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11话

第11话 【第一卷】为人之证

  • 锁子
  • 荆棘鸟TZ
  • 0.67万
  • 2017-02-14 13:33:35

“狗屎,哪个不要命的把音响放这么大声!”顺着窨井的梯子从下水道爬上来,伊芙琳扯着身上的衣服用力的拍打着,努力想把那股像是发霉和尸体腐臭的又像是一年没刷过的马桶的味道拍打掉。

“我们离那里不远,小心点,恐兽可能会循声过来。”11号提着装着刈的箱子跟在伊芙琳后面爬了上来。回到地面世界后,才发现已经天亮了。

提箱里,刈不安分的动了动。11号低头看着箱子,询问道,“要出来吗?”

“没事……”刈的声音从箱子里传来,“还有多远?”

11号看向伊芙琳,后者抬头看着脚下这条街道的尽头,“大概还有一小时步行距离吧,真是的,邮差先生不是说了会有接应的吗?人呢?”

手里的箱子又动了动,这次11号果断的把箱子放了下来,打开后脱下自己的外套不由分说往刈身上一裹。

男孩有些别扭的扯了扯自己身上这块已经可以称为“破布”的“衣服”,然后抬头看着11号,“对不起,从刚才开始这里就有点……”他的手按上了自己单薄的胸口,11号这才意识到,这个孩子太削瘦了,如果不是长得稍微成熟一点,从体型上来看像是只有十一二岁。

伊芙琳则带着一脸奇怪的笑容看着赤裸着上身的11号,由于锁子的复原效果,他的皮肤上完全看不出被狙击子弹打穿过腰腹的痕迹,更别提那些机枪子弹的擦伤和弹片的划痕了。

“是我疏忽了,没有凝胶之后无法再保持长时间不需要氧气的休眠状态了吧?”

“也不是因为那个,氧气之类的需求量也不是很多。”刈看了他一眼之后立刻低下头去,再度拉扯了下自己身上的“破布”。

——这副表情……应该是嫌弃吧?

艾登暗地里偷笑着。

“不是因为缺氧而难受吗?”

一只手按上了他的额头,刈明显是吓了一跳,往回猛地一缩,咧开嘴像只小兽一样龇着牙,枣红色的眸子瞬间被厚重的诺克夏克水银圈覆盖了!

艾登的笑意立刻僵住。

——天呐!这个锁子反应!

11号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他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做出备战反应的孩子。

伊芙琳吃惊的看着眼前莫名发生的意外,而艾登几乎在尖叫。

——快杀了他!杀了他!

11号猛地回过神来,抬起右手按在了自己的左肩肩胛,按在了那一块鼓胀起来的皮肤,想要把快破体而出的东西摁回去,“艾登!你要干什么!?”

伊芙琳反应过来,刷的拔出银色短管展开长枪将刈一把护在了身后。

——不能让他活着!它……

头部传来迸裂般的疼痛,11号抬起另一只手按在了额角,“艾登!你发什么神经!艾——”他的呼吸梗塞了一下,一连串画面快速的在眼前闪过,快得还来不及将它们联想在一起。

-

“你会让他平安出生的吧?”

-

“是他们……么?”

-

“如果是你的话!你应该会理解我的心情的吧!难道不是吗!?只要他能留在我身边的话!哪怕……哪怕只有一年,两年……”

-

“我的儿子啊!”

-

“艾登!”一根像是蝙蝠翼骨的又像是蜘蛛节肢的白色骨骼冲破了肩胛的皮肤,11号低喝一声,“你要跟我‘夺舍’吗!?”

“!”

艾登愣住了。

体内锁子的躁动也在一瞬间停止了。

——我……我不会的……

“那就给我停下!”

艾登沉默着,也许在思考。

——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

“我不想知道为什么,现在快把这个该死的异组织给我收回去!”

