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2话

第2话 【第一卷】白化种(上)

  • 锁子
  • 荆棘鸟TZ
  • 0.58万
  • 2017-02-14 13:30:26

【第一卷 红区】

“我在空旷的地穴里奔跑,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听着耳边不断回荡的异种生物可怕的叫声,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意识到,这是我自己的声音。”

 

1、白化种】

“第一队已就位。队长一等执行官艾伦汇报。”

“第二队已就位。队长一等执行官坎贝尔汇报。”

“第三队已就位。队长特等执行官艾琳汇报。”

深邃的夜色下,整个封锁区显得毫无生气,作为人类居住的安定区与红区之间的过渡带,封锁区的名号本身就与“和平”无关,它代表的,就是纷争。

一栋在常年战火中残存的高楼突兀的伫立在钢筋水泥的废墟中,高楼外墙上挂着的广告牌摇摇欲坠,灰暗的广告画面中笑容白净的化妆品代言人似乎也在对这座城市发出无声的讥诮。

一整条街区被新立起的钢板与沙包拦出了一道狭长的通道,无论从哪一头望向另一头,都像是望不见尽头一般悠远深邃。建筑物阴影中隐藏着联邦的士兵与守墓人的队员,一双双架住枪械的手微微颤抖,随即在几次深呼吸下逐渐平稳。楼顶被拆除的护栏后,蹲伏着负责指挥的几个身影。

“对方即将突破第四队的防线!战线展开!各部分就位!”

“补给班,已就位。”

守墓人总部中,随着总指挥官格森步入指挥室,位于墙壁上的监视器屏幕接连亮起,一道蓝光铺展开,虚拟键盘悬浮在空中,飘向了坐在一旁负责通讯与监控的人员手边。格森站在了桌前,身体前倾双手撑在了桌面上。“继续汇报前线情况!”

“第四队一等执行官路卡汇报,防线……被突破!为首的是……滋……滋……”

“路卡?路卡!怎么回事?!”

“艾伦!艾伦!你听得见吗!?他们过来了!”

“高射炮准备!”

月色转暗,一队身穿黑衣的身影自被封锁的D区街区那一头整齐而缓慢的朝着这一头移动,仿佛一片阴云,带着一股山雨欲来的压抑气息。

几百只瞄准镜的十字准星牢牢的套在了为首的那名黑衣人身上,虽然都是黑衣,这个看起来明显是首领人物的映着黑衣的却是一头飘拂的白发,那样的颜色在夜色中格外显眼。风衣的竖领遮住了他的下半张脸,夜视瞄准镜中,仅露出的那一点皮肤出奇的苍白,能看见的仅仅是一双刚劲修长的眉毛,以及一双拥有着非人竖瞳的眼睛。

“白化种……”一等执行官艾伦准备下令的手势一顿,猛地抓起了挂在肩上的通讯器,“格森!是‘白色死神’!”

“!”听到这个称号,格森无法抑制的眼皮一跳。

“居然连唯一的原型机都派了出来,看来他们是拼尽所有也要把那东西带走了!”指挥官格森面对着一整墙的显示器,撑在桌上的双手微微攥起,“好,那么我们也拼了!被你们从安定区逃到封锁区,难道还能让你们再逃进红区不成!?”

夜风轻拂,一列列的黑色风衣下摆漱漱作响。为首的被称为“白色死神”的白化种脚步一顿,仿佛共为一体似的,他身后其余所有的黑衣人也都齐刷刷停了下来,那些黑衣的衣领上,用白色的字迹印着一道道编号:死亡歌颂者量产型058号、086号、093号……约莫有五六十人,虽然自身暴露在重火力的枪口下,他们的脸上统一带着的面具上雕刻着的是一幅幅冷漠与讥诮的似笑非笑的怪诞表情。

格森面前最中央的显示屏中的镜头缓缓下移,最终锁定在白化种右手上提着的那个合金提箱中。

“不用顾忌那个东西!如果抢不到也绝对不能让它们带走!第一队准备!高射炮输出!”

“哒……”

几乎是近百挺高射炮开火的同一瞬间,六十只黑色皮靴齐刷刷向前迈了一步,随后六十个黑色的身影在原地消失。

“目标高速移动中!”

几乎只要一眨眼,距离最近的一名士兵手中的枪就连同他的整只手臂一起被卸了下来,他怔怔的看着自己空无一物被扯断的袖口,半秒后才发出一声惨叫。

“我的手!!!”

