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9话

第9话 【第一卷】安魂曲

  • 锁子
  • 荆棘鸟TZ
  • 0.56万
  • 2017-02-14 13:33:11

“喂……喂……醒醒啊……”

“……”他咳嗽一声,缓缓抬起了头,却无力的再度垂落,鼻腔中充斥着地牢腐朽发霉的味道,微启的眼帘下,只能看到倒映在地面上窸窸窣窣抖动着的阴影。

“喂,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啊,好痒……我的头好痒!11号!你帮帮我!我……我这是怎么了?啊?不,不!!!”

耳边传来凄厉的惨叫声,他沉默不语,只是低头看着地上的影子扭曲着,挣扎着,一点点变形。

他知道,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那位共处了还不到十天的狱友,正在经历他一生之中最可怕的时刻。

恐兽化的过程可以减缓,但无法终止,如果不去动用体内那些进化不完美的残缺的锁子,那么这个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恐兽化,但……

那些注入他体内的药剂,那些人工制造的锁子,成为了一股势不可挡的推力,将他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推向毁灭的边缘。

同一个进化人体内的锁子数目是有限的,如果其拥有的是32对锁子,那么再注入更多的锁子也会被排斥出体外或者被吞噬,但这种对于普通进化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的事,对于已经有兽化趋势的进化人来说,却是一场灾难。

“艾登……我该怎么做?”他低声呼唤着体内的另一个灵魂,“他就要死了。”

——啊……我知道,然后呢?

“然后……”

然后……呢?

他不知道。

他从未见过这种事。

“艾登……他是……我的朋友吗?”

——难道你在为他感到悲伤吗?

悲伤?

对,他感到了悲伤。

从来没有人对他笑过。

11号不是他的真名?

那他的真名是什么?

他没有真名。

他并非人生父母养的。

他本来就不该有名字。

——……嘿,抱歉……我也不知道。

艾登的口吻居然听起来低落了那么少于。

“是么。”他不再说话,只是沉默着低头看着地上的阴影,和大多数时候一样。

“喂!11号!我不会变成怪物的吧?”说话的嗓音渐渐变得奇怪起来,带着一种重音,仿佛体内的另一个生物正在复苏,“这太奇怪了,我什么都没做过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什么都——”

“艾登……”他有些烦躁起来,“有没有可能阻止他?”

“喂!喂!你听见我说话了吗?你听得见的吧!对!一定是你说不出话了,没关系,你听我说啊……”8号挂着泪痕的脸上渐渐长出了细密的绒毛,一重一重,将曾经人类的面貌一点点覆盖住,但是11号没有去看,他努力不去看,“我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啊,这不是很奇怪吗?我怎么可能是进化人,这种事情可能是隔代遗传的吗?一定是哪里弄错了吧?是吧?哈?”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混乱,咬字也不再清楚。狭小的囚室里,骨骼噼里啪啦的重组声一直没有停止,时不时还伴随着血肉的爆裂声。

“……我觉得好过多了啊,果然啊,我怎么可能变成怪物呢是不是?”终于忍不住,11号艰难的侧过头去看他,那里,一个怪异的影子在铁架上挣扎,如同一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野兽,就在他侧头看去的同时,“他”也回过了头,冲他露出了臆想中与往日一样的笑容,带着尖锐如同指甲划过玻璃的声音般的二重音说道,“朋友?”

“艾登!让他闭嘴!”他猛地别过头去,用力的抽动束缚住自己双臂的铁链,“天呐!”

“啊!”“他”忽然惊恐的大叫起来,“我听见附近刚才传来了恐怖的叫声!地牢里有怪物吗?!”

他睁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他”,那个人已经……连他的声音也分辨不出了……

“我在贫民窟出生,可是我从来没有看过大海……啊……昆布是什么味道……我会骑自行车……你知道烈女桥哪里……那个地方……有小姑娘会卖很便宜的花给你吗?我……我不是……我只是……”

他听着“他”的胡言乱语,忽然感觉到胸口一阵没由来的空虚。

奇怪的感觉……生病的明明不是他啊?

