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10话

第10话 【第一卷】欢迎来到地狱

  • 锁子
  • 荆棘鸟TZ
  • 0.58万
  • 2017-02-14 13:33:23

“啊……啊……啊……”

三米高的大门中传来的,是动物利爪来回抓挠大理石地板的声音、衣料撕开的声音、以及野兽的喘息声。

“好孩子……好孩子……”一只肤色青白的手颤抖着伸了出来,揽在了身上不断律动着的巨大犬形恐兽的后背,紧紧的扣起五指,指尖无法抑制的伸出铁青色的利爪,深深地嵌进了那只恐兽的后背,那只恐兽发出一声痛嚎,律动的频率却加快了起来。

“真是……好孩子……啊……”

在这间布置得过于奢华的房间里,辉煌的光芒通过金色的巨型吊灯倾撒下来,却依旧无法照亮大厅的每一个角落,总有隐隐约约的薄雾缭绕出一片阴影,那是中世纪传说中用以驱赶野兽的熏香。诺大的厅堂中,两张餐桌上摆放着无数华贵精美的餐具,清一色的银制物品仿佛让人来到了怪兽传说肆虐的古老欧洲。而事实上,这里的确华丽得宛如古代君王的城堡。

铺设着的鲜红地毯一直延伸到了金色的王座前,一大群中级以下的恐兽簇拥在那里,竟然毫无在野外时疯狂的攻击性,而是像家宠一般温顺的匍匐在地,守护般的将中间的一人一兽围住。

“啊……其他的孩子们……不要难过啊……”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伸向了其他的恐兽,“你们……我也……”

一群恐兽纷纷站了起来,蜂拥而上,如一重海浪将里面的人彻底淹没。

“……喜欢……”

金色宛如蜥蜴眼睛般的竖瞳凝视着金碧辉煌的穹顶,渐渐变得空洞无神。

“我……”玫瑰色的嘴唇颤抖着张开,上下两排贝齿倏地咬紧,一对尖利的犬齿瞬间生长突出了唇外,细腻的爬行类鳞片布满了眼角,并迅速蔓延开来。

原本压在上面的恐兽被猛地掀翻在地,喉咙口的皮肉被一下撕开,一声哀嚎后,鲜红的血液漫上了鲜红的地毯。

感受到嘴里的鲜血,女人仿佛经受了洗礼一般,在辉煌的灯光下昂起头颅。

其余的恐兽纷纷低垂下头,宛如迎接女王一般向后褪去。

金色的王座前,赤裸的女人,死去的恐兽,在熏香缭绕得烟雾下,让人仿佛亲临了吸血鬼怪的城堡。

“真是的……怎么感觉来的不巧啊?”

门外传来了说话的声音,金色的竖瞳倏地收缩,看起来还属于人类的四肢同时着地,猛地一蹬,几乎在眨眼之间就窜到了正在缓缓打开的大门前,尖牙和利爪在一瞬间都袭向了来人——

然而在看清来人是谁的瞬间,她就抿起了嘴唇露出了微笑,优雅的直起身,双手背在身后作乖巧状向前探身,“林德~”

“我操老子的眼睛!凯斯你给我回头!不能看!锁子会爆炸的!会爆炸的!”

随后响起了人工智能般机械的回复,“否定回答,锁子不具有爆炸的能力。”

“我让你回头别看你就照做哪那么多废话!”

“否定回答,眼前的女人刚才试图做出攻击性行为,在判定为非敌人前不能移开视线。”

“……所以说你是铁皮脑袋。”

说话的两人都是一头黑色短发,站在女人面前的男人一身褐色皮夹克,里面那件长袖的黑色毛衣不知道穿了多少年,已经洗得有些变形了,此刻这男人正叼着一根烟,虽然嘴上说着不让同伴看,自己却毫不避讳的上下仔细打量着。

“嘛,不错不错,很久不见身材还是保持得这么好。”

女人歪了歪头,“怎么有空来找我?想我了?还是……”她的手穿过胸前的双峰一路向下拂过平滑的小腹,身体轻微的扭动,粉红的舌头舔过嘴唇,无限魅惑。

男人身后站着的穿着一身神职人员般的黑色修士服的人则面无表情的认真看着,目光在她头顶向后延伸出的两根犄角上停留了片刻。

已经……恐兽化了?