六十个身影几乎与地面呈四十五度夹角的奔跑着,如一道道黑色的闪电般以摧枯拉朽之势突入敌阵,只是片刻,联邦的士兵便死伤大半,守墓人的队员也是负伤无数,而子弹却连它们的衣角都没有打到。

队伍两侧的死歌呈S型路线一边前进一边顺手解决着沿途的士兵,而为首的白化种却是几乎纹丝不动的呈笔直直线前进着,迎面而来的子弹在一瞬间便与他擦身而过,随后被甩在身后的夜色中。

“它们太快了!艾伦!”第二队的队长坎贝尔高喊着。

遮蔽月光的那片阴云逐渐散开,在森白的月色下,六十名死歌所行径的路线上留下的是一地的鲜血与死尸,时不时传来几声呻吟,或是疑似尸块的物体蠕动了一下,随即再次陷入沉静。

战斗从开始到现在仅仅才一分种左右!

站在大楼顶部的艾伦睁大了眼睛看着迅速向他们这侧阵地掠进的黑色阴影,楼下阵垒中的士兵转动枪口的速度甚至跟不上这些家伙转变方向的速度!“地面部队!撤后!与他们拉开距离!后退!后退!!”

“第一队换弹!第二队准备!”屏幕后的格森紧紧的抓着通讯器,几乎要把通讯器捏碎,“弹幕墙!”

第一队枪林弹雨停止的一瞬间,第二队便已接上,所不同的是所有士兵将手中枪械的子弹尽数倾泻在了阵地之前的壁垒前,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子弹墙,只要在冲上去的一瞬间就会被打成筛子,短短几秒钟,地面就被子弹硬生生轰出了一道沟壑。

不仅如此,这道弹幕墙还在以不慢的速度向黑衣人的队伍推进。

“杰特三等!我们的弹药能够维持这样多久!?”

被叫到名字的补给官迅速报出自己已经提前计算好的数据,“三分钟!长官!”

三分钟……么?

艾伦皱了皱眉。不够,他们的弹药储备远远不够把这群家伙打成马蜂窝。

该死!如果第四队那些家伙能把它们在安定区拖得更久一点就好了!这样他们也不会来不及准备完毕就要迎接这场战斗了!

他凝视着面前的街道,眉头紧蹙。

这一场打下来,不知又要死多少人。

不,如果是战争的话,怎么可能没有伤亡,白死与否,只在于……

他眯起了眼,盯住了白化种手中的提箱,随后又盯住了那张肤色异常的脸。

只要打败他……

忽然,一声尖锐的啸声划过夜空——那仿佛是某种生物发出的警告同伴的呼声。发出啸声的白化种在疾奔下猛地一个转身,向街区的另一头跑去,六十名黑衣人也是整齐的一个个接连急转身,紧随其后。

“那是什么叫声……”艾伦猛地回过头去,“不能让它们逃回去!第三小队呢!?艾琳在干什么!?”

“我们火力不够!狙击它们啊!狙击班!”

“不行啊,就算是再精英的狙击手也没法击中移动那么快的目标吧!?”狙击班队员的额上满是细密的汗珠,竭尽所能让目标不在下一秒就消失在瞄准镜视野中。

不,不行啊。

连续几枪,即使计算好提前量,但那些死歌就像是背后也长了眼睛一样,高速移动中,只需要一个微小的躲避动作就让他们的子弹都落了空。

这……这哪里是同一阶级的战斗啊!?

“指挥官,可以使用‘青铜龙’吗?”通讯频道里响起了一个清冷的女声。

“居然运到了?!”格森有短暂的一瞬间失神,随后猛地一拍桌子,“批准!有多少用多少!”

“可是费用是使用后再支付的……联邦那边……”

“不用管费用!”

“明白了。”第三队的队长,也是守墓人六个队伍中唯一的一位女性队长艾琳一把扯下了鼻梁上的眼镜,原本隐藏在镜片之后的银灰色眼睛闪动着狼一般野性而警惕的光芒,另一只手则高高的抬起,“听我指令。”

那只手高高举起,迎着苍茫的月色,一挥而下——

“地毯式轰炸!”

“从那么远的基地运过来,居然赶上了?”看着街区另一头的不远处那一连串极速升空的拖着长长尾焰的青芒,艾伦这一刻只有一个想法:

D区的地图,又要重画了……

“轰——”

 

冲天的火光与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过后,硝烟之中,几十个漆黑的身影径直冲破了二队逐渐稀疏的弹幕墙防线!冲入了地面部队的阵线,登时,又是一地的死伤,整道防线如同被子弹穿透的凝胶,一阵动荡后——整个被冲散!

