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7话

第7话 【第一卷】双人舞

  • 锁子
  • 荆棘鸟TZ
  • 0.63万
  • 2017-02-14 13:32:47

两小时前。

扛着11号的伊芙琳的身影消失在阴影中,随后,红区的大门轰然合起,扬起一片飞尘。红区与封锁区的界限就此划分,从这道大门以后,就是进化人与恐兽的天下了。

“艾薇儿,上锁。”

门上的七道钢锁一一交叉扣起,电子锁锁死,狭小的显示屏上闪动着红光,人工智能的声音响起,“Locked。”

伊芙琳将长枪变回了银色短管的样子,插回了右侧大腿的皮带上,伸出了手,“多谢了,邮差先生。”

合金提箱被送到了她的手上,接到手上感觉到它的重量,伊芙琳有些惊讶的看了对方一眼,递来提箱的那个阴影中的人朝她微微点了点头。

“伊芙琳!”南茜跑过来抱住她的大腿,仰着小脸,“我厉不厉害?是不是帮了很多忙?!”

“是是是,小公主,你真厉害,帮了大忙了。”伊芙琳满手的东西,一脸无奈的看着她。“邮差先生,你先带她回去吧。”

“你要一个人还带这个累赘穿越K区吗?”邮差先生看了眼她扛着的人,问道。

K区虽然全是恐兽,但也比全是暴民的J区好多了,放心吧,我一个人带着一个累赘总比带着一堆累赘更方便。”

南茜生气的跺了跺脚,“我不是累赘!”

“小公主,你虽然不是累赘,但也是个大麻烦。”邮差先生微笑着说道,随后看向伊芙琳,“我明白了,我会和南茜先回去,顺便清理一下路上的恐兽,你根据之前说好的路线走,我到了基地会让伊薇出来接你们的。”

伊芙琳不耐烦的偏了偏头,“费什么话,快去。”

“邮差先生”微微一欠身,转身向更深的阴影中走去,南茜撅着小嘴,恋恋不舍的看了伊芙琳一眼,磨磨蹭蹭的跟上。

不知是不是错觉,伊芙琳总觉得那片阴影中,有人回头看了一眼,那目光久久的……停留在她手中的提箱上。

果然吗……这个东西是……

等到同伴的最后一丝气息消失,伊芙琳呼出一口气,随后一松手,将肩上的人“砰”的撂在了地上。

“这下,怎么办呢?”看着地上陷入假死状态一动不动的白化种,伊芙琳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诡谲的笑容。

 

水流自拱顶下流淌而过。从幽深的下水道中流出的——沾血的碎布、生锈的铁罐、不知什么动物的碎骨残骸在浑浊不堪的污水中或浮或沉,甚至时不时还会飘过一具人类般的骸骨,随后污水中一阵翻涌,几条长着与身体不成比例的巨大头部与锐利尖牙的怪鱼钻出水面,簇拥在一起争夺瓜分着骨茬上仅存的一丁点儿碎肉。

如果安定区的那些居民到了这儿,说不定会以为自己是经历了世界末日吧?就算是那些在安定区的进化人也已经习惯了“和平”。而这里是……

伊芙琳不止一次这么想着。

头顶之上的地面世界,即使隔着厚厚的水泥拱顶,她仿佛也能闻到那里散发出的浓烈的血腥味与腐臭。

地狱……么?

那种地方,她早就去过了。

不过,比起思考那种事……

她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手里抓着的那只脚,以及身后地上像块抹布一样被她拖在地上的人。

一路上遇到的碎玻璃或者尖锐石子将手上这人的后背划拉得一片血肉模糊,她回望来时的路上,那里已经被硬生生拖出了一长条血淋淋的痕迹。

“嘛,看着还蛮解气的。”

——你这恶毒的女人!

艾登相信如果他自己也有双手的话,此刻唯一想做的事就死把眼前这个女人掐死!

“闭嘴,艾登。”伊芙琳阴沉着脸,“虽然我听不见你在说什么,但你刚才肯定骂了我,我的直觉可是很灵的。”

——报复!你这是公报私仇!谴责!你应该得到谴责!

“让我猜猜,你应该很不服气?”伊芙琳短短一秒后就换上了甜美的笑容,“这样如何,我把这家伙丢进水里让你们好好凉快一下消消气?”

