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脑盒 > 第14话

第14话 014-018放逐太空

  • 脑盒
  • 幻思花毛兔
  • 0.49万
  • 2017-02-13 21:31:06


014




**************************




  老祖爷要被放逐宇宙其他星球了,苗苗和爷爷在最后的两天里一直陪着老祖爷,陪老祖爷看花,陪老祖爷种树,陪老祖爷去看花都市附近的风景。老祖爷很淡定,什么东西看看就好,也不惊奇,老祖爷已经一千年了,什么东西没见过,见的太多了。


  这里说一下前文中老祖爷为什么不知道家里的厕所在哪儿?老祖爷已经一千年了,后辈搬家无数次,老祖爷开始可能还会看看家里的摆设,厕所厨房什么,到后来就腻味了,一般家就直接让后辈把自己放进灵房,就在灵房里看电视听音乐。


  这次老祖爷要走了,神情也特别自然,没有害怕,没有恐惧,也没有不舍,一千年的人,已经算是神仙了,人间的风风雨雨都麻木了。在最后两天里,老祖爷一直和苗苗和苗苗的爷爷谈话,说什么苗苗感觉很乱,一个一千年的人,脑袋里装的东西太多了,天南海北,几个世纪以前,什么什么。


  苗苗是活人,苗苗有瞌睡的时候,苗苗谈着谈着就睡着了。苗苗睡后,老祖爷就和苗苗的爷爷交谈,在老祖爷眼里,苗苗的爷爷也是一个小不点,辈分太小了,一千年传承下来,都很难算清是多少辈儿的人。两个脑盒叽里咕噜交谈,不时发出阵阵小声,苗苗就在旁边的沙发上酣睡。


  





015




*************************





  三C组的人来了,老祖爷要走了。老祖爷嘱咐过,要苗苗亲自送老祖爷上灵船。苗苗抱着老祖爷的脑盒在灵房里和家人告别,最后是客厅里的爷爷,情绪都很难过,苗苗第一次体会到离别的悲伤,爷爷死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难过。


  三C组的人都是一身黑色礼服,头上戴着一顶很漂亮的小歪帽,歪帽上有三个套环C组成的帽徽。在胸前,有三C排列的胸章绣在衣服上。三C组有男有女,十分和蔼,一点都不像传说中那么可怕,都很有礼貌,温文尔雅。


  三C组的人查看苗苗家的灵房后,确定要被放逐的脑盒是苗苗家的老祖爷,然后让苗苗签字,苗苗签完字,按常理老祖爷的脑盒会被三C组的人带走送上灵船。苗苗说要亲自送,三C组点点头同意,这种情况不罕见,很多家属都对亲人恋恋不舍,都提出这样的要求,亲自送一下。


  亲自送脑盒,三C组的车不让坐,必须是家属自己的车,或者打的,三C组有规定和提醒,自己送,必须在规定的时间送到灵船,否则按违约处罚,除了罚钱,最严重的就是去家里再拿一个脑盒放逐。迫于压力,亲自送脑盒的家属都很准时。


  三C组的人离开,苗苗抱着老祖爷的脑盒在家里的草坪上转悠,让老祖爷看看家园最后一眼。老祖爷只简单的看了看,老祖对苗苗说:“走吧,早点走,别误了时间,到时候再赔一个脑盒,更难过。”苗苗点点头。


  爷爷说要坐轮子一起去送老祖爷,老祖爷不同意,老祖爷说了,爷爷也是脑盒就别乱跑了,别到灵船那里被人误认为要被放逐的给一块儿稍带了。家里脑盒一片难过,有的脑盒在屏幕里哭泣,这种悲伤,在核时代,只有死了人才会出现。


  安慰着长辈,苗苗把家里的汽车开出来,没有轱辘,像个悬浮在空中的飞碟,离地五十公分。把老祖爷放副驾驶上,苗苗开车朝灵船港口驶去。灵船的港口没水,是空港,所谓的灵船不是水里的船,是太空船,往太空飞的宇宙飞船。


  灵船很大,有几十层楼那么高,长方形,上宽下窄,头大尾小,上面乱七八糟有很多灯光小窗,从整体看,很像一口大棺材,闪着星光的大棺材。灵船的船身上喷着巨大的英文字母,CCC-灵3,3是编号,灵船不只一艘,很多。


  苗苗抱着老祖爷来到灵船下面,心里一阵感叹,好大啊,苗苗长这么大从来没来过灵船近处,以前有看见也是看天上飞的,或者从远处眺望,今天站在灵船下面,太壮观了,和其他货运客船不一样,灵船有股神秘感,封闭的很严密,那种光滑的表面凸显和其他宇宙飞船的区别。


  一个船员走到苗苗身边查看苗苗手里的票签,票签就是三C组在家签的那个,一个附件留在苗苗手里,合约的一短是一张可以撕下来的船票,没有这个,灵船的船员不会理你。船员查看苗苗的票签后,把票撕了一块,然后指着一个港口区域对苗苗说:“你去那里,15号区,提升箱为25号。”说完拍拍苗苗的肩膀,意思是快点过去,后面还有其他人等着。


