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14话

第14话 【第一卷】刀背所向(上)

  • 锁子
  • 荆棘鸟TZ
  • 0.93万
  • 2017-02-14 13:35:45

诺亚的“前哨”中,伊芙琳一行人正在基地的食堂里围满了一桌。

无论在哪个时代,还没有哪个食堂的饭菜能做得让所有人都满意的,可是现在,食堂里的所有人都无比珍惜的背过身流着泪,静静的品尝铁盘里的饭菜。

原因无他。

他们现在无比怀念能够一边大骂米饭是蜡做的一边厚着脸皮去添饭的日子。然而现在,出于某个角落里散发出的几乎是覆盖了大半个食堂的恐怖气场,食堂里的所有人包括盛饭的大妈都大气不敢出一声。

整个食堂里现在只剩下非常轻微的吃饭声和呷汤声,于是,从某个角落传来的铁质餐具划过铁质餐盘的声音便显得格外侧耳。

伊薇看了看伊芙琳盘里那枚已经被“碎尸万段”的煎蛋,而叉子的主人似乎还毫无意识的继续着划拉的动作。伊薇咽了咽口水,顺着伊芙琳那充斥着可怕负能量的目光看去,最终看到了对自己周遭的低压毫无意识的某人——11号正在试图清空自己面前的第17个盘子。

他的身旁坐着醒过来的刈,刈低头看着自己的饭,那头低得几乎整张脸都要埋进盘子里了,令人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还要吗?”伊薇很小心的打破了可怕的氛围,将自己一点没动的盘子朝11号的方向推了推。如果不是错觉,她觉得她开口的一瞬间桌上的玻璃水杯也被伊芙琳的气势镇得咔咔作响。

所有人的动作一瞬间都齐刷刷停住了。

11号抬头看了她一眼,很认真的摇了摇头,“已经够了。”

“砰!”伊芙琳一巴掌把那只凌虐了煎蛋许久的叉子拍在了桌子上,抄起桌上的水杯仰头一口气喝干,又重重的放回桌子上,然后——开始解决那枚已经“死无全尸”的煎蛋。

呼……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危机就这样过去,食堂里又开始了往日那样嘈杂混乱的谈论声。

“……”伊薇又咽了口口水,“死歌……不是没有消化系统的吗?”

“只保留到胃部为止,量产型不能用那个进食,只能靠培养皿和营养液供给。”11号手上动作不停,“我和他们的设计不一样。”

伊薇好奇的看着他,“不一样在还能吃饭?”

“也不是正常吃饭,虽然胃被强化过可以吸取到营养物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养分,但还是会有不能吸收的部分。”

“不能吸收怎么办?”

“吐出来。”11号表情不变,最后一盘食物只剩下三分之一。

伊薇耸了耸肩。

“就像蟒蛇会把羚羊整个吞下去。”伊芙琳忽然发出一声冷笑,“然后把不能消化的皮毛和角吐出来。”

“形象的比喻。”11号点头表示赞同。

伊芙琳抬头看着他,又看了看堆叠了满桌的空餐盘,斜睨着11号,“这些,够你死几次?”

11号手上的动作停住了。

“放下。”伊芙琳指了指11号手里的叉子,朝他露出了微笑,“下水道那里给你扎的那种针管我还有,吃这些除了能让你像个人样儿外,纯粹是自虐。”

人样……

真是刻薄的女人。

“喂……”伊薇皱起了眉头,“姐……”

11号看也不看她一眼,重新动起了叉子。他用餐具的方式很奇怪,应该说他抓叉子的手势和握战术匕首的姿势并没有什么不同。

“放下!”伊芙琳握着自己的叉子用力向下一捅,连煎蛋带餐盘一起扎了个对穿。

11号继续选择性的屏蔽外界噪音。

“你是小孩子吗?!”伊芙琳一把握住了11号的手,以无比强势的力道与动作纠正了他握叉子的姿势。

11号有些呆滞的看着面前这个人罕见的“温情”。实际上不光光是呆滞——他出神的看着伊芙琳,整个人都懵掉了。

伊薇捂住嘴拼命的憋着笑,刈抬起头来,用一种古怪的表情看了看身旁僵持的这两人。

伊芙琳突然感觉到了窘迫,“看,看什么啊……”她在桌子下用力踹了11号一脚,噌得起身抱臂背过身站到一边去了。

 

