是对对手的怜惜只持续了一秒,卡洛的五指弹动,眨眼间,一枚特殊的子弹被送进了枪膛。子弹上荧绿色的涂料一闪而过,令维尼心头一跳。

几乎是本能的预感到威胁,维尼的身体先于大脑一步做出反应向侧躲避——一点火花也没发出,取而代之的是一蓬荧绿的流光,宛如坠毁的星辰一般,瞬间将她的所有逃跑路径全部笼罩住!

糟糕!

维尼极力侧过身体减小与流光的接触面积,光芒落在她身上的一瞬间,她已经做好了应对灼烧一般的疼痛。

然而,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茫然的看向抱着枪的卡洛。后者轻轻的摇了摇头,依旧面无表情。

“啊……”维尼忽然睁大了眼睛,紧接着抱住了被光芒射中的左臂摔倒在地,“啊!”

 

差不多了。

艾伦呼出一口气,伸手从身旁死去的士兵身下摸出了一把步枪,咔哒退出枪匣,装填上一枚特殊的子弹。

然后,他离开了掩体,举枪瞄准。

此刻,檀原泽的面前只剩下了两个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的守墓人,而第三个已经没有气息,一动不动的躺在一旁,腹部被狙击枪近距离轰出的大洞里甚至能看到白森森的脊椎骨。听到惨绝人寰的尖叫声,他噌得抬起头来看向维尼的方向。

发生了什么?

他下意识的举枪瞄准想提供支援,然而下一秒他被一个身影扑倒。

“闪开!”一声枪响,但却不是檀原泽的枪——凯用力的将他压在身下,一道艳丽的流光如同彗星划过深沉的夜色,接着在他们两人的身旁炸开!

那是一朵无比动人的地狱礼花。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