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8话

第8话 【第一卷】恐兽

  • 锁子
  • 荆棘鸟TZ
  • 0.49万
  • 2017-02-14 13:32:57

“他叫刈。”

“哐当。”一条变异了的怪鱼试图把脑袋塞进一个飘浮着的肉罐头里以寻求里面还残余的一点碎末,但不想却就此卡住,挣扎着在水里翻滚着撞开了一路的垃圾。

伊芙琳看了看11号,又看了看那个把自己蜷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男孩,“你们俩大眼瞪小眼那么久,你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

“他胸口刻着。”11号指了指男孩的胸口,那里,心脏的位置,铭刻着几道胡乱的刀伤,那样深的伤口,很难想像当时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情景下留下的。

“那不是……”伊芙琳皱了皱眉。那不是只是……伤口而已吗?是字?

“嗯,我叫刈。”男孩竟然点了点头,抬手按上了那里的伤痕,微微压紧,“这是……我母亲给我的名字。”

“你母亲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吧?”11号表情未变,问道。

男孩又点了点头,“‘刈’是……她那里的文字。”

“为了伊芙琳解释一遍,‘刈’是用刀割的意思。”11号突然回头看着她说了一句。

伊芙琳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突然觉得自己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喂!什么叫为了我解释一遍啊!?”

11号并未搭理她,回过头继续看着刈。“你知道你为什么被送来这里吗?”

刈微微一怔,抬起头看着他,11号并不回避他的目光,反而微微眯起了眼睛。“!”刈的眼神有一丝闪烁,他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却什么也没说,甚至移开了视线。

11号抬起一只手撑住额头,五指插入额前的碎发中。

这个孩子,有问题。

他站起身来,“伊芙琳。”他侧了侧头,示意应该给刈找一件衣服。

伊芙琳冲着他灿烂一笑,“不好意思,老娘身上只有这一件衣服。”

11号上下打量着她,“裸穿皮衣……”

“你有意见吗?!”伊芙琳唰啦展开了长枪,笑得甜美无匹。

“……没有……”对方是裸穿皮衣的痴女来着,战略上应该回避并且保持安全距离……

11号转过头去看着刈,似乎纠结了许久,然后将自己身上已经千穿百孔并且沾满血迹的黑色风衣脱了下来递过去,“要吗?”

刈的回应则是自己躺回了提箱里并且合上了盖子。

11号递外衣的动作僵在半空中,伊芙琳一脸好笑的看着他,后者沉默着把衣服穿了回去。

小孩子……

 

“天才少年安德罗•梅勒在十六岁那年解开了能够使基因永久变异且进化方向可控的新型锁子编码,然而,这串‘神之大门的钥匙’却随着他的英年早逝而石沉大海。”

穿越下水道里错综复杂的地形,伊芙琳在前面领着路,“当初联邦支持曼彻斯特博士的实验,也只是希望从被复制出来的安德罗的细胞记忆中找到些关于‘新型锁子’的线索吧,这样的大杀器,可是足以再引发一次大规模基因战争的啊。”

所谓的亲人之间的爱,与具有巨大利益的武器相比,作为一个“疯狂的科学家”,曼彻斯特•梅勒到底更看重哪一个呢?

11号提着箱子沉默着跟在她身后,打量着周围的事物。虽然核战争以南美洲十分之一的土地变为废土而告终,但比起现在肆虐全球的基因战争,核武器留下的祸患却显得不足为惧。

不知是不是因为红区更加靠近废土区域的原因,这里的水源多多少少都带了点辐射,下水道的墙壁上,时不时可以看到几朵硕大肥美的菌类簇拥在一起生长,在黑暗中发出美丽的莹绿色光芒。

然而对于能够在红区活下来的进化人来说,这样的辐射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没有影响。

“你也有安德罗的细胞记忆,难道就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

11号沉吟片刻,“有……吧。”

“什么叫‘有吧’?”伊芙琳回头瞥了他一眼。

“因为大多数都是……”11号抿着唇看着她。

“哈?”

“像洗澡时候的记忆啊……晚上吃什么菜啊……什么时候遛狗,养的鸟不同种类应该吃什么样的饲料,鱼缸的水几天换一次,仓鼠应该多久用一次浴沙,新的植物什么时候送到,下一次花期在几月份……”

伊芙琳差点一个重心不稳一头栽进水沟里,她瞪大了眼睛看着11号,后者迅速闭上了嘴。

“这是‘伟大的’发现了新型锁子的‘天才’安德罗•梅勒的记忆!?”

11号看着她,猜测着她的想法,然后小心翼翼的后退了一步。

战略上来说要保持安全距离,安全距离……

“算了,反正这些事也不在我的职权范围内。”伊芙琳摇了摇头,继续带她的路。

“……”11号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提箱,继续沉默着跟上。

也许……

“艾登,和平年代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

——啥?