  苗苗来到15号区,那里已经站了很多人,那些人都抱着一个脑盒,一个个哭丧着脸,有的用手绢擦泪,有的忍不住哼哼哭泣。苗苗看这悲惨的情景,心里也是一酸,眼里湿润润的,看看手里的老祖爷,老祖爷很平静,面露喜色,一副好奇的样子,老祖爷在脑盒里喃喃:“好久没有这种新鲜感了,有意思啊。”


  在灵船下,哭的难过的都是活人,脑盒里的长辈都显得特别平静,有的还乐,有的说笑,脑盒有的跟亲人聊天告别,有的和其他脑盒谈话,说什么的都有,这个问:“喂,你多大了?”那个回答:“我五百年了。”这个:“那你小,我比你大一百年。”那个:“这边有个比你还大的,八百年了。”很多脑盒都惊讶:“嚯!好大。”


  苗苗的老祖爷在脑盒里撇着嘴得意,也不说话,那意思是:“八百年臭美什么,老人家已经一千年了。”就在老祖爷得意时,旁边一阵骚乱,有人喊着:“快看啊,王家的来了,哎呦,时间肯定不短了。”有人说:“去年走的就是两千年,今年也少不了吧。”王家的脑盒自己哈哈一笑说:“多谢诸位欢迎,老人家我整整两千年,去年走的是我大哥,我比他小一岁。”







016




****************************




  15号区,灵船下,苗苗抱着老祖爷的脑盒。王家2000年的老祖宗和众人炫耀自己的年限,有嘴刁的鄙视说:“有什么好炫耀的,要不是三C组那帮混蛋要我去宇宙,我也能呆几千年。”王家老祖宗不爽反讥说:“说那些没用,你呆一个啊,你倒是呆一个啊。”


  嘴刁的大喊:“别激我,我也不跟你说狠话,就凭你两千年繁衍那么一点后代,其他的都上那去了,还有脸说,我是年限短,可我几百年的光阴就可以有资格被放逐宇宙了,而你要两千年,哎呦喂,也不知道你们家的脑盒是怎么放的,都放那里去了。”


  王家老祖宗很生气,叽里咕噜开始和嘴刁的对骂,两个后辈抱着脑盒脸红,后辈不吵不恼,只是尴尬的笑笑,谁也不会为两个脑盒吵架急眼。苗苗的老祖爷听着有些脸红,自己也一千年了,早知道年限长会被人这么耻笑,还不如早点让苗苗把自己给砸了。


  就在人们喧闹时,灵船上一声沉闷的笛声响起,笛声不像是喇叭吹的,也不像是音响或者扩音器放的,像是整个灵船的呼吸,笛声一响,整个灵船都震动了一下。有船员大喊让抱脑盒的人准备好站位,等提升箱下来按照编号摆放脑盒。


  苗苗抬头看看,苗苗看到灵船上的侧甲板打开很多缝隙,从里面伸出很多长方形条状物,条状物伸出很长一段停下,从上面垂下一个坦克链条一样的东西,链子上挂满箱子,一排一排,这些箱子单列垂下,一排有五十个,然后一层一层往下卸,一排五十个都标有号码。


  苗苗的是第一排,也是第一组,在15号区的栏杆外,还有五十人一组一组排着长队。苗苗左右看看,好多人啊,简直就是人山人海,一个区一组五十人,往后有多少组在排队,看不到尽头,灵船下有好几百个区,甚至更多,人们拥挤在船下,像蚂蚁群哄食一样,密密麻麻,全是骚动的小黑点。


  人虽很多,但井然有序,现场不乱,人们都很自觉的站在自己该站的位置上,很多船员在人群里穿梭,大喊大叫,不是吵家属,是跟其他船员通话,现场太乱,船员必须提高嗓门才能听见。苗苗不理会周围的吵闹,苗苗紧紧盯着第一排放下的25号箱,那是老祖爷安放的位置。


  亲人要走了,灵船下一片哭声,就像核时代死人下葬时亲人要痛哭一样。苗苗眼睛红红,苗苗对老祖爷说:“要保重,有机会通信要告诉家里一声。”老祖爷安慰苗苗不要难过,老祖爷说:“苗苗啊,老祖爷一直认为我们雪家和其他人不一样,所以你不要难过,你要是和那些人一样难过,那我们雪家就太普通了。”


  苗苗叹口气说:“好吧,我不难过。”老祖爷点点头,老祖爷说:“我答应你,如果我有机会和地球通话,我有心情和家里通话,我会通话。”苗苗点点头,苗苗心里知道,老祖爷不是冷淡,而是麻木了,一千年的人,对生死离别已经和活人感觉不一样了。