如此,11号也站了起来,扔掉了叉子。

“刈,从今天开始,我要教你如何战斗。”

“啊?”刈一脸茫然的抬头看着他,“我?”

“你需要战斗的技巧,你空有那么多锁子却根本不知道怎么用。”

“可可是……”刈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我为什么要战斗啊?”这里,不就是他的终点了吗?

“应该可以更好的统计研究数据吧。”11号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似乎就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话一样。

闻言,刈的双肩微微颤抖起来,他怔怔的仰视着11号,“是么……”

“砰!”伊薇拍桌而起,“我收回我之前的话。”她漂亮的湛蓝双眸怒睁着,“我不是讨厌死歌,我是非常讨厌死歌!”她绕过桌子一把将刈从11号身旁拉开,“他只是个孩子!”

“我只希望这个孩子有着与为保全他而付出过的等同的价值。”

“价值?”伊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在说什么?你怎么回事啊你?!”她一把推开11号,拉着刈快步走出了食堂,“我们走!”

很快,诺大的食堂逐渐冷清到一个人影也见不到了。伊芙琳过了很久才冷哼一声,“你好像暴露了什么呢……”她抱臂而立,嗤嗤的轻笑着,侧过头含笑着看了11号一眼,“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猫。”她唇上的唇彩闪动着艳丽的光泽,那双嘴唇一张一合,“2号死的一点都不值得,不是么?哈哈哈……”

她张扬的笑着,飞扬的长发像是一蓬热烈的火焰,高跟鞋高昂的踏地声一点点远去,11号站在原地,忽然攥紧了拳头。

——说是最好快点完成任务早点回去的,但现在看起来遥遥无期啊。

艾登无奈的叹息一声。

——这里离家太远了啊,寂寞吗?11

家?

11号看着伊芙琳的背影最终消失在食堂的大门后。

如果她此刻回过头,就会看见……

他脸上露出的是那些如今怨恨他的人曾经期待过的温情的……人性的表情。

 

哗哗的水流声掩盖了低微的喘息声。

11号低头看着水池里那团无法消化的秽物被冲进下水道,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赤身裸体,白色长发铺散了满肩,在诡异发色的映衬下,那双眸子里的枣红色显得愈发明亮。

他双手撑着水池边缘,慢慢的凑近去看镜子里的自己的眼睛。

红色的虹膜上,细密的金色眼纹一道一道围绕着深邃的瞳仁整整齐齐的排列着,随着瞳孔的收缩微微移动。

水声持续着。

11号一动不动的看着。

-

安德……

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

你打算怎么做?

-

脑海中传来的,是熟悉的……男人的声音。

在哪里听到过的男人的声音……

“!”11号突然弯腰撑住了面前的镜面,张嘴呕出了更多的秽物。

——刚才那是安德罗的细胞记忆吗?要不要向博士汇报一下?可以用那个便携终端……

“没关系,这种事情不用专门向他汇报了,以前又不是没出现过。”11号保持着弯腰的动作静默了片刻,“艾登。”

——嗯?

“安德罗的记忆可以被储存在基因里,不光是这样,生物的进化中,祖先的记忆如同血脉中本能的因子一样会被历代遗传。而我每复活一次都要重新载入一次记忆,那么……”他再次注视着镜中的自己,“能够承载我的记忆的地方,在哪里呢?”

——你的所有信息都被储存在次生物核心里啊。

“那里是艾登你的居所。我一直……像寄生虫一样……”

——喂……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这个人格消失了,这具身体里被重新输入了另一个不同的人格,这个人格继承了我的记忆,那么继承我的记忆的这个人格还是不是我呢?”

