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15话

第15话 【第一卷】刀背所向(中)

  • 锁子
  • 荆棘鸟TZ
  • 0.81万
  • 2017-02-14 13:36:25

“除了这件事以外……”走出房门的时候,沾满了那个孩子全身的血液如同有生命一般蠕动着流下他的衣服,最终在他的脚边汇成一滩。当昔拉踏入了房子以外的世界时,他全身上下已经看不到一丝血迹。“你们找到他了吗?那个‘秘密守护者’。”

“不。”紧跟着他出来的那个人摇了摇头,“但如果他失去意识掉进红区的河里,现在必定已经死无全尸了。”

“没有尸体的死亡可不能让我安心。”昔拉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他身上穿着一件和暴民穿着类似的小号制服,区别在于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才真正显得神圣而高贵。“如果他失踪了,那么我要他永远失踪。”

“他知道安魂曲和诺亚的交易,在封锁区的时候他曾经接手过提箱,掉包的事情应该跟他脱不了关系。”

“然而你却让他逃了。”昔拉将手抬到自己眼前,缓缓握紧,随后笑着看向额上渗出细密汗珠的那人,“我不会怪你,你从他手上抢下了这具身体,如果再晚一步,这个世界上安德罗珍贵的复制体又要少一个了。”他回过头,朝那人露出了属于十二三岁男孩的天真笑容,“安德罗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超导体’一样的存在。”他顿了顿,加上一句,“比你的身体更好。”

那人脸色不变,“他活不久了,我会抓住他的,抓住阿萨辛。”

“然后割开他的喉咙,让他的鲜血浸染地面。”昔拉侧头看着他,咯咯的笑着,“就像你曾经对你的妻儿做的那样,‘神圣雅兰’阁下。”

那人微微欠身,并未做回应,而是转身想要离去。

“等等。”昔拉一甩手,抛来了一个东西,“别忘了这个。”

那人抬手接住,摊开手掌一看,那竟然是一枚白色的药瓶。他脸色一变,抬手一摸自己胸口的位置,手感感觉起来空空如也,原本放在外套内侧的东西不见了。

“去做吧,去做你该做的事。”昔拉转过身双手插着腰,将一条腿向前伸出点着地,咧嘴笑着,“生命、灵魂,你已经没有什么是属于你自己的了,我的狗。”

在两名守卫惊异的目光中,那人凝视着昔拉点地的那只脚许久,却没有上前,他的目光中有一丝锐气隐约浮现,“一切都为了信仰,我的主。”他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停顿。

“……”昔拉保持着叉腰的动作看着他远去,脸上的笑容僵硬了许久。

两名守卫看着他的背影,周围还弥漫着从房间中渗出的浓厚腥臭味,一想到身后的房子里还躺着八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他们的呼吸忍不住急促起来,“大,大人……”

“啊……小宠物有脾气了呢。”昔拉放下了叉腰的双手,并未搭理两个守卫,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算了,我去找另一只狗狗玩吧。”

“大人?”一名守卫看着他离开,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另一个同伴,却看到了自己同伴脸上惊恐的表情,他疑惑的低下头看去,然而,他看到的却是自己的后背。

扑通两声,两名守卫相继扑倒在地,一道血线出现在他们的颈上,随后,两枚头颅滚落,血如泉涌。

 

“噢!”刈忽然痛呼一声后退几步。

“怎么了?”11号朝他看去。

“这铁皮差点把我的整只手给割下来!”刈用力的甩着手看着眼前被他撕开一个狗啃般的缺口的车库卷门,和11号相比,他的变异组织简直如新生的幼芽一般娇嫩。

“让开。”11号摇了摇头,拉开刈,朝着那个缺口一刀劈了过去。

一道干净利落的切口出现在那里,随后整扇卷门都倒了下来。

“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被训练的原因。”11号刷了个刀花。

“反正我们说好不会再提训练的事了。”刈撇着嘴看着他,“为什么不用你的‘四分体’。”

“什么是‘四分体’。”

“你背后会长出的四根东西,伊芙琳告诉我的。”

“她告诉你那东西叫‘四分体’?”

