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12话

第12话 【第一卷】生存意义

  • 锁子
  • 荆棘鸟TZ
  • 0.67万
  • 2017-02-14 13:33:54

“守墓人战术组第一队队长,艾伦一等执行官报道。”

正对着大门的办公桌上搁着的,是两只套着沉重马丁靴的大脚,褪色长裤的裤筒已经破烂不堪,更要命的是破洞处的补丁上竟然还镶上了铆钉……也许这是主人对于喜爱“蒸汽朋克”风格的一种另类表达。

“艾伦一等?”那双大脚的主人将扣在脸上的那本封面花哨的读物取了下来,收回了腿,扭动着在办公椅上将自己庞大的身躯摆正,“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房间墙壁上贴满了关于经费的列表,少的可怜的人员名单上用红笔画满了向下的箭头,“等等!你什么也别说!”眼前这个几乎要把办公椅压塌的男人坚决的竖起了手掌,“因为上次那件事,战术组的经费已经被削到最少了,这件事你应该很清楚。”

半张着嘴刚想说话的艾伦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上尉……”

上尉的手掌就像是一座小山,笔直的竖在艾伦和他所坐着的办公椅后方成堆的补给品之间,“艾伦一等,就算你要申请公费,你也没有这个权限,要知道虽然你仍是一等执行官,但你的阶级权限已经被降至三等,你待在这里能得到的最多只有C级的武器配给,而且是单兵的。”

“单兵的……这根本不行!”艾伦猛地将双手砸在办公桌上,“至少需要B级以上的军队制式!从外城来的运输车队马上就要到达了,这一次那个劫车的‘惯犯’进化人肯定还会来!难道要我们战术组赤手空拳的去接应吗!?”

上尉懒洋洋的撑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收回了手掌,“我很抱歉,艾伦一等,但这是你们的事。”上尉胸口别着的联邦铜盾荣誉徽章正闪闪发光,这是他这辈子活到现在得到的极少数的荣耀之一,“你们守墓人战术组的事。”

“你——”艾伦一时间克制不住自己波动的情绪,“砰”的砸了一拳,在桌面上留下了一个潮湿的凹痕。

上尉眼睛都没眨一下,“这个的修理费用也请艾伦一等执行官‘顺便’去财政处报销一下吧。”

艾伦几乎马上就要发作,高扬的拳头被另一只手“啪”的抓住。“好啦好啦。”一名黑发的青年笑眯眯的站在他的身后,抓着他的手把他向后一扯,艾伦一个趔趄栽进他的怀里,“杰克!”

“最近天气也热了,我们的艾伦小朋友只是有点烦躁,我先带他走啦,上尉。”青年一转手腕,艾伦的手就被扭到了背后被他死死制住,青年一边微笑着向上尉敬礼,一边后退着把挣扎的艾伦拖了出去。

“杰克!”艾伦把自己的手腕从那人手里挣了出来,“混蛋!”他扭腰错步,一拳头砸向了身后那人的鼻梁,后者笑嘻嘻的张开手掌接住,“哟!”

“‘哟’!?”艾伦的另一只手揪住了他的衣领,“你不是去战略组了吗?回来做什么!?和安魂曲打的那一仗你为什么不在!?你知道那天死了多少人吗!?”

“嗨嗨嗨!”被称作杰克的青年高举双手以示投降,“我知道你在气头上艾伦,安心啦,深呼吸,嗬,呼……我的名字可还挂在你的队伍里呢,不会随便跳槽的啦。”

艾伦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人,手不自主的动了起来,一拳下去砸了个结结实实!

“我靠!我完美的鼻子!”

 

“嘶……对兄弟你还真下得去手。”捏着鼻梁昂着头看天的杰克靠着长廊旁的栏杆,努力想止住哗哗直流的鼻血。

“我不明白,为什么守墓人的军备要由联邦的军官来负责管理。”艾伦紧紧的握住栏杆,“‘守墓人是守墓人,联邦是联邦’,这难道不是从作为一名新兵开始训练时教官一直告诉我们的事吗?放屁!我受够了!”

