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13话

第13话 【第一卷】感恩之心

  • 锁子
  • 荆棘鸟TZ
  • 0.57万
  • 2017-02-14 13:35:32

“什,什么意思?”

“啊?就是我说的意思啊。”西赛尔坐了下来,靠到了椅背上,“那个自称‘刈’的孩子,作为安德罗的第十二个实验体,只不过与在试管和培养皿里长大的你不同,他是由代孕母亲孕育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我问你,为什么要在你们的身体里加入锁子?”

“为了弥补安德罗留下的基因中的缺失。”

“没错,可以说,你们身体里的锁子就是安德罗基因的补丁。”西赛尔双手交叠搁在桌子上,“但是,由于锁子催化基因变异的无序性,往往要进行数量非常庞大的计算,才可以确定要多少对锁子、多少次基因重组才能组合出更接近安德罗本人的基因型。死歌的制造也与这相仿,因为要变异出希望的能力,而不是像普通进化人那样的随机能力,所以就要投入数量巨大的锁子来进行变异,变异次数越多,能够得到的期望的变异能力的几率越大。

“像一些死歌,他们只需要经历几百次变异就能达到想要的结果,所以只需要几百对人造锁子。但是复制体却不一样,对于你们,我们想得到的结果是还原一个人类的基因,这需要更庞大的工作量,就计算量来说,已经是当今科技水平的极限。你很幸运,你只花费了3188对锁子就将残缺的基因稳定了下来。

“但是,在对那个孩子进行实验时,那颗已经植入锁子完毕的受精卵,在母腹中……”西赛尔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分裂了。”

11号的眼珠微动。

果然,有两个……

“那个叫刈的孩子,他还有一个孪生兄弟,叫做‘钊’。”西赛尔说道,“‘钊’,才是你们这一行应该护送的‘货物’。”

——那样可怕的东西,居然有两个吗?!

11号皱起了眉,“那……”

“但是就在你们到达封锁区的时候,原本应该在安魂曲的监视下、跟母亲一起生活在贫民区的刈,失踪了。”西赛尔将一张照片贴在了屏幕上,“而他的生母也被人发现自杀在房间里。”

自杀?11号抬起眼帘,“这么说,在运送的过程中,提箱被掉包了吗?”

西赛尔点了点头,“诺亚和安魂曲的盟约是:各自保有这对孪生子中的一个,共同进行从复原的基因里提取安德罗基因记忆的研究,研究得到的成果要双方共享。”

“现在钊失踪了,那是说有第三方想要掺一脚吗?”11号抬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

“姑且算钊失踪了吧,现在这对双生子我们能够掌控的只有刈一个了!”

“那……要我把他带回安魂曲吗?”

“不,安魂曲已经承诺的事不能因为我们的失误而反悔,就算有第三方出现也不能成为借口。”

“那……”

西赛尔双手抱臂,“你的新任务,从现在开始,守在刈身边,一刻不停的。”

监视吗?不过……说是研究,到底要研究什么呢?基因记忆?那种东西可以提取吗?

“!”

记忆里的话,他以前也看到过,安德罗的那没有家人出现的记忆。

被风吹起的白色窗帘,种满了花草的庭院,木制的桌椅,还有一架钢琴。

为什么他心里有一丝不安?

只是想提取基因中的记忆的话,应该不会对复制体本身有伤害吧?

“还有关于把钊掉包的人。”西赛尔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脸上显露出疲惫之色,“除了联邦之外,现在对于诺亚也不能掉以轻心了。”

“提箱除了在封锁区的时候之外,其它时候应该全程都在我手里,联邦应该没有机会下手才对,不过……诺亚会做这种事吗?”

“谁知道呢。”

戒心很重呢,你们的西赛尔总长先生。

“我明白了。”11号点了点头。

关闭了通讯视频,11号转身离开了天台。

一丝闪光自很远的地方反射过来,他却没有察觉。

“嘻。”一只手放下了望远镜,扯起嘴角,露出了一抹诡谲的笑容。

 

“艾登,刈的身体里,会有你这样的存在吗?”