“不,我认为它叫‘四分体’。”刈看着他,“我有六根,我管它叫六分体。”

“……”11号耸了耸肩。“继续?”

“为什么你要用刀?”

“没必要用锁子。”

“那是你的新武器吗?”刈开始盯着他手里和腰间的两把刀看。

“嗯。”

“它有名字吗?”

“它不会被叫做‘八分体’。”

“……那它叫什么?”

“我想……它应该叫‘高周波刀’。”

刈一脸嫌恶的看着他,“我知道高周波是什么东西,不用把我当小孩子一样哄。”

“哦……但是它真的叫做高周波刀。”11号也看了自己的刀一眼。

“我问的是名字!名字!故事里主角武器不该都有个拉风的名字吗?”

11号用一种奇怪的像是抱歉一般的眼神看向他,“如果我是主角,为什么我也和它一样没有名字呢?”

“主角就应该都有名字吗?”

11号偏着头看着他。

“好吧它只是把武器。”刈摊开手,“给武器取名字确实只像是还喜欢扮超级英雄的小孩子做的事,我们可以忘了这件事,我们……”他忽然怔了一下,他在黑暗中吸了吸鼻子,“抱歉。”

11号眨了眨眼睛,“你不用对我他妈这个混蛋道歉。”

刈歉意的表情瞬间变得好笑起来,“你知道吗,某些时候,你也不是那么混蛋。”

11号再次耸了耸肩,下一秒,他脚下的地面成片皲裂开,尘土飞扬,刈在被震荡波掀出很远后才爬了起来,抬头看向他们原本站着的地方。

 

无月的夜晚,黑暗笼罩着整片红区。男孩听到了近在咫尺的可怕的粗重的呼吸声,他面前站着的这个身影,足足有近三米多高。

“哇哦……”他呆呆地张了下嘴。

“吼!”眼前的巨大生物发出一声低吼,一阵腥风扑面而来,它抬头的动作显现出头顶那一对尖而长的犄角的轮廓。

角……

刈咽了口口水。

那几只小恐兽真是被成年恐兽扶养的啊。

“呜……”那只恐兽低下了头,荧绿的眸子盯住了刈,从喉咙里发出了不怀好意的呼噜声。

刈呆呆地看着它。

恐兽看着他,咧开嘴龇出了獠牙。

“啊!”刈转头就跑。

“以后应该吸取这个教训:不要在危险的时候随意聊天。”11号出现在坍塌了一块的车库顶上,看着底下在建筑物间乱窜的刈和他身后紧追不舍的恐兽,“这是一只猫形的中阶恐兽,叫做古飚,这是一种史前恐齿猫的名字。虽然是猫形的,但它却是唯一种有几率能和虎形恐兽一样达到高阶程度的猫形恐兽。”

“现在是科普的时候吗!?”刈绕了一个圈子后又跑了回来,“为什么你那么悠闲啊!?”

“因为只有一只,我觉得这种程度很适合对你的训练。”

“训练?”刈呆滞了片刻,随后更加卖力的逃跑起来,一边大声喊叫着,“你答应过不会再训练我的!你这个骗子!”

11号一脸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艾登,为什么他总是骂我?”

——我觉得孩子叫父亲骗子的大多数时候都带着一种责怪和撒娇而并非是贬义。

“……我不是他父亲。”

——谁知道呢。

“艾登,你的笑话真的不好笑。”

——……就没见你笑过。

“好吧。”11号握紧了手里的刀,刈已经往远处跑去了。那具没有足够的能量储存的身体却要负荷如此之多的锁子,这注定了那个孩子根本无法长时间的战斗,无论是速度还是耐力,刈的身体几乎没有一样是不依靠锁子改造的,这也意味着一旦他没力气再去控制那些锁子,他就会瞬间变得像婴儿一般羸弱。

“只过了五分钟。”11号出现在距离刈较近的另一幢建筑物顶端,刈已经气喘吁吁,虽然要他这个年龄的孩子极力奔跑这么久是有点强人所难,但理论上来说他的极限可不是普通孩子能够有的。11号皱着眉,“他的身体条件太差了,简直……”

——简直就像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只为了研究而被繁殖,即使被从实验室中放生,也根本无法存活下去。

“他应该只有八岁。”11号说,“如果他是在我之后的研究中诞生的,那么他应该在七八年之前出生。”

——他的外表看起来有十四五岁,和你的身体一样是被单独培养然后输入人格的吗?