——当然……不是吧?

“那我……”11号撑着水池边缘低垂着头,任由水流冲刷着苍白的长发。“究竟在哪里?如果我再死几次,重新复活之后,记忆会更加混乱吧?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的记忆会像恐兽一样支离破碎,然后……被总部销毁……像销毁一个坏掉的玩具那样……”

——喂!你说得太过了!才不会有那一天的!

11号倏地抬起头,水流顺颊而下,蜿蜒的顺着下巴滴落,“艾登……如果有一天我连仅存的记忆都没有了,那个时候,你就夺舍吧。”

——我都说了很多次我不会跟你抢夺身体主控权的,我也没兴趣!

“你……”11号抿唇沉默了许久,叹了口气,关掉了水龙头,“算了。”

——喂,白痴。猫的脑容量本来就没多大,别再用更多的胡思乱想占内存了!你给我放心好了,只要我还在这个身体里一天,就不会允许另一个人格再住进来的。

“……艾登……”其实你根本……

——哈?

“没什么……谢谢……”

他简单的擦了擦头发,套上了那件红色的兜帽衫,打开了门。

 

“加大功率!加大!再加大!过了过了过了!给我松开!你这个白痴!”

基地的武器车间里,充斥着令人头脑充血的浓郁机油味,而与这种古老味道相驳的则是在这个偌大空间的四边贴壁摆放的一列列武器架,上面被精密机械锁锁定住的一把把是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冷兵器。

“你看你看,我说了什么?不要太用力不要太用力!这么好的材料又给你浪费了!你说我带你这徒弟有什么用!?”

失误的徒弟则满头大汗的点头应着,“是是是我的错……”

“你的错?你的错你陪得起吗你!”

“师师……”

“别叫我!我不是你老师!”

徒弟急得直跺脚,“是是是有人来了!”

“谁啊。”掌管着这方天地的技师庞德转过头来,粗壮的手臂抱在一起,嘴角不耐烦的拉了下来,“热武器库出门左拐,而且先得找老汉斯签个申请。”

“我不需要枪械。”眼前正在打量四周的年轻人将目光移了回来,看向了满脸大胡子的庞德,“艾哲阁下的批条,这里应该有一把给我的武器。”

“近战武器?”庞德摘下他挂在鼻子上的老花镜,仔细的从头到尾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你谁啊?”

年轻人抬手拂落兜帽,露出一头白发。

庞德睁大了眼睛,飞快的窜到他的面前围着他团团转,“哦哦哦你就是那个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他的徒弟结结巴巴的说着,“十十十十……”

11。”11号有些好笑的接口道,“我要一把近战武器,要求上是足够坚固……”

“是要坚韧!”庞德大声强调着,“这年头普通合金已经满足不了你们这群变态进化人的需求了,该死!老子他妈的也是个进化人!”他扭头往地上啐了一口,“已经做好了,老头子我年轻时候就有一把不错的成名之作,昨天连夜给你改的!还不快点感激我!”

“是……谢谢老人家……”

“你等会儿啊。”庞德昂着头看了他一眼,从鼻孔里喷着粗气,转身走到了车间的控制面板前,伸手在上面操作着。

不过他应该知道他是人造进化人,然而老头子的眼神中却没有任何歧视色彩,这倒是让11号不禁对他生了几分好感。

“第76号武器架……你个白痴!还不快去解锁它!”庞德冲自家徒弟大吼道。

“是是是……”

锁定的阀门被打开,低温气体喷出,伸手去拿东西的徒弟被冻了个哆嗦,还好有一只手伸过来稳稳的接住了那把武器,才没让倒下来的剑刃砍掉他的脚趾头。

枣红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

“喜欢吧!复合材料做的!两道血槽有够长的!可别碰伤了自己人!哗哗的血流得想停也停不住!”庞德插着腰得意洋洋的点着头,“样式是普通了点,大概是二十年前的流行款了。”