——不可能的,就算有,我也会感觉到的,不过,比起那个小屁孩,诺亚的这个艾哲……

“怎么了?”

——算了,以你的智商很难解释通。

“这样啊,毕竟是猫的智商吗?”11号自嘲的笑笑。

——很危险啊,把另一个那个小屁孩留在外面的这个世界。

“钊?”11号下了楼梯,站在了电梯前。

——你知道那个小屁孩身体里有多少锁子吗?

“刈?多少?”

——18800对!

11号手里的便携终端脱手落向了地面,幸好他眼疾手快一把抄了回来。

近两万……他抬手盖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天呐……那他的身体里几乎全是锁子了!

这才是怪物吧!

——你想想看,如果他的兄弟和他拥有一样多的锁子,把这样的人留在一个安魂曲和诺亚都不知道的地方,会发生什么事?

会发生什么?

无论发生什么,肯定都和不幸与毁灭有关。

“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博士……”

——嘛,大概是发现了让自己的儿子重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所以转而想通过从儿子的基因记忆里得知儿子还没做完的事,然后去替他实现心愿吧?

“还没做完的事……对高阶可控锁子的研究吗?”

——是啊,如果能从记忆里知道有关研究的事,然后由作为父亲的博士来实现,想必会让安德罗很高兴的吧?一个两个都是科学狂人啊,这家子……

电梯门缓缓打开,11号走了出去。

安德罗•梅勒,天才少年。

安德罗在十六岁那年解开了能够使基因永久变异且进化方向可控的新型锁子编码,但这串“神之大门的钥匙”随着他的英年早逝而石沉大海。安德罗的父亲——曼彻斯特博士曾一度试图制造出他的复制体,然后植入安德罗的人格,使其复活。

最初并没有安魂曲这个组织,联邦为曼彻斯特博士的研究提供资金,期望着从安德罗残破的记忆里得到这串编码。

如果能得到它,得到这个所谓的“高阶锁子”。

恐怕,就能创造出“神”了吧……

然而,希望将这样的大杀器握在自己手中的,可不止一个……

——喂,我问你。

“嗯?”

——如果那种东西真的被研究出来,你想要吗?

“想要什么?”

——力量啊!成为……掌控一切的神……什么的……

11号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我想……吃饭。”

——哈!!!?

快走到原来的房间门口时,11号看见了一大堆人围在那里,最中心的则是一头黑发的伊薇在维持秩序。

“你们这些家伙……”伊薇看起来快要爆炸了,“给我……滚回去啊!”她啪的一巴掌拍在墙壁上,整面墙壁似乎都晃动了一下。

人群呆滞了片刻,轰的一声作鸟兽散。

“怎么回事?”11号逆着人流走了过去。

“都说了给我滚回去了,想死吗?”伊薇不耐烦的循声朝他看过来,一张秀气的小脸瞬间转红,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你……你去干什么了?怎,怎么才回来……”

“啊?”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了,一身火红的伊芙琳走了出来,脸色是从未有过的阴沉,“小猫,你进来。”

“出了什么……”11号跟了过去,一进门,看到被五花大绑丢在墙角的刈,舌头都差点打结了。

“这小混蛋……”伊芙琳一把扯住刈的衣领,将他的上半身拉了起来,“想跑啊。”

 

刈别过头去不去看她。

“你这家伙……”伊芙琳用力的摇晃着他,“你知不知道为了把你送过来,死了多少人?!”

“那些都是死歌吧!”刈甩着头,扭动着身体努力挣开她,“知道会死的话,应该都做好觉悟了吧?那又怎么样!因为死了很多人,因为都是为了我而死的,所以就要把我,就要把我……放在解剖台上,一点一点切开吗!?”

“你在说什么?!你不会被解剖的!”