 

伊芙琳带着一种好奇又惊讶的笑容看着这一幕,“诶?他们俩居然会吵架吗?”站在她身后的刈直直的盯着11号,脸色阴沉得可怕,简直不像是一个孩子。

“怎么,摸你一下还想杀人不成?小鬼。”伊芙琳回头一巴掌拍在他头顶,用力的揉了揉,“不过姐姐告诉你哦,那边那位不穿上衣的银毛怪叔叔可是你杀不死的,所以快把水银圈收起来吧,面对其他进化人,特别是对方以那么多同伴的生命为代价保护过你的进化人露出水银圈,可是无异于反咬农夫一口的毒蛇那样的野兽!”

刈咬着下唇,并没有照做,“他要杀我。”他的语气竟然带着一丝阴毒。

伊芙琳有些吃惊,不过还是保持着笑容,“他不会的,他肯定会保护你的。”

“他要杀我。两个复制体之间是无法共存的。”刈毫不理会的继续直勾勾的盯着11号,“阳光下的事物,只能拥有一个影子。”

“诶?”伊芙琳放开了他的脑袋,转而用双手掐着他的小脸让他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刈似乎被弄疼了,双手抓着伊芙琳的手挣扎着想脱离魔爪,“可是,在没有阳光的时候,你有见过路灯下的影子吗?”

刈一脸茫然的抬头看着她,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当一个人走过相邻很近的两个路灯的时候,地上可是会出现两个影子的。”伊芙琳偏着头微笑着,“虽然可能一个大一个小,一个长一个短,但都有着相似的外表,以及,它们都连接在同一个人的脚下,像是另一半灵魂一样,无论什么都无法将它们分割开来。”

刈听着,有些发怔,但眼中的水银圈确实消退了,他的目光越过伊芙琳的腰侧:“争吵”结束了,恢复正常的11号正朝这边走过来,朝阳的光芒斜斜的打来,勾勒出在他背后摆动的白发的轮廓。

他立刻别过头。“即使那样,也不会是我,不是吗?”

伊芙琳失笑,“啊嘞?难道说你是指艾登?”她回头看了眼11号,“我说,到了基地之后你能把头发染个正常点的颜色吗?”

刈又咧了下嘴,露出一对小虎牙,“随便你怎么想。”

“我们可以继续走了吗?”11号在伊芙琳身侧停下,虽然看向伊芙琳,但听起来却像是询问刈。

“没办法,没有人接应的话只有我们自己去了。”伊芙琳抬起手指着被朝阳照耀的红区的另一头,“从这里应该可以看见了——诺亚在K区的分部!”

“嗯。”11号点了点头,率先向前走去,走过刈身边的时候,他伸出手一把扣住了刈的手腕,拉着他向前走去。

刈反应过来后猛地挣了一下,随后他听见11号说:

“我会保护你的。”

反抗停止了,11号拉着他向前走去,身后两人都看不见的地方,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会保护你的……如果这是任务的话。

 

一个裹着破布的男孩,一个上身赤裸的男人,同时在合金大门面前停了下来,抬头仰望着眼前这座庞大的以银白为底色的建筑群的入口。

男孩此刻是满脸因为陌生而本能的警惕与按捺不住的好奇;而男人则在观察两座眺望台里的人员分部,以及几个哨岗之间间隔的距离,虽然这与男孩一样,都是本能反应。

在两人都停在原地之时,身穿火红皮衣的伊芙琳一脚踹上了合金大门,“卡伦,愣着干什么!?开门啊!”

监控室里的技术人员回过神来,在键盘上敲打几下输入了解锁密码,然后才结结巴巴的问道,“伊芙琳中尉,那,那两位是……”

“死歌和小孩子,问这么多干嘛啊?”伊芙琳一脸不耐烦的走进了打开的大门,伸手将手里的长枪扔给了一旁迎上来的接应人员,在那位好不容易接住长枪还没站稳时又摘下腰间的钢索机动装置扔了过去,随后接过另一个人递来的一台便携终端,屈指简单的敲打了几下,“伊薇呢?把她叫过来,我要去跟头儿汇报一下,你跟她说这两个人让她负责一下。”

“死……死歌!?”

