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锁子 > 第1话

第1话 【楔子】

  • 锁子
  • 荆棘鸟TZ
  • 0.4万
  • 2017-02-13 12:47:00

畸形的,怪异的。

人类自以为是的进化方向。

只会将他们一次次带向毁灭的边缘。

但无论经历过多少次毁灭。

他们总是义无反顾的扑向致使他们灭亡的火焰,飞蛾一般。

那些自称为“人”的生物,到底是凭借什么来划分同类的呢?

我……

我不知道……

我……我是人类吗?

啊,艾登。

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战争变了。

在曾经由火药与黄金主宰的世界里,新时代的人类为了新的武器流付了鲜血。导弹在大洋的彼岸升空,落地的那一刻,悄然无声。随后,北美十分之一的土地就此变为了毫无生气的废土。

于是,作为报复的另一颗导弹迅速升空,然而,还未等它落向另一片火药弥漫的土地,这场反人类的斗争就已经被遏止——核战争还未打响便已结束。

近乎五分之一的北美土地再也种不出庄稼,幸存下来的人类的居住地一点一点的缩小。新的政权在紧紧绷直的第三次世界大战阴影中崛起。

战争,从未改变。

科学,带来了新的武器;科学,带来了新的战争。

第三次世界大战后真正的战争——基因战争。

如果人类能够创造出神明。

那由那样创造出的神,还会有人去信仰吗?

愿上帝饶恕每一个愿意真心忏悔的人。

阿门。

 

“氯化钠浓度降低,停止营养循环,颈后导管准备脱离。”

连接在立柱形培养皿中的人形生物后颈的导管脱离开来,人造的人格已经被完美的输入,大脑开始运作,带起电波图上谱写的每一次频率。

心跳开始以数据的形式被记录在仪器上,在这间纯白的房间里,新的生命正在觉醒,然而,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奇特的氛围,一种冰冷、漠然、莫名狂热的意味,仿佛是一群暴徒逮住了一只离群的羔羊,病态的狂喜着期待它的鲜血。

“报告数据。”

“核心温度偏高;体内血液循环正常;脑电波活动加剧;体温27度,正在持续上升;心跳,30……40……50……达到正常值。”

011号原型机正在苏醒,所有人停下手头的工作,迅速离开隔离间,重复,迅速离开隔离间!”

红灯亮起,所有的研究人员撤离了这间被坚固钢化玻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房间,隔离间外,巨大的监视仪器前,所有的数字都在成百倍的跳动着上涨。

苍白的躯体,如同一具飘浮在福尔马林中被永恒凝固的标本,黑色的长发在液体中静止不动,沉睡的表情安宁而祥和,然而采集数据的线路与各种颜色的不知用途的软管缠绕在它的周身,至于其中,“他”就宛如被脐带绕颈无法动弹的婴儿。

培养皿的顶端随着高耸的天花板一直延伸上去很远,如同供养着奇异水族生物的水族馆中的巨大立柱。

“锁子运作无异常。胸部锁定解除,腿部锁定解除。”穿着白衣的研究人员回头对仪器前的操作人员发出指示,“一级刺激。”

一股生物电自后脑传导进去,培养皿中的生物一阵痉挛,苍白的脸颊上泛起了一丝血色。

“等待三十秒。”

培养皿中的“它”轻轻摆动了下头部,空气从咬着氧气管的嘴侧溢出,带起一串气泡碎裂声。“它”皱了皱眉,似乎是陷入了一个梦魇,辗转反侧着,却始终无法醒来。

“锁子运作无异常。手臂锁定解除,腰部锁定解除。二级刺激。”

咬在嘴里的氧气管被松开,又是一连串气泡,遮挡住了那张脸庞。

气泡之后,一双眼帘正在缓缓抬起,随后显露的,是枣红色的光芒。

“心跳频率持续上升,体温,32度,大脑活动加剧。锁子运作无异常。后肩锁定……等一下!”