“你还真是容易激动啊。”杰克吸了吸鼻子,斜着眼看着他,“二十五六的人了怎么还跟个高中生一样,看到谁不爽就要冲上去揍一顿,我刚才要是不拉着你你是不是真的要跟那家伙干架啊?”

艾伦抿了抿嘴,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行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们那‘打完仗就一无是处’的战略组一天到晚到底在干些什么吗?”

艾伦瞥了他一眼,“‘你们’战略组。”

“你是受委屈的小媳妇吗?瞧你那幽怨样,是男人爽快点,想打胜仗吗?”杰克放下了捏着鼻梁的手,右眼一眨,原本在他那张英俊的脸上应该很放电的这一表情被两行缓缓流下的鼻血毁于一旦。

然而艾伦却没有嘲笑他,此刻他的脑回路已经转过弯来,吃惊的看着杰克,“你是说……”

“别那么多有的没的,就说想不想吧!”

“当然……”艾伦活动了下交叉的十指,关节劈啪作响,“现在的这一切都是拜它所赐。那个该死的白化种……”

 

伊芙琳以一种和之前她显露过多次的一样奇异的表情看着11号,如果要用文字来表述,那大概就像她看到一只猴子变成了大象那么奇异。

“你刚才打了个喷嚏。”她湛蓝的眸子漂亮的圆睁着,“我刚才看到一只猫打了个喷嚏。”

11号揉了揉鼻子,自己也感觉有点奇怪。“有人在说我坏话……”

“什么?”

“没什么……”

“讲道理,如果我发现你欺负了我们的头儿,这座基地里的所有人都不会放过你的。”

11号一脸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不知道怎么回答,索性就没有回答,伸手推开了门。

“安魂曲部队,死亡歌颂者原型机011号报道,已将货物按约定送达。”身后的门被关上,11号按规矩汇报完毕后抬起头来。

“‘货物’……啊。”这间被布置得像是会议室的房间里,巨大的落地玻璃成半弧形环绕着房间的边缘,世外明亮的阳光没有丝毫阻碍的投射进来,映出站在阳光下的那个人身体的轮廓,那人背着手,可以从声音里听出来他似乎是带笑的,“真是冷漠啊,死歌。”

“只是一把战略兵器罢了。”11号脸色不变,“没有名字的事物,没有资格被和拥有独立人格的智慧生命体同等对待。”

那人轻笑了一声,“他可是有名字的哦,那孩子……这么说,你这番话是在说你自己吗?”

11号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枣红色的眼珠中有像金属反光一样的物质微微闪动着,滤去过于耀眼的阳光,使得逆光那人的样貌在他眼中更清晰一些。

“那……”那人微笑着叹息了一声,背在身后的双手放下了,似乎正准备说什么,“呃……”突然,那人扶着桌子的边缘弯下了腰,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伤痛?还是疾病?

“你……”11号有一秒钟的怔神,竟然忘记要用敬语,就在他准备冲上前的时候,那人大声喊道:“别过来!”11号脚步一顿。

那人按在胸口的手颤抖着伸进了外套里,哆哆嗦嗦的摸索出了一个药瓶,然而手指一抖,整瓶药都跌落出去,啪嗒一声瓶盖摔开,药片散落得到处都是。

那一刻,原本就已经非常急促的呼吸几乎梗塞住了。

一双手伸到他的面前,一只摊开的手掌里拖着两枚药片,另一只手递来一杯水。那人抬头看向他,11号看着他接过了药,将水放到桌子上转身捡起了药瓶。

“现在太勉强的话,我可以过会儿再过来。”

心脏病?他转动着瓶身,看到了上面的标识。

——看来诺亚的领导人要么恶疾缠身,要么英年早逝,嘿嘿,这是诅咒吗?就像当年的亚丝•雅蓝。

“领导人?”11号回过头来,一只手以比他回头还快的速度扼住了他的喉咙,他一口气没喘上来,意识空白了半秒,随后一个手肘猛地撞在他的胸口,攻击方连带着他一起向后摔倒在地上。药瓶再次摔飞出去。