“什么!?”

“报告指挥官,敌方损失率……三成!”

格森一愣,艾伦睁大了眼睛。

三成,也就是说……只死了十八个!?

存活下来的几十个死歌身上,不知何时出现了白色的骨质护甲,护住了周身几个要害的地方,那护甲几乎是在一瞬间凭空长出来的,普通的子弹根本无法在上面打出一点痕迹!

“锁子……它们使用了锁子!”

“废话!死歌是人造的进化人!当然会用锁子!”说话的人抬手就给了慌了手脚的同伴一巴掌。“冷静点!还没结束呢!”

“队长!它们……它们又冲回来了!朝我们这里来了!”

“队长!我们的弹药不够再来一次弹幕墙了!”

该死!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艾伦紧紧的握着拳头,指甲深深地嵌进了掌心的肉里,鲜血自指缝渗出。

这时,通讯频道里再一次想起了艾琳的声音。

“喂,我记得我的命令是地毯式轰炸吧!继续!”她再次振臂高喊,“我没叫停就不许停下!”

疾跑之中的“白化种”抬起了头,枣红色的竖瞳中映出了不断升上半空的青色尾焰,他皱了皱眉。

——想想办法吧,你的战友比你更容易死亡,原本派出的一百个死歌现在只剩下一半不到,再这样下去……

“我知道。”他点了点头,昂起头看向了灰暗的天空——那片与十年前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的天空。

那个时候……

枣红色的眼睛微微眯起,他张开了嘴,仰天发出一声长而尖锐的尖啸——

“!”

世界在一瞬间处于绝对的死寂!

那是一种高出普通人类极限数个八度的啸声,以极高的频率,伴随着一股可怕的能量震荡开来——

“啊!”通讯器里传出了连成一片直线的尖锐鸣叫,格森捂住了耳朵蹲了下去,“什么鬼东西?”

艾伦一手抵着太阳穴,皱着眉忍耐着,一旁的三等执行官直接抱着头跪倒了下去,“我的耳朵!”

哒……

一滴鲜血滴落在地。艾伦在自己的鼻子下抹了一把,满手鲜血。

招牌招式么……白化种……

他抬头看去。

什么——

所有的青铜龙都仿佛失去了准头一般,不是直接向下坠毁就是在半空爆炸开来。漆黑的夜空一片绚烂,宛如绽开了一场盛大的烟火晚会。

艾琳摇头甩掉了耳朵上的通讯器,冲着自己的部队直接大喊,“继续!不要停止!”胸口岔开的衣领上别着那副分明没有任何度数的眼镜,声波持续的过程中,可以清晰的看见镜片也在以高频率发出幅度不大的颤抖。

高频的尖叫很快结束了,白化种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栽倒在地,身侧跟上来的两名死歌立刻一边一个将“他”搀住,继续保持高速移动。

“艾伦!它们已经冲破我们的地面部队的防线了!”

“嘁,别想离开这里!”

“敌方损失率……五成!”

“艾伦……”

“艾伦队长……”

啊!艾伦张开嘴发出一声无声的吼叫,一把揪住了前来汇报的那个士兵,扬起一直紧攥的拳头眼看就要一拳砸上去,在士兵惊恐的目光里,他的拳头却一点点松开,最终将那个士兵随手摔在一旁。

“喂,艾伦,事到如今,只能用那个了吧?”第二队的队长坎贝尔站到他身旁。

他咬了咬牙,踌躇道,“虽然说这次也把它一并运过来了,可是……‘螳螂’还在试验期间啊。”

“再不用就来不及了!艾伦!”坎贝尔用力的撼动了下他的肩膀,“临场作战的指挥权……被委托给你了吧!”

我……?“就算你这样说……”艾伦紧蹙着眉头看着脚下的战场,犹豫不决。

就在这时,白化种甩开了搀住他的两个黑衣人的手,抬头向着站在楼顶上的两个小队的队长那里看去。艾伦这时也正望着下方,与“他”对上了视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艾伦似乎感觉到“他”发出了一声冷笑。

“你这家伙……”他的拳头倏地再次攥紧,更多的鲜血渗出了被指甲掐得已经泛白的细小伤口,“准许!让‘螳螂’出来!”