“……”被称作林德的男人一脸“我已经是中年男人”的感慨,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呼在了女人的脸上。

“咳,咳,咳……”女人原本妩媚的姿态瞬间瓦解,用力的用手扇开面前的香烟烟雾,一边咳嗽着一边后退。“该死的烟鬼。”

“讲正经的,快去打针吧。”林德摆了摆手,“除非你想让你的皮肤永远变成这样,还有,快去穿上衣服,虽然我后面这家伙不懂什么叫‘神圣的生殖自由’,但我一大把年纪了还不想长针眼。”

女人闻言惊慌的抬手覆上了自己布满细腻鳞片的眼角,和来时一样迅速的窜了回去,在一大群恐兽的簇拥下从王座旁的侧门离开了,“你要说什么的话就过来吧!”

穿着修士服的男人注视着她和那一大群恐兽离去,随后又开始注视面前这个人的背影,“她是……”

“嘛,你知道‘Dissidia’吗?”林德又呼出一口烟雾,将香烟叼在了嘴里。

“肯定回答,真名帕西法尔,父亲为进化人,母亲为人类,十岁时母亲过世,后被人其父卖给了一名联邦军官,官僚界的耻辱。”

“嘁,居然要听一个电脑人格讲人类的耻辱。”

名为凯斯的男人停顿了几秒,“利德尔•柯林斯,你在生气吗?”

“诶?我不能生气吗?”

“否定回答,你不是人类。”

林德扭过头又“嘁”了一声,将脸上的军靴鞋头在门口地板上磕了磕,随后走进了这间看起来过于华丽的大厅,“她可是红区的……‘恐兽女王’啊。”

 

此刻,正是新的一天开始之初那段最黑暗的时光。

K区的另一处还未等到破晓的废墟旁,带着轻度辐射的河水湍急而过,在河岸旁留下了一片变质过后叶子的长满倒刺的水草。

“这样的话,就能……”被打开的提箱被搁置在了地上,周边残破的建筑物阴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显得更为深沉。“阻止这一切了吧。”

“抱歉,不能让你活着达到那里。”阴影中的人手中出现了一把枪,枪口缓缓对准了打开的提箱里那个羸弱的身影。举枪的那人周身仿佛被永恒的黑暗笼罩,胸口却闪出了一丝微光。

扣着扳机的手指毫不犹豫的收紧。

“砰!”

同一时刻,B区郊外。

“你说什么!?”扎斯特吃惊的看着面前这个始终把自己裹在黑斗篷里的同伴。

“安魂曲与诺亚协定共同研究安德罗的复制体……”

“不是这个!你说的另外一件事!你说猎狐犬——”

“扎斯特。”代号为A的那人回过头来,兜帽的阴影下,那张脸依旧看不真切,“这则消息来自于那个叫做佩恩的黑客的主机,可以推断,这则消息是他从总部的网络中盗取的。”

扎斯特睁大了眼睛,嘴不听使唤的半开着,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因为过于惊讶而干涸的声音。“你告诉我的到底是……”

A的声音宛如幽魂一般,“是只能由我们两个知道,并且应该带入地狱的情报。”

扎斯特用力的眨了下眼,随后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冷静下来。他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后退一步,“你到底是谁?”

A看着忽然起了戒心的同伴,并没有任何表示,“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人。”

“你到底效忠于谁?!”扎斯特眯起眼睛看着他,“把我拉下水,为什么?”

“我需要你的帮助,就算是勒索也行,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呃……”A的身影忽然一僵,随后似乎非常痛苦的捂住了胸口,弯下了腰。

扎斯特注视着他,在口袋里握紧“紫光”刀柄的手收紧了,他试探着喊了一声,“A?”

“你居然……是……”A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不……”

扎斯特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一幕,“A?”看着同伴挣扎着后退,他猛地向前冲去,“等等!别退了!后面是——”

一只脚迈出了屋顶,随后整个人都向后倒去……

“罗斯……”

在扎斯特的手抓住他飞扬的斗篷衣角时,似乎听到A喊了一声谁的名字,随后,没有想象中的衣料撕裂声,扎斯特用力收回手,将整件斗篷都抓在了手里。

“……”他站在屋顶边缘,注视着眼前的一片黑暗,深深地咽了口口水。

斗篷里的人……消失了……

 

“这都是些什么啊……”

如果不是用自己的双腿走进了大厅之后的这间房间,叫谁都无法相信拥有眼前这间墙上贴满海报地上堆满唱片书籍与磁带床上铺满内衣内裤的房间和之前拥有那个奢靡大厅的是同一个人。