“不,那是制造死歌才会有的阶段,我认为他不是被中途输入了人格,可能是身体经过了催熟改造。”

——强制让他成长到少年的阶段吗?嗯……这听起来更像小白鼠了。

“他可能真的不适合这样的训练。”11号跟着恐兽追逐的路径疾跑起来。

——现在就停止?他还没到极限吧?

“时间还很多,不需要一定在今天出答案。”11号在几秒后就追上了那只恐兽,从空中一跃而下,就在这时,古飚嘶吼一声,忽然昂起头朝着11号张开了嘴。

见鬼!11号一刀扎在了它大张的嘴里,刀尖扎进了它的下颚,还来不及把刀抽回来,古飚咔哒一声合起了嘴,鲜血直飙,11号向后翻身落地,站了起来。

刈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脚下一崴,整个人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什么东西……”他嘟囔着抬起头去看绊倒他的东西,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粗壮有力的属于猫科动物的长满长毛龇出利爪的前肢。

“!”刈惊叫一声,背后被他称作“六分体”的六根触手几乎是本能反应的破体而出,扎进了面前那只恐兽的咽喉中,随后猛地抽出。

一声惨叫后,那只恐兽翻倒在地,看那体型,显然比之前追着他跑的那只“娇小”许多。然而,随着地上的那只恐兽渐渐的失去了生机,更多的荧绿的光点出现在周围的黑暗中——那是代表危险的颜色。

“喂喂11!不止一只!”他爬了起来,回头去看刚才跳下来的人,“喂你……”他迟疑了一下,“11?”

11号的左手用力的按着右手血流如注的断口,他的右手自前臂以下的部位都和那把刀一起留在了那只古飚的嘴里,他的脸色凝重了起来,“这不是中阶恐兽。”

“什么?”刈朝他那里退了几步。“喂,我觉得那只大猫被你那把刀扎得很痛,你有没有感觉它的气场都不一样了?”

“这是一只高阶恐兽。”11号紧紧的盯着面前这只三米高的巨兽,古飚吃痛的用力甩动着头部,但一下下的动作只能让那把刀扎得更透彻。

“吼……”高阶古飚双眼的绿光渐渐变成了血红的色泽,它粗重的喘息着,双眼死死的盯着11号,那双眼睛里有着恐兽一贯的对其他生物仇恨的情感——作为恐兽理论上能够拥有的唯一情感。

右臂的流血停止了,脚下的血液也积了满满一洼,11号抬头与那只古飚对视片刻,他半跪下来,接着伏倒在地,像只野兽般伸长舌头一下下舔舐着地上的血液——他自己的鲜血。

刈看得目瞪口呆。

那只古飚也被这一幕迷惑了,面前的人形生物如此专注的吮吸着自己的鲜血。古飚耸了耸鼻子,嗅着空气里血液的气味,它似乎无法分辨眼前的究竟是敌人还是另一种不同类型的恐兽。

“我接到了一个命令,不要使用锁子。”等到所有能够被回收的血滴都回到了肚子里,地上只剩下被鲜血浸润的深红泥土。11号爬了起来,他舔舐了下嘴角,将散落的白发拢到背后,用左手拔出了另一把刀,“但是我的冷兵器专精只有A,所以,对不起,你可能会死得痛苦一些。”

 

12、刀背所向(下)】

“九点了。”伊芙琳看了眼便携终端上显示的时间,打了个哈欠,“整天这么晚睡对皮肤可不好啊。”

就在这时,便携终端震动了下。

伊芙琳看了眼呼叫人员的名字,打开了通讯界面,“什么事啊卡伦,来跟我汇报那两个家伙的情况吗?”