“没什么……”

是不是因为在那个人生命中最后的那段时间里,他反而觉得,离开了繁杂的研究和漫无止尽的工作的生活,才是更值得珍惜的呢?

所以……一遍又一遍的回忆……将那段记忆铭刻在每一段基因片段中。

可是为什么,他残留在他体内的所有记忆里,看不到家人的影子。

天才……安德罗•梅勒的家人。

这是那个人的游戏,而他自己似乎从一出生就不得不参与其中,作为一颗棋子。

——喂。喂!

11号抬起了头,前面的伊芙琳已经停下了,并且握紧了手中的银色短管。

Shh……”伊芙琳冲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靠边站。

11号的耳朵像猫科动物一样微微转动,捕捉着地下通道中任何一丝细微的动静,幽深的地下水道中,和着从头顶窨井中透进的风声,有一种奇异的声响在弧形的墙壁间多次反射,传入了他的耳中。

那是……

“这边。”他绕过伊芙琳,率先向前走去。

“喂……”伊芙琳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袖。

11号回过头看着她,他的脸上,是伊芙琳从没看到过的表情。

“我听到过这样的声音。”他摇了摇头,将她的手拉开,“在十年前。”

伊芙琳闻言微怔。

十年前么?那应该是……他刚刚成为“死歌”时的事情。

那时候非洲战争还没有爆发,安魂曲也只有少数几个人造进化人。

伊芙琳抬手将散落的碎发夹至耳后,她看着11号的背影,偏了偏头,跟在他身后。

那是……一切还没开始的时候。

 

十年前。

“从贫民区抓来的?”

身上各处不断传来的灼伤感与脑中的高热汇成了一股又一股的浪潮,将他的意识一次又一次推向漆黑的深渊,又席卷着带回光明之地。

“是啊,已经有兽化趋势了,是个很好的材料。”

终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点光线——有人打开了门。

一阵布料与干草摩擦的声音,有什么东西被拖了进来,随后是窸窸窣窣的铁链抖动声,被拖进来的人在固定在了他旁边的另一座铁架上,并用铁链锁住。

“上头既然还没下命令,就先把他关在这儿吧。”

“那这个呢?”

“这个?好像是个进化人来着。”

“进化人不都在红区吗?”

“谁知道呢,现在这么乱。喂,你听说过‘安魂曲’吗?”

“不知道啊,那是什么?”

“我也没听说过。”

他侧过头去看他未来的狱友,光暗交替中,他只能看见他低垂的头,以及一头散落下来的长发,在微弱的光线下反射出苍白的色泽。

白色头发?

“既然是进化人,只是用铁链锁住不太够吧?”

“别担心,你看他那样子,从被抓住到现在已经十天没吃东西了,我打赌拿烟头烫他他都不会有反应了。”擦啦一声,一缕轻烟袅袅,那个守卫靠近了他们所谈论的那个人,“你看。”

“滋……”烟头直直的戳在了那人的脸上,那人却只是偏了偏头,象征性的躲闪了下,随后便再无动作。

“哈哈哈哈……你们进化人不是很厉害吗?动啊!反击啊!”

那个守卫得意忘形的越靠越近,“长得倒是不错,这张脸搁在安定区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小姑娘。”守卫扳住了他的下巴,转动着查看自己烟头所留下的痕迹,“居然是枣红色的眼睛,真是不错的颜色,那么这双眼睛也……”边说着边举起了香烟,缓缓凑近了那人的眼睑。

“怆啷”一声,他吓了一跳,只见被锁住的那人忽然凑上去一口咬在了守卫的脖子上,在守卫杀猪般的尖叫中撕下了一大块血肉,铁链猛地互相交击着发出巨响。

“啊……啊!!!”守卫捂着自己的脖子节节后退,随后一屁股跌坐在地,血如泉涌般不断的从他脖子的伤口处喷出,不一会儿就浸染了一大片地面,“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

那人扭头把嘴里的血肉啐到了地上,“人渣……”他惊异的看着他,随后那人也抬起头朝他看过来,他对上了一双枣红色的猫一般的竖瞳。

白色的长发,苍白的肤色,染血的嘴唇。

简直像是传说中的……死神一样。

这就是进化人吗?

好……

他这么多天第一次欣喜的咧开嘴角笑了起来。

好厉害……

那个人看着他脸上露出的笑容,似乎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未等他作出任何回应,另一名守卫就冲了进来,一拳砸在了那人的腹部。

“呃!”那人呻吟了一声,身体微微僵直了片刻,随后头重新垂落下去。

地上的守卫还在惊慌失措的叫唤着,另一名守卫一把把他拽了起来。

“别叫了白痴!快来人给他救治一下!还有这个进化人,不许给他食物吃!水也不许!妈的!”那守卫把自己的同伴拖了出去,一脚踹上了牢房的门,“你就死在这里!腐烂在自己的屎尿里被老鼠啃个精光吧!”