几条怪鱼仿佛应和着她的话,在污浊的水中一阵翻腾。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

伊芙琳脸色如常,仿佛对自己干了什么一无所知。她将手中的提箱放到了地上。“这箱子还挺重的,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啊。”不过她并未太过在意的就将目光从提箱上移开了。成为诺亚的一员后,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同伴为上头派遣的莫名任务而丧命的事了,她早已经学会不去好奇了,何况这一次只是死了很多死歌,这一点应该让她十分愉悦才对。

十分……愉悦……

没错,死的只是一些没有灵魂的……

她在白化种面前蹲下,伸手拍了拍他冰凉的脸颊,“怎么还没复活呢?哦,对了,该补充能量了。难道要泡在培养皿里?还是应该要吃东西?这个怎么样?”伊芙琳伸手从水沟中抓起了一条长着四条腿的明显基因变异的鱼塞进了11号的嘴里。“不用跟我客气,人是铁饭是钢。”

在她的努力下,那条鱼胖得不可思议的头部终于被塞了进去,然而露在外面的尾巴还在拼命的甩动着。

“诶?不行吗?”她兴趣缺缺的把鱼重新扔回了水沟里。

艾登几乎要气绝。

“啊,真是没用啊,无法濒死暴走的话,就只能死得这么干脆,这一点跟我们有什么区别?”伊芙琳勾着嘴角看着白化种淡淡的笑着,忽然,她伸手揪住对方的衣领将他从地上一把拎起,“你说是不是啊!?小猫。你有什么能耐?你凭什么杀死他们!”她另一只手攥拳,一拳头砸在了他的脸上,声音突得拔高,“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她不断的挥着拳,大声的质问着,似乎连艾登都被她发疯似的叫喊吓住了。直到那一副刚劲的眉宇被她殴打得肿胀得不成样子才停下手,松手又将他撂在了地上。

11号的头垂向一旁,苍白的长发铺散了满地,依旧是毫无生气的模样,既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

“呼……”伊芙琳长呼一口气,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了一管针剂。她身上的皮衣分明是贴身穿的,也不知道这管东西之前到底被她藏在了哪里。

6793条人命,现在你欠诺亚6794个人情了。”伊芙琳咬开了针管上套着的塑料封口,啐的吐到了地上,她弯下腰一把扯开了白化种的衣领,将针管用力的扎进了他的胸口,拇指一按,整管透明的液体都被注射了进去。

“哟西。”她站直身子,将空了的针管丢到一边,退后了几步,心中默数着。

一。

二。

三……

 

蕴含了巨大能量的营养物质自胸口被注入,三秒后,附近所有的锁子一下子全从休眠中苏醒了。它们涌动着开始分解已经坏死的组织,将能量运输向整个身体最大的血泵。

五秒后,体内巨大的创口被能量团胡乱的堵上,随后锁子开始更为细致的将心肌与血管修复回原来的样子。

十五秒后,修复完毕的心脏发出了第一次跳动,血液被压入堵塞的血管中,心脏的锁子跟随着血液流入身体各处,将各条脉络上阻塞的物质全部分解,更多的锁子被唤醒。

三十秒后,休克的大脑开始复苏,11号死歌的眼珠在眼皮下微微滚动了下。全身的伤口开始被修复。

四十秒后,一双枣红色的眼睛睁开了。同一时间,伊芙琳向后跃去,一道血红的触手横扫过刚才她站立的位置,在撞上了水泥墙壁后缓缓抽回,血红色肉质迅速硬化,变成了接近骨质的苍白色,末端碧绿的结晶垂落下来,闪烁着寒光。

次生物核心中储存的陷入假死前的记忆涌出,汹涌注入大脑的数据流在一瞬间淹没了这具身体所拥有的人格。枣红色的眼睛失去了焦距,木然的盯着视野中陌生的下水道拱顶。

“嘁。醒了吗?”伊芙琳看着由另一条触手支撑起身体缓缓从地上站起的生物。

——唉,你这个可恶的女人,快点跑吧,现在这种情况我什么也操控不了。

五十秒。离开触手的支撑后,11号的身体晃了一下,随后站稳,他似乎有些疲惫的闭了下眼睛,随后再次睁开,这一次,那双眼中的枣红色已经完全被一片闪动着金属光泽的暗红色所淹没了——连同眼白。一眼望去,整片眼眶中除了冰冷的金属色泽别无他物。

他脸上的淤伤与背后的擦伤在短短几息后已经完全愈合。

“诺克夏克水银圈么?作为拥有着3188对锁子的怪物,水银圈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啊。”伊芙琳冷笑一声,“怎么不说话?记忆还没重载完?”

11号木然的注视着她,两条触手低垂在身旁,一动不动。

“无人格状态是么。不攻击吗?还是说我已经离开你判定应该攻击的范围了?”伊芙琳伸手摸向大腿上绑着的那根银色短管,“那么……”

那厚重的水银圈几乎让人误以为他的眼珠完全是用金属制作的,此刻这双眼睛将注意力转向了伊芙琳的手以及她伸向的位置,视线中捕捉到那根银色短管后,他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轰!”伊芙琳向侧越过整条水沟,同时拔出银色短管,流出的液体金属迅速凝聚成长枪,她将长枪架在身前,有些心悸的看了一眼墙壁上被砸出的大洞,又转头看向站在那里脸色死板如机械的11号。“嘁,被判定为有威胁性了吗?”