这把看起来像是把剑的武器的把手是由两部分拼接起来的,11号摸索片刻,咔哒一声,一把大剑被分成了两把直背长刀,长度只有一臂长,楔形的血槽,没有任何精妙复杂的设计,一切都简单粗暴,但依着光线顺着刀身看去,能够看到一缕缕细密的纹路。

掂量了下,感觉还是双刀用得顺手,11号便没再将它拼回去。“这是把高周波武器。”他抬头看着自信满满的技师,“复合材料也不是什么坚不可摧的东西。”

“你什么意思?!”庞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高周波怎么了?是!高周波会让你在需要砍豆腐的时候也会浪费砍钢筋那么大的能量!那又怎么了?!它能砍人!而且能非常麻溜儿的砍人!不要就还回来!”庞德气冲冲的上前几步伸出手,“最新科技的那种液态金属武器也有!就是伊芙琳那小丫头用的那种!你去问她要吧!”

“我没说不要……”11号失笑。这老头,都敢管伊芙琳叫“小丫头”了。

不过在他的印象里,被他砍坏的高周波武器……大概有几十把了。

-

研究人员颇为无奈的看着他。

11号,你需要控制你的力气。

-

在庞德可怕的目光注视下,11号略感汗颜,为了表达些什么,他干脆的举刀,小心的、轻柔的往自己手臂上切了一下,然后看着自己血流如注的伤口目瞪口呆,“它真是把优秀的武器!”

“哼!”于是老庞德又得意的扬起了眉毛。

 

“真的有训练我的必要吗?”训练室里,刈有些迟疑的看着11号,“战斗数据对于复活安德罗的研究没有什么用吧?他又不是进化人。”

“对于命令,只要照做就行了。”

刈皱着眉盯着11号看了好一会儿,“你还记得刚进入基地时你和伊薇说了什么吗?你说死歌先是进化人然后才是死歌,进化人也有和人类平等对话的权利,那么更何况是进化人与进化人。我为什么要被作为货物一样对待?”

11号面不改色的看着他,表情一如往常一般沉静、漠然。

刈有些恼火,“听从命令……机器人一样的是你,不是我!”

“你母亲真是白死了。”

刈的眼神立刻凶狠起来,“你说什么?!”

“易怒、懦弱、又有着过盛的使命感,像你这样如果被丢到外面的世界,根本活不了几天。”11号看着他,嘴角勾起一个冷漠的弧度,“孩子?和你一同生活在贫民区的孩子十三四岁已经学会了如何养活自己,用偷、用抢,而你呢?”他歪了歪头,“填满了锁子的……一个垃圾。”

刈什么也没说,作为回应,他背后左肩胛处生出的如蜘蛛节肢般的骨刺扎穿了训练室的地面,随后一个上撩,合金地板被撕开一个大洞,底下成片的混凝土块向前飞溅。

11号做的只是将双手交叉,伸向身侧握住了腰上别着的两把刀的刀柄,双刀出鞘在空中切出一道十字形刀光,将面前飞来的一大块土块斩开。

“我不是垃圾!”刈狠戾的盯着他,“在那里说什么风凉话……连母爱都没体会过的人,说的好像……好像是我自愿站在这里的一样!”

小孩子……

11号抿了抿嘴唇。

生气了。

好吧,他感觉有些头疼,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小鬼。

“所以呢?”11号看着刈,“要抱着泰迪熊哭一场吗?”