“呃,巡逻顺利吗中尉?”

“当然。”伊芙琳瞥了眼这片方圆几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荒凉地,“说吧,出什么事了,听你这口吻那两个家伙肯定又闯祸了。”

“是这样的中尉……他们……还没回来……”

“你说什么?!”伊芙琳又看了眼显示时间——九点十五,早就过了基地八点的宵禁时间,八点之后就是恐兽的活跃期,所有种类的恐兽都会在八点之后力量翻倍!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艾哲总长不让,他说那个死歌可能有自己的考虑……”

“他会考虑个屁他就是个猫脑子!”伊芙琳在原地快速的踱着步,“他去了哪里!?”

“安全区域边缘的一座旧工厂车间……”“坐标给我!”

“是是是……”卡伦满头大汗。

“我马上赶过去!”伊芙琳说完就切断了通讯。

“不。”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挡住了去路,“你现在不能过去。”

 

“刈,保护好你自己。”11号一弓身,“给我十五秒。”

“好。”刈与他相背站着,背后的六分体如同章鱼触手般同向律动着。

古飚的眼睛里,11号在原地消失。

古飚迷惑的晃了晃头,试图证明自己的眼睛没有出问题,一个身影一个滑铲出现在了它的面前,古飚的鼻孔里粗重的往外喷着气,粗壮的尾部有力的在地面上来回扫动,紧接着它也弓起了背,向前扑去。

11号将身体贴近地面,从滑铲变成了贴地滑行,一直滑到古飚大张的血盆大口面前时用嘴咬住了刀柄,左手一撑地,双腿离地踢出,直接踢中了从古飚下颚穿出的刀尖,整把刀倒飞出去,刀柄撞上了古飚的上颚,将洞穿了下巴的那个伤口撕扯得更大。血流如注,古飚狂吼着甩动着头部吐出了那把刀,前爪离地向11号扇来。

11号一个前翻,古飚的利爪将他背后的衣料撕成了布条,连带着撕去了他后背的一大片皮肉,他滚到了古飚的身体下方,左手抓起了咬在嘴里的刀,往上方恐兽柔软的腹部猛地一扎,鲜血如雨般淋了他满头满脸。

古飚疯狂的在原地打转,整片地面被它拍击得尘土飞扬,11号在它的肚子上割开了一道深得可怕的伤口,高周波武器高频震动着,一大蓬恐兽的内脏从头顶灌下,11号向侧跨步一个飞扑离开了古飚的身下,半蹲在地停止了翻滚后缓缓站起,一扭头,张嘴咬住了从天掉落的另一把刀。

他浑身是血的朝刈的方向走去,他的背后,那只恐兽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嘶吼,轰然倒下。

一把刀扎向了试图接近刈背后的一只恐兽,从后颈刺入,一直从前部的咽喉位置穿出,将那只恐兽整个钉在了地上。11号取下了咬在嘴里的刀,看向了回头朝他看来的刈,“这是你欠我的第三个人情。”

刈的腮帮子鼓动着,“对不起……”

11号又将刀咬在了嘴里,将左手在身上蹭了蹭,然后揉了揉刈的头。

刈脸上微微一红,意外的有些腼腆的低下头去。

“那是最后一只恐兽了吗?”11号将两把刀仔细擦干净,收回了刀鞘中,环视四周。

“好像是的。”刈抬头看着他的右臂,“那个,要一直断着吗?”

“嗯?”11号看了自己那道可怜兮兮的断口一眼,“博士说要做实验。”

“所以不能用锁子修复是吗?”刈凑到他面前,11号奇怪的看着他,刈绕着他走了一圈,好奇的问,“博士是谁?科莱恩?”