一定是……被输入的人格出现了问题吧?比如漏洞之类的。博士……离开这里之后他需要……

挣扎着的双手忽然停了下来,他抓紧了束缚着他的铁链,用力咬了咬牙。

……问问博士……

——他已经意识不清了啊,居然这么快。

啊,是啊,这么快。

锁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为什么能创造出他这种没有灵魂的东西,然后又能……

轻易的就毁掉了这样毫无防备的灵魂。

“喂,喂,11号,我说了这么多……”倒映在地上的影子轻轻晃动,像是有着一对犄角的样子,骨骼的噼啪声已经停止,那往日带笑的嗓音夹杂着如同马的嘶鸣一般的重音,“你为什么……为什么……”

“他”忽然冲着他嘶吼一声,双眸在黑暗中发出血红的光芒,“一声都不回应我啊?!”

“你给我闭嘴!!!”

吼声在整间囚室中回荡,震动着两个生物的耳膜,墙壁上有细碎的木屑三三两两的滑落,一只试图啃咬拖拽在地面上的奇怪的动物尾巴的老鼠受到了惊吓,迅速窜进了墙角的阴影中。

“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啊……你能不能闭嘴!”他睁大了眼睛瞪着“他”,似乎被他吓到了,“他”微微缩了缩脖子,安静下来,惊慌不定的看着他。

“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你这个白痴……”11号低下头,长长的呵出一口气,体内的热量在地牢寒冷的空气中形成了水雾。过了一会儿,他又抬起了头,勾起了嘴角,对着那个再也无法目睹他从未有过的表情的友人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明明是我更像怪物才对吧?”

 

“你和刈留在这里。”11号将手提箱塞给了伊芙琳,只身向前走去,前方,黑暗的最深处,那里便是声音的源头。

“你很奇怪诶,到底怎么回事啊?”伊芙琳焦急的跟上几步,想了想,又就此顿足。

11号低下了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继续抬起头向前走去,“在那里,有一个‘人’就要死去了。”

 

“蒂雅!”

穿着黑色长裙的身影迅速从房间的窗户中跳出,轻巧落地,“怎么回事!?”

怀抱着男孩的另一名少女嘶哑的呐喊着,“我弟弟……我弟弟他……他——”

“!”黑发少女的目光从少女的脸上移到了她抱着的人身上,“他……”她吃惊的捂住了嘴,“他已经……”

属于鱼类和爬行动物的鳞片正在一点点覆盖住那张稚嫩的脸庞,还很幼嫩的眉头紧蹙着,男孩不断的扭动着身体,“姐姐,我好难受……好难受……”

“蒂雅!”

黑发少女咬了咬牙,艰难的别过头去,“对不起……蒂娜,兽化到这种底部……”

怀抱着兄弟的姐姐如遭雷劈,在原地怔住,抱人狂奔了数公里的双腿此刻瑟瑟发抖起来。

“对不起……”黑发少女紧紧的咬着银牙,摇了摇头,随后又更用力的摇了摇头,“我救不了他……”

“姐……姐……”

那样的声音,已经有些变调了。

兽化的这么快……这么快……

她知道,她知道,外貌变异了之后,是声音的变化,然后所有为人时的记忆都会迅速变得支离破碎!

“蒂雅……”面前的人忽然抱着男孩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求求你……”

黑发少女睁大了眼睛看着她,“蒂娜,你这是做什么?!”

“求求你……”少女用力的咬着嘴唇,一声被极力压制的呜咽之后,她猛地将自己的头埋在了弟弟的胸口,“为他唱歌吧!”

“蒂娜……”

少女抬起头来,满脸痛苦的泪水汇成了泉涌:

“为他唱安魂曲吧!”

 

11号……”伊芙琳提着手提箱,沉默下去。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抓挠声,仿佛被困于笼中的生物垂死的挣扎,就着下水道昏暗的光线,他能够看到,在脚下这条道路的尽头,有一扇门。

 

“蒂娜。”男孩被安放在房屋内的床铺上,黑发少女的手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胸口,她回头嘱咐道,“直到我开门为止,绝对,绝对绝对不许进来,明白了吗?”