嘁。恼火的刈做了个准备前冲的动作,但又立刻停了下来,他似乎对11号激怒他的理由产生了怀疑,他警惕的看着面前的死歌,“不,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去提取什么数据。”他向后一跳,竟然蹬上了墙壁,像只壁虎一样贴在了墙壁上。“安魂曲没有给过我任何东西,一直在掠夺!掠夺!”就在11号拔腿去追时,刈挥舞着背后的骨刺,在“训练室”的天花板上破出了一个开口,像只恐兽一样灵巧的爬了出去。

呃……目的暴露了。

11号用手背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紧随其后跃出了“训练室”的屋顶,映入眼帘的,是红区阴沉的天色。

他站在脚下这座原本打算用作训练场地的废弃工厂的屋顶上,视野的正中间,刈的身影沿着建筑物的顶端迅速远去。11号默不作声,将双刀插回了刀鞘里,紧紧的跟了上去。

时间又走完了一个轮回,夕阳燃烧着最后的光芒,还有不出两个小时,整个红区就会完全暗下来,那时候,能够自行产生电源的诺亚“前哨”基地就会成为整个L区的一座灯塔。

在这个年代,无论身处何处,黑夜都显得危机四伏,但是11号并不担心,这附近是“前哨”的辖区,在这里遇上高阶恐兽的几率小之又小,何况基地的每两个巡逻队之间不会距离太远,他有充分的自信能保证刈的安全。

——你确定你不用用上能力吗?

艾登饶有兴趣的旁观着这场追逐戏。

——他要逃走了哟。

“不可能。”11号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坚定而简洁。

-

“对了,11号。”西赛尔忽然在他准备关闭通讯时叫住了他。

“姑且再下一个命令吧:除非万不得已,尽量少使用锁子的能力。”

“为什么?”他的疑问脱口而出。

“嘶……”西赛尔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脸的不耐烦,“你怎么出去一趟变得这么多话了?你就当博士又想在你们死歌身上做个实验吧。”

-

“实验……”

11号保持着不快不慢的速度,这种残破的地形比较复杂,但对于常年穿梭在这些倒塌的建筑物中的他来说依然如闲庭信步一般。

“刈,回来。”他看着那个孩子渐渐跑到了他的底线范围,终于出口喊道,“你要跑到危险区去了。”

听到声音的刈竟然真的停了下来,他回过头看向11号,落日西斜,不断移动的阴影逼近到了刈的脚下,也许是作为一个孩子对黑暗本能的惧怕,他看着脚边的阴影,往有光亮的地方缩了缩。

“我知道你想完成你的任务。”此刻刈心中的愤怒已经平息,他镇定下来,看着在不远处也停下看着他的11号,“可是你太过分了!”

11号叹了口气,“你要我的道歉吗?”

“不要!”

“我下次会试着换个别的说辞激怒你,不会再提到你母亲了。”11号努力的表达着他的“歉意”,向刈伸出一只手,“过来。”

“不要!”

“你不是垃圾。”11号尽心尽力的“哄”孩子,“我是。”

“不要!”刈几乎转怒为乐,一时间哭笑不得。“我不想要这样的训练。”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胛,将变异的肢体收了回去,他的肩膀如此单薄,实在难以想象那样恐怖的东西是如何破体而出的。他的眼神黯淡下来,“我不想……变得像个怪物一样。”

11号注视了他很久,轻轻的点了点头。

刈惊讶的看着他,只听他淡淡的说道,“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幸好你永远不可能有个孩子。

艾登煞风景的说着冷笑话。

——你知道“违和感”这个词怎么写吗?

“我也没想过要做一个父亲。”见刈不再有要反抗的情绪,11号踏着房顶接近了他。

“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11号说着。“你是我的任务目标。”

刈原本心里泛起的一丝安心又迅速被干涩淹没,他无奈的笑着,“那如果没有任务呢?”