  提升箱下来了,苗苗把老祖爷放进25号,有玻璃罩封住。在旁边,其他人也摆放各自的亲属,一片哭声,恋恋不舍,有的是真心的,有的是装的,装的居多,毕竟大多都不是近亲,感情辈分都太远了。也有狠心的后辈把近亲拿来放逐的,还会对亲人一阵嘲弄,一个儿子把父亲放进提升箱,然后拍拍玻璃得意说:“老爹,这是你应得的,家里那么多脑盒,我就把你放逐太空最痛快。”父亲脑盒用很失望的表情看着儿子,淡淡说:“你也不会有好下场,我可怜的孩子。”


  提升箱转动提升,苗苗和老祖爷挥手再见,老祖爷在脑盒里点点头,老祖爷让苗苗回家,老祖爷让苗苗开开心心过每一天,不要有烦恼,有烦恼也别当烦恼,要快乐的活着。有船员让放了脑盒的人离开岸边,苗苗随着人群由出口撤离,不时回头看看,苗苗看到老祖爷的脑盒一层一层向上提升,每走一排人,提升箱链条就转动一下,像坦克链条一样,一层一层往灵船里转动。


  那个把父亲送走的年轻人冲父亲招手笑,嘴里喃喃自语:“走吧,老不死的混蛋!”年轻人看上去很开心,不知道背后有什么故事。除了苗苗,其他人在撤离时都开始说笑,有的泪还没擦干,显然刚才都是假哭。





017




***************************




  把老祖爷送走,苗苗回到家里闷闷不乐。爷爷问苗苗怎么回事?苗苗叹口气说:“我一直不明白,哈时代这么发达的文明,为什么还会有这种让人难过的事情,为什么脑盒被放逐太空就无法再于地球取得联系,我们人类已经可以登陆很多星球,那些星球面积大的足以摆放很多脑盒,完全可以让脑盒在那些星球上居住,为什么不可以。”


  爷爷摇摇头说:“苗苗啊,你还小啊,很多事情还沉浸在童年的梦幻中,没错,我们哈时代吃穿不用愁了,人们物质高度富裕,人们对钱的概念淡化了,可你知不知道,利益是永恒的,不公平永远存在,如果想整个人类都获得公平,除非人类全部死掉,否则绝没有那一天。”


  苗苗看着窗外,远处灵船港口一艘艘灵船腾空而起,苗苗一眼就看到最前面的3号灵船,那是老祖爷所在的灵船。苗苗把爷爷抱到窗台上一起观望,爷爷淡淡的说:“相信老祖爷比我们安静。”爷爷说完闭上眼睛,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口,不知道该怎么说,是祝福,还是期盼老祖爷早点消亡,如果真像传闻中说的那样,被遗弃太空,在黑暗的太空飘荡,爷爷想不下去了。


  灵船越飞越高,慢慢的都消失在空中。苗苗把爷爷抱回茶几上说:“爷爷,我有工作的想法了,我想去三C组工作。”爷爷抬头看了看苗苗,没有惊讶,爷爷很明白苗苗的心思,爷爷淡淡说:“你可想好了,爷爷知道你的目的,也许……你可以去尝试一下其他部门,比如脑盒研究什么。”


  苗苗说:“我想好了,我就要到三C组工作,我要坐灵船到太空看看,看看他们到底怎么处理脑盒。”爷爷摇摇头说:“还是算了吧,三C组录用人员不多,审核也相当讲究,听说他们只要一些身份简单的,比如孤儿,那些没有祖辈概念的人,你恐怕不行。”


  苗苗说:“我要去试试。”爷爷叹口气没再说什么,爷爷不想打击苗苗的热情,爷爷认为应该让苗苗自己去碰碰钉子。







018



***************************




  天空下着小雨,苗苗坐在三C组的单位门口,苗苗没听爷爷的劝告,苗苗想应聘一下试试。苗苗不是莽撞而来,苗苗是打听到招聘人员才来的。三C组单位门口站了很多人,这些人和苗苗平时见的人不一样,一个个沉着脸,要不就闷闷的玩弄手里的电玩。


  这些应聘者都不说话,一点都不像其他招聘单位门口那么热闹,苗苗孤独的坐在一个角落的台阶上。当有一个和苗苗年纪相当的人坐在苗苗身边时,苗苗主动搭话,苗苗问对方什么时候面试开始。那人脸色沉沉,扭头看看苗苗,眼睛上下打量苗苗,呆一阵嘴里挤出一句话:“门口有电子屏幕,没看到吗。”


  苗苗一阵汗颜,苗苗抬头看看,真的,在三C组门口有大屏幕,屏幕上显示什么时间开始面试,到时候发入场卡,还有一系列规则等等。苗苗心里鄙视自己来到这里也不四处打量一下,竟犯糊涂毛病。在苗苗身边,那个和苗苗说话的人这时低着头开始翻阅手中的一些资料。


  苗苗是第一次出来应聘,和苗苗预想的不一样,苗苗认为应聘就是到单位有个人问你什么说什么就可以,然后对方同意,你就被录用了。现在坐在三C组门口,苗苗感觉很不自在。所有来应聘三C组的人都很沉闷,话都不多,也许是都不认识的缘故,这些应聘者都是一个人过来,没有结伴的。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幻思花毛兔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