“队长,只剩下三十枚‘青铜龙’了!”

“咔。”艾琳用力的咬住了自己右手食指的第二指节,一直咬到渗出鲜血仍浑然不觉,“嗯……我知道了……”

“队长!”

“半弧形排列,一次性全部打出去。”

“命中中心呢?”

“瞄准那只白化种!”艾琳噌得抬头,一把将搁置在一旁的狙击枪甩到了背上,身影倏地穿风而出,消失在夜色中。

死神也好,魔鬼也罢,给我付出代价吧!

 

“喂,11号。”紧跟在白化种身侧的、也是白色编号数字最靠前的两名死歌的其中一个开口唤道,“那群人类士兵,他们是真的要发飙了啊。”他们的耳廓中也有血迹,显然刚才白化种发出的高频尖叫对于他们来说并非是没有伤害的。

另一个接口道,“啊,是啊,怎么办呢,整片D区都被封锁了,要么一直保持这样冲到红区,要么原路返回。”

之前那个又说,“原路返回不可能了,现在这个距离还是直接冲过去近一点,而且他们也没有子弹了。”

“他们之前运来了机甲,你看到了吗?青色的,被他们称作‘螳螂’。”

“啊……看到了啊……战前侦查的时候,可惜没能够潜入去破坏它战斗就开始了……”

“真可惜……”

被两个人夹在中间的白化种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抓着提箱的手紧了紧。

“青铜龙的轰炸停止了诶,用完了吧?”

“没用完也差不多了,下一波应该就是他们的全部了。”

“还剩下多少同伴呢?”

“啊,我数数,大概只有十几个完好度还比较高吧?毕竟只有编号在100号以前的使用‘锁子’才能达到能够防御住那么多子弹的表皮硬化程度啊。”

“这样啊,果然只能……”

“只能舍弃我们了吧……”

“舍弃我们吧,11号。”

“舍弃吧。”

白化种沉默不语,枣红色的眸子里划过一道流光,夜空中,三十道青色的火焰拔空而起——

他倏地抬头。

最后的了……么。

“啊……又是啸声。”艾伦下意识的想去捂耳朵,却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威力,“这是……”

指挥官格森有些心悸的将通讯器拿远一些,“‘首领’发出的……指令?”

啸声传出,原本呈箭头形前进的队伍迅速变换成了扇形,将白化种紧紧的护在弧面之后,并且约有十五个黑衣人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蔓延出了看起来比白色骨质护甲更坚固的灰紫色结晶般的物质,如同一具有生命的铠甲般,渐渐蔓延到了全身。

白化种低垂下眼帘,轻声唤道,“艾登……”他的声音稍偏中性,如一片绒毛般被夜风轻轻触动,难以想象这是用与刚才高频尖叫时同一个发声器官说出来的,“你听到了吧?”

——啊……

灰紫色的结晶也出现在了他的脸颊上,向上在眼眶周围蔓延了半圈,而胸腔中的肋骨也渐渐的发生了异变,白色的骨骼表面出现了细小的裂痕,并且变厚变宽,向下移动护住了小腹的器官,在那里,一团光华之中,一枚晶体如同另一个大脑一般,向身体各处被“封锁”的基因处发送着解封的信号。

——我听见了啊……那么……

眼珠中的枣红色渐渐明亮了起来,那不是颜色,而是切实发出的光芒,两点鲜红在疾奔之中脱出两道红色的残影。

人类部队这边,数百双眼睛的见证下,三十枚青铜龙齐齐落向了黑衣人的阵型之中。

白化种一把将提箱护在了胸口,他的双臂上蔓延出了更多的结晶,背后的肌肉鼓胀起来,钻出了四条触手一般的组织,肉质一接触空气瞬间硬化变为灰白,末端坠着的绿色结晶如同四颗翡翠一般垂落下来。

“来了!11号!”

虽然啊,我们只是些连名字也不配有的人间兵器,但是啊……

被称为“11号”的白化种低喊一声,四条触手扎进了地面,随后便被惯性拽出了地面,但紧接着又齐齐扎进了地面,如此反复,将高速移动中的身形硬生生刹了下来!

还是希望……

剩下不到三十名黑衣人俯下身以四肢生生在地面上拖出四道痕迹,随后便迅速转向以白化种为中心、十几名身表生出结晶护甲的死歌为内圈围了过去。

距离白化种最近的两名死歌将他压倒在身下——

你能记得我们!

“轰——”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