人工智能传来机械的认证声,“已成功登录,欢迎回来,伊芙琳中尉。”

“让她负责……可是,伊薇少尉她……”

“废话真多。”伊芙琳直接切断了与卡伦的通讯,随后头也不回的朝11号和刈摆了摆手,“我还有事,你们俩就在这等着吧,别乱跑哦,不然……”她竖起一根手指左右摇动,“后,果,自,负。”

剩下的一个男人一个男孩互相对视了一眼,在周围一群人注视异类的目光下不约而同的抱臂,听从那个所谓的“原地等待”指示。

 

“要聊聊吗?”11号忽然低下头看着刈,男孩已经尴尬的站在他身边很久了。

“哈……啊?”

“我们应该谈谈。”11号淡淡的说,“艾登害怕……恐惧着你,这没有理由,艾登不是人工智能,他负责着我身体里操控锁子的那一部分,能够让他惊慌失措的,除非你也拥有着数量惊人的锁子,不,应该说,难以想象的。”

刈的表情明显梗了一下,“你问这些有什么意思吗?复制体?即使以现在的技术,让安德罗重生也是不可能的,他所留在培养皿里的基因中存在的缺陷、存在的科技无法弥补的部分只能由人造锁子——人为突变来实现。”

“即使是人造锁子的突变方向也是难以操控的,这就是为什么死歌需要次生物核心这样类似于中央处理器的东西。”11号表情未变,“这也是为什么对于安德罗复制体的研究失败了那么多次的原因。但即使是对死歌的锁子注入也没有像你一样那么多。”

刈别过了头,“我不想讨论这些。”

“我不会伤害你。”11号看着他,“我是这个世界上流着与你最相近的血液的人。”

刈噌得抬头看着他,“你不——”

“我不是。”11号平静的枣红色眼睛里,映出另一双枣红色眼睛里惊慌的神情,“很好,这印证了一点,你不是唯一……”话题就此打住,11号回过头去,看向从基地中走出的少女。

“死歌,和一个孩子。”眼前的少女穿着火红的外套,如果不是看起来年龄更小,那样相似的外貌几乎不得不让人将她误认成伊芙琳。高高束起的黑色单马尾并没有像伊芙琳那样变色的迹象,而实际上……11号的视线迅速扫视过她全身上下。

这是个人类。

得出这个结论听起来似乎很可笑,可是不要忘了,这里可是红区,是进化人的地盘,是人类的地狱!

然而,周围守卫着大门的士兵却啪的立正,标准的敬礼,这无不说明这名少女的身份不一般。

“我的名字是伊薇。丑话说在前头。”少女一直走到11号面前,几乎要贴上他的胸口才站定,高跟皮靴响亮的撞击地面,随后顿足,她高昂着头,以一种和伊芙琳在下水道里攻击11号时异常相像的表情看着他,“我和姐姐是这个基地里,最,讨,厌死歌的人。”桃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合,随后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11号礼貌的退后一步,“倒是亲姐妹一个是进化人另一个可能不是进化人这一点我还没听说过。你是她的妹妹,我第一次知道。”

伊薇眯起了眼睛,“是,我是她的妹妹。”

“那么,伊薇小姐……”

“叫我伊薇少尉!”少女瞪着眼睛,嘴角微弯,那又是一个与伊芙琳十分相似的微笑,不得不说,她露出这副表情的样子还挺动人的。“我是诺亚的一名‘独角兽’驾驶员,死歌代号11的原型机,请你尊重盟友的军衔。”

11号沉默了两秒,表情依旧毫无变化的回答道,“那么也请伊薇少尉先懂得如何尊重别人。”

“你说什么!?”