11号被压倒在地,白发和红色兜帽衫的衣摆铺散开来,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袭击之人的脸庞,这次他终于看清了他的样貌。

“艾哲……雅兰。”

“我是艾哲•雅兰,诺亚现任实际执权者。”有着一头柔软金发的人露出的笑容也是和善温软,“而你就是那个让我诺亚失去了6793名优秀战士的死歌?”

-

“濒,濒死……暴走?”

“快逃!”

-

11号的皱起了眉头,“在公事上私法制裁是……”扣在他喉咙上的手猛地掐紧,连他都不由得惊叹眼前这个看起来气血微弱脸色病态苍白的年轻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是不合适的。”艾哲温和的微笑着,随后松开了手站了起来,“我不会那么做的,安魂曲和诺亚已有过协定,对于在非洲大规模误伤那件事既往不咎,但是……”他偏了偏头,“面对着同盟的首领,心里却怀有轻视,这也是很不礼貌的吧?”

11号反应过来,他刚才眼中的神情已经暴露了他心里所想。“十分抱歉。”他爬了起来,看向艾哲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

——不想被当做“病人”吗?为这种事出手,应该说他自尊心太强还是器量太小呢?

“希望您原谅我先前失礼的行为。艾哲总长。”

“作为一名安魂曲的死歌这样称呼身为诺亚的我好像不太合适吧?叫我阁下就可以了。”艾哲依旧一脸温和。

“是,阁下。”11号低垂下眼帘以表顺服。“我不理解为什么您出现在……诺亚在红区作为一个‘前哨’的这个基地中。”

艾哲有些惊诧,“你不知道那孩子到底是作为一个怎样的存在吗?”他看着11号不变的神情,摇了摇头,“看来是不知道啊。”

“不需要知道。”

“不需要?你们应该死了很多人吧,一百个,精英。”

11号的喉头滚动了一下。

“不怨恨吗?那些死歌死去的时候。”

-

虽然啊,我们只是些连名字也不配有的人间兵器,但是啊……

还是希望……

你能够……

记得我们!

-

“是。”他回答。“这是我们这些兵器被创造出来的全部意义。”

“意义?”艾哲再次摇了摇头,“所以说我一直反对博士继续做这种事,看看你们,原本能够成为人类的人都被变成了什么东西。”

原本能够成为人类的人……

死歌,拥有固定人格的人造进化人,没有名字的生物。

死歌先是进化人然后才是死歌?

不是的。

兵器就是兵器,不论身处两者的夹缝中的存在。

有着自己的思维,只需要下达命令就会自己去完成,不需要人工实时监控的机器。

强大到可以单体屠杀军队,也羸弱到无法抵抗长久的战斗,会为了首领提出的保护他人的命令而放弃自己生命的存在。

死歌,到底为什么而存在?

为了战争。

战争,是为了利益。

先死者无法得到的利益。

利益只眷顾于统治者。

“不。”11号抬起了头,“我们跟你们不一样。

“这世上的事物,只要继续存在就说明它是具有意义的,只不过事物和事物之间存在的意义可能不一样。我们是兵器,但因为我们不会为自己思考、不会为自己反抗、不会为自己寻求保护就说这是没有意义的,我不认同这一点。”

艾哲歪着头看着他,一脸惊讶又好奇的表情。

“为了杀戮而被创造出来的我们是无法理解为了和平而战斗的你们的战斗意义的,同样,你也无法理解身为这世上仅有的七千多个同类中的一员的我的存在意义的,我们也有着自己信仰的东西,只不过,与你们不同。

“对于我们来说,同伴不仅是同伴,是家人,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拥有同样身世的人,如果我们死去了,那么这个‘族群’也就彻底消失了,但即使如此我们也并不害怕死亡,这也正是因为有所信仰。任何有本能的生命体都不会希望自己就这样死去,如果不是相信着什么,我们也无法战斗下去。”