“你怎么知道科莱恩这个名字的?”11号回答道,“博士是曼彻斯特•梅勒博士,安德罗的父亲。”

刈皱了皱眉,“我没见过这个……曼彻斯特博士。我在安魂曲遇到的研究员只有科莱恩。”

“科莱恩不是研究员,他是安魂曲的副总长。”11号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这件伊芙琳给他的红色兜帽衫。很好,似乎所有他穿过的衣服都难逃变成破布的命运。

刈耸了耸肩,“也许钊比较了解,我又不是在研究所长大的那一个。”

“其实我更……”更庆幸我需要看护的是你这一个。

“什么?”

“该吃饭了。”11号判断了下方位,转身朝基地的方向走去。

“吃饭?”刈呆了半晌,赶紧追了上去,“11,伊芙琳说吃夜宵对身体不好。”

“忘了她的话。”

“伊芙琳说你会把我带坏的。”

11号头也不回,“她应该还说过小孩子不能多吃糖,不能太晚睡,不能半夜和南茜一起偷偷跑出去看温室里刚刚出生的研究用小白鼠,不能把卡伦的眼镜藏起来,不能……”“我已经忘记了!”

 

“南茜?”伊芙琳皱起了眉头,“你在这里做什么?”

扎着歪马尾的南茜穿着一身玫红色的蓬蓬裙,粉嫩的小脸扳起了一副可怕的表情,“伊芙琳,为什么邮差先生到现在还没回来?”

“呃……邮差先生他……”

“他没有回来过!而你撒谎了:这里不是巡逻应该经过的区域,这里是那天、你接回那个死歌和刈的那一天他应该等在这里接应你们的地方。”南茜生气的瞪大了眼睛,“为什么要撒谎?伊芙琳。”

“南茜。”伊芙琳扶着膝盖在她面前弯下腰,“嗨,听我说,他不会回来了。”

“什么叫‘他不会回来了’。”南茜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提箱被掉包了,而在11号之后、在我之前唯一接触过那个提箱的只有他。”伊芙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再回来,我也不知道钊是不是在他手上,但是他曾经在贫民区见过刈,甚至目睹了刈的母亲的死亡,南茜,他不属于这里。”

“他不是我们的同伴吗?”小姑娘仰着小脸看着她。

“很抱歉,不是。”伊芙琳直起了身,“现在我要去找那两个麻烦鬼,你可以自己回基地吗?有什么事我们以后再说行吗?”

南茜歪了歪头,“我和你一起。”

-

“我们……在这里做什么?”

四周一片静谧,没有恐兽的气息,也没有其他人可能存在的可能,河边散发着一股死气,这也许是因为在红区,水源就意味着污染、辐射与变异生物。

换句话说,水源等于死亡。

但是现在林德要在这条河里找到“希望”。

“你要我来帮你,仅仅是和你一起在水沟里找鱼骨头?”帕西法尔掩着口鼻站得离河岸远远的,“你知道这里有多臭吗?”

“臭?”林德四处嗅了嗅,“不好意思,因为对某个人用的香水过敏,最近我没了味觉和嗅觉。”

帕西法尔舔了舔嘴唇,笑着朝他的肩膀靠了过去,“我可以换个牌子……哎呀我艹!”林德及时闪开了一段距离,帕西法尔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我觉得继续这样下去我们只可能在鱼肚子里找到他。”凯斯用脚尖踢了提被冲上河岸堆积在一起的腐烂物,那些东西正散发着可怕的味道。

“如果找到他了安魂曲打算怎么做?”林德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大得不像话的从外形看来像是左轮的手枪,砰的一枪打翻了被撂在河边那堆坍塌的建筑旁的金属提箱,“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帕西法尔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这意味着你会在大半夜把敌人招过来你这个白痴!”

林德瞥了她一眼,“那里有激烈战斗的痕迹,激烈到能把‘建筑废墟’变成‘建筑垃圾’。这意味着提箱里的东西出来了,而且和他干了一架,你不想知道是谁打赢了吗?”