 

“喂,喂!你还活着吧!”

听到有人在叫他,他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张嘴想询问什么事,出口却变成了剧烈的咳嗽。

胸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断了的肋骨也没法好好愈合,不知道会不会发炎……有点麻烦……

“太好了,看起来还活着!”

他侧过头去,看到了旁边距离他不远处那一张灿烂的笑脸,面对对方的笑容,他回以一脸不明所以的漠然。这种情况下,有什么好笑的?

“喂,喂,你能说话吗?你叫什么啊?我叫……”

“我没打算知道你的名字。”他看了他一眼,继续回过头去闭上眼睛,保存体力。

“为什么啊?说不定我们还要在这里被关很久,交个朋友嘛!”

“……”

“……这样啊……不行吗?”那人的声音有些失落,似乎是自嘲似的笑了笑,“对不起,你大概觉得我是个白痴吧,但是就连我这个白痴也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有现在这一天,被抓进恐怖组织的地牢里接受不为人知的实验之类的……”

做梦都没想到么……这种事情在现在的世道里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啊。他清了清嗓子,感觉喉咙里积满了血块,声音也沙哑得不成样子,“11号。”

“啊?”

“我的名字。”

“什么嘛,连真名也不肯说吗?”

不,那确实是真名。他顿了顿,“……那就是我的名字。”

“哪有人会用编号做自己的名字的,又不是机器人。”

他感觉到了语塞。“……某种意义上……”

“哦!难道你觉得我被绑在这里是被人安排好了来套你的话的?!”那人用力的摇了摇头,“算了算了!那这样好了,我也用代号来自称吧!我就叫8号好了!8是我的幸运数字哦!喂喂,你是怎么被抓的啊,我是在贫民区莫名其妙的就被带到这里了,贫民区你知道吗?就是G区!那个进化人和政府都懒得去管的地方。”

“……”

“哦对!你是进化人!你应该是因为战争被抓吧?是在出任务?暗杀?刺探情报?还是别的什么?”

“……”他开始后悔跟这个人搭话了。


“喂,你还醒着吗?”就这样过了好多天,他的狱友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差,有时候几乎已经说不出话来,倒是他自己,自从上一次被注射了药品后,高热与灼烧感再也没有出现过,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奇怪的感觉。“我说,他们到底在给我注射什么东西啊?”

那人的头动了动,却没有回应他,只是微微喘息着。

“喂,你没事吧!”

“锁子……”

他眨了眨眼睛,努力把耳朵凑得离他近一点,“什么?”

“他们给你注射的……锁子……”

“锁子?那是啥?”

“……”自称11号的那人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侧过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喃喃道,“真的是和这场战争毫无关系的人啊……”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诶。”

那人眼神复杂的看着他,随后回过头去。

“你要不要紧啊喂!”他有些担忧。

“我没事。”那人低垂着头,白色的长发已经布满了灰尘,如果不是还在说话,那样苍白的肤色已经看起来与尸体无异了。

“什么没事啊,都已经十五天了!”

既然你知道的话那你就不能闭嘴让我歇一会儿吗?那人叹了一口气,“我没事,有事的人……是你才对。”

“哈?”

“你的身体无法接受锁子的改造,也许是因为你的父辈或母亲那一系的基因有缺陷,你是现代进化人中进化不完善的那一类。”

“等等等等……”他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我也是进化人!?”

“就像是没进化完全的还残留着脚的蛇类。”

“喂!听起来很恶心诶!”

“如果你身体里的锁子一辈子不被激发还好,但是他们现在用人工的手段去催化……”

“你什么意思?”他有些紧张,被注射针头刺穿过的地方也有些奇怪的发痒,“说清楚啊!”

“你会一点一点……变成怪物……”

 

“别走了!”伊芙琳再次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袖。11号微微一怔,回过头来看着她。

“你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在神游,你到底要走到哪里去啊?”

他抿了抿唇,摇了摇头,抽回了自己的手,指向了幽深水道尽头的某一处。“你听见了吗?”

“我听见了啊,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伊芙琳竟然小女人般的缩了缩肩膀,“喂,下水道里不会有鬼魂吧?”

透过窨井的风声在狭窄的隧道里穿行,最终变成了一种尖锐的哭嚎,和着越来越近的异种生物的叫声。

“不是鬼。”他再度摇了摇头,“是恐兽。”

“恐兽?在这种地方!?”

他点了点头,“是还以为自己是人类的、被关在地下找不到出口而惊恐呼救的……恐兽。”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