“砰!”得一声巨响,原本低垂着飘浮在身侧的一只手忽然猛地抬起,砸向了包围在身侧的培养皿玻璃。一阵可怕的格拉声,钢化处理过的培养皿玻璃瞬间皲裂了一块,细细的水流从细密的裂纹中渗出,警报大作。

“它醒得太快了!这情况不对!”

“汇报情况!”

“心跳突破70!锁子无异常,大脑活动达到预算顶峰,还在上升!”

一声检测器材的炸裂声,谱写脑电波的仪器断开了连接,紧接着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一声无声的尖啸!培养皿中的人形生物张大了嘴,昂起了头,似乎在咆哮,又像在痛呼。

“天呐我的耳朵!”研究人员捂住耳朵弯下腰来,然而却根本无济于事,声波如影随形的钻进了颅脑内,一行血迹缓缓流出耳廓。

“博士呢!?博士怎么还没到!?”

“砰!”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活动受到了限制,那生物挥动着自己的“双手”试图挣脱粘满了裸露的全身的线路与软管。一阵噼里啪啦的拉断声,培养皿中的液体与其他沉浮其中的物体随着水流剧烈翻涌。

“它要做什么!?阻止它!”

终于,它抓住了还连在身前小腹上的最后一根导管,猛地一拉。导管脱离后,暴露在所有人眼前的,是还没有被肌肉组织和表皮封闭的小腹中的情形——

那里有一束光。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那是……”

那枚来自于遥远宇宙空间的晶体正在毫无内脏组织的腹腔内、在密密麻麻的毛细血管缠绕下发出如呼吸般一闪一熄着的光芒,那银色的纤细的光线,如同千万羽状触须般,极有节奏的、优雅的缓缓摆动着向外扩散。

那是一个漂流着度过了漫长的难以想象的时间的……灵魂。

就在它的光芒快要漫出腹腔的范围时,那部分没有封闭的“开口”,忽然蠕动起来,像是要阻止它离开一般开始生长、闭合。

“锁子……锁子开始活动了!”

3188对锁子中,有688对有活动反应!”

“是实验中没有被使用的那部分锁子,不可思议!”

“和进化人不一样?!是它在操纵它们吗!?”

就在隔离间外的科学家们还在惊叹时,“开口”已经被新生的肌肉组织和光滑平整的肌肤表皮封闭起来了。

“天呐……核心被……”

“次生物核心融合进去了!”

“这……那我们……”

 

那一双半睁的眼睛里,还找不到半分神采的体现,作为人造灵魂的人格仍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中沉沦,如果没有人格,那么指使“他”决定反抗的又是什么力量?本能?作为一个非自然生命却也有的生物渴望的本能吗?

渴望……什么呢?

“是这样啊……”

研究人员回头看向发出低语的人,“博士!”

“是你吗?你终于醒过来了吗?来见我,见你的父亲。”

曼彻斯特•梅勒博士布满血丝的眼中映出培养皿中那具苍白裸露的人形体,那样的眼神,近乎绝望又近乎崇拜,就像是在绝境之中的困苦之人目睹了神迹的降临。那张熟悉的脸庞,那头熟悉的黑发……博士的头发已经花白,疲惫而欣慰的微笑着,双手交叉扣紧紧紧的抵在自己的胸口,微微颤抖。

“一定是这样的。”

安德罗,我的孩子。

我终于……将你从地狱中救起!

“‘锁子’的效果还在继续!博士!它的基因还在变化!”

“什么!?”博士脸色一僵,猛地扑到了隔离房外的钢化玻璃上惊慌失措的用力敲打着,“不!住手!那是——”

神啊!神啊!如果你能听到我的祈祷!

在营养液中缓缓飘浮的黑色短发缓缓生长,同时自头顶向发梢,迅速变得苍白。

“是白化基因!我们没有加入过这个!博士!‘锁子’不受控制了!”