抚掌声回荡在这间铺满阳光的房间中,艾哲的表情是欣喜而敬佩的,“我向你致敬,死歌,你这番话是与我从资料中所了解到的那个杀害了我六千多个部下的完全不同的人。”

“我接受你的敬意,艾哲阁下。”

艾哲一阵轻笑,“你很特别。”

“我也这样认为。”11号的表情和刚进来时相比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艾哲微笑着摇了摇头,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在你来见我之前,我已经跟你们的总长联系过了。”

“那么,指令。”

“待命。他让你稍后自己再跟他联系一次。”艾哲一脸无奈的摊开了手,“戒心很重呢,你们的西赛尔总长先生。”

“我明白了。”11号欠了欠身,“那么……”他正准备退出去,但想了想,又抬起头来看向艾哲。

“怎么了?”

“这个基地里的人们管您叫……”

“‘头儿’?”艾哲露出了优雅的笑容,“我喜欢这个称呼,亲切、通俗、平易近人,并且时时刻刻提醒着我我是这个大家族的‘家长’,一个监护者、保护者,而不是一个独裁者。”

“很高兴您有这份心,阁下。”

“嗯?”艾哲抿起了嘴唇,“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跟着我干?”

11号退后了一步,“阁下,我残破的人格毫无被特殊对待的价值,而您的人格对于您来说却是至上的。”

艾哲不由失笑,“你这家伙,说话可真让人头疼啊,我们的伊薇小丫头就是这样被你欺负了吧?”

“……失礼了。”他怎么可能会欺负别人呢?那只是……战略上的打击表面矛盾顺带打压潜在矛盾而已。

“去吧去吧。”艾哲挥了挥手,“和你辩论的话我都对自己没信心了。”

11号低头颔首,转身重新拉开了那扇门。

“!”

他倏地回过头来,对上了艾哲含笑的眼神。

“怎么了?忘记什么事了吗?”

“不。”他恢复正常的表情,拉开了门,“没什么。”

“等等。”这次却是艾哲叫住了他。

他回过头。

“刚才,谢谢。”艾哲的手按在了心口。

他轻轻颔首,转身出了门。

“那么。”门再次被关上,房间里,艾哲•雅兰背着手转过身,独自站立了片刻,他走到了那瓶被摔飞出去的药瓶旁,弯下腰将它捡起,“这个孩子和另一个,到底哪个更适合呢?”

 

“怎么回事,艾登?”11号离开房间后,伊芙琳并没有等在外面,他在基地中来往走动的人群的注视下驻足思考了片刻,抬起脚走向了电梯。

——刚才好像……

“什么?”

——不,可能是我感觉错了。

“你的意思是说刚才是你和我都产生的错觉吗?”11号背对着电梯里的监控摄像头,任何人都不喜欢被监视的感觉,他尤其如此。“我也感觉到了,艾登,艾哲•雅兰有着‘两双眼睛’。”

——无论如何,处理完诺亚这边的事之后快点回去吧,在红区发生的奇怪的事实在太多了。

“同感。”

电梯上升的速度很快,说话间已经到达了顶楼,11号走出了电梯,转向了楼梯间,一直走到了天台。

“这里没有哨岗吗?”

他推开了天台的门,迎面吹来的高层的风拂开了他的长发。

便携终端上方出现了一个浮空的正方体,11号伸手在上面一点,一道蓝光划过,一面悬浮在空中的屏幕展开。

“连接,通讯频道号,1077.98。”

便携终端自带的人工智能传来音频反馈,“正在连接,安魂曲部队总部……已接通。”

“指令代号,迪乌斯。”

听到代号的通讯员传来回应,“指令通过。”

“请帮我转到西赛尔总长那里。”

“请稍候,西赛尔总长现在……”

“死歌编号原型机011号,我找西赛尔总长。”

011……”通讯员猛地回过神来,“好的,马上!”