就连凯斯都一脸茫然的站在林德身后呆住了。

“‘剑与玫瑰’?这是核战争之前一个很出名的乐队吧?”林德随手拿起了一张唱片,“你居然会搜罗这些玩意儿,我看你这里又没有用来播放的设备。”

“闭嘴!给我把我的宝贝放回去!”已经套上一件衬衫的帕西法尔从打开的冰箱门后面露出头来,“小心你的脚!这里的东西都是无价之宝!随便弄坏一件的话……”

“嗨伊嗨伊。”林德将唱片丢回了它原来的地方,高高的举起双手,“你要是真宝贝它们还会把它们扔在这里积灰吗?我看这里最值钱的东西还是这个吧。”他小心的绕过了一地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到了一面入门就正对着的巨大显示屏面前,随后把自己扔进了一张转椅里,“整个北美最出色的情报网,这里是Dissidia的‘巢穴’。”林德叼着香烟的嘴努了努,“‘如果你能活着到达K区的话我才可能会考虑要不要跟你交易’,是这样的吧?”

“嗯哼,然后呢?就算把惊天的机密放在你面前,你又能看懂些什么。”冰箱的冷冻室里储存着大量的生肉,帕西法尔颤抖着的手从一堆冰块中拿出了一盒药剂,装上了注射器用力扎入了自己的手臂,在药力的作用下,她青白的肤色渐渐恢复了正常,眼角的鳞片也迅速褪去。她浑身一阵痉挛,注射器从手中滑落,她啪嗒一声跌坐在地。

“那也是。”林德转过头去看她,“抑制锁子的东西应该还没研发成功吧?”

“哼……作为摧毁进化人武器的东西是还没被制作出来,但我需要的只是一点其他的东西。”她咬着牙捂住刚刚针头扎入的手臂,仿佛那里正在传来剧烈的痛楚。

“只需要抑制住就行了吗?”林德吸了口烟,“也是啊,凭你的能力秘密的找人研究一批药物也不算什么,不过你这样子真的不要紧吗?我都怕哪次我推门进来就看见你变成恐兽了。”

“给我小心点!别把烟灰掉在我键盘上!”帕西法尔扶着墙站了起来,关上了冰箱的门,她看着林德,忽然舒眉一笑,“你这么担心我,不如把你守了多年的贞操送给我吧,要知道我也可以不和恐兽那个,和进化人也可以……”

“咳咳咳咳……”林德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还站在门口的凯斯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嘁,知道啦,为老婆守着贞操牌坊到死吧你,直男。”帕西法尔朝他啐了一口,似乎换了个地方,她的性格也完全换了个人似的,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起来。她看到了门口的凯斯,起身向他走去,“那这位……”

“喂喂喂!”林德跳了起来,“那个可不行!那个是死歌!”

“……”帕西法尔微微一怔,随后饶有兴趣的打量起凯斯来,“人造进化人?”

“呃……”林德看了看凯斯,又看了看她,不知该怎么解释,只能拿起了桌上的一杯水喝了一口。

帕西法尔扭头看着他,“那是我的杯子,妈的,我讨厌烟味。”

“死亡歌颂者量产机03号,隶属于安魂曲部队。”就在这时,凯斯忽然面无表情的爆出了一句话,“男性死歌虽然也可以和女子交合,但不具有生育能力,死歌的精子不携带遗传信息,无法使女人受孕。”

“噗——”林德把嘴里的水喷了满屏幕。

帕西法尔惊叫一声,“林德!”

“抱歉抱歉,我马上擦干净!”林德赶紧把手里的杯子举高,用另一只手的袖子在屏幕上用力的擦拭着。

“林德!”帕西法尔用更为尖锐的声音叫了一声。

“干什么啊,已经擦干了……”

“林德,把他送给我吧!”回过头,看到帕西法尔像只八爪鱼一样挂在了凯斯身上,林德手里的杯子啪嗒一声砸在桌面上,水再次溅了满屏幕。“他好可爱~”

林德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喂,你叫凯斯吗?”帕西法尔用力的将胸前的丰满贴紧凯斯的身体。

“否定回答,那是教官给我起的人类名字。”凯斯面无表情的回答。

“身为死歌还有教官啊?”帕西法尔看他没有反抗,便搂得更紧了。

“肯定回答。我的教官是利德尔•柯林斯。”凯斯的脸色如常。

“诶?我不想谈那个家伙,我们来聊聊别的吧?”