“放开我!”刈咧开了嘴角,露出了令伊芙琳都害怕的凶狠眼神,他肩胛的皮肤忽然裂开,一根像是蜘蛛腿一样的苍白骨刺生长了出来,“啪”的一声,束缚住刈的绳子被完全撑开拉断,伊芙琳惊呼一声向后退去。

11号一把将伊芙琳拉开,“继续。”他居高临下的斜眼睨视着刈,“继续装。”

装疯?伊芙琳与随后跟进来的伊薇相视一眼。

“啊……”刈半蹲在地上,像一只因受到威胁而炸毛的小兽一样龇牙咧嘴着。

“如果说你是被人绑走、作为钊的替代品被送到这里的话,先前根本不知情的你,从苏醒的一开始就不会那么顺从的跟我们走吧?”11号抬手抵在下巴上,“那,为什么你到了这里之后才想逃跑,难道你本来以为这里有什么,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吗?”

刈的呼吸急促起来,嗤嗤作响,眼中可怕的神情简直让人发怵。

“能不能解释一下?”伊芙琳从11号身后露出头来,举手提问。

“简单的来说,应该被送到这里的是刈的兄弟,但现在是刈被送过来了,他兄弟失踪了。”

“诶?”

“所以,你应该是知情的,那为什么?难道说有人告诉你可以在这里找到……”11号目不转睛的盯着眼睛渐渐被水银圈覆盖的刈,“你的兄弟吗?”

刈艰难的跟他僵持了许久,随后僵硬的说道,“我不知道。”

11号眯起了眼睛,“伊芙琳,如他所愿,把他送上解剖台吧。”

刈低吼着将骨刺弯曲梗在身前防御,“我说了我不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你的母亲已经死了!?”11号大喊一声,刈整个人都僵住了。

“我不知道……”他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继而滑落下来环住了自己的肩膀,手指颤抖着揪紧了自己的衣服,“我怎么会知道……谁要知道啊……那种……那种女人!”他尖叫着,双眼变得银红一片,尖锐的骨刺猛地向前一捅,“谁要管那种女人的死活啊!!!”

“啪!”

伊芙琳摇了摇头,把想要冲上前去的伊薇拉了回来。

一声响亮的耳光,刈整个人被扇倒在地上,此刻正一脸震惊的看着11号。

嘀……嗒……

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11号板着脸把扎进他腹部的那截变异组织拔了出来,随手掷在地上,温热的血液飞溅,溅上了刈的脸颊。

“你啊……”11号看了眼自己满手的血,将手指抬到嘴边,伸出舌头舔舐了一口,鲜红的舌头上沾满了鲜红的血,“知不知道这样很痛的啊?”

刈看着他走了过来,下意识的缩了缩身体。

11号在他身旁蹲下,沾满鲜血的手朝他伸了过来,刈闭上了眼睛撕心裂肺的尖叫,“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

11号一把扯住他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另一只手又往他的另一侧脸颊重重的扇了一巴掌。“给我有点感恩的心,渣滓。”

“……”刈整个人都是懵的,只感觉整张脸都麻了,过了一会儿才感觉到火辣辣的疼渐渐蔓延开来。

“你以为死歌是什么?白菜吗!?”11号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提到距离自己的鼻尖不到五厘米处,刈又惊又怕,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他,“那是家人!”他一甩手,刈被摔回墙角。“那也是活生生的生命,和你一样有思想有人格,还有着属于自己的记忆的生命!试着表达一下感谢怎么样?”11号的语气缓和下来,声音低沉着,“我也死了亲人啊。”

还是希望你能……记得我们……

不,不会忘记的。

我会记得的。

尽管你们再也收不到被你们救了的、苟活下来的我的感激了。

83号,62号,17号,90号,72号,101号……”11号低声报出一个个编号,“怎么样,要我报完吗?他们死了啊,没有名字的就死了啊,那你呢?一个生命体,如果要被称为智慧生物的话,那应该会有感激之心吧!至少要对曾经救过自己的人说一声‘谢谢’吧!如果连这都做不到的话,还配拥有名字吗?那是野兽吧!”

“……”伊芙琳看着11号的背影,攥紧了拳头。

家人……吗?

不,不是的。

现在说什么家人朋友……生者,又怎么能……代替死者说什么……

说什么漂亮话,像你这种……

她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像你这种,无法死去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明白那些永远无法复活的人心中的绝望与不甘!?