等待的时间中,11号这才有空好好的站在这座基地的最顶端展望一下他横穿了近半个城区版图才到达的红区景象。

荒芜的大地上,温暖的阳光撒在人身上,也似乎有了毒辣的刺痛感。原本作为这个城市最顶尖的科技区域,远处一座座建筑风格颇具后现代科幻风格的研究大楼在多年纷飞的战火中已千穿百孔;总有隐隐约约的野兽吼声从或近或远的地方传来;告别人类活动许久的中央花园周围被一大片绿色铺盖,植物的海洋甚至攀上了附近的几处废墟,将一切残破都以绿色包裹掩盖。

如果植物一直长,一直长,会不会把这个世界都吞噬呢?他不由得这么想着。也许那样也不错。

——好看吗?

“断臂的维纳斯依然美丽。”他回答道。

“但是交到我手里的报告一点儿都不美丽!”

听到声音,11号回过头,看向了屏幕中出现的人,“总长。”

“是啊,我是总长。”视频中的西赛尔看起气坏了,“而你是整个安魂曲中最能担当这个任务的死歌,那么回答我,我给你的那一百个死歌,为什么全死在红区之外了!?”

“……为了保护‘货物’。”

“货物!?”西赛尔冷笑一声,“不是为了保护你吗?”

11号脸色微僵,“为了完成任务……”

“放屁!你根本不懂什么叫群体合作!你以为我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你根本没顾及过身边的同伴!只管自己一个人向前冲!”

-

11……”怀里的女子满身是血。

“你为什么不救我!?”

-

“对手是什么?只不过是一些还拿着火药武器的士兵!青铜龙?特训的时候我没教过你们怎么在群体作战时对付大规模地毯式轰炸的导弹吗?”视频中,西赛尔身旁的两名通讯员脸色僵硬的看着他们的老板发飙,“那个神狙手艾琳,我应该告诉过你她的能耐,守墓人战术组的队长哪一个的信息没有被陈列在任务简历里?同伴全部阵亡,对方领头的人却一点折伤都没有!还得让诺亚的人出来援助!我是该夸你垃圾还是夸你废铁!?”

11号脸色发白,“我试过救……”

“你还想说什么?全是借口!我给你的人里面可是有两个在二十号之前的!哪怕你稍微谨慎一点,怎么可能会全部死光!?”西赛尔整个面部表情都扭曲了,“你有艾登,那六十个死歌没有,他们没有他们也能活着到达封锁区,为什么他们就要死在红区大门外面!?”

-

“你为什么不救我!?”

-

“任务……”11号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几个字,他的手紧紧攥着身体两侧的衣料,“优先……”

如果不是身后两个通讯员拉着,西赛尔的脸都要撞到屏幕上了,“被曼彻斯特洗脑了吧你!你还想说什么‘保证任务完成和救同伴无法同时做到’这种话吗!?你忘了从你出生起就被设定得这么强大的原因吗!?不就是为了再也不能找因为自己太弱而没能做到的这种借口吗!?”

11号的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同伴,同伴,同伴,同伴,同伴,同伴,同伴……

-

11……为什么不救我!?”

“即使……”

“只能舍弃我们了吧?”

“还是希望……”

“舍弃我们吧,11号。”

“你能够记得我们……”

“舍弃吧……”

-

“啊……”

“那是什么!?”

“那只死歌怎么回事?他,他……离开!所有人!离开那里!”

-

“啪!”

清脆的一声耳光,11号惊异的抬头,西赛尔的手停在半空中,而他的半边脸颊迅速红肿了起来。

“好了,冷静一下,我们来谈谈正事吧。”西赛尔满不在乎的揉了揉刚刚被自己用力扇过的脸颊,“干嘛这副表情!任务还没结束!”

在震惊中的11号呆呆地点了点头。

“……”西赛尔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这件事告诉你也没关系吧……总部这边……”

“出事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