旁边的诺亚士兵听得一阵心惊胆战,这位小姐可是诺亚里有名的暴脾气啊,像他们这种“普通人”还是……离远点……离远点……

刈看着周围的人将之前一直盯在这边的怪异目光收了回去,有些不明所以的勾起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

“死歌先是进化人然后才是死歌,伊薇小姐,进化人与人类是有着平等对话的资格的,如果您不能尊重我却反而要我先尊重您,我是否可以将其认定为是您对进化人的歧视……非常抱歉,我忘了您的姐姐也是一名进化人,请原谅我,我只是一名主人格由电脑输入的战斗兵器,我不懂得人类委婉的语言艺术。伊薇小姐……”

伊薇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大气也不出一口,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她会不会被自己憋死。

噗……离得远远的那几名士兵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许笑!”伊薇回头瞪了一眼,随后结结巴巴的转过头看着11号,“叫,叫我少尉!”

“死歌是没有军衔的,所以我无法理解诺亚的军衔对您的那种深刻含义,真的非常抱歉,我只是一名主人格由电脑输入的战斗兵器。伊薇小姐……”

“你闭嘴!”伊薇气急败坏的跺着脚,“你这个死歌!快给我爆炸!”

刈开始掏起了耳朵。奇怪于为什么他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房间在这里,在得到下一步指示之前给我安分的待在这里!”伊薇一巴掌拍在门口的扫描屏上,差点把掌纹识别的屏幕拍碎,“这是你们的便携终端,要联系安魂曲的话放心的用这个吧,我们才懒得追踪……”她顿了一下,“呸呸呸,我们才不会干那种事!”说着将手里的一台便携终端砸向了11号的脸,后者一脸淡然的接住。

刈也一脸淡然的站在一旁,两只小手抬起作掬水状,等着他的便携终端扔过来。伊薇看了他一眼,却把另一台便携终端收了回去,“小孩子还是不要带这个了。”

刈僵了一下,把手放了下来,低声嘟囔,“我已经十六岁了……”

伊薇充耳不闻,离开之前恶狠狠的回头瞪了他们两个一眼,“还有,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们两个快把衣服换上!”

11号看了看自己赤裸的上半身,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破布,随后,两人都没有在意伊薇的话一般,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身后打开的房门。

那么问题来了。

两人面面相觑一眼。

他们两个,住一间?

 

“这里有两件衣服。”11号将衣柜门打开,将里面仅挂着的两件诺亚的军装扔到了床上,然后看向了手里抱着毛巾站在浴室门口犹豫不决的刈,“不想洗澡吗?”

刈浑身一怔,回头龇着小虎牙瞪着他,“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猫!”说完一把拉开门走了进去,用力关上,锁死,随后哗哗的水声响起。

11号抬手搭在额头,所有所思的看着浴室的门。

真奇怪,为什么最近遇到的人都喜欢瞪人。

他低头看了看脏兮兮的自己,离开床边抱臂靠在了墙边,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后脑勺抵在墙上。

“艾登,控制一下你的情绪,你这样烦躁弄得我也很不舒服。”

——……我没办法……

“那就想想办法。他不是敌人。”

——不。

“艾登。”他叹了口气,“不是锁子的原因,是吗?”

体内的另一个空间里,艾登的声音颤抖着。

——我无法跟你解释清楚,它很危险,我说的不是这个孩子!你明白吗!?相信我。相信我!

“我相信你。”11号抱臂的双手微微收紧,“你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能够信任的人。”

浴室中,刈抱着毛巾贴着门,静静的听着。

 

刈坐在床上,盘着双腿,用手扳着自己的小脚,百无聊赖。

洗完澡的11号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擦着自己的头发。

当刈把天花板上的每一处不一样的纹路都看完后,他开始盯着11号看。

对面在擦头发。

这边在盯着。

一片奇怪的宁静。

如此过了一分钟。

“……”

“有事?”11号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着他。

刈咽了口口水,“死歌的人格……”

“嗯。”

“是人造的?”