 

刈紧紧的抿着嘴唇,从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小兽般的呜咽。

11号松开了他的领子,刈扑倒在他身上,闻到了呛入鼻腔的血腥味。他呆呆地直起身子,伸手按上了11号的伤口。

11号脸色淡漠的看着他,“疼啊。”

“我……”眼睛里的水银圈飞速褪去,眼眶里,终于决堤的泪水汹涌而出,刈把头埋在11号的胸口,双手紧紧的攥着他的衣服,“我也不想任何人死啊!可是,可是……”他抽噎着,“我也不想死啊!”

11号叹了口气,伸手环住了刈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回头看了眼,正对上伊芙琳看向他的眼神,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嗨嗨……”他回过头去,安抚着刈,“到底怎么回事?”

 

“刈,刈……”眼前这个明明还不到四十岁,却已经苍老得不成样子的女人拉住了他的手,“好孩子。”

“母亲?”他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了母亲?”

“刈,刈,好孩子。”女人的表情带着一种可怕的绝望与近乎邪恶的执念,“这是你出生的第八年了,也是你哥哥待在那个地方的第八年了,好孩子,好孩子,你在天堂里已经待了这么多年了,能不能……”女人扑通一声跪倒下来,“能不能救救你在地狱的哥哥!?”

 

天堂?

男孩怔怔的转过头,看向了门外。

破败的房屋根本无法抵御暴风雨雪的摧残,所幸这里的房屋低低矮矮的连成了一片,拥挤的簇拥在一起,狂风倒也无法将它们连根拔起。

在这群处于整个社会最底层的人们的生活中,充满着暴力、疾病、毒品、与死亡。

然后男孩的目光看向了更远的方向,试图从夕阳的余晖里,看到监视者望远镜的反光。

母亲,如果这里是天堂……

“这个孩子多少钱?”

那么地狱……

“不!不行!他才刚出生!我不卖!我不卖!!!”

该是什么样子……

“刈,刈,好孩子。”女人的手转而抓住了他的肩膀,近乎神经质的痉挛着,“你会去救你哥哥的吧,听我说,听妈妈说,如果你跟着这个男人,听他的话的话,就能够救你哥哥了!你会去做的吧!刈!”

男孩被女人一把推倒在地,他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跟着……母亲,你要我……你要我离开这里吗!?这是,这是不可能的……不,你会被他们杀掉的!”

被那些把他们囚禁在这里八年的恶魔……杀掉。

“不,不要紧,没关系的。”女人抬起了头,满脸扭曲的笑容,等男孩看清之时,才发现她的手里握了把剪刀,“他们没那个机会了!”

冰冷的刀片,笔直的捅进了女人的脖子里,拔出来,再捅进去,女人狂笑着,“没机会了!没机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的嘴里开始溢出血沫,随后,汹涌的洪流浸染了她胸口的整块布料,女人摇晃了一下,向前栽倒在地,不再动弹。

“母……亲……”

男孩看着在地上逐渐流淌开来的血液正朝自己脚边蔓延而来,神情木然的向后退了一步。

脚步声。

他循声回过头去,看见了一个漆黑的影子。

 

“他怎么样?”

11号推门而出,看了眼在门外等候的伊芙琳和伊薇,反手带上了门,“哭着哭着睡着了。”

“果然是小孩子嘛。”伊薇松了口气,随后看见11号身上的血迹,又紧张了起来,“你没事吧?”

“嗯。”11号抬手撩起自己的衣服看了一眼,“已经愈合了。”

“真好用啊,死歌的能力。”

11号不置可否,虽然这种时候确实有这么变态的恢复能力比较好。“伊芙琳?”他的手在她面前挥了挥,伊芙琳猛地回过神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11号脸色如常,“你怎么了?”

“没,没事……”

“那,现在怎么办?”伊薇凑到她姐姐身旁。

“现在……应该知会艾哲总长一声吧?关于钊被掉包、还有刈被神秘人拐骗一事。”

“钊被掉包这件事,他应该已经知道了。”11号抱臂而立。

“那……”

“我们现在能不能……”11号话说了半句,面前的这对姐妹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只见他依旧面不改色,“我想吃饭。”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