少女咬着下唇,用力的点了点头。

门缓缓的合上了,锁舌扣上的瞬间,生与死的分界已经划定。

“对不起。”黑发少女低声说道,手中的铁链已经将男孩牢牢捆住,“对不起。”

对不起,我没能够救到你。

 

11号一步步向前走去。

“你在笑什么?你不是也想起了那件事吗?”

——被你听到了?

“废话,你笑得那么大声。”

——我只是觉得那时候的你,比现在有趣多了。

Hmm……”

——那时候,还对死亡有些畏惧之心的你……

“是么?对死亡的……畏惧么?”

 

8号……”

他看着那头被束缚着的野兽努力试图挣脱铁链的束缚,“对不起啊……”

怆啷一声,似乎是铁链终于被咬断的声音,他疲惫的呼出一口气,垂下了头不再去看那边的情景。

“如果那个时候不告诉你就好了……”

黑暗之中,野兽的喘息声渐渐逼近,随之靠近的,还有扑面而来的腥臭味,不知是地牢腐烂的味道,还是它身上所沾染的还为人时的血的味道。

“这样的话你就能一直……”

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撞在了他的身上,将他连人带铁架一起翻倒在地。一双猩红的眼睛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以为自己是人类了。”

 

I watched the clouds drifting away

我看到乌云已经慢慢散去

still the sun can t warm my face

但阳光仍无法温暖我的脸庞……”

夜晚的城市郊区一片漆黑,悠远的风席卷起些许碎片与尘土,飞扬着飘向远方。

少女跪倒在空旷的平地上,在歌声的围绕中,双手合十低下头,虔诚的为房屋中挣扎着的那一个与她血脉相连的生命祈愿着。

I know it was destined to go wrong

我知道那注定要走入歧途

you were looking for the great escape

你只是在竭尽全力的逃脱

to chase your demons away

来赶走你的心魔”

 

在夜色中行进的身影微微一顿,穿着黑色军装的高大身形停在一处高楼的顶端,静静的分辨着夜空中传来的声响。

“从没听过?”一个全身罩在黑色斗篷中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背后,扎斯特猛地回过头,“A?”

那人轻笑了下,“那是名为‘宽恕’的安魂曲。”

 

oh, for so long I've tried to shield you from the world

哦,长久以来我都试图保护你免受这世界的伤害

oh, you couldn't face the freedom on your own

哦,你一直无法自己面对自由

here I am

我在这里

left in silence

被遗弃在缄默中……”

 

在那扇门前,11号停下了脚步,蹲了下来,同一时间,里面不断传出的骚动也停止了,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在外面。

“你听得见我说话吧?”

“喂。”伊芙琳抬手敲了敲手提箱,“他该不会是打算跟恐兽对话吧?”

手提箱中,刈沉默不语。

 

喉咙被刺穿的瞬间,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鲜血飞快的流出体外,流入那一具蕴涵着巨大仇恨的躯体里。

 

I've been so lost since you ve gone

自你离去后我变得如此迷惘

why not me before you

为何不是我在你之前?

why did fate deceive me

为何命运如此欺骗我?”

 

“恐兽是不可能和人类和平相处,进化人也不可能。”收到他的询问,正在埋头工作的研究人员转过头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恐兽所听到的声音和你我听见的不一样,恐怕我们的声音在恐兽听来也是怪物的叫喊,你想想看好了,记忆已经支离破碎,自己的话别人听不懂,别人的话自己也听不懂,处于那样一种孤立无援的处境中,是谁都会精神失常的吧?”

 

“人类。”11号敲了敲铁门,“还记得这个单词吧?”

那应该是战争年代设置的通往下水道的地堡通道的门,暴露在水汽与辐射中不知已有多久,从传出的敲打声听起来根本不堪一击。

似乎真的是对这个单词有所触动,门内的生物忽然嘶吼了一声。

“真的假的……”伊芙琳一脸奇异的表情,“真的打算要用语言来交涉啊?”