“嗯。”

“即使是原型机?”

“啊,是啊,从这点上来说,我和量产机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刈有些烦躁,“可是你讲话什么的很人性啊,而且还会愤怒什么的,这不是和普通人一模一样吗?”

“啊……很奇怪吗?被输入的人格是有性格模板的,并不等同于AI,有了这个模板,死歌会在今后的经历中发展出属于自己的人格也说不定,但是因为大多数死歌被输入的人格过于普通,所以没什么发展前途罢了。”

刈抠了抠自己的小脸,“是,是这样啊……那你呢?你的模板是什么?”

“我啊……”

安德罗……我的儿子……

11号突然抬手撑住了自己的额头。“……”

“不能回答吗?那……艾登……是什么呢?”刈又咽了口口水,紧张的看着他。

“艾登……他是这个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11号偏了偏头,考虑着措词。

“另一个是指……”

“好像是被束缚在次生物核心里,怎么说……好像已经经历了相当漫长的岁月。”

“可是你们在一个身体里,不会打起来吗?”

“不会的,艾登他对于‘真正的活着’或者‘掌控自己的身体’这点没有兴趣,一般来说,我是主要人格,而艾登负责的是激发锁子以及对变异组织的操控。”

“好厉害,就像是双人操控的机甲一样。啊……抱歉,我不该这么说的。”

“没关系,说我的身体是机甲,其实也不为过……不过,虽然主控权在我,有时候却总觉得我才是客居在这个身体里的人。”

“诶?”

“没什么,抱歉,说了奇怪的话。”

“没有啦,我才是呢,问东问西的。”

于是房间里又陷入了一片奇怪的宁静。

11号擦干头发把毛巾扔在了地上,还很潮湿的白发粘在脸颊上,有一种魔魅的感觉。

“……”刈又抬起头,“进化人……不是人吗?”

11号抬头看着他,视线停留在他胸口有像伤口一样的文字的地方,“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的母亲。”他补充了一句,“生母。”

刈低下了头,“我一直生活在贫民区,和母亲一起……在安魂曲安插的眼线的监视下。”

“为了让你能拥有一个相对幸福的童年的同时防止你失控伤害其他人。”

“是的。”

11号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你的母亲很爱你。”

“是的……”刈抬起手压上了胸口那个经久不褪去的伤痕。爱到……

“与你相比,另一个应该就没这么幸运了。”11号面不改色。

刈愣了一下,僵硬的抬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了,11号站起来转身看了过去。这次是伊芙琳本人的原版嘲讽式惊呼:“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为什么还没穿上衣服!?”

11号看了看自己下身穿着的诺亚白底蓝纹的军装裤子,抬起头正色道,“我拒绝穿诺亚的制服。”

“我以前怎么不记得你事儿这么多呢!?我去给你拿一件别的衣服!你在这等着,一会儿我带你去见头儿,他有话跟你说。”

11号点了点头,伊芙琳转身离开。

刈原本松了口气,然而11号的声音又响起,吓得他浑身一震。

“关于是不是人类这一点……”中性的嗓音回荡在他耳边,刈不由得想道:这才应该是安德罗本人的声音吗?

“我认为基因的差异并不重要。人类的体内有着什么,两百万年的演化,两百万年的求生,而进化人体内呢?为神明的无形之手所推动的过快的进化过程?不,这个世界没有神明。”11号侧过头看着他,两双枣红色的眼睛,一黑一白的发色,仿佛是镜像与本体的对视,“更何况是死歌这种连人格都不属于自己的存在。”

门又被打开了,伊芙琳抱着衣服微笑着站在门外。“好久不见?”

11号叹了口气,“伊芙琳。”

“干嘛?”

“下一次进异性的房间,要记得敲门。”

一件被卷成一团的红色的兜帽衫被扔在了他的脸上。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