每个死歌的腹部都有一枚次生物核心,这个核心除了起到了类似于电池的作用,供应着活动所需的能量外,还承载着死歌所有的记忆。死歌每次从假死状态复生一次,都要重新载入一遍记忆,在载入记忆的过程中死歌的身体是没有人格操控的,而是会进入类似于AI操控的无人格待机状态,会攻击一切可能危害到自身安全的事物。

七十秒。11号注视着她,面无表情,眼中没有任何感情流露。

一切事物可是指……包括队友在内的,所有可能具有威胁的生物。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小猫。”伊芙琳攥紧了手中的长枪,“别以为因为不是出于你自己的意愿,我就会原谅你了,不会,绝对不会!”她一咬牙,持枪冲了上去。

——喂!你这个笨女人!他现在这个样子……你会死的啊!

伊芙琳近身的瞬间,11号哗啦将触手甩向了身后,右手自后而前一挥,在斩中伊芙琳长枪的瞬间,一道骨刃自臂骨中延伸出,二者相击,火星四射。

伊芙琳长枪下挑而上,11号一偏手腕,骨刃顺着枪杆滑向伊芙琳,伊芙琳一皱眉,抬手自下而上一拍枪尾,枪身上扬挡住11号的骨刃,枪头向下顺势一插,扎向了11号的双腿,11号向后撤步,伊芙琳紧紧咬住,两人再度交击数次。

随着一声低喝,伊芙琳长枪回收紧接着又猛地前刺,11号抬起左手,左臂上硬化的骨质板甲挡下这一击,随后右臂梗切,划中了伊芙琳的胸口,撕开了一大片布料以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血痕。

——你们两个!停手啊!

仇恨的驱动中,伊芙琳已经失去了理智,她忘记了自己原本的使命,也忘记了被搁置在一旁的提箱。她退后了一步,随后又提枪合身冲了上来。11号将双臂架在身前抵御,身后的两根触手分别从左右扫来,并且生出了锋利的鲨鱼牙齿般的短刃,在空中变鞭为刀链,准备一下子将伊芙琳切成三段!

九十秒——

“!”就在刀链堪堪擦到伊芙琳飞扬的火红发丝的一瞬间,刀刃收回,变回了鞭状,11号的动作一僵,覆盖满整个眼球的诺克夏克水银圈迅速褪去,枣红色的双眼中亮起了两点亮光,重新有了焦距。11号眨动了下双眼,看了看被自己双臂架住的长枪,随后看向了眼前的人,“你……”

伊芙琳松开了长枪,抬手抓住了夹在她身体两侧的两根触手,用力一拽,原地一个半旋,将11号直接从地上拉起,砸进了水里。

 

“话说回来,你最近怎么样了,小猫?还有艾登,他有没有想我?”伊芙琳看着从水里爬上来,努力把咬在身上的怪鱼们清除掉的11号,又挂上了甜美的微笑。

——想你!?我——

“我想也不会,你们俩都那么没心没肺……怎么这副表情?”

“……”将最后一条鱼丢回水里,11号抬头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啊?还是讨厌我叫你小猫啊?”

“你……”11号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似乎思考了很久,“……是谁。”

伊芙琳的笑容僵在脸上,“什么啊,你在开玩笑吗?”她保持住表情,竖起三根手指立在脸颊旁,“我先表明立场,我肯跟你说话可不是因为我原谅了你在非洲杀死我七千个战友的事。”

11号的脸上露出思考之色,他抬手撑住了额头,五指缓缓插入发中,“非洲……么?”

“喂喂,你不会想说因为多次重新载入记忆导致那段记忆缺失了吧!?”伊芙琳的微笑还是崩溃了,她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把他摔在了墙上,“开什么玩笑啊你这混蛋!”

——等一下,怎么又开始打架了?!才这么几次重载是不会永久遗失那么多记忆的!

11号抬起头来看着伊芙琳,“这可能是暂时性的……”他看见了伊芙琳胸口的那道伤痕,血已经停住了,干涸的血渍在那里凝结了一大块。他微微一怔。

伊芙琳抬起了右手,整条右臂的骨骼一阵劈啪作响,骨骼间的缝隙紧密的拼接起来,紧接着一拳砸来,一声巨响,11号被直接砸进身后的墙面三十厘米有余!胸口整个凹陷了下去,一股鲜血从他口中涌出,迅速浸染了前襟。

——我靠!这个疯女人!