请帮帮我吧!神啊!如果是因为我的罪孽的话——

“不!不!给我住手!那是我儿子的——”博士用力的捶打着面前的玻璃。

也请你……

“……基因……”

海浪声。

好像在很远的地方,有咸腥的潮湿的风吹来。就像新涨的海水会冲刷去旧岸上的沙城堡,属于本源的记忆,正随着新的生命的诞生而消逝。

当所有的黑色都变为了白色,生命变为机械,生魂变为死灵,砂糖变为苦盐,沉沦在梦境中的苦难之海上掀起滔天巨浪——半睁的枣红色眼睛在一瞬间完全睁开。

那是一双拥有着深邃竖瞳的,猫一般的眼睛。

那样的一双眸子里,一圈一圈逐渐深沉下去的瞳色中,似乎能隐约看见一个身影在光影流转中翩然转身,离去……

留下他……

“砰!”在漫天的碎片和一众惊愕的目光中,培养皿整个炸裂开来。警铃大作,闪烁的红灯映照出每一张因为惊讶而失神的脸。

博士失神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靠着玻璃,身子缓缓滑落,直至跌坐在地上。

“咳……”那个生物半跪在地上,不断的咳嗽着吐出呛在喉咙里的营养液,苍白的长发铺满肩头,湿嗒嗒的遮盖住了半张脸庞。那样病态的色彩,像是不属于这个色彩斑斓的世界的另一种物种。

博士打开过来想要扶起他的研究人员的手,扶着玻璃站起了身,脸色木然的转过头,看向在一旁待命的联邦士兵,表情僵硬着,如同失去了灵魂一般——那是连沉痛也无法表达的心碎,“销毁。”

“博士?!”身旁的研究人员发出惊讶的呼声。

“销毁它。”博士一脸的疲惫,满是皱纹的脸上,那些沟壑此刻显得更加深而密集,仿佛他在一瞬间老了十岁。“立刻,马上。”

“是。”士兵受命而去,一列身着着黑底红纹军装的士兵站在了即将开启的合金隔离门后,整齐的上弹声后,博士怆然侧过头去。

“又失败了吗?”

“准备一下一会儿回收次生物核心。”

“真的会有成功的一天吗?依靠那种连图纸都算不上的东西,真的能创造出那种理想的生物吗?”

“该说是科学界的理想么……”

研究人员们见状反而放松下来了,似乎对这一幕见怪不怪了,各自随意的闲聊起来,走入一旁的准备室更换着衣服戴起了手套。

“砰!”钢化玻璃处传来一声巨响,原本安心下来的所有人都悚然转头看去——

那个生物整个趴在了玻璃上,从来没有在地面上行走过的双腿支撑着它的整个躯体,不住的打着颤,在那张说不出是什么表情的脸上,苍白的嘴唇一张一合。

它在说话?

博士愕然怔在原地。

合金门缓缓上升,开启。一整列士兵鱼贯而入。

立于一地的残破碎片之中,它的双脚被碎裂的玻璃割得鲜血淋漓,那一只手慢慢的在隔离间的玻璃上移动着。曼彻斯特博士怔怔的看着他,缓缓抬起了自己的手,隔着一面玻璃,轻轻覆盖上去。

两只手,手心对手心,五指对五指——一一相合。

它的背后,数十只步枪齐刷刷的抬起了枪口。那张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熟悉的笑容。

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

曼彻斯特博士的眼睛睁大了,他的嘴微微张开,入耳的那一声言语,一时间令他的呼吸也为之停滞。

它在说……

“父亲……”

“砰!”

 

“滋……滋滋……”

“汇报情况。”

漆黑的风扬起散落的苍白长发,细软而纤直的发丝根根分明,随后又整齐的披散在肩头,丝丝垂落下来。新鲜的、腐朽的、年轻的、年长的、女人的、男人的血液,无法被大地所吸收,厚厚的堆叠了一层又一层,从那双唯一站立着的双腿下蜿蜒漫出很远,目之所及,尸骸累累,血流漂杵。

“死亡歌颂者原型机011号汇报。”枣红色的猫眼中,映出周围成山的尸体,鲜红的色泽与浓郁到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一直延续到了视野里最远能望见的地方。

“任务完成。”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1

    此君

    关注3粉丝2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7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8
    9 赤弭 人气5274
    10 绸倾 人气4874