“否定回答,我正在执行任务,请你从我的身上下去。”

“不要嘛~”帕西法尔眨了眨眼睛,“如果不懂得适当发泄的话,临阵对敌时可是会可能发生失误的哦。”

“发生错误!请求情报支援!”

林德深深吸了一口烟,决定不去管已经流了一地的水,在凯斯的求援声中转身走出了房间。

 

“提问。”身上的黑色修士服已经完全变成流浪艺人颓废装的凯斯站在林德身侧,“为什么那个女人想与我交合?”他原本打理干练的头发现在已经了变成一团稻草,前襟的五个搭扣坏了三个,露出了一大片因为长时间不见光而雪白的皮肤,原本被黑色竖领严禁遮蔽好的脖子上全是粉红色的咬痕……但即使这样,他依旧脸色如常,这是林德最佩服他的一点。

林德站在“巢穴”的二楼阳台上,倚着栏杆深吸一口烟,然后缓缓呼出。身后一片狼藉的房间里,几分钟前被凯斯一脚砸进墙里的帕西法尔此刻正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收拾着变成废品的她的“宝贝”们。

“林德!你死定了!我保证!等我处理完这一切!你绝对死定了!”

林德用一根手指塞住自己的一只耳朵,希望以此来屏蔽帕西法尔的怒吼。他一脸惆怅的看向了凯斯,“你可以理解为雌性生物对强大雄性的亲赖。”

“提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选教官,按照安魂曲编号,教官的号码在所有人之前。”

“嘛,也不是所有人啦,除了那个家伙以外。”林德抬头看了看红区灰暗的天空,就在此刻,一缕晨曦的微光刺穿了层层阻碍,纤细但坚韧的破开了厚重的云层。

已经天亮了啊……

“我和你们不一样,人这种生物,虽然无情冷血又自以为是,但也莫名其妙的就会被轻易感动,所以总有着无法舍弃的东西……是同类的话,应该会互相理解吧?”擦啦,林德屈指顶开了打火机盖子,橘黄色的喷焰笔直的向上燃烧,一秒后又被哒的盖灭。

凯斯凝视着他的脸庞,脸色从未有过的凝重。

晨光下,这片满是疮痍的废土之地,迎来了新的一天。

 

房间里,帕西法尔艰难的从“垃圾堆”里拖出了一台点唱机,用手用力在上面抹了抹,在厚厚的积灰上擦出一道痕迹,“这玩意儿是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她插上电源试着按了下播放键……

没有动静。

“妈的!”她一脚踹了上去,整台机器差点翻倒下去,几秒后,房间里传来了惊天动地的电音声。

“欢迎来到地狱!

鲜血与王者并行。

苍月和头颅,

献给弱虫的祭礼!”

“看起来还能用。”帕西法尔双手捂住耳朵站在点唱机前,思考着她该放下哪只手去关掉它,她思考了很久,最终抬起了另一只脚踢了过去。

林德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巨大响声吓得嘴里的烟都掉到了地上,“我的老天!你这女人是要把这周围几百里的恐兽都吸引过来吗!?”

双手捂着耳朵的帕西法尔踹开了阳台的门走了出来,姿势依旧优雅而处处透着魅惑,然而传出的嗓音却是与美丽外表完全不符的吼声,足以与屋内的响声对抗,“我不知道怎么关掉它!你去!”

“我靠你关不掉就不能砸烂吗!?”

“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呢!快去!”帕西法尔一脸不耐烦,一个高抬腿向林德头上劈砸而来。

林德在那条腿高高抬起之时就一把叉住了自己的老脸,缩着身子冲进了房间里,“现在的年轻人一言不合就把自己暴露个精光!”

“我穿了裤子!”

“那麻烦你把外裤也穿上吧!”

阳台上,凯斯注视着林德的背影消失在门框后,眼中泛红的金属色渐渐褪去,他转过身,看向了那一片初生的朝阳,双眼因为无法接受过于耀眼的光芒而微微眯起。

命令:

监视目标利德尔•柯林斯一旦出现与安魂曲部队准则相驳的行为或行为意向……

微眯的眼睛里,仅露出的一点眼珠噌得炸起一圈红芒,脚下阳台的地面迅速被冰晶覆盖。

立即歼灭!

 

“欢迎来到地狱!

沉默的羔羊与嘲弄的恶魔。

无畏的雾影人,

向天空叩拜俯首称臣……”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