 

everything turned out so wrong

一切都发生得如此反常

why did you leave me in silence

为何你默默地将我留下?”

 

“恐兽是……怨恨着一切的生物么?”

意识迅速的模糊下去,他露出了微笑,从断裂的铁链下抽出了自己的双手,抱住了那头咬住他喉咙的野兽的脖子,“真是……不适合你的结局……”

 

“人类。”11号又重复了一遍。

而另一头则以一声嘶吼回应。

“你……是么?”

“吼!”

“人类。”11号再度重复,“你。”

“……”似乎真的是意识到了什么,里面的声音奇异的变了个调子,“银……?”

“你是人类吗?”

“人……”

“是么?已经过了多久了,你还这么认为吗?”

“类……”

“还这样坚信着,是因为没有人……没有人告诉你,你会变成怪物吗?”

“人……类……”

11号站起了身,单手按在门上,“好孩子。”他低垂着头,伊芙琳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好孩子……”

“好孩子……”奇迹般地,那个生物居然接连说出了好几个单词,“好孩子,不该被……惩罚……”

“对,好孩子不该被惩罚。”11号放低音量,压在门上的手微微用力,“我马上放你出来。”

“……”伊芙琳皱了皱眉,向前走了一步。

 

you gave up the fight

你放弃了抵抗

you left me behind

你留下了我……”

 

我在空旷的地穴里奔跑,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听着耳边不断回荡的异种生物可怕的叫声,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意识到,这是我自己的声音。

 

11号缓缓后退,表情不明的注视着面前的这扇门。

 

恐兽……

 

无法相处……

 

“……无论说多少次你都已经听不见了吧,但是我还是想说……对不起……”他平静的看着它,枣红色的眼睛中,猛地炸亮了一圈银亮的光华,面前的野兽眼中一闪而过的是人性化的惊讶表情,随后,满腔的怒火迅速熄灭下去,最终化为了永恒的死寂。

“朋友……么?”他抱着还很温热的曾经是一位友人的躯体,鲜血顺着他埋没在它腹部的手泉涌直下,短短片刻间便将他浸染成了一个血人。

 

是因为灵魂已经被锁子摧毁了吗?

 

all that's done's forgiven

但那一切都已被原谅……”

黑发少女的吟唱已经接近了尾声,床铺上,那个曾经的男孩已经永远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全身被鳞甲覆盖的爬行类野兽,曾经人类的痕迹已经完全消失殆尽,也许还留存下来的,就只有那一副充斥着仇恨的目光。

那是对这个不公平世界的滔天怨恨!

you'll always be mine

你永远都是属于我的

I know deep inside

我深深地知道——”

黑发少女高举了双手,她的手中,那支三棱军刺已经被一层冰霜覆盖。

“呜?”床上的恐兽似乎终于听懂了她歌声中的情愫,抑或是感受到了屋外另一个灵魂痛彻心扉的祈愿,眼中的仇恨渐渐褪去,它发出了一声迷茫的呜嗥。

all that's done's forgiven

而那一切都已被原谅……”

噗——

 

原来锁子还是一种……能不止从肉体上杀人的武器啊。

 

在伊芙琳因惊讶在睁大的眼睛里,11号一脚踹开了那扇铁门,随着一道如闪电般身影窜出,他的右手的五指尖,如刀锋般尖锐的指甲迅速向前一刺——

空了……

身影与他擦身而过,迅速没入了下水道的阴影中。

“呃……它往那里跑了……”伊芙琳有些僵硬的开口。

“猫形的恐兽……”11号缓缓收回了僵在半空的右手。

“你说什么?”

“……”他回过头,往幽暗的深处久久的凝视了片刻,“没什么。”他向伊芙琳走来,地面世界的微光透过窨井微小的开口投射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脸映照得半明半昧,“天要亮了,我们继续走吧。”

但是,所有的一切……

非得继续下去不可……

 

 

“蒂娜。”

门被推开了。

黑发少女立在夜风中,双臂之间,被皮革重重包裹的那个物体中传来的,是绝望的气息。

少女站了起来,擦干了眼泪,拼命忍住呜咽接过了它。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