“没有任务,作为安德罗的复制体,你是和我有关系的人,我也不会主动攻击你。”

刈摇了摇头,退后了一步,“你真他妈是个混蛋你知道吗?”这一步后退,他半边身体立刻陷入了令人不安的黑暗中。

并且,阴影继续在移动。

刈落脚的地方是一间仓库的屋顶,屋顶的铁皮早已在几十年时间漫长的摧残中变得锈蚀不堪,被他这么一踩,一声轻微的吱呀声穿入了11号的耳朵。

“别动!”他大喊一声,刈被他吓了一跳,又踉跄着后退一步,脚下的铁皮发出艰难的一声呻吟,11号扑过去抱住了他,紧接其后的是一阵坍塌扬起了一片烟尘。

 

“啊——”

由钢板加固过的房间里传来不知道是人类还是进化人凄惨的叫声,伴随着皮鞭一下下的抽动声而起伏着。

门口抱着枪正在警戒的两名守卫穿着一身白色绣着金色纹样的军装,如果有红区以外的人看到了一定会感到疑惑,因为这种样式的军装根本不属于当今知名的任何一个势力。

然而即使是这身与众不同似乎还颇具宗教色彩的军装也无法掩饰他们身上与生俱来的野蛮气息。这是无法避免的,因为还在几年前,这支队伍拥有着另一个称呼。

暴民。

在红区,除了诺亚的人员与无穷无尽的恐兽以外,还有小部分如同恐兽女王那般由于无法在其他地区待下去而定居在红区的人物,除此之外,在红区荒凉的西北角,那一小块被标注为J区的地方生活着大量不受联邦控制又对诺亚基地中的资源不怀好意的人。

这些人中,有以杀戮为乐的杀人犯、被通缉的进化人、甚至还有人类中的政治罪犯……在暴民的营地,几乎没有人可以被称之为“善”,即使是他们的后代也都仇视着J区以外的人,没有能力的人祈祷着下一场没有辐射的雨,而成年后没有恐兽化的进化人如果外出遇见落单的诺亚巡逻队,则会毫不留情的大打出手。

是什么把这群猛兽训练成了一支军队,如果要让野兽听你的命令,那只有一种方法——

将它喂饱,然后,把它踩在脚下,告诉它你的强大。

房间里的惨叫还在继续。

“他还没玩够?”

听到声音,两名守卫警惕的举起了手里的枪,但在看清来人样貌的时候,守卫向两边退开,给他让开了道,“大统领。”他们的表情充斥着崇敬与狂热,丝毫没有因为眼前的人比起这些脑子里都长满了肌肉的居民显得异常瘦弱的身形而露出轻视,这在普遍被公认为“没脑子”的暴民中可是十分罕见的。

应该说他们见到这个人的反应,就像是忠诚的信徒遇见了自己信仰的神明。

“里面有几个人?”来人淡淡的询问,并没有想上前推开门的意图。

“八个,听声音已经死了七个。”就在这时,屋子里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叫,那显然是人临死前的叫声,而且必定经历了异常残酷的对待,否则这声音不可能如此凄惨绵长。守卫立刻改口道,“现在死了八个。”

来人只是点了点头,示意他要进去,两名守卫迅速为他打开了门。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厚的血腥味。

那人走进门的时候几乎被这气息呛得一个踉跄,然而门在他身后迅速关闭了,他的视野昏暗了片刻,随着眼睛渐渐适应了屋内昏暗的光线,他开始四处打量着。

“做的真夸张啊。”

鲜血与碎肉的湖泊积得最深的地方几乎要没过他的脚面,他小心的移动着步伐,面前正对着的那面墙上嵌着一具铁质的十字架,十字架前站着的身影正在仔细端详艺术品般看着十字架上已经死去的人。

“这具身体您还满意吗?”他朝着那个身影欠了欠身,“昔拉大人。”

“啪!”一根鞭状物猛地抽下,溅起血泊中一片血肉飞溅。

“这具身体只有256对锁子!”那个身影回过头来,一头黑色的短发浸满了鲜血,一行血迹正顺着发丝淌下,流过那一双充斥着讥诮的枣红色眼睛,“连‘神的力量’的百分之十都发挥不出来!”那分明是一个孩子的身形,身高只到来人的腰的位置。

“那么您是不满意吗?”

“非常不满意!那个叫刈的孩子呢?!”