“你给我听着小猫,如果你敢记不起来,我绝对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从此变成死猫。绝对。”伊芙琳活动着手腕,刚才砸进11号胸口的部分一点红肿也看不见,“就算是安魂曲的老总亲自来也没有用。”

11号扭过头轻轻咳嗽了一声,伊芙琳抬手准备给他再来一拳。11号低头看着地面,紧蹙着眉努力回忆着,“你……你是……伊芙琳……”

就在他刚叫出她的名字之时,那一拳便以预备中更猛的力道砸了过来,11号迅速抬手扣住她的手腕反扭,伊芙琳伸腿一勾,将11号绊倒在地,两个人贴着墙壁摔倒下去,在地上扭打成一团。

“你给我适可而止吧!行了!我没忘记!”11号曲腿抬膝撞上了她的腰腹,一个翻身压在了伊芙琳上方。伊芙琳一阵挣扎,踢中了被她扔到地上的长枪,长枪贴地滑出去很远,将立在一旁的提箱撞倒。

咔哒。

从安定区到封锁区,经历过如此大规模的战斗,一路枪林弹雨,数次被摔出去都没被摔开过的提箱,此刻上面的合金锁扣在地上一磕,竟应声而开。地上纠缠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望去。

11号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伊芙琳则喃喃道,“喂,小猫,那是什么啊……”

宽大坚固的提箱中,充斥着淡黄色凝胶一般的半固态物质,被包裹在这层凝胶中的宛如被封印在琥珀中的昆虫一般的,是一个蜷缩成胎儿状安然沉睡的孩子。

黑色的短发在凝胶中凝固成一个永恒的形状,那副面容,那对眉眼,所不同的只有比起他因为白化基因而苍白的肤色看起来更健康的小麦色皮肤。

——喂,骗人的吧?那是……

“安德罗。”11号从伊芙琳身上离开,靠着墙面坐下,撑住了自己的额头,他能听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那样剧烈的跳动,仿佛他的整个胸膛快要炸开,全身的锁子都在躁动,就像是面对着一生中最可怕的真相——他发现自己无法平静下来。“那是安德罗•梅勒的脸……”

 

“你们受命运送这个东西,因为这个,六十个优秀的死歌死在了封锁区,你却不知道运送的到底是什么?!”

11号抬头看了一眼伊芙琳,“你们这些为诺亚做事的人又知道什么了?”

“我——”伊芙琳瞪着他。

“我不知道,梅勒博士还在继续试图创造他儿子的复制人这件事……我不知道。”11号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向了提箱。“我知道的是在我身上,安德罗破碎的记忆没有得到任何完整的体现,我以为经历了前十次失败,我会是博士放弃前的最后一次尝试了。但是……”

伊芙琳出神的注视了那提箱中那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男孩一眼,忽然一笑,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是哦,说起来,你当初是作为安德罗失败的复制人而即将面对被销毁的命运的吧?只不过后来梅勒博士发现了混合着锁子的人造空白体身上蕴含的巨大潜能,就以你为原型创造了现在的‘安魂曲’。死歌,你们所颂唱的死亡之歌,只是基于这个孩子死亡的安魂曲,除此之外,你们什么也不是。”

“你不用说这种刻薄话,我是什么我自己很清楚,我也从没打算被人当做同类。”11号在打开的提箱前半跪下来,凝视片刻,“我只是一把武器,有自我人格的用于战争的武器,仅此而已。”

被他这么一说,伊芙琳张了张嘴,忽然感到了语塞。

什么啊,这家伙……

“但是因为我是有人格的,所以我不能像没有思想的兵器那样忘记自己杀了谁。你是想这么说的吧?”11号回头看了她一眼,“我很抱歉,因为我不能为我所犯下的杀戮偿命,但你应该感到欣喜,因为我也是会痛苦的,我能做的只有在任务中尽量少死几次,以防止那段对你的战友来说十分重要的记忆在数次重载后消失。”

伊芙琳怔怔的看了他很久,一句话也说不出。火红的长发披散了满肩,她呆立在原地,一时间忘记了自己上一时刻做了些什么。下水道陷入了一片寂静,只有时不时跃出水面的食人鱼带起的水花声与水中废弃物相互撞击的声音。

“你说……你也是会痛苦的?难道你内疚了吗?”她上前一步。

11号皱起了眉头,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似乎在思考应该怎样回答她的话,过了一会儿,他什么也没说,回过头去,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包裹着男孩的淡黄色凝胶上。

在伊芙琳惊诧的眼神中,淡黄色的凝胶蠕动了片刻,随后溃散成了一地的液体,一片湿漉漉中,里面那个浑身赤裸的孩子发出了一声咳嗽,随后,另一双枣红色的眼睛睁开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