“不想。”帕西法尔果断的摇头,她竖起了一根手指,“无知即幸福,全知即痛苦。”

凯斯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关于他,你知道些什么,林德。”

林德懒洋洋的说,“叫教官。”

“利德尔•柯林斯教官。”

林德撇了撇嘴,“你知道吗?你这样真的不可爱。”他摊开了手,“好吧,首先,你们知道猎狐犬吧。”

 

“猎狐犬的存在是为了维护人类与进化人之间微妙的平衡,这是现在众所周知的所谓的猎狐犬的宗旨。”

“全是放屁。”帕西法尔一脸不屑,“前段时间猎狐犬的人在B区杀了一个入侵他们系统的黑客,你猜那个黑客找到了些什么?”

“等等!”林德竖起一只手掌打断了他,“这则消息值多少钱?”

帕西法尔很认真的掰着手指计算起来,“个十百千万……”

“停停停我不想知道,上次你给我透露了一个什么消息后立马有一堆联邦官员排着队要送我上西天,我再也不想惹麻烦了。”林德竖起了两只手掌摇着头,“我们回到之前的话题好吗?”

“行。”帕西法尔停下了计算。

“嗯咳……在现在的势力中,猎狐犬出现的时间是最长久的,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核战争之前,比世界政府组织建立联邦还要早。”林德说道,“现代人鲜有人知的最初的猎狐犬所信奉的,是另一则宗旨。”他露出了一个诡谲的笑容,“他们是守护秘密的行者。”

“这不是十字军东征时期‘山中老人’什么的那个故事吗?”帕西法尔耸了耸肩。

“巧了。”林德偏了偏头,“我们现在要找的这个人,就是猎狐犬的双面间谍,叫他双面间谍是因为他身为猎狐犬派往诺亚的卧底,但同时也并不信奉现在的猎狐犬的信条。不,不能把他叫做间谍,他只信奉于自己的信条。他的代号是‘A’,也就是,‘阿萨辛’。”

 

11,你知道你现在看起来像什么吗?”刈走在11号身侧,他的体力恢复的很快,先前用了那么久的锁子能力也不见他有多累,鬼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能拥有源源不断的能量,至少……11号瞥了他一眼。至少在他的认知里,还没有进化人变异出能通过光合作用或者无氧呼吸就能获得大量能量的能力……

不过这个孩子,似乎不需要太多的氧气。11号想起当初把他关在提箱里的事情。长时间不呼吸,或者是只有频率很小的呼吸,这一点死歌也可以做到,但条件是拥有一个十分特别的次生物核心。运动需要能量,生命的运作更是需要大量的能量,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都是如此,这不是谁定下的规矩,而是只要在这个世界存活的生命就必须遵守的法则,要想打破这个法则,除非自身就是制定法则的那个人。

11号回头继续看向前方,慢慢的走着,没有说话。

“就像是一个在沙漠里走了十来天快要渴死的人。”刈的脸上流露出担忧之色。“你真的没事吗?”

唉……11号叹了口气,闭了闭眼睛,他想起了自己原本是右手的那个位置上空空荡荡,他想起了自己流的那么多的血,他想起了在基地吃的最后一顿饭,然后他感觉到了饿。饿,这是所有生物普遍拥有的、在能量不足时身体本能会发出的信号。

刈围着他走了一圈又一圈,“11,我觉得你要倒下来了。”

“刈,我要给你讲个故事。”

“什么?”

“上一次我快要饿死渴死的时候,我身边有个人,他问了我三个问题。”

“是什么?”男孩一脸好奇。

“‘你还醒着吗?’‘你还好吗?’‘你没事吧?’”11号看向了刈,“我应该回答什么?”

刈撇了撇嘴。

11号看着他。

刈抿紧了嘴唇,仰起头看着天空。

11号回过头不再去看他。

一路上短暂的安静了片刻。

接着刈的声音又响起了,“11,死歌是不是要一直补充能量啊?进化人好像不太一样,我看基地里他们训练的时候锁子的能力能维持的时间很短,而且……”

“砰。”11号向前一头栽倒在地。

刈缩了缩脖子,随后蹲在了11号旁边,心情复杂的看着他。

这是……被他说死了吗?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