“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安魂曲改变了主意,把死歌留在了诺亚,要转移刈变得困难了。”

“死歌?原型机011号?”被称作“昔拉”的那个孩子以完全不符合他外表年龄的语调冷笑了一下,“他原本也可以是一个更好的‘容器’。”

“您要他吗?”

“不。”昔拉摇了摇头,手中握着的鞭子一般的东西缓缓收入了掌心——那竟然是一节变异延伸出的肢体。“就算你现在把他带到我面前,我也控制不了他。”

“怎么会……”

“因为他已经被控制了啊。”昔拉轻笑着抬起鞭子消失的那只手,舔舐着手心残留的血迹,“被我之外的……另一个。”

来人疑惑的看着他,眼睛里有怀疑、了然、还有阴谋的神色一闪而过。

“你们的科学家应该开始研究了吧,至少能尽快把刈的数据给我吧?”昔拉又转过身欣赏起被束缚在十字架上的自己的杰作,“话说回来,我们的金毛小可爱哪里去了?”

“他之前未经允许擅自离开了J区一趟,现在正在接受惩罚。”

“惩罚?那副小身板要经受和暴民一样的惩罚吗?真是有点期待那样的场面啊。”昔拉舔了舔嘴唇,鲜红的舌头上似乎全是血液,“不过如果连那种程度的惩罚也受不了,也不会值得我将他从地狱中救起来了。”昔拉昂着头看着面前面目全非的尸骸,忘情的张开了双臂,“被束缚在十字架上的灵魂啊……”

他身后那人沉默着注视着他。在那个孩子的身影背后,似乎有一双漆黑的翅膀在缓缓张开。

 

“咳咳咳……”刈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掩着嘴剧烈的咳嗽着。“怎么回事……”

黑暗中一阵骚动,一个身影在他身侧站了起来,刈的手触碰到了几缕发丝,“11?”

“嗯。”11号仰着头看着他们头顶的大洞,阴影已经完全笼罩那里,仅凭没有启动锁子能力的肉眼,他在黑暗中几乎什么也看不到。

刈松了口气,忽然感到一阵尴尬,“我不知道会突然塌下来……”

“没关系。”11号用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去努力辨认周围的场景,说到底就算不用锁子能力也不能将他当做一般人来看待,“这里四周被封死了,还是从上面爬出去吧。”这点高度,只要有点抓攀物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

“哦……”刈撇了撇嘴,伸手摸索着,却意外的在11号身上摸到了一手湿润的液体,“这是……”他踌躇的将手放到鼻子下闻了闻,“是血……你……”

“不是我的血。”11号忽然拉着刈从原地退开几步,“是它们的……”

刈的眼中迅速点亮了水银圈,在微光视觉的视野中,地上那一团团被压得血肉模糊的生物幼体早已失去了生机。

“啊……”退着退着,脚下忽然踩到了什么硬物,刈吓了一跳低头看去,竟然是一只生物幼体的脑袋,即使看起来没出生多久,但它的头顶居然有一对坚硬的短角!

“是幼年的恐兽。”11号拉住了刈的手,“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幼年?等一下!恐兽还会繁殖吗?!”刈睁大了眼睛,“它们不都是进化人变得吗!?”

“没有研究证明恐兽会繁殖后代,但也没有研究证明它们不会。也有可能是居民聚集地的人把还是孩子就恐兽化的进化人丢弃后被恐兽捡到,并当做自己族群的幼崽扶养。”

“你在讲故事吗?”刈抬头看着头顶的大洞,测算了一下距离,“太高了,我没有能够得到那么远的变异能力。”

“那就把墙壁撕开。”11号警惕着四周,“不管怎样,最好快一点,如果这地上的真的是恐兽自己繁衍出的后代,那麻烦就大了。”

刈也没问为什么他自己不动手,而是难得顺从的用伸出骨爪的双手试图去破坏车库的墙壁,一边好奇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这些,是